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八章 望天打卦

    婠婠去後不久,輪到一身夜行勁裝的徐子陵入房。
    寇仲道:「你見到婠婠離開嗎?」
    徐子陵在床沿坐下,道:「恰好見到她逾牆而去,快如鬼魅,她的天魔功愈來愈厲
害。不過她是往城南的方向跑,而非回宮去。」
    寇仲皺眉思索道:「婠大姐到那裡去呢?長安城還有誰能令她三更半夜的登門造
訪?」
    徐子陵岔開話題道:「雲帥有八、九成機會藏身波斯寺。」
    寇仲拋開婠婠的事,奇道:「倘若見過他,該是十成十的曉得他躲在那裡,因何只
有八、九成的把握?」
    徐子陵解釋道:「我不敢打草驚蛇,只躲在附近碰運氣,卻見到薛萬徹鬼鬼祟祟的
進入寺內,他不是見雲帥見誰呢?」
    寇仲不悅道:「我還以為你只是去見封德彝。」
    徐子陵道:「封德彝不在家,放著無聊,故到波斯寺打個轉,不是蓄意撇下你,少
帥明鑒。」
    寇仲失笑道:「小子耍我!」
    旋又訝道:「封公因何這麼夜仍不回家?定是給李淵召入內宮,脫身不得。唉!先
是婠婠,現在又給你這麼鬧鬧,累得我睡意全消。這時刻有甚好去處?」
    徐子陵沉聲道:「我們去見石之軒。」
    寇仲愕然道:「似乎尚非時候,和他有什麼好說的?老石精明得教人心寒,最怕是
我們講多錯多。」
    徐子陵道:「明天李世民的信函將送到李淵手上,妃暄雖說過王通可令李淵暫時把
事情保密,但是決定權在李淵手上,至少他會讓一眾心腹大臣和建成、元吉等曉得此事。
直至此刻,安隆仍沒有和石之軒翻臉,倘若安隆在不敢隱瞞下把此事告之石之軒,我們
立告完蛋大吉。」
    寇仲一震道:「你說得對,問題是我們可向石之軒說什麼呢?」
    徐子陵道:「告訴他我們須暫和李淵修好,以借他們的力量擊退塞外聯軍,這並非
謊話,不到他不相信。至於刺殺趙德言,當然仍依計進行。」
    寇仲接下去道:「豈知後來李淵看破我們的詭計,竟邀我們兩大小子到長安來示眾,
弄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對嗎?哈!你這小子,說謊騙人比我還在行。」
    兩人伏在可俯視石之軒秘巢的鄰宅屋頂高處,頭皮發麻的瞧著一道輕煙似的人影,
從秘巢閃出,沒人暗黑裡去,轉瞬不見。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那不是婠大姐嗎?」
    徐子陵也感到整條脊骨涼浸浸的,低呼道:「我的娘!這是什麼一回事!婠婠怎會
和石之軒弄到一起的?」
    寇仲全身如人冰窖,道:「他們或許是同病相憐?唉!不理是什麼原因,若他們兩
人合力玩陰謀害我們,我們肯定遭殃。你道婠婠會否向石之軒洩露我們所有秘密?」
    徐子陵苦笑道:「我不是婠婠,如何答你這問題?」
    寇仲道:「不會的!我敢肯定婠婠不會害我們。因為她對陵少你仍是餘情未了。」
    徐子陵苦笑道:「虧你還有說笑的心情。」
    寇仲回復從容,笑道:「我是認真的,還要不要進去見老石?」
    徐子陵沉聲道:「現在比之任何時間更要見他,看他的反應。不過待小半個時辰後
才進去,讓他不用懷疑我們碰上婠婠。」
    寇仲點頭同意,道:「我有一個奇怪的感覺,剛才婠婠來找我們,主因是要肯定我
們留在家裡,然後去見石之軒,免被我們無意下撞破行藏,豈知鬼使神推的,仍避不過
我們的耳目。」
    徐子陵沉默下來,沒再說話。
    石之軒在漆黑廳堂臨窗而立,似溶入黑暗裡去。
    兩人來到他身後,石之軒出奇地平靜的道:「有什麼緊要事?」
    寇仲深吸一口氣道:「邪王原來是不用睡覺的,這是什麼功法?」
    石之軒淡淡道:「我在思索,你們因何如此緊張?是否想殺我?」
    兩人心中大懍,少許心情上的異樣,竟沒法瞞過他。
    徐子陵苦笑道:「邪王法眼無差,不過卻有些兒誤會。我們之所以心情緊張,是因
有事隱瞞,現在卻因事情發展至無法隱瞞的地步,所以不得不向邪王如實說出。」
    石之軒緩緩轉過身來,目光掃過寇仲,最後落在徐子陵身上,出奇地平靜的道:
「石某人在聽著。」
    寇仲歉然道:「我們今趟到長安來,不是要行刺李世民,而是要對付香貴父子。」
    石之軒雙眉皺起來,道:「香貴父子竟可令你們放下大事不顧,勞師動眾的犯險遠
來,你們認為我肯相信嗎?」
    兩人暗鬆一口氣,看石之軒的神態,婠婠理該沒有洩密。
    徐子陵道:「這是我們唯一對付香貴的機會。若我們攻陷洛陽,香貴父子必聞風遠
遁,找個隱秘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石之軒目光移到他臉上,微笑道:「既是如此,你們可一直瞞下去,因何選在今晚
向我說實話?」
    徐子陵道:「因為我們與李世民私下協定,頡利的威脅一天不除,我們絕不會攻打
洛陽。」
    石之軒微一錯愕,雙目殺機劇盛,目光來回掃視兩人,沉聲道:「你在說什麼?」
    寇仲此時更肯定婠婠沒有出賣他們,歎道:「邪王或不會為中上大局著想,我們卻
不能如此冷血,中土人關起門來自家斗生斗死是一回事,可是遇上外人來犯,我們卻去
抽李淵後腿,讓外族人成功得手,我們則無法辦到,所以與李世民私下有此協定,請邪
王體諒我們的苦衷。」
    石之軒雙目凶光斂去,淡淡道:「對付香貴或者是你們到長安來其中一個原因,另
一個目標是我石之軒,對嗎?」
    徐子陵歎道:「若我們有此打算,早和邪王動手。」
    石之軒露出一絲高深莫測,又充滿冷酷的笑意,柔聲道:「趙德言仍在來此途上,
因何你們這麼急於把事情揭破?」
    寇仲苦笑道:「這叫紙包不住火,李世民必須向李淵稟告此事,而我們則因成功尋
得香貴,只未知香玉山行蹤,遂決定暫時離開長安,此來順道向邪王你辭行。」
    石之軒倏地別轉雄軀,負手注目窗外,沉聲喝道:「滾,給我立即滾!在我忍不住
下殺手前,有那麼遠滾那麼遠!」
    回到司徒府,兩人的心情仍很壞。
    在內堂坐下,寇仲搖頭道:「我有點後悔剛才沒有和老石翻面動手,那樣現在便不
用有任其宰割的無奈!天曉得他會有什麼行動,若他在李淵收信前揭破我們,將會破壞
一切。」
    徐子陵道:「他剛才既沒有出手,當不會做這麼損人不利己的事。我記得他曾說過,
絕不會因憤怒殺人,看來不是隨口說的。唉!希望他仍可保持理智。」
    寇仲歎道:「我們先讓他生出刺殺趙德言以統一魔道的希望,適才則令他希望幻滅,
老石可非善男信女,豈肯輕易放過我們,只因自問收拾不了我們,故放我們走而已!我
沒有你那麼樂觀。」
    徐子陵道:「你忘掉婠婠哩!婠婠之所以會去找石之軒,是因我們曾告訴石之軒婠
婠也在長安,所以石之軒以魔門秘法聯絡婠婠,讓她曉得他藏身處,遂有今晚婠大姐登
門拜訪老石之事。老石和婠大姐的結盟,代表魔門兩代最傑出的兩個人物攜手合作,等
若魔道的統一,何況婠婠還有振興魔門的秘密計劃。她不肯告訴我們,是怕我們阻撓和
破壞,她對石之軒則沒有這方面的顧忌。」
    寇仲生出希望道:「對!你的分析有大條道理,婠婠既不想弄砸我們的事,自因我
們的行動對她有利無害,老石沒理由破壞婠大姐的好事。」
    徐子陵道:「入房休息吧!明天再看天是否會塌下來。由老天爺自己決定好哩!」
    翌日兩人從皇宮回來後,眾人像等待判刑的犯人,留在司徒府苦候消息。
    來訪福榮爺的富商巨賈,達官貴人仍絡繹不絕,雷九指、宋師道、查傑等忙個不休,
彤彤充當小婢,在大廳團團轉,剩下寇仲、徐子陵和侯希白三人在內堂望天打卦。
    寇仲道:「原來溶雪是這麼一塌糊塗的,處處泥濘污水。唉!春天來哩!」
    侯希白道:「有什麼好歎氣的,至少直至此刻,石師仍沒告發我們。」
    寇仲對徐子陵笑道:「我們昨晚算漏這小子,人道虎毒不吃兒,侯小子是他愛徒,
可算是半個兒子,加上你這另外的半子,合起來剛好是個完整的兒子,對嗎?哈!」
    徐子陵沒好氣道:「虧你有說笑的心情,希望你待會仍可笑得這麼開心。」
    寇仲挨往椅背,伸展四肢道:「這叫苦中作樂,啊……你道池小子偷雞不著蝕把米,
下一步會怎辦?」
    侯希白道:「他還可以幹什麼?只好拖延時間以籌措銀丙,待總店正式開張後再進
行蠶奪錢莊控制權的陰謀。」
    寇仲道:「他唯一的辦法是搶去我們開設錢莊的老本,本想由我們兩個爛賭鬼入手,
現下則此路不通。哈!池小子怎鬥得過我。」
    徐子陵提醒道:「小心他會由陳甫處人手,在尹祖文的七針制神下,沒有人能保住
秘密。」
    寇仲洒然道:「那我們索性來個一不做二不休,今天公然把黃金運到這裡來,看池
小子還有什麼法寶?想做便做,橫豎悶得發慌,我們立即報請福榮爺由他親自主持。」
    黃昏時份,眾人終從沈落雁處接到消息,李淵於正午稍後時間收到李世民的密函後,
立即約見王通和歐陽希夷,閉門密談整個時辰。王通和歐陽希夷離開後,李淵立即召來
建成、元吉和裴寂、封德彝、李神通等王侯貴族、心腹大臣舉行緊急會議,至此刻仍未
有結果。
    今趟為李世民送密函的人是柴紹,他貴為未來駙馬爺,又因李秀寧的關係,向得李
淵寵愛,由他負此重任可說不作第二人想。
    據徐子陵和李世民早前擬定的策略,李世民在密函裡是實話實說,只漏去往嶺南見
宋缺的關鍵環節。
    過程是由師妃暄作說客,勸服徐子陵以大局為重,再由徐子陵穿針引線,安排李世
民與寇仲密會於運河,協議於外族聯軍壓境之際,息止干戈。
    因情勢緊迫,李世民身為前線統帥,故不得不先與寇仲談妥,然後稟上李淵,讓他
作出最後的決定,整件事合情合理,且因李世民於出征前早表明這方面的心意,更是無
懈可擊。
    從利益去看,這樣一個協定對李唐有百利無一害,唯一的問題是會令李世民聲威大
增,難以壓制。至少無法把李世民忽然投閒置散,又或在回京後立即打入宏義宮,褫奪
兵權,且還要借助他令寇仲履行協議的承諾。
    在這樣的情況下,太子黨和妃嬪黨的強烈反對可以預見,就要看李淵能否堅持。
    在建成、元吉方面,唯一有說服力的反對理由,是息兵之議乃寇仲玩的手段,令唐
室與東突厥因此關係惡化後,寇仲將毀諾出兵攻打洛陽。
    徐子陵的妙計恰是針對此而發,不理寇仲是真情還是假意,只要他肯現身長安,與
李淵握手言歡,事件本身已具有無比的震撼性,足可令頡利南下前三思;且可令聯軍中
與寇仲有共患難生死的兄弟戰友如突利、菩薩、古納台兄弟等三大主力人馬生動搖之心。
    眾人不敢輕舉妄動,只好悶在司徒府內苦候消息,直至零辰時份,沈落雁姍姍而至,
在內堂坐好後,這美女笑道:「事情成功了一半,只待皇上正式向秦王作指示。」
    寇仲、徐子陵、侯希白、雷九指四人你眼望我眼,不明白什麼叫『事情成功了一
半』,不過總知道非是壞消息。
    沈落雁微笑道:「在會議上,爭論激烈,建成、元吉和裴寂輪番質疑秦王與你們的
關係,更不相信你們的誠意。幸好得李神通大力為你們撐持,指出正因你們與秦王亦友
亦敵,才在塞外聯軍的壓力下談攏,因為乘人之危乃戰場上的常規而非例外。李神通更
反問建成、元吉,能否說出寇仲或徐子陵任何一個背信棄諾的例子,令建成他們啞口無
言。嘻!想不到你這兩個小子聲譽這麼好,好得連恨你們人骨的人也沒話可說。」
    雷九指道:「李神通的話既然這麼有力,事實俱在,李淵為何還不立作決定。」
    沈落雁道:「建成等當然不會如此容易就範,反諷因寇仲有義釋李神通之恩,故李
神通為你們說好話,令李神通勃然震怒,差點反臉。」
    寇仲道:「李淵沒提出邀我們到長安,以肯定我們的誠意嗎?」
    沈落雁搖頭道:「是由封德彝提出來,建成等還以為封大人是故意為難李世民,先
不說他們認為你們不敢以身犯險。何況在他們心中,縱使你們敢來長安,他們也可借助
突厥人的力量!一舉兩得地同時把秦王和你們幹掉,這是何樂而不為,爭論至此緩和下
去。」
    侯希白皺眉道:「那事情應就此決定,為何卻只成功一半。」
    沈落雁道:「因為李淵今晚舉行國宴為伏騫王子餞別,所以結束會議,說明早再作
決定。」
    這幾句話勾起和徐子陵的心事,因為若李淵拒絕伏騫邀他們兩人往吐谷渾交流球技
的事,他們將不知以何法脫身。
    徐子陵不解道:「李淵因何對邀我們來的事猶豫難決?先有王通和夷老兩外人為此
說項,再由較中立的封公提出,他沒道理不立即決定。」
    眾人點頭同意,李淵沒有立下決定,令整件事蒙上陰霾,大有可能功虧一簣。
    沈落雁歎道:「這叫一得一失,還不是東宮火器大爆炸累事,使李淵清楚建成有殺
秦王之心,令事情更趨複雜。」
    雷九指冷哼道:「說不定是李淵本身也有殺李世民的心。」
    徐子陵搖頭道:「氣在上頭時,動殺機是難免,不過事後平靜下來,怎都會香念骨
肉之情。照我猜李淵雖認定是秦王暗害張捷妤,但仍未有要致秦王於死的決心,只會奪
他兵權,流放邊疆不毛之地以作懲罰,不過這該是頡利退兵後的事。」
    寇仲長長吁出一口氣道:「若子陵所料無誤,我敢肯定李淵最後肯點頭,而建成等
尚以為有機可乘,策動諸妃作說客,結果如何,不問可知。」
    沈落雁笑道:「奴家要走哩!你們今晚乖乖的不可隨處亂跑,明天將會是春陽普照
的好日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