大唐雙龍傳
第十三章 奕劍大師

    侯希白仰臉一索,道:「是沉香的香氣。」
    寇仲搖頭道:「我今天到過沉香亭,氣味不同。」
    跋鋒寒哂道:「興慶宮的沉香亭只能聞到牡丹花的香氣,何來沉香。」
    一把門的侍衛聽他們討論從凌煙閣泛出來的香氣,人人泛起茫然神色,因他們並沒
有嗅到任何香氣。
    韋公公道:「有人來哩!」
    四人聞言朝閣內瞧去,卻不見任何動靜,忽然現出兩點燈火,兩名提燈的素衣女正
裊裊婷婷,姿庇閑雅的現身林道深處。
    寇仲等心人凜然,知韋公公露了一手,雖說他們因香氣和說話分心,但韋公公顯然
在內家功夫的聽覺一項上勝他們一籌,令他們更感到韋公公的功力密藏不露,深不可測,
大有重新估計的必要。
    素衣女郎逐漸接近,在兩盞燈籠的映照下,被蒙在一片光暈裡,她們從頭飾到鞋子,
一身潔白,配著秀美的花容,立把凌煙閣轉化為人間仙界。
    寇仲趁機向韋公公道:「我們今晚說不定要留個通宵達旦,公公不用在這裡等待我
們。」
    韋公公本意顯然要陪他們一起去見傅采林,好向李淵報告。但寇仲這麼說只好點頭
答應,寇仲支退毫無辦法。
    兩女來至門後,動作劃一的向眾人躬身致意,以她們嬌滴滴的動聽聲音說出一串他
們並不明白的高麗語,他們慌忙還禮。
    寇仲道:「兩位姐姐懂漢語嗎?」
    兩女含笑搖首,表示不明白他的說話,只作出手勢,請他們內進,然後轉身引路。
    寇仲向韋公公揮手道別,領頭追在兩女身後,徐子陵等忙舉步隨行。
    月夜中的凌煙閣又是另一番情境,份外使人感到設計者工於引泉,巧於借景的高明
手法。作為園林樓閣,使人生出「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醉人感受。從遠處瞧去,樓
閣在林木間乍現乍隱,彷如海市蜃樓,掩映有致,長橋小溪,假山巧石,臘梅,芭蕉,
紫籐,桂花於園圃精心佈置,雅俗得體,風韻迷人。
    在主建築群的另一邊,隱傳來歌樂之音,更使人心神嚮往,想加快腳步到該處看個
究竟。
    只是兩女仍然不徐不疾的在前提燈領路,他們只好耐著性子,來到今早與烈瑕碰頭
的橋子,乍見一身素白傅君瑜立在橋頭。
    傅君瑜向兩女吩咐兩句,兩女領命自行去了。
    傅君瑜神情冷淡的掃過跋鋒寒,最後目光落到寇仲身上,道:「秀寧公主來見過秀
芳大家,請她向你轉述一句話。」
    寇仲一呆道:「她說什麼?」
    傅君瑜淡淡道:「秀寧公主請你設法救她二王兄一命。」
    寇仲愕然道:「秀芳她……。」
    傅君瑜歎道:「秀芳大家怕見今晚凌煙閣旁的夜會出現她不想見到的場面,所以故
意避開。唉!看你們把事情弄得多糟。」
    寇仲惟有以苦笑回報,掩藏心如刀割的痛苦;不但因尚秀芳,更因李秀寧,李淵對
待李世民的不仁,肯定傷透李秀寧的心,而自己直至此刻仍沒有十足把握可扭轉李世民
的厄運。
    傅君瑜垂首低聲道:「師尊在等候你們,隨我來吧!」
    寇仲勉強振起精神,追到她左旁並肩過橋,道:「烈瑕那小子會否出席?」
    傅君瑜道:「我還不夠煩嗎?怎容他來火上添油。」
    寇仲道:「情況不致那麼惡劣吧?我和小陵不但問心無愧,還有可使金石為開的誠
意。」
    傅君瑜再歎一口氣,沉默不語。領他們繞往通閣北的走廊,朝前深進。
    後面的徐子陵輕推跋鋒寒一記,著他追前與傅君瑜說話。
    跋鋒寒先是堅決搖頭,到徐子陵再狠推他兩下,終於軟化,微一點頭,卻仍是腳步
猶豫。
    徐子陵往前探手,生出一股扯勁,寇仲應勁會意,慌忙退後。
    徐子陵同時湊近跋鋒寒,束音成線傳入他耳內道:「約她明日時中到西市福聚樓吃
早點。」
    跋鋒寒搖頭苦笑,搶前兩步,低聲下氣道:「我可以和君瑜你說句話嗎?」
    傅君瑜嬌軀微顫,語氣卻非常冷淡,道:「現在是適當時候嗎?」
    跋鋒寒正要打退堂鼓,徐子陵一縷指風輕戳在他腰間,只好厚著臉皮道:「那不若
明早辰時中我在西市福聚樓恭候君瑜如何?」
    傅君瑜像聽不到他說話般,逕自領前緩行,長廊轉折,廣闊凌煙池映入眼薕,其情
其景,看得四人為之一呆。
    飛閣流丹,蒼松滴翠。
    凌煙閣非只一閣,而是環繞凌煙池而建的建築群,每座建築以樓,殿,亭,閣簇擁,
景中有景,凌煙池旁遍植老松。
    主閣坐落池南,雙層木構,朱戶丹窗,飛簷列瓦,畫楝雕樑,典雅高拙,仔勢非凡。
    寇仲等經由的長廊遊走於主閣西面園林,直抵凌煙池。接連池心亭台聯拱石橋,造
型奇特,從南端至北端分置小拱,大拱,再相連大拱和小拱,兩頭的小拱與大拱成聯拱
之局,充滿節奏和韻律感。橋面兩側各置望柱十五根,雕刻精細,全橋直探湖心,彷如
通抵彼岸仙境的捷道。
    凌煙閣造園手法不落常規,池水支流繚繞園林樓閣之間成溪成泉。臨水復廊以漏窗
溝通內外,不會阻礙景觀視野。
    主湖碧波倒映的樹影,花影,雲映,月映,接喋游魚擊起的漣,形成既直似幻的迷
離畫面。樓閣煙池,互為供景,以廊橋接連成不可分割的整體。
    就在如斯景致裡,池心方亭四角各掛三盞彩燈,亭旁臨池平台處鋪滿厚軟的純白地
氈數十張,合成一張大地氈,把冷硬的磚石平台化為舒適且可供坐臥的處所,地氈上擺
於巨型蒲團,可枕可倚,使人感到一旦臥下,會長睡下去不願起來。
    十多名素衣高麗美女,或坐或臥,或輕弄樂器,或低聲吟唱,把湖心的奇異天地,
點綴得色生香,倍添月夜秘不可測的氣氛。
    亭內圓石桌上放置一個大銅爐,沉香木煙由爐內騰升,徐徐飄散,為亭台蒙上輕紗
薄霧,香氣四逸。
    但吸引四人注意力的卻是正挨枕面坐,長髮披肩的白衣男子,正仰望星空,雖因背
著他們而見不到他容顏,眾人仍可從他不動若磐石的姿態,感到他對夜空的深情專注。
    「奕劍大師」傅采林。
    傅君瑜腳不停,領他們直抵池心平台,在厚軟白地氈外,止步道:「師尊在上,寇
仲,徐子陵,跋鋒寒,侯希白求見。」
    傅采林像聽不到傅君瑜的說話,全無反應,傅君瑜亦沉默不語。
    四人交換個眼色,同感傅采林的架子比帝皇還要大。
    不過眾女以高麗話隨著樂鼓聲和唱的小調確是迷人,多等片刻絕不會氣悶。
    久違的傅君嬙倚枕橫臥在傅采林右側,為眾女中為接近傅采林者,可見極得傅采林
溺愛。而諸女中亦以她顏容最是秀麗,只傅君瑜堪與比擬。令四人又好氣又好笑的是她
連眼尾也不往他們瞧上一眼,擺出不瞅不睬的神態。
    傅采林即使背著他們半坐半臥,無法得睹他的體型,仍能予人異乎尋常的感覺。在
他左右兩旁放著兩個花瓶,插滿不知名的紅花,使他整個人像瀰漫著山野早春的氣息。
縱使半臥地氈上,仍可見他骨架極大,然而沒有絲毫臃腫的情態,更令身上的白衣具有
不凡的威嚴氣度,使人不敢生出輕忽之心。
    由傅采林到眾女,人人赤足,一派閒適自在,自由寫意。
    歌樂終罷,餘韻仍縈繞平台上的星空不散。
    傅采林依然凝望夜空,忽然道:「生命何物,誰能答我?」他沉厚的聲音像長風般
綿綿送入各人耳鼓內。
    寇仲等大感愕然,不知傅采林在問何人?應否由他們回答?更頭痛的是這應屬連大
羅金仙下凡也難提供答案的問題。
    包括傅君嬙在內,十道明亮的眼神齊往他們投來,不用說傅采林正在等待他們其中
之一作答。
    侯希白洒然一笑,排眾而出,來到擺滿白鞋子的地氈邊沿外,欣然道:「生命真正
是什麼?恐怕要你老人家親自指點。對我來說,生命就像藏在泥土內的種子和根莖,綻
放在外的花葉縱有榮枯,地下的生機卻永遠長存。」
    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均心中叫絕,侯希白這小子肚內的文墨確遠勝他們,虧他想
得出這不是答案的答案。
    傅采木淡淡道:「說話者何人?」
    侯希白恭敬道:「小子侯希白,是個仰慕大師的窮酸。」
    寇仲等心中好笑,若侯希白這一畫千金者算是窮酸,天下還有富貴的讀書人嗎?
    傅采林平靜的道:「坐!不用拘禮!」
    侯希白見自己立下大功,得意地朝他們打個眼色,寇仲三人亦喜能順利過關,到前
面去看看傅采林究竟是何模樣。
    正要集體脫鞋,傅君瑜低叱道:「只是侯希白。」
    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均愕然以對,終明白過關的只是侯希白,而非他們。
    傅君瑜朝似被人點中穴道動彈不的侯希白微嗔道:「還不脫靴找座位?」
    侯希白無奈向三人苦笑,呆立不動,顯出進退與共的義氣。
    傅采林又道:「生命何物?」
    寇仲,徐子陵兩人你眼望我眼,心中叫苦。
    跋鋒寒卻是雙目精芒大盛,右手握上偷天偷柄。
 
    ------------------
  舊雨樓·至尊武俠獨家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