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一章 硬撼邪王

    徐子陵翻牆入庵,直抵中園,前方碎石小徑穿竹林而去,往左走最終可抵石青璇寄
身的精舍,他卻止步竹林前,沉聲道:「邪王請現身相見。」
    一聲歎息在後方響起。
    徐子陵緩緩轉身,「邪王」石之軒立在一株老松樹月照下的暗影裡,仰首觀天,滿
臉陰霾不散。
    四周蟲鳴唧唧,令人想像到花叢茂葉丙生氣盎然的天地。
    半闋明月正往中天攀昇,色光滿園。
    石之軒長叮出一口氣,平靜的道:「是否你教青璇到長安來的。」
    徐子陵道:「可以這麼說。」
    石之軒目光往他投來,內中充滿矛盾複雜的神情,徐徐道:「走吧!帶著青璇有那
麼遠走那麼遠,你和寇仲是沒有半絲機會的。」
    徐予陵直覺感到石之軒果如所料的清楚他們所有秘密,故語氣這麼肯定。淡淡答道:
「邪王該曉得我的答案,這是我們唯一化解中土大禍的機會,不論如何艱難,我們只好
全力以赴。」
    石之軒雙目殺機大盛,不眨眼的盯著他道:「你可以愚蠢,可以不自量力,可以冥
頑不靈,可以自尋死路,卻不可把我女兒捲入此事裡,更不可以對她不負責任。」
    若可從新選擇一趟,他徐子陵肯定不會讓青璇到長安來。長安形勢在第一天立即急
轉直下,令他們陷於捱揍的劣局,是事前無法想像的。
    徐子陵回敬他凌厲的目光好半晌,輕輕道:「邪王有盡過父親的責任嗎?」
    石之軒全身衣衫拂動,頭髮根根直豎,在頂上搖擺,就像化身為人的魔王,忽然顯
露真身,詭異非常,一聲「你找死」,下一刻他出現徐子陵前方半丈處,一拳轟至。
    徐子陵感到對方此拳充天塞地,即使協生雙翼,還是避無可避。更曉得石之軒動了
真怒,全力出手,此拳實威不可擋,卻是不能不擋。
    四周的空氣似乎一下子被石之軒驚天動地,彷如破開九重天又或十八層地獄攻來的
一拳吸個一滴不剩,使徐子陵覺得整個人虛虛蕩蕩,無處著力似的,難過至極點。
    剎那間,他的心神晉入通明境界,無有遺漏的體內真氣自然而生,一指點出。
    寶瓶印氣像一根最鋒銳的針般筆直激射對方拳頭核心處,生出刺耳的破空聲。
    「蓬」!徐子陵全身劇震,斷線風箏的往後飄退,到離石之軒近兩丈,倏然立定,
舉袖拭去脣角逸出的鮮血,沉聲道:「邪王為何不乘勢追擊?」
    石之軒凝立不動,呆看著自己的拳頭,好半晌始垂下右手,往他瞧來,發衣回復原
狀,訝道:「這究竟是什麼功夫?竟能震散我的拳勁?」
    徐子陵壓下翻騰的血氣,道:「最強的一點,正是最弱的一點,最強可變成最弱,
不過邪王若非心中動氣,無跡變為有跡,我實無從掌握。」
    石之軒的怒火竟似雲散煙消,雙目射出迷惘神色,仰望天上明月,點頭歎道:「是
的!我根本沒有怪責你的資格,子陵對青璇的愛是無可置疑的。
    唉!子陵!可否聽幾句逆耳的忠言呢?徐子陵道:「邪王請指點。」
    石之軒背負雙手,腳步緩慢卻肯定的來到他石側,低聲道:「子陵走吧!且要立即
走,回梁都後,集結所有力量,當頡利大軍南下,便進軍洛陽,然後分兵進攻關中和太
原,那時頡利只餘退返塞外一個選擇,長安將是你們的囊中之物,只要你們行動迅捷有
效,頡利能造成的破壞仍是有限,關鍵在你們何時重奪洛陽。此是唯一明智之舉,在長
安你們是死路一條,你們以為最可憑恃那最強一點,恰是你們的至弱之處,根本不堪一
擊,李世民完了,你們堅持留下只是陪他一起上路。石某人的話到此已盡,子陵好好想
清楚。唉!」
    說罷橫閃開去,沒入林木暗黑處。
    寇仲甫離司徒府,香風吹來,婠婠鬼魅般來到他身後,銀鈴般的悅耳聲音送入他耳
內道:「隨我來!」
    寇仲迫在她身後,逢屋過屋,往興慶宮方向掠去,心忖若能下手把她殺死,那就剩
下石之軒曉得寶庫的秘密,事情會簡單得多。但他更曉得的是自己根本沒有置婠婠於死
地的把握,且對地出賣自己一事仍只在揣測階段。如此下殺手實理不真氣難壯,過於魯
莽。
    不由暗歎一口氣。
    婠婠似乎比他對興慶宮更駕輕就熟,領他途北牆入宮,直奔沉香亭。
    興慶宮的防衛遠及不上大唐宮城,只七道宮門有人把守,避開建築物和巡衛,高明
者可如入無人之境。
    最後兩人在沉香亭坐下。
    寇仲訝道:「你怎曉得我會到司徒府去?」
    神采飛揚的婠婠笑道:「人家到花萼樓找你,卻人去樓空,當然是另有去處,於是
到司徒府碰碰運氣,看來我運道不差哩!」
    瞧著她如花笑臉,親切的神情和語氣,寇仲感到很難相信她會害自己和徐子陵,不
過徐子陵的感覺該不會錯到那裡去,心中矛盾,通:「你竟沒有驚動老跋和侯小子?」
    婠婠微聳香肩道:「有什麼稀奇,人家聽慣你和子陵的呼吸運氣聲音,不用入樓可
知你們是否在裡面。」
    寇仲一呆道:「其叫人難以置信,你的天魔功愈來愈高明哩!」
    婠婠道:「心中沒有煩惱,不用像你和子陵般天天奔波勞碌,當然容易進步些兒。
唉!你們日下這一著,似乎錯得很厲害,現在有什麼打算?」
    寇仲道:「眼前當務之急,是要化解奸人對李世民的陷害,你有什麼好提議?」
    婠婠露出思索的神色,好半晌後歎道:「建成此招謀走後勤,配合妃嬪的煽風點火,
加上李淵對世民誤會太深,我還可以有什麼提議?」
    寇仲心忖若婠婠真的在騙他,她確非常成功,不露絲毫破綻。
    婠婠道:「你有什麼辦法?」
    寇仲苦笑道:「我請了空出動去警告李淵。」
    婠婠失聲道:「什麼?你不是說笑吧?」
    寇仲直到此刻仍沒有向她說半句謊言,為的是不願惹她生疑,那才能在更重要的事
上騙她信任。頹然道:「你可予我更佳的選擇嗎?」
    婠婠微搖螓首,接著雙目精芒大盛,沉聲道:「你們可否提早發動?」
    寇仲暗想若婠婠真如徐子陵所猜估的,這句話不但可試探他們的情況,更將引他們
入絕路。苦笑道:「我們已改變計劃,決意先與李淵聯手,擊退外敵,再論其他。」
    婠婠微顫一下,蹙起秀眉,額際現出幾道可愛的波紋,不瞬眼的凝視著。
    寇仲解釋道:「這是秦王的主意,他怕長安會因兵變元氣大傷,政局不穩,無力抗
拒頡利聞風速至的大軍。」
    婠婠問道:「你的人到齊了嗎?」
    寇仲道:「我著他們返漢中候命,以免惹起不必要的誤會。」
    婠婠不悅道:「你太魯莽哩!怎可以低估李建成,他有尹祖文和趙德言在後面為他
籌劃,弄得現在你想反擊亦有心無力。」
    寇仲沉聲道:「若明天了空對李淵的警告不生效力,我們只好從宏義宮帶走李世民,
冉設法安排他的家人手下從寶庫離開,這是最壤的打算,希望不用發展到如此地步。」
    婠婠搖頭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你絕辦不到。」
    寇仲道.「我已想得頭痛發脹,所以再不願費神動腦筋,一切看老天爺的意旨。」
    稍頓後向她道:「有什麼辦法聯絡你婠大小姐。」
    婠婠道:「人家自會找你。唉!:寇仲,你和子陵走吧!長安的局面已不到你來操
縱,你們離開,說不定反可救李世民一命,因為他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
    寇仲搖頭道:「知子莫若父,李淵該明白自己厚彼薄此的拙劣處理手法,傷透兒子
的心。即使李世民以前沒有在外據地為王之心,現在亦該改變主意。我和子陵均是講江
湖義氣的人,死而無悔,我們會留在這裡,待至最後一刻。若李世民遇害,我們會殺出
長安,當我重臨關中之日,將是李家滅亡的一天。」
    婠婠露出凝神思索的神色,半晌後語調平靜的道:「了空的警告能否生效,明天會
有答案。」
    石青璇靜悄悄坐在精舍外的木梯階處,手支頷、肘枕膝地仰望天上明月,看得入神,
似全不知徐子陵的來臨。
    倩影人目,徐子陵心底湧起不可遏止的幸福感覺,暖流般走遍全身,與這動人女子
的愛再非鏡花水月,而是無比的實在可觸。
    她的神態表情自有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味兒,今他不敢驚擾,只敢靜悄悄在她旁坐
下,輕吁一口氣。
    石青璇仍沒朝他瞧來,櫻脣轉放的柔聲道:「徐子陵!是否你來哩?」
    徐子陵差點不懂回答,拙劣的道:「是的!是徐子陵來了!」
    石青璇仍保持原有的仙姿嬌態,道:「你今天遇上什麼不如意的事呢?為何足音這
麼沉重?剛才曾和人動手嗎?青璇聽到聲音哩!」
    徐子陵忍不住偷看她的測臉,她看得那麼深情專注,若有所思,令徐子陵想到幽林
小谷的深黑星空、小溪和水瀑,現在雖換過另一處境,但因她的存在,一切又變成夢幻
般不真實、夢幻般醉人甜美,動人心弦。
    在這般情況下,他那還有閒心去想她以外的任何事,師妃暄的愛戀,像發生在上一
轉輪迴的記憶。
    自今早踏足長安後,他被捲入城內波譎雲詭的鬥爭中,與堪稱當世最強大的諸般勢
力較量,任何錯失,均將陷於萬劫不復之境地,使他整個人像一條棚緊的弓弦。但在這
一刻,他完全放鬆下來,不知處身於何時何地何世。
    石青璇的聲音在他耳旁呢喃細語道:「徐子陵!青璇可否問你一個問題?」
    陣陣夜風中,徐子陵心花怒放的點頭道:「徐子陵洗耳恭聽。」
    石青璇仍是仰視夜空,像喃喃自語的問道:「何謂幸福!」
    徐子陵被問得啞口無言。那就像在問什麼是愛情?恐怕沒人能有肯定的答案,那是
恆古以來懸而未決的問題之一。事實上,他從未思索過幸福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幸福純
是一種感覺。
    徐子陵呆看她半晌,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我仍是那一句話,幸福便該像眼前這樣
子,有青璇伴在我身旁。」
    石青璇尚未肯迎接他的目光,柔聲道:「青璇以前認為,當你每晚上床睡覺時,心
中沒有任何煩惱,又不害怕醒來後的明天,就是幸福。不過現在對這幸福的想法已改變
哩!我的幸福就是你這獃子。」
    徐子陵劇震道:「青璇!」
    石青璇終收回目光,往他瞧來,噗哧嬌笑道:「好玩嗎?」
    又垂首低聲道:「對青璇來說,你是個離奇的人,是一個沒有人能解開的謎,脾氣
還大得很哩!可是當我感覺到你像一個謎後,青璇又二曉得難以自拔,因為愛情正是一
個謎。即使最懂頌讚愛情的詩人,最具才慧的智者,仍沒法破悉愛情的秘密。」
    徐子陵聽得目瞪口呆,一時說不出話來,他從沒想過石青璇會以這種思考方式來看
待他,但卻清楚她正毫不隱瞞地開放自己,讓他分享她心內的奧秘。
    正是這種有別於常人的意境心態,令她可吹奏出動人如斯的仙曲妙韻。
    石青璇低喚道:「獃於又在想什麼呢?」
    徐子陵脫口而出道:「我在想你。」
    石青璇不依的撒嬌道:「又在不老實,你是在想著令你煩惱的事吧?」
    徐子陵給勾起心事,有若被一盆冷水照頭淋下,從最深最甜的夢境醒過來,回到冷
酷凶險的現實世界。
    蟲鳴聲從四方八面襲耳而至。
    徐子陵深深凝視著她,心中湧起萬丈豪情,和沒有人能改移的鬥志,因為若他稍有
退縮,勢將護花無力。
    深吸一口氣,以堅定和一往無前的語氣道:「青璇願意嫁我徐子陵為妻嗎?」
    石青璇嬌體猛顫,「啊」的一聲垂下螓首,霞生玉頰,艷紅直透耳根,顯是芳心大
亂,措手不及。
    徐子陵正要追問,石青璇採指接上他嘴脣,迎上他的目光,喜不自勝的含羞道:
「不嫁你嫁誰呢?呆子!還要問人家。」
    寇仲回到花萼粵樓,沈落雁正和政鋒寒、侯希白兩人在樓下大堂靠湖一角圓桌說話。
    寇仲坐下道:「希望沒再有壞消息。」
    沈落雁橫他一眼道:「還不夠壞嗎?」
    寇仲歎道:「情況如何?」
    沈落雁道:「皇上處理此事的手法太不公平,激起天策府上下人等極大憤慨,以李
靖為首的天策府摹將,陪秦王一道往宏義宮去,誓死保護秦王。」
    寇仲道:「李淵那老傢伙有什麼動靜?」
    沈落雁道:「皇上方面一切如常,太子則在長林門集結長林軍,顯是心懷不軌。」
    頓了頓沉聲道:「我今晚來,是要代李靖等天策府將士問你一句話,可否於今晚發
動?」
    寇仲歎道:「我也想得要命,不過時機尚未成熟,且敵人正嚴陣以待,我們倉猝起
兵,只會墮進敵人陷阱。你的李大將軍有什麼話說?」
    沈落雁點頭道:「我有相同看法,世勣現正坐鎮洛陽,不在長安。」
    跋鋒寒沉聲道:「一天洛陽在李大將軍手上,李淵絕不敢以激烈手段對付秦王。」
    寇仲喜道:「那了空的警告,將可發揮更大的威力。」
    眾人愕然,寇仲逐解釋一遍,道:「我們兩手準備,文的不成來武的,頂多是殺離
長安,讓秦王稱帝洛陽。」
    沈落雁道:「希望了空能生出作用。」
    侯希白道:「像了空這類與世無爭的方外人,忽然來個嚴詞警告,多少總可影響李
淵的決定,教他不敢輕舉妄動。」
    寇仲不解的向沈落雁問道:「此事確離奇荒誕,以秦王的精明,玄甲衛的忠誠精銳,
怎會教人把至少十多箱火器偷放在清涼齋而毫不知情?」
    沈落雁慘然道:「但願我們能知道,清涼齋有個藏酒的地庫,火器被偷放在那裡。
這應是秦王回長安前完成的,其時掖庭宮內缺乏高手,防衛稀鬆,令建成有機可乘。我
要回去報告秦王,到宏義宮後秦王獨處一室,沒說過半句話。」
    寇仲道:「告訴秦王,我寇仲永遠站在他的一方,請他放心。」
 
    ------------------
  舊雨樓·至尊武俠獨家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