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九章 以牙還牙

    李淵率領群臣,分別向寇仲和蓋蘇文祝酒,把宴會推上高潮,接著是歌舞表演,鑼
鼓與樂器交織成強勁的節奏下,過百名身穿彩服的歌舞姬,隨看節拍旋轉歌唱,無限春
光裡充盈著青春健康、美不勝收,使人目不暇給的嬌姿妙態。「鼓催殘拍腰身軟,汗透
羅衣雨點花」,一曲甫罷,眾姬彩蝶般退往殿外,惹來如雷掌聲。
    李淵舉盅道:「朕敬眾卿一盅!」
    全殿人轟然應偌,學盅飲盡。
    蓋蘇文笑道:「適才表演,是否源自龜茲的胡旋舞?」
    李淵欣然道:「大師法眼無差,正是龜茲的胡旋舞曲,只是經過高手稍加編修,龜
茲曲詞亦譯作漢語。」
    轉向寇仲道:「少帥塞外之行,不知有否到龜茲去呢?」
    寇仲因龜茲而想起玲瓏嬌,正心有所感,聞言微一錯愕,搖頭道:「我是錯過良機
哩!」
    蓋蘇文淡淡道:「少帥似是心有所思,不知是否如蘇文般,在揣測陛下所指的高人
是誰,竟能編改出如此精彩的歌舞?」
    寇仲心道來了,自李淵介紹他與蓋蘇文認識,對方一直客客氣氣,當然只是門面工
夫,如今終於來惹他寇仲。忙收攝心神,答道:「給大師這麼一說,惹得小弟也生出興
趣,想曉得此君是何方神聖?」
    事實上他猜到是出自尚秀方之手,只是並不說破。
    跋鋒寒訝道:「關主似是故意賣個關子,對嗎?」
    李淵微笑道:「跋先生所料不差,確是如此。可惜她今晚缺席,否則可央她現身說
教。」
    蓋蘇文雙目露出崇慕神色,歎道:「那定是秀芳大家無疑。」
    寇仲隔著李建成與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想到寇仲多出個「情敵」。
    蓋蘇文目光又往寇仲投來,一對長目腿成兩線,射出比刀刃箭矢更要凌厲的光芒,
從容道:「今趟我蓋蘇文不遠千里的到中土來,是要還心頭一個大願,希望能有機會領
教『天刀』宋缺的高明,看天刀如何出神入化?不知少帥可否玉成蘇文此心頭大願?」
    主席自李淵而下,人人收斂笑容,鴉雀無聲。
    此時韋公公到來請示,只要李淵點頭,便會由裴寂、封德舞等大臣領群臣敬酒,卻
給李淵打出手勢,著他退下去。
    寇仲目光轉銳,回敬蓋蘇文,似笑非笑的,一副沒好氣的神態。
    跋鋒寒不悅地曬道:「大師何用繞個彎兒來向少帥挑戰?」
    徐子陵最明白跋鋒寒這句話背後的含意,蓋蘇文確是謀略過人,若他直接向寇仲挑
戰,寇仲可以拒絕,又可由跋鋒寒或徐子陵代他出戰。只有搦攔戰宋缺,由於寇仲是宋
缺的未來快婿,只他有資格代宋缺接著,別人的插入變成強管他們的閒事。跋鋒寒因錯
失與蓋蘇文交手的機會,故表示不滿。
    李世民先望向李淵,見他眉頭大皺,便轉向身旁的蓋蘇文平和的道:「世民有一事
不明白,想請教大師。」
    以李世民的身份聲望,蓋蘇文不論如何不情願,亦不能忽略,微笑道:「怎敢當!
秦王請指教。」
    李世民此一打岔,大大沖淡緊張的氣氛。
    李建成、李元吉和李南天均露出注意神色,想從這些地方把握清楚李世民與寇仲的
關係。
    李世民好整以暇的道:「據世民所知,突厥狼軍對貴國的威脅,尤過於對我中土華
夏的凌迫,際此塞內外大戰一觸即發的當兒,若大師與少帥交手,不論勝負,總有一方
受損,對大師有何好處?」
    蓋蘇文尚未回應,李建成怫然不悅的皺眉道:「秦王此言差矣,畢玄大師肯親來長
安,正顯示我大唐與突厥過去縱有誤解,現已冰釋前嫌,大地回春。秦王這番話若給傳
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轉向李淵道:「請父皇賜示!」
    這番話說得不留絲毫餘地,一副要把李世民趕盡殺絕的態度,且是間接攻擊寇仲,
指他的到長安來,是破壞他李唐和突厥人的修好。
    李淵立陷左石為難之局,支持李建成,會開罪寇仲,不支持的話開罪突厥人,且因
他是帝皇的身份,沒有人可為他打圓場,只餘靜候他開腔說話的份兒。
    寇仲等開始明白在宮廷鬥爭中李世民長居下風的原因,因為李建成的確有他的一套,
比李世民更懂揣摩龍意。
    李淵終是見慣大場面的人,肅容道:「二皇兒說的是眼前形勢,大皇兒指的是形勢
的發展,均有一定理據,並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此事更不宜在此討論,就此揭過。」
    韓朝安正狠盯著寇仲,聞言陰側測的道:「少帥不是怯戰吧?」
    蓋蘇文雙目精芒一閃,不滿地向韓朝安喝道:「朝安豈可胡言亂語?」
    韓朝安垂下頭去,襟若寒蟬。
    蓋蘇文換上笑容,同李淵解釋道:「蘇文非是好勇鬥狠的人,只因像傅大師般視刀
法為一種藝術,美的極致。等如有些人對珍玩書畫的追求,故不願入寶山空手而回。」
    李淵歎道:「任何一方有損傷,均是我李淵最不想見到的事。」
    蓋蘇文洒然道:「蘇文確是一意欲領教奇技,絕沒有分出生死之心。」
    徐於陵淡淡一笑,道:「大師尚未答秦王的問題。」
    李元吉忍不住插入道:「父皇指示不宜在席上討論這個問題,徐先生可否換過另一
場合請教大師?」
    他與李建成一唱一和,此番話似是因徐子陵而發,暗裡矛頭直指李世民,提醒李淵
誰是禍首。
    徐子陵油然道:「齊王是著我事後問嗎?」
    李元吉登時語塞,因為待寇仲與蓋蘇文動手後才問,那時米已成炊,還有何意義可
言?
    寇仲啞然失笑道:「坦白說:有機會與蘇大師交手過招,實人生快事。但絕不是點
到即止,敗的一方肯定威勢大削,說不定非死即傷,所以秦王這番話很有道理,先弄清
楚大師心意後,勃起手來會爽朗些兒,大師以為然否?」
    蓋蘇文目光變得更凌厲銳利,語調卻出奇地輕鬆,微笑道:「對我蓋蘇文來說,刀
法上的追求,不但超越個人的恩怨榮辱,更超越國與國間鬥爭強弱的問題。少帥若沒有
這種懷抱,如何配稱中土繼『天刀』宋缺後最出色的刀法大家?」
    寇仲伸個懶腰,笑道:「大師太過獎我這小帥哩!我的刀法只是用來騙不懂刀的人,
小弟的懷抱更遠比不上你老兄的偉大。」
    接著微俯往前,迎著蓋蘇文鋒利的目光道:「勿要說我唬你,若你我下場動刀子,
來個廷比,他娘的,肯定沒有點到即止這回事,生死勝敗決於數刀之內。」
    又挨回椅背處,微笑道:「所以說君子動口不動手,你老哥的漢語比我還精,該明
白這句話的意思。」
    這幾番話盡展寇仲一貫的風格和遇強愈強的英雄本色,充滿江湖風味。
    徐子陵心頭忽然湧起一陣不舒服的感覺,可肯定的非是因與蓋蘇文勢難避免的廷比
而來,卻又說不上原因,不由心頭納悶。
    蓋蘇文上成眾矢之的,人人看他如何回應,只見他脣角逸出笑意,逐漸擴大,化為
燦爛笑容,欣然道:「只要少帥賞面賜教,我蓋蘇文那還有閒情計較生死勝敗?」
    寇仲雙目轉亮,正要說話。
    「轟隆!轟隆!轟隆!」
    眾人同時愕然色變,本能地往殿西望夫,因連串爆炸聲正從太極殿外西面傳來,頗
為接近。
    整座太極殿倏地靜至鴉雀無聲,落針可聞,沒有人曉得發生何事。
    「轟!」
    再一聲爆炸激響,接著殿外人聲鼎沸。
    李淵倏地立起,厲喝道:「發生什麼事?」
    只見程莫氣急敗壞地撲入殿內,直抵階前,跪伏顫聲道:「啟稟皇上,掖庭宮西北
清涼齋忽然爆炸起火!」
    徐子陵、寇仲、李世民、李神通和跋鋒寒五人聽得面面相覷,心叫不妙,雖仍弄不
清楚發生的是什麼事,已知著了敵人道兒。
    徐子陵目光往李建成和李元吉兩人掃去,他們正交換一個有會於心的得意表情。
    當眾人策騎趕到現場,掖庭宮的清涼齋已變成一片敗瓦殘垣,只餘有毒的黑煙仍陰
魂不敬的冒起,在宮內侍衛潑水灌救下逐漸稀薄消散。
    李淵下馬後鐵青著臉,呆瞪著劫難後的災場,令人曉得另一場風暴正在他心內醞釀,
隨時爆發。
    他身後立著寇仲、徐子陵、跋鋒寒、李世民、李建成、李元吉、李神通、李南天、
韋公公、程莫、獨孤峰等人,更遠處是陸續趕來災場的天策府諸將。
    國宴因此突發的災難被腰斬,在寇仲的堅持下,李淵勉強同意的許他們三人同來,
其他人如蓋蘇文等則自行離開。
    今趟的災劫明顯是由火器爆炸造成,規模及不上李建成東宮的大爆炸,仍足以把整
座清涼齋摧毀,並燒掉附近十多株大樹。
    七具屍體被發掘出來,排在地上,彷如焦炭,難以辨認。
    李世民雙目射出難以相信的神色,臉如死灰,呆瞪著在自己地盤發生的大慘劇。
    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則你眼望我恨,隱隱猜到是建成、元吉等以牙還牙的毒計,
利用一批他們不曉得的剩餘火器,釀造眼前慘劇,陷害李世民,更肯定在齋內的侍僕於
爆炸發生前,早被下了手腳。
    他們很想安慰李世民,偏是作不得聲。
    李淵凝視災場,沉聲道:「這是什麼一回事?」
    李世民踏前一步,來到他身後,慘然道:「孩兒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李淵喃喃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接著旋風般轉過龍軀,雙目火燄燒天,勃然大怒道:「這是誰的地方,你竟一聲不
知道就推個一乾二淨?此處分明藏有大批火器還對我說不知道,快給我從實招來。」
    李世民撲跪地上,悲呼道:「孩兒確不知情,請父皇明察。」
    寇仲心中湧起怒火,李淵這麼當著他們三個外人面前重責李世民,不留絲毫餘地。
    李淵臉寒如水,一字一字從牙縫稟迸發出來的沉聲道:「事實俱在,豈容狡辯,朕
今天才千叮萬囑,教你們兄弟相親相愛,唉!」
    稍頓後續道:「是否要我家法侍候,始肯吐實。唉!李家不幸,竟出逆兒?朕對你
過往的所作所為,已極力容忍,看在你屢立軍功份上,不與你計較,豈知你竟變本加厲,
私藏火器,圖謀不軌,是否連朕也不肯放過?」
    李世民以額叩地,淒然叫道:「孩兒若有此心,教孩兒天誅地滅而死。孩兒對這批
火器全不知情,皇天后土可作明證。」
    徐子陵往建成、元吉瞧去,兩人雖默然不語,但均是眼現得意神色。
    以他如此淡泊的人,也感悲憤莫名,更不用說首當其衝的李世民,李淵為何厚彼薄
此如斯?他一字不提李建成私藏火器,卻如此重責李世民,且毫不聽李世民的解釋,一
意認定李世民意圖不軌,實在過份。只恨由於他們是以外人的身份,在這情況下沒有說
話置喙的資格。
    李淵俯頭看著跪伏地上的李世民,臉色陣紅陣白,胸口因激怒起伏不定,忽然戰指
厲聲道:「你給朕滾到宏義宮去,沒朕准許,不准踏出宮門半步,等候發落。」
    寇仲等暗鬆一口氣,只要李淵不是當場立即處決李世民,他們仍有平反敗局的機會。
    建成、元吉此晝確是厲害,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返回慶興宮途上,馬車廂內三人心情沉重,且因唐軍前後護送,不方便說話,心事
只好暫悶心內。
    抵長安第一天,已是波折重重,最後更以李世民慘遭陷害作結,何況待會子時往見
傅采林仍是吉凶難料。
    直到此刻,他們始醒覺對手的難與,早在他們到長安前,建成一方已擬好對付他們
的全盤計劃,李世民現成待罪之身,更便他們束手無策,有力難施,寸步難行。
    時間在重壓中逝去,返回慶興宮後,三人到雙輝樓的最高層說話。
    寇仲苦笑道:「怎辦好呢?李淵若以此借口把李世民發配西塞,手下天策府諸將則
由建成、元吉瓜分,我們唯一應付之法只有立即開溜,徐圖後計。」
    跋鋒寒沉聲道:「這肯定是建成、元吉心中的想法,且會發動妃嬪黨遊說李淵,最
要命是在李淵約立場來看,此為最佳解決兄弟鬧牆的辦法,一了百了。」
    寇仲皺眉道:「可否由我出面,指出若沒有李世民在軍事上的協助,我們會取消聯
盟之議。」
    跋鋒寒歎道:「那麼常出現在你腦內的左右各撲出五百名刀斧手的胡思亂想,將會
變成現實。」
    寇仲頹然道:「你說得對!唉!他奶奶的熊,怎會忽然變成這樣子的?」
    跋鋒寒道:「李建成非常本事,竟想出這麼一條毒計。」
    徐子陵道:「我們最好查清楚此點,看是否仍有第三批火器。唉!過眼前當務之急,
是要阻止李淵借此發落世民兄。」
    跋鋒寒道:「除這難題外,尚有一個壞無可壞的可能性,還是由子陵告訴你吧!他
想出來的。」
    寇仲色變道:「請考慮我可承受的能力,他娘的,說罷!」
    徐子陵遂把對婠婠的懷疑一五一十道出,聽後寇仲的臉色變得有那麼難看就那麼難
看。
    沉吟良久,寇仲一掌拍在身旁的心几上,慘叫道:「李世民中招,我們也中招,子
陵的分析十有九成是對的,所謂江山易政,本性難移,婠婠根本從來沒有改變,改變的
只是手段。有什麼方法可把她在宮內的臥底挖出來呢?」
    跋鋒寒回復平靜,道:「這絕非是自怨自艾的時刻,我們先要定下應變之計,否則
長安將是我們埋骨之所,沒有別的可能性。」
    徐子陵點頭道:「事情有緩急輕重之分,首先要想法減輕李淵對世民兄的懲罰,其
他的從長計議。」
    寇仲搖頭道:「以李淵矛盾的性格對李世民的懲罰該不會在一、兩天內倉猝決定,
因為那對軍心有難以想像的影響。我認為最迫切的事是對付石之軒,斷去婠婠最大的支
持力。石之軒是我們背上的芒刺,一天有他在暗裡虎視眈眈,我們休想能夠安寢。掖庭
宮的爆炸大火,高明得教人心寒,不似是建成等人的腦袋可構想出來,較似石之軒或婠
婠的手段。」
    跋鋒寒長身而起道:「現在最好拋開一切,靜坐他奶奶的個把時辰,以最佳的狀態
去拜會你們師公,否則今晚更睡不著。」
    王玄恕登樓而來道:「侯爺到!」
 
    ------------------
  舊雨樓·至尊武俠獨家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