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章 劍心通明

    徐子陵的精神一直保持在井中月的至境,置生死於度外,圓滿靈通,無有窒礙。
    較以往與石之軒任何一趟交鋒均截然有異的是他不但要保命,更要拋開所有個人的
因素,為大局擊殺石之軒,破他天下無雙的不死印法。
    「砰」!
    徐子陵再不理會是用那一種印法封擋對方在幻魔身法配合下突如其來,令人防不勝
防的進擊,體內真氣出乎天然的凝至某一神妙狀態,點出完全針對石之軒攻勢的一指。
    勁氣交擊。
    徐子陵卸去對方一半力道,再借另一半真勁,離開船尾,斜掠往右岸外的池面。
    以石之軒的深沉,仍要臉露訝色。
    要知他此看來簡單直接的一腳,其中隱含吸扯的暗勁,硬要迫徐子陵狠拚一招,以
傷他五臟六俯,大幅削弱它的戰力。豈知徐子陵回擊的一指,先把他吸扯的勁道瀉洩兩
旁,再正面迎擊他隨之而來的後勁,竟全身而退,用勁之妙,大出他意料之外。
    石之軒冷哼道:「好!」
    騰空而起,迅疾凌厲的躍到徐子陵頭頂上,雙腳合攏的朝徐子陵頭頂直踩下去。
    徐子陵感到全身被石之軒的氣動鎖緊,若他一意逃走,只要順勢降沉到湖水裡去,
逃命的可能性可大幅增加,可是眼前形勢卻絕不容許他作此選擇。
    從容一笑,氣貫全身,再以他為中心的向四方爆發,頓感全身一輕,連忙逆換真氣,
以毫釐之差在名副其實的大渦臨頭前,逸離石之軒的氣單,掠往池岸。
    石之軒長笑道:「子陵又有長進,確是難得。」
    就借徐子陵破他氣鑽的勁道,如一片隨風飄舞的落葉般,如影附形的朝徐子陵追來,
不讓處於下風的徐子陵有任何喘息或扳平的機會。
    徐子陵感受不到來自身後的任何壓力,可是他超人的靈銳感覺清晰無誤的告訴他,
自石之軒在艇上突然出手開始,石之軒的精神無形有實的把他鎖緊,像蛛絲般把他和石
之軒纏綿起來,透過此無形蛛絲,石之軒可感應到他一切神通變化。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此正為不死印奇功的核心和精粹。
    由於本身的進步和突破,徐子陵已從頁氣接觸而知敬的層面,提升至能瞭解石之軒
精神知敵的入微境界。
    通過此玄之又玄的連繫和反應,他也能反過來掌握這可怕的對手的心靈變化。
    狂風驟起,有如風暴般從四方八面襲至。
    這根本是沒有可能的,動氣只能由石之軒從後方處發動襲來,但是他的感覺確是如
此。
    不死印法是一種幻術,惑敵、愚敵至乎最終的制敵、克敵。
    受愚弄是他低層面接觸的感官,卻非是他晶瑩通透的心靈。
    他首次無誤地掌握到人侵真氣如何令他牛出幻覺,同時知道該如何反擊。
    足點岸沿,徐子陵再度騰升,急速旋轉,雙手幻化出以千百計無一相同的手印,精
神與每一個手印結合,渾成一體,變化萬千。
    這突然變化使彼此的無形連緊中斷,頓使石之軒再無法緊躡他的精神變化。
    徐子陵喝出真言「臨」!同時迎面一拳擊出。
    石之軒雙目精芒劇盛,兩手抱拱前推,凌空迎上徐子陵全力的一拳。
    「蓬!」
    石之軒應拳一個倒翻,落往徐子陵後方。
    乍看是毫無花假的硬拚,事實上徐子陵連施七個變化,勉強擋住石之軒盡力而為的
一擊。
    當徐子陵轉至面對石之軒落點的方向,翻騰的氣血在剎那間平復下來,體內真氣正
反相生,驟然轉勢,就那麼閃電前撲,右掌奇寒、左掌灼熱,當雙掌往石之軒背部按去
之際,捲旋而成寒熱交纏的螺旋勁氣,以寶瓶印的方式,直撞石之軒。
    這是連石之軒的不死印也無法卸解、借用或轉移,高度集中兼具兩種極端特性的勁
氣,天下只此一家,別無分號,乃徐子陵自出道以來的巔峰之作。直至此刻,他成功由
完全的被動下風,搶回戰鬥的操控權!得來不易,豈敢錯失。
    石之軒旋風般轉過雄軀,兩手攏合,一堵氣牆在身前凝起。
    當螺旋寒熱勁襲至,他兩手變成合什狀,眼觀鼻、鼻觀心,臉色現出嬌艷的血紅,
神態卻儼如人定高僧,情景詭異莫名至極點。
    嘶嘶勁氣磨擦激盪的尖音,像驟起的風暴,好半晌忽然止竭停頓。
    來得突然,去得更突然。
    徐子陵突感如受雷殛,不但勁氣消失無蹤,無以為繼,難受得要命,更令他驚駭的
是生出往對手仆跌過去如陷深淵的可怕感覺。
    駭然下橫錯開去,心知肚明石之軒終祭出壓箱底的本領,以外在的氣牆,而非以體
內的經脈,不但化解他驚天動地的一擊,還消納他部份真氣。
    如若他立施反擊,等若石之軒和他徐子陵聯手合擊自己。
    剎那間徐子陵移近兩丈,石之軒臉上艷紅始盡,大鳥騰空的往他橫掠而至,人未到,
動氣早把他籠罩。
    徐子陵暗舒一口氣,知道石之軒不但因化解他凌厲的一擊而拚耆受傷亦要全力出擊,
且因被他以印法截斷精神連繫,錯估他螺旋寒熱氣勁的威力,未能因勢進擊,令他有翻
身的機會。
    如石之軒此招能在十步內出手,他徐子陵必死無疑,此刻則仍有保命的機會,唯一
的方法,是避免與他正面硬撼,那將是他徐子陵末日的來臨。
    徐子陵靈合清明燈澈,不但敵我形勢盡現心頭,連四周的環境,至乎在林木中和泥
土下擴過冰雪蠢蠢欲動各種準備勃發的生命,亦似能感悟於心,那種境界是他從未試過
的。
    若依眼前情況發展,他肯定難避出手硬拚石之軒的淒慘結局,除非有能迷惑石之軒
的奇招。
    氣貫經脈,徐子陵斜掠而起,似緩實快,往曲江池岸最接近的疏林區投即使強如石
之軒,也要對他這看似愚蠢的舉動大惑不解,皆因石之軒的幻魔身法,將可在密林處發
揮最大的效用,得盡地利。
    果然石之軒的速度立變,精押氣勁雖仍把他鎖固,卻仍緩上一線,好待至入林後始
追上他迫他硬拚過招,其中微妙處,惟有徐子陵飲者自知。
    當離最接近的兩株老樹不到半丈的當兒,眼看下一刻徐子陵將穿過兩樹問的空隙入
林,但來至離地僅逾半丈的高度,徐子陵本是直線的刺掠生出奇怪的變化,開始往池岸
方向彎去。
    在氣機牽引下,徐子陵已一絲無誤地感到石之軒將他鎖緊鎖死的精氣場正吃力地隨
他轉移,且因隨他不住彎離疏林而減弱,顯然石之軒因他這悟自雲帥的奇異身法,人感
突然,措手不及。
    徐子陵生出與大自然渾成一體的動人感覺,沒有生!沒有死,生命只是偶然發生於
宇宙問的一場小玩意。
    驀地渾身輕鬆。
    他不用回頭去看,超人的靈覺告訴他石之軒在迫於無奈下,改變身法方向,試圖往
他未來的落點憑幻魔身法後發先至的殺來。
    石之軒終被迫變招,令他再度掌握主動。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在石之軒身上的破綻
空隙,終被他成功爭取,但機會一閃即逝,如他不能立即掌握利用,當石之軒再次把他
鎖緊,破綻反變成它的催命符,箇中玄奧處,只可意會,難以言傳。
    真氣逆轉。
    徐子陵彷若脫籠之鳥,凌虛逆轉真氣,正反相生,新力貫體,「颼」的一聲,反投
在林木深處,到足踏實地,回身一拳擊出。
    石之軒身法再次變化,穿林而來,雖是速度不減,已無復起初追來痛施殺手時的驚
人氣勢,會聚從徐子陵借來的頁動及本身魔功的一擊由盛轉衰,而徐子陵卻是蓄勢以待。
    石之軒雙目神光劇盛,指撮成刀,迎面戳來。
    徐子陵的拳隨書石之軒精微的手法不住變化。
    「蓬!」
    徐子陵斷線風箏的往林內拋擲,最後「碎」的一聲結結實實背撞老樹,煞止退勢,
噴出一口鮮血。
    石之軒則往後倒挫三步,臉上抹過另一陣血紅,瞬又消去。
    徐子陵手結法印,不但無視體內不輕的傷勢,心靈的境界竟往上提升,那種抽離戰
場,同時又是對整個形勢以更超然的角度瞭然於空的感覺,滿盈心間。
    他生出對石之軒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玄冥至極點的觸感。
    那是師姐暄所說的「劍心通明」的至境。
    要擊傷甚至擊殺石之軒,這是被他不死印法唯一的機會,他至少有一半的把握。
    主動權全在他手上。
    可是他卻沒法出手。
    石之軒也出奇地沒有進擊,卓立離他兩丈許處默然良久,始沉聲問道:「為何不出
手,你可知錯過這機會,今晚必死無疑?」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卓然站穩,雙手垂下,苦笑道:「這於邪王是無關重要,邪王
詩繼續賜教。」
    石之軒目光灼灼的打量他,語氣卻是出奇的平靜,似漫不經意的道:「是否想到青
璇?」
    徐子陵道:「邪王不用理我腦袋內轉什麼念頭,即管下殺手吧!我是不會坐以待斃
的。」
    石之軒像聽不到它的話般,厲喝道:「你是否因為青璇,放過還擊並取得上風的機
會?」
    徐子陵默然不語。
    石之軒兩手收到背後,仰首望天,雙目射出莫以名狀的悲哀,歎道:「毀去你等若
毀去青璇,等若毀去找石之軒,這一切為的是什麼?到此刻我才深信你能為青璇犧牲一
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在內。為何我石之軒卻沒法為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作出同樣的犧牲?」
    徐子陵再感覺不到它的殺機。
    石之軒目光商住他投來,頹然道:「罷了罷了!子陵可以離開,雲帥的事可交給我
處理,只要我向安隆向尹祖文放出風聲要殺雲帥,包保他立即逃回塞外,我說得出來定
能給子陵辦到。」
    暴雨驟降。
    春雨綿綿中,寇仲、徐子陵、侯希白三人沿黃河南岸疾掠,奉還大地的動人原野,
奔流往東的大河,今他們心胸曠闊。
    寇仲領頭奔至岸沿高草,極目兩岸,猛晃一下大腦袋,長笑起來,狀極歡暢。
    侯希白和徐子陵分別來到他左右兩旁,前者愕然道:「若非曉得你為人,還以為少
帥你忽發酒瘋。小弟昨夜的宿醉仍未醒,現在頭重腳輕的,飄飄然地分不清楚此刻是現
實還是夢境。」
    徐子陵回想起眾人昨夜在風雅閣飲酒狂歡,不醉不休的熱鬧情景,青青和喜兒顯出
青樓才女的本色,唱歌行酒令,不亦樂乎。回復信心的雷九指更是放浪形骸,連一向靦
腆的彤彤也膽敢調笑,這一切都含他也回味無窮,人感人生須偶然放肆一下。
    寇仲想的卻是截然不同的事,遙指對岸,以充滿憧憬的語調道:「塞外聯軍將從太
原入侵,穿州過省的直抵大河北岸的關中平原,而小弟則會率領聯結中土南北最精銳的
部隊,枕軍大河南岸嚴陣以待。這將是由唐替隋最決定性的一場大戰,沒有一方能負擔
得起失敗的代價。更為我寇仲最後一場戰爭,一是戰死沙場,一是收手歸隱享天倫之
樂。」
    侯希白被他的信心和熱切的渴望感染,哈哈笑道:「小弟雖不喜爭戰,今趟卻是義
不容辭,只好捨命陪君子,看看威懾天下的突厥聯軍如何強悍無敵。」
    大地煙雨濛濛,大河橫斷大地,河浪翻滾,一望無際的平野往四面八方延伸,無有
盡極。
    寇仲道:「子陵可知我返梁都後,最想做的是什麼事?」
    徐子陵微笑道:「腦袋是你的,教我如何猜度?」
    寇仲欣然道:「你只是躲懶不肯去猜,否則以你的英明神武定可猜個正著。」
    徐子陵淡淡道:「是否去見楚楚?」
    寇仲點頭道:「都說沒理由你會猜不中,這是我一個心結,楚楚愈不說半句,愈不
怪我對她沒有交待,我的內疚愈沉重。她一直默默的等待我,忍受我的冷淡和無情,現
在該是我補償她的時候。」
    侯希白喜道:「原來寇仲竟是這麼多情的人。」
    徐子陵心湖卻浮現起玲瓏嬌的玉容,只歎在現今的情況下,玲瓏嬌不像楚楚與寇仲
深厚的淵源關係,沒有與寇仲結合的可能,而他更不會把她對寇仲的愛戀,洩露予寇仲。
    人生總不能盡如人意,有得必有失,自己何嘗不是如此。
    寇仲道:「我現在恨不得能脅生兩翼,飛到楚楚的身旁,告訴她我曾如何地想念她,
心中是何等的無奈痛苦,而這一切將成為過去。」
    侯希白道:「希望天下所有人的苦難,均成為過去,不但中土回復和平,塞內外的
民族從此和平共處,仇恨和戰爭只會做成破壞,是沒有絲毫意義的。」
    寇仲道:「我們功成身退,重擔子將落在李世民肩上,他該不會令我們失望吧?」
    侯希白道:「我忽發奇想,功成身退後我們自是各散東西,何不定下若干年後重聚
長安,看看我們各自的遭遇,瞧李世民有否辜負我們的期望,那感覺會是非常動人。」
    寇仲喜道:「好主意!就來個十年之約如何?哈!不若我們結伴去探長江和黃河兩
大長河的源頭,肯定是難忘的經歷。」
    徐子陵動容道:「是另一個好提議。」
    寇仲忙提醒道:「你休想和我各散東西,我們說過要作鄰居的,你對小陵仲也有一
半的責任,對嗎?」
    徐子陵苦笑道:「纏上你這小子真麻煩。」
    寇仲道:「不過出關後我們確要暫時分道揚鑣,我和侯小子回梁都,你到洛陽見李
小子,一切安排妥當後,我們再打鑼打鼓,神神氣氣的到長安去,面對我們最大的挑
戰。」
    侯希白道:「我想回巴蜀打個轉,嘿!你們為何以這種眼光瞧我?」
    徐子陵笑道:「我們在鑒貌辨色,看你是否回去會佳人。」
    侯希白哈哈唱道:「豆子山,打瓦鼓,揚平山,撒白雨。下白雨,娶龍女。織得絹,
二丈五。一半屬羅江,一半屬玄武。這就是小弟的答案。」
    歡笑聲中,三人繼續上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