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六章 重會伊人

    寇仲回到跋鋒寒身旁坐下,訝道:「你好像沒起過身的樣子,是否對這道石階情有
獨鍾?」
    跋鋒寒目注廣場,微笑道:「我很享受這種懶得不想做任何事,腦袋因不堪負荷而
致空空白白的感覺。那妮子有什麼壞消息,李淵是否今晚下手殺我們?」
    寇仲搖頭道:「李淵殺我們是早晚問的事,不過該非今夜,而會是塞外聯軍退走後
任何一天,任何一個機會。」
    跋鋒寒冷然道:「我今天雖是初見李淵,已肯定他這人並不簡單,說到底他怎都是
舊朝大將中出類拔萃的人物,低估他會令我們一敗塗地。」
    寇仲點頭道:「老哥放心,小弟不會輕敵的。」
    跋鋒寒道:「適才胡小仙來找子陵,據玄恕說,她知道子陵不在,顯得非常失望,
不知她因何事找子陵呢?」
    寇仲笑道:「子陵這小子很惹娘兒的喜愛,她怕是愛上子陵吧!哈!」
    跋鋒寒訝道:「你的心情似乎大有好轉?」
    寇仲聳肩道:「不是心情有變,而是必須在苦中尋樂兒,讓日子好過點。」
    手下此時來報,秦王李世民到。
    石青璇寄居的精舍,深藏於玉鶴庵後院放生池南的園林內,徐子陵腳踏彷如引領他
通往幸福的捷徑,激動的心情被綿綿無盡的溫馨感覺替代,步伐不慌不忙。他和石青璇
問的愛是如斯地實在,沒有任何疑慮。
    拐過一個彎,石青璇動人的倩影條地映入眼簾,徐子陵止步。
    石青璇似有所覺,停下修剪精舍前花叢的工作,站直嬌軀,仍沒別轉過來。
    徐子陵剛壓下去的激烈情緒洪水缺堤般衝破一切障礙,愛火轉瞬變為僚原烈焰,喚
道:「青璇!」
    石青璇嬌軀輕顫,緩緩轉過身來,雙目射出無比複雜的神色,柔聲道:「徐於陵!」
    徐子陵被一種前所末有的情緒徹底支配,搶前三步,直抵離石青璇只兩步的近處,
他們的目光像磁石般互相牢牢緊吸,無法挪移分毫。
    石青璇一對美暉的燈光逐漸被如海深情替代,不眨眼的凝望著他,回報他熾熱的目
光,盡把心底的感情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他眼下,更勝過千言萬語、綿綿情話。
    徐子陵心頭一陣顫蕩,真怕眼前只是剎那間的幻象,更會因某種突如其來的變化今
這一切會忽然間消失。
    他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下一刻他感到把眼前的幸福擁入懷裹,尋上她香唇,使勁地
吻她,撫摸她柔若無骨的香肩,用盡他的熱情、力氣。
    石青璇嬌軀不堪刺激地強烈抖顫,不片晌嘴唇變得灼熱柔軟,採出玉手樓上他脖於,
沉醉在他的熱吻裡。
    天旋地轉,徐子陵徹底迷失在這愛的甜夢至深之處,什麼玉鶴庵、長安城至乎籠罩
中土塞外的戰雲,全被拋往九霄雲外,體驗著緊擁懷內實在而真確、充滿血肉的感覺,
踏實的幸福,將密藏壓抑多年對懷內玉人的愛戀,肆意釋放,心內因師妃暄訣別而產生
的傷疤,逐漸癒合縫補,鼻子盈滿石青璇秀髮和嬌軀散發的芳香氣息。
    唇分。
    石青璇貼上他臉頰,輕喘著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這一句話把徐子陵的魂魄從無限遠處召回來,幸好這夢般的美麗現實仍末消散,仍
是那麼實在,今人難以相信卻又具鐵一般的現實。
    聽石青璇仍只肯以「他」來稱呼石之軒,可知直至此刻,她仍不肯原諒石之軒。不
過她肯主動提起他,對石青璇來說怎都是一種進展。
    徐子陵用力緊擁她,立誓口絕不讓任何事物再傷害她,柔聲道:「他是一個因犯下
彌天大錯致下半生活在悔疚交集中的可憐人,但同時他亦是有能力破壞中土一切希望的
可怕魔君,這樣說青璇明白嗎?」
    花萼樓外靠湖的木構平台上,李世民、寇仲倚欄朝龍池眺望,等候徐子陵回來。
    寇仲道:「秦王似乎來早了些兒,晚宴在何時舉行?」
    李世民欣然道:「世民望可於國宴前,請你們到蝸居打個轉,讓少帥、子陵和鋒寒
與賤內和劣兒見個面。」
    寇仲不解道:「現在整座長安城內的人都在懷疑我和你私下勾結,瓜田李下,這樣
往還不怕更添別人疑心嗎?」
    李世民微笑道:「這是如晦想出來的妙策,正因我還要不避嫌疑的籠絡少帥,反表
示我們間清清白白。對嗎?」
    寇仲恍然道:「明白哩!這招叫負負得正。」
    李世民道:「你們到凌煙閣見傅采林時,父皇召我們到議政廳開緊急會議,與會者
除太於、齊王外,尚有淮安王、裴寂、封德舞、蕭頤和宇文傷,本意是要從我口中問出
與你們協議達成的經過和宋缺的取態,最後卻演變為太子和齊王對我的責難和質詢。幸
好父皇對你們確有倚仗之心,所以裴寂和宇文傷都不敢插話。」
    寇仲皺眉道:「尹祖文是否在場?」
    李世民搖頭道:「他尚未有參與的資格。」
    寇仲微笑道:「你有否揭建成的瘡疤,看他如何解釋東宮的火器大爆炸?」
    李世民歎道:「我想得要命,卻知時地均不適合,父皇亦知我和太子、齊王間勢如
水火,下令若任何人蓄意挑釁,惹是生非,他必嚴情不貸。」
    寇仲欣然道:「這是好消息,至少我們今晚不用殺出太極宮去。」
    李世民啞然失笑道:「父皇確有與你們聯手退敵的心意,會議後還囑我在晚宴前,
提早領少帥到御書房談話,然後共赴晚宴。」
    寇仲吃一驚道:「不會是個陷阱吧?」
    李世民道:「要對付少帥、子陵和鋒寒,不是單憑一批高手可以辦得到的,必須調
動兵馬,重重佈防,即使如此,仍沒有人可有十足把握。上趟圍剿石之軒是最佳前例,
父皇豈敢再輕易犯險。且一旦失手下讓少帥突圍而去,父皇將招天下唾罵鄙視,一失再
失,如何團結一致應付頡利的入侵?少帥不用多慮。」
    寇仲點頭道:「秦王之言有理,不過據我所得的各方消息,令尊確有殺我的決心,
只不過會耐心待至聯軍撤退。」
    李世民臉上現出凝重神色,道:「父皇因少帥和我的關係,日下確站往太子的一方,
所以我們要應付的不但是太子和齊王,還有父皇,否則將功虧一簣。」
    寇仲心中暗歎,要在長安城內對付勢力龐大、兼有突厥人至或高麗人撐腰的建成、
元古已非易事,即使成功,如李淵發動反擊,他們龍活離長安的機會仍是渺茫。
    沉聲問道:「聯繫重臣大將方面的進展如何?」
    李世民苦笑道:「淮安王不敢輕舉妄動,故可說是尚無寸進。」
    寇仲道:「不冒點險怎行?」
    李世民道:「我同意淮安王的謹慎,在現今的情勢下,我們須營造一種形勢,令所
有人明白中土未來的福祉全繫於我們和少帥的同心協力上,而太子則與突厥人一鼻孔出
氣,一心置少帥和世民於死地。直到在二者間只能選擇其一的形勢下,我們的遊說始會
生得奇效。」
    寇仲道:「你確比我思慮縝密,這想法非常正確。好吧!先讓我們來個招搖過市,
增加建成、元古對我們的疑心,若他們忍不住先來犯我,我們便成功哩!」
    跋鋒寒和徐子陵現身平台,朝他們走過來。
    寇仲笑道:「為何不見我的嫂夫人呢?」
    徐子陵欣然向李世民打招呼,與跋鋒寒來到兩人跟前,道:「她留在玉鶴庸較適合,
秦王來早哩!」
    李世民道:「時間無多,我們漫行邊說。」
    李淵將寇仲迎入御書房的外廳堂,分賓主坐好後,內侍奉上香茗。
    寇仲裝出初到貴境的樣兒,隨口讚歎廳堂的佈置和陳列的珍玩,事實上他是舊地重
游,還在內進李淵的辦公室生過他的龍椅,把玩過龍璽。
    夕陽從西窗透入,今廳堂充盈著日夜替換韶光流逝的氣氛。
    李淵向垂手恭立一旁的韋公公道:「所有人給朕退下。」
    韋公公大惑愕然,當然不敢違令,只好率領眾太監退往御書房外。
    寇仲現出江湖氣,豎起拇指往面門而坐的李淵讚道:「閥主仍是寶刀未老,膽氣過
人,令小子更有信心,可聯手驅趕入侵的外敵。」
    李淵從容笑道:「少帥總令我生出重返江湖的感覺,不滿少帥,這感覺使我既感新
鮮又是無比刺激。沒有旁人騷擾,我們可暢所欲言,不用有任何顧忌。」
    寇仲點頭道:「那我就不客氣,關主信寇仲嗎?」
    李淵道:「觀其行,聽其言,知其人,一直以來,我都在留意少帥你這個人,若不
信任你,少帥今天怎會坐在這裡?不過人歸人,事歸事,在天下一統的大前題下,影響
形勢發展的因素錯綜複雜,牽連廣泛,往往令人身不由己。李淵想先問一個問題,以宋
缺我行我素的一貫作風,怎會容少帥有此西來之舉?」
    寇仲微笑道:「關主對宋缺高傲的評語,指的當是他老人家堅持南人正統的信念。
關主既肯直言,我也不用瞞騙閥主。唉!我下此決定前,曾經過心內一番掙扎,最後決
定接受妃暄的提議,一半是因子陵,另一半卻是為自己。」
    李淵饒有興趣的道:「願聞其詳。」
    寇仲曉得這席對話關係到他和李淵問的盟議,即使李淵一心殺他,若對答得宜,也
可穩住李淵,令他待至擊退或嚇退塞外聯軍後始動手,最關鍵是自己能否使李淵相信他
的誠意。
    微一沉吟,道:「子陵那一半原因,閥主理該明白,子陵一向悲天憫人,從不把個
人得失放在眼內,當他明白中土大禍當頭,而聯手共拒外敵是唯一選擇,自是義不容辭。
至於我那另一半原因,說出來肯定關主不會相信,為的只是博一位美人的歡心,正如侯
小子希白說的,做一件可令她忘記我以往所有過失的驕人壯舉,讓她曉得我寇仲非是權
欲薰心,失去良知之徒。」
    李淵大感愕然,皺眉道:「竟有這樣一個原因,確大出乎我意料之外,更希望少帥
告知詳情。」
    寇仲心中暗歎,自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因他明白李淵的為人。若聽這番話的
人是建成或元古,肯定不起任何作用,更不會貿然相信。偏是李淵這多情種於,會比任
何人對此場主共鳴。事實上他並沒有說謊,只不過瞞去要捧李世民登位這最重要的一著。
    寇仲苦笑道:「此事說來話長,實在一言難盡。關主今早說的話命中我的要害,為
了男兒霸業,我雖與宋家二小姐訂有婚約,卻從沒關心她心內的想法和對我的期望,致
誤會叢生,愛恨難解。而惟有這與閥主共抗外敵,消弭中土大禍的壯舉,始可令她回心
轉意,明白我寇仲是怎樣的一個人。」
    李淵聽得糊塗起來,不解道:「我仍是不明白,此事怎可令她回心轉意。」
    寇仲壓低聲音道:「因為她一直反對我未來岳父出兵嶺南,更熱切期待中土能回復
統一和平,息止一切紛爭。」
    李淵呆望他片晌,沉聲道:「那她有否因少帥長安之行回心轉意?」
    寇仲欣然把「采薇采薇」之事眉飛色舞的和盤托上,由於此為寇仲縈繞心頭的得意
事,故說來情詞並茂,聽得李淵不住點頭,逐漸露出信而不疑的神色。
    最後寇仲發自真心的道:「自決定創立男兒不朽之業以來,沒有一刻我比現在更輕
鬆快樂。這是我的秘密,希望關主肯為我守秘。」
    李淵緩緩道:「可是宋缺怎會點頭答應?換過我是他,會趁外族入侵關中之際,大
舉進攻洛陽,在戰略上這是最明智的做法。」
    寇仲從容道:「若北方元氣大傷,邊塞城池盡成廢瓦殘垣,縱使洛陽落入我少帥軍
手上,日後如何收拾殘局?而在可見的將來,我們將活在突厥人不住破壞的可怕局面中。
頡利今趟是有備而來,他們最擅長是以戰養戰的消耗戰,他愈強我愈弱,關主一方固是
受盡摧殘,我少帥和宋家聯軍南人北戰,長期離鄉別井亦呈不利,此消彼長下,加上像
梁師都之徒助約為虐,一旦蕭銑、林士弘之輩死灰復燃,天下將重陷當年五胡亂華的惡
劣情況。在天下萬民福祉的大前題下,你我合則有利,分則必損無益,我和宋閥主均是
別無選擇。」
    李淵動容道:「少帥是如此向宋缺痛陳利害嗎?」
    寇仲沉聲道:「宋缺比任何人更清楚把握到現今形勢,若非實情如斯,任我舌粲蓮
花,仍是無法說動他分毫。」
    李淵皺眉苦思片晌,道:「對於以頡利金狼軍為首的塞外聯軍,少帥有何應付之
法?」
    寇仲心中苦笑,暗忖一天你老人家坐在唐主的寶座上,少帥和唐軍絕無衷誠合作的
可能,皆因互相顧忌,唯一的辦法是李淵換上李世民,兩方聯手,交由自己全權指揮,
此仗始有把握。
    這想法當然不能宣諸於口,通:「這方面要看閥主的意思,最理想莫如你我組成聯
軍,若頡利真如所料長驅直進,深入我境來犯長安,我們可以大河天險,借水師艦隊的
優勢,硬阻他於黃河之北。」
    李淵沉聲道:「此事仍須從長計議。若我們結成聯盟,我在沒有他顧之憂下,說不
定頡利會知難而退。」
    寇仲心中暗歎,李淵在魔門和建成、元吉影響下,始終對他顧忌極深,沒法在應付
外敵上作出最有效的部署。這亦是為何必須把李世民扶上帝座的原因。
    因道:「這當然最理想,不過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為應付頡利大舉來犯,我會於
梁都集結大軍,只須關主點頭,可以關主同意的方式馬上來攘,閥主勿要因我方兵員調
動致生出誤會。」
    李淵吁出一口氣道:「少帥是怎樣的一個人,李淵清楚明白。便讓我們先御外侮,
然後再解決你我問的問題。」
    寇仲知目的已達,至少令李淵暫緩殺他之心,壓低聲音道:「不瞞閥主,我在子陵
影響下,對戰事深感厭倦,更不願因一己之私,令中土和平統一無望。唯一的問題是如
何應付我未來岳丈對我的期望?不過此非無法克服的死結,一切可以商量。」
    李淵動容道:「少帥這番話可是當真的?」
    寇仲道:「若有一字虛言,教我天誅地滅。」
 
    ------------------
  舊雨樓·至尊武俠獨家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