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五章 悲觀離合

    寇仲放慢腳步,示意王玄恕與他並肩朝花萼樓走去,問道:「淑妮有什麼話和你
說?」
    王玄恕臉容一點,輕輕答道:「她問及關於我爹的事,從洛陽城陷經過問起,最後
還問到少帥到長安的事。」
    寇仲在門前止步道:「玄恕如何答她?」
    王玄恕露出忿然之色,道:「她們為楊虛彥說好話,我根本不屑答她,我與她再沒
有任何關係。」
    寇仲明白過來,啞然失笑道:「她竟為楊虛彥來作說客?希望這只是她自作主張,
若是楊小子的主意,楊小於便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蠢蛋。」
    王玄怨歎道:「淑妮從小是個只顧自身利益的人,只歡喜強大的男人,非常善變,
照我猜估,她是借與我說話從而可順理成章的見少帥。少帥小心點,說到底她仍是李淵
目前最寵幸的愛妃。」
    寇仲一震道:「還是玄恕清醒點,對!這大有可能是楊虛彥的陰謀,要惹起李淵的
殺機。再從而推之:李淵應尚未有殺我之心,否則何用勞煩我們的董貴妃。」
    寇仲暗裡出了身冷汗,他因尚秀芳的事,直至剛才仍是糊里糊塗的,故思路不清,
幸好有王玄恕的話作當頭的棒喝。
    王玄恕點頭同意道:「請少帥小心!她在最高的第三層樓恭候少師大駕。」
    寇仲晉入得刀後忘刀的境界,整個人輕鬆起來,拋開男女私情的煩困,拍拍工玄恕
眉頭,進入花萼樓廣闊的地廳,同王玄恕道:「有很多事我們不能倚仗李神通,所以必
須設法建立我們和雷大哥方面的連繫,此事要加倍小心。我自己上樓可也,你去辦事
吧!」
    王玄恕應命而去。
    花萼樓佈置考究古雅,盡顯李淵世閥之主的品味,下層是可筵開十席的大堂,有數
組桌椅,滿鋪龍紋地氈,以名貴字畫裝飾牆壁。二樓是辦公所在,可知李淵即使疆m繽
到此避暑,仍非是不用處理公務。三樓以屏風分隔,一邊是個小廳,另一邊是寢室。董
淑妮在三樓候他,已帶著惹人猜疑的味道。
    登上二樓,十多名禁衛守在登上三樓的楠木棉階處,見到寇仲,肅立敬禮。
    寇仲一眼掃去,眾衛功力深淺一目瞭然,只其中一人看不透,微笑往他們走去。
    那他看不透者是個彪型壯漢,臉容粗豪古拙,頗有霸氣,身材與寇仲相若,他的眼
神斂而不露,乍看與其他禁衛沒多大分別,只是較神氣些,可是怎瞞得過寇仲?
    那人顯是眾衛的頭子,趨前一步不亢不卑的道:「少帥請移駕登樓,董貴妃正恭候
少帥。」
    寇仲淡淡道:「想不到閥主手下有像老兄般的人物,請問高姓大名?」
    那人雙目神光一閃,腰肢微仲,整個人立見轉變,生出今人感到他龍抵受任何衝擊
的氣勢,臉上泛起據傲神色,直視寇仲道:「少帥誇獎,在下顏歷,受皇上之命負起保
護董貴妃之責。」
    寇仲心中一個錯愕,此人竟就是「神仙眷屬」褚君明和花英之外李淵延聘回來的年
青高手、「矛妖」顏平照之子顏歷,此時的顏歷身上沒有重鐵矛而改佩腰刀,臉上的胡
須更剃個乾乾淨淨,穿上禁衛軍服,差點要看走眼。
    他裝作從未聽過顏歷之名的樣子,以免李淵誤會是李世民洩漏他的身份,微笑道:
「顏兄若肯到江湖去闖,必是成宗立派響噹噹的人物。」
    顏歷雙目閃過嘲弄的神色,可見他根本不懼怕寇仲,淡淡道:「少帥請!」
    寇仲見他擺出一副不屑與自己交談的倨傲神情,並不計較,哈哈一笑,穿過眾衛,
拾級而上。
    徐子陵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的在街上安步當車,事實上腦海仍縈繞著適才生死一線
的街頭刺殺。
    他能脫身,憑的是超人的靈覺,便像當日在賭場勝許留出的一局,他雖被自清兒分
了心神,但他的靈覺仍能在他分心到其他事之際正常運作,一心二用的監察任何突然出
現的危險情況,從被動下風爭回主動上風,否則現下必是陳屍街頭之局。
    車內的偷襲者應是趙德言,駕車者則是畢玄之弟墩欲谷,此兩大高手配上五名死士,
確有置他於死地的能力。
    幸好他當時人急智生,先以鋼針回攻車內趙德言,爭取得剎那緩衝的時間,然後施
出模仿千手觀音的手印,以螺旋勁造出類似不死印法的護體螺旋氣牆,硬五名死士的貼
身攻擊,當他擋暾欲谷的一鞭時,借得其部份真氣以格擋趙德言凌厲的矛擊,仍猶有餘
力的脫身開溜。但任何一個環節出錯,也是萬劫不復的後果,想想便暗抹冷汗。
    這看似簡單的刺殺行動,背後實包含精密的情報和思考,與及突厥方面一心要破壞
他們和李淵合作的決心。
    玉鶴庵出現前方,在午後陽光下,庸牆後樹木掩映,今他感到門內的天地正是這步
步驚心的長安城內唯一的避難所,而他生出這番感受,主要是因庵內兩位仙於,均是超
塵脫俗,本不應被捲進險惡的人世間。
    「咯咯咯」!
    足音響起,木門「衣?」聲中敞開,露出主持常善尼慈悲平靜的玉容。
    徐子陵大感意外,連忙合什禮拜問好。
    常善尼淡淡道:「阿彌陀佛,徐施主請隨貧尼來。」
    徐子陵恭敬她跟隨在她身後,進入知客廳,坐下後,常善尼平靜的道:「妃暄在曉
得徐施主安抵長安後,已動程返回靜齋,囑貧尼轉告徐施主。」
    徐子陵腦際轟然一震,整個人虛虛蕩蕩。自龍泉的「離別試驗」後,他曉得歷史有
一天會重演,現在終於發生,就像上趟般突然降臨,他依然是措手不及。
    他的目光茫然望往窗外午後春陽斜照下的空寂園林,腦內一片空白,完全忘記自己
到玉鶴庵來的目的,至乎自己因何坐在這裡。
    常善尼的聲音在耳鼓響起道:「青璇……」
    徐子陵只聽到「青璇」二字,其他全沒聽進其內,似是問常善尼,又似在問自己,
喃喃道:「青璇?」
    「篤!」
    聲入耳鼓,像一盤清水照頭淋下來,徐子陵驚醒過來,目光落在常善尼手上的木魚
去。
    木魚聲直投進他心湖至深處,碰觸到湖底,把他的靈智喚醒過來。
    是的!妃暄的確已遠離他而去,永遠不踏足塵世,他與她再無見面的機會,明明白
白地表示出成全他和石青璇之意,讓他可拋開一切的去愛石青璇。
    這想法不但不能減除他對師妃暄的思念,反更令他生出肝腸欲斷的悲苦感覺。
    「篤!」
    常善尼再度敲響木魚,彷如暮鼓晨鐘,發人深省!
    徐子陵像整個人被冷水由頭淋至腳,涼浸浸的神思忽然超越玉鶴庵,想到此來身負
的危險任務,適才還差點血濺街頭。在廣闊的中土上,整座宏偉的長安城只像沙粒般大
小,而它正主掌著天下的命運,任何的錯失,會令他辜負師妃暄對他的信任和期待。
    想到這裡,暗裡出了一身冷汗。道:「多謝常善師。」
    常善尼若無其事的道:「徐施主不怪貧尼犯嗔打擾之罪,貧尼非常感徐子陵默然片
晌後,道:「常善師請賜示尋青璇的路徑。」
    寇仲和董淑妮隔幾坐下,董淑妮泛起凝重神色,沉聲問道:「究竟是誰幹的?」
    寇仲尚是首次看到她刁蠻俏皮外的另一種神情,摸不著頭腦道:「董貴妃指那件事
呢?」
    董淑妮狠狠道:「當然是指大舅遇害的事。我說盡千般好話,做足工夫,才哄得皇
上不追究大舅,竟有人那麼狠心……」
    說到最後,雙目湧出熱淚,舉袖拭抹,一副楚楚動人的神態。
    寇仲弄不清楚它是真情還是假意,道:「我口中說出來的話,你肯相信嗎?」
    董淑妮淒然道:「不信的話為何問你,快說好嗎?當人家求你吧!」
    寇仲細察她神情真偽,從容道:「這種事不是人人可辦到的,至少需三個條件。首
先是擁有這種實力,其次是精確的情報和深悉設伏河道處的環境形勢,最後是確有此必
要。否則如何能在軍隊保護下仍可狠施辣手,舉門滅絕,殺個雞犬不留,沒有半個活
口?」
    董淑妮沉聲道:「究竟是誰幹的?」
    寇仲道.「可完全符合這三項條件的,只有楊虛彥和楊文幹這黨人,所以他們負上
最大的嫌疑。」
    董淑妮臉色一沉道.「你和二表哥口徑如一,虛彥怎會對我做這種事?」
    寇仲聳肩道:「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楊小子害怕的是你不再受他控制,更怕你和
他以前的親密關係曝光,那可是欺君大罪。不用我告訴你,你應知楊小子是自私自利,
為本身利益而可把父母出賣的人,假設他父母仍健在的話。」
    董淑妮怒道:「你在含血噴人,在勸皇上放過大舅一家此事上,虛彥還為我出過一
番力,說服太子,兇手絕不是他。」
    寇仲道:「此正是他高明處,明裡做好人,暗裡做壞人,董貴妃回去想想,看我的
話是否有道理。」
    董淑妮呼吸急促起來,酥胸起伏,但顯然無法接受寇仲對楊虛彥的嚴重指責,無意
識地搖頭,道:「不會的!是你弄錯哩!你有什麼真憑實據?」
    寇仲攤手苦笑道:「我若有證據就不用多費唇舌,他只在利用你,如他真的愛你,
怎捨得把你送人?」
    董事淑妮忿然道:「你只是憑空揣測,誣毀虛彥,因恨他令竇建德命喪齊王之手,
你以為我不清楚你們問的恩怨嗎?當年大舅著我入關,又不見你來阻止,你有什麼資格
指責虛度?」
    寇仲苦笑道:「你要這麼想我還有什麼話可說?」
    董淑妮默然片刻,倏地起立,冷然道:「念在當年恩情,讓我給你一個勸告,想活
命的就立即帶二表哥有那麼遠滾那麼遠,皇上和太子早認定你與秦王狼狙為奸,不過看
在你還有點利用價值,故暫時容忍你。在長安我學曉很多東西,宮廷鬥爭中,最純良的
人也會變成狠辣無情、不擇手段的人。」
    寇仲陪她起立道:「有勞貴妃擔心,小弟非是第一天到江湖來混,想殺我的人還嫌
少嗎?哈!不過到現在我還是活生生的活著。」
    董淑妮忽然軟化下來,淺歎一口氣,投他一抹幽怨的眼神,耳語般低聲道:「當年
若淑妮從你少帥寇仲,聽你的話,現在會是怎樣一番情景呢?」
    寇仲有感而發道:「我比你更希望失去的過往可以挽回!可惜一切已成定局,只好
把希望寄托於未來。你現在的生活算不錯吧!」
    董淑妮凝望耆他,慘然道:「你可知我每天起床,都害怕在新的一天失去皇上的寵
幸,做人做到這樣子有什麼樂趣?更怕是有新的不利傳言,破壞奴家的聲譽。」
    寇仲同情的道:「這確不是正常人的生活。」
    董淑妮移至寇仲身前,差少許便投進他懷內,柔聲軟語的道:「現在人家除二表哥
外再無親人,寇仲你可帶人家走嗎?」
    寇仲立感頭大如斗。
    對她的善變狡滑,他早深具戒心,那肯憑幾句話信她,說不定她現在一切作為,均
有楊虛彥在背後指使,且他根本不願與她扯上任何關係,徒添不明朗的變數,苦笑道:
「你不是為李淵生下白胖胖的兒子嗎?你忍心置自己的兒子不顧嗎?」
    董淑妮斷然道:「這個兒子有等如無,幾天才肯讓我見上一面,宮廷的生活我受夠
哩!現在只有你能打救我。寇仲啊!你是淑妮所認識的男人中,最有本領的。」
    寇中歎道:「我今趟來不是要弄垮李淵,而是與他結盟共抗外敵。淑妮早知如此,
何必當初?」
    董淑妮後退兩步,倘臉變作鐵青色,秀眸射出憤怒交集的神色,大怒道:「我會永
遠記著寇仲你這番話,想不到你竟是如此無情無義的人,我看錯你哩!」
    轉身拂袖便去,走不幾步,停下背著他道:「你既執迷不悟,肯定不會有好結果。
我對你是仁至義盡,以後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怪我。」
    說罷忿然而去。
    寇中差點抓頭,不明白她對自己如何「仁至義盡」,最後一句更隱含恐嚇之意,不
過他沒有怪她。尚秀芳剛說過,愛的反面就是恨,還有什麼好怨的。
    寇仲頹然坐下,聽者董淑妮與顏歷等人下樓而去的聲音,心中一片茫然。
    他寧願面對千軍萬馬,也不願面對糾纏難解的情結。抵長安的首天,已弄至如此田
地,以後的日子如何度過?
    徐子陵沿穿過玉鶴鹿中院竹林間左彎右曲的碎石小徑,依常善尼日示朝石青璇寄身
的精含緩步而行。
    每踏前一步,便多接近石青璇一步。
    生離死別,在短促的生命中轉瞬即成過眼雲煙,得失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他既不可負石青璇,更不能辜負師姐暄的期望和一番好意,否則他們三個人將同成受害
者。
    想到此點,他心中湧起火熱,心湖填滿石青璇動人的倩影,加快步伐,朝目的地邁
進。
    生命至此踏上全新的階段,一個結束正代表著一個新的開始。
 
    ------------------
  舊雨樓·至尊武俠獨家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