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六章 拈花微笑

    回到司徒府,伏騫在內堂恭候,兩人忙人內相見。
    伏騫在宋師道陪待下喝茶閒聊,後者見兩人回來,告辭往大堂去助任俊應付客人。
事實上任俊扮司徒福榮的行動,全由宋師道策劃提點,使寇仲和徐子陵不用分神。
    伏騫微笑道:「小弟回家哩!」
    兩人分在他左右坐下,寇仲訝道:「因何走得這麼匆忙,你不是想幹掉雲帥嗎?」
    伏騫道:「我是不得不走,今早李淵召見小弟,明示不想讓我們與畢玄的使節團碰
頭,那等若下逐客令,我們只好乖乖離開。」
    寇仲狠狠道:「定是建成在後面弄鬼。」
    伏騫道:「照我看是李淵自己的意思,事實上李淵對我們非常重視,禮遇甚隆,說
要支持我們對抗統葉護,等如是倚仗我們牽制西突厥。為表示心中歉意,還任我們挑選
長安巧匠,讓他們到敝國傳藝交流,遲些尚會派使節回訪我們,我看他是要弄清楚我們
實力後通婚修好,加強盟友的關係。」
    寇仲心中一動,問道:「你作出選擇嗎?」
    伏騫道:「我仍在考慮中。唉!雲帥自那晚後非常小心,沒有回城外營地去,一直
躲在長安,令我們無從下手。兩位一向比別人有辦法,若能助我把他迫離長安,我們可
安排在西突厥邊疆伏襲,以斷去統葉護一臂。」
    頓了頓續道:「雲帥此人無事不問鬼神,東宮的事會被他視為鬼神預先警告的大凶
兆;刻下必是意興闌珊,倘若再發生一些事,肯定他會溜回西塞,兩位可否在此事上幫
我一個大忙。」
    徐子陵心中暗歎,說到底他們與雲帥曾並肩作戰,不過想到統葉護對中土的野心,
雲帥在其中更是推波助瀾。為中土大局著想下,伏騫成功擊殺雲帥,對中土的安定是有
利無害,所以當寇仲往他瞧來,不由微一點頭。
    寇仲道:「此事包在我們身上,我們不但會把他趕出來,還會令他慌忙竄回西塞,
老哥甚麼時候走?」
    伏騫道:「我們後天動程,但小弟對你的話好奇得要命,找出雲帥藏身處並非易事,
而在兩位不能暴露身份的情況下,有甚麼妙法可迫他離長安返國?」
    寇仲笑道:「他十有八、九是藏身於長安城內的波斯胡寺,即使我猜錯,仍有秘法
可從建成手下裡找到答案。哈!你說雲帥最害怕的人是誰?」
    伏騫訝道:「雲帥竟有害怕的人?我真的無法想像。」
    寇仲道:「那就是石之軒,陵少深悉石之軒的功法和行事的作風,若由他蒙著頭臉,
包保可把石之軒模擬得維肖維妙,嚇老雲一個半死,當雲帥僥倖脫身後,即使有全師長
林軍向他提供保護,他仍不敢久留,其他的須看你老哥的本事。」
    伏騫拍案叫絕,歎道:「少帥腦筋靈活,智計百出,教人傾倒,以李淵的勢力,成
為石之軒的目標後仍要步步為營,何況是見不得光的雲帥。建成若曉得情況如此,亦會
勸雲帥離開,以免被石之軒公告天下,教他如何向李淵交待,此計必成。」
    寇仲道:「我們亦有一件事請你幫忙。」
    伏騫欣然道:「只要我辦得到,定盡力而為。」
    寇仲笑道:「貴國的馬球遊戲應是非常興盛,如能找中土最佳的兩個馬球高手到貴
國切磋交流一年半載,當是球壇盛事。」
    伏騫聽得目瞪口呆,徐子陵皺眉道:「李淵需我們為他應付高麗和東突厥的球手,
豈肯放人?」
    寇仲信心十足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當少帥軍肯與李唐結盟,球賽的勝負再無
關痛癢,所以王子必須找個藉口強調要立即把人帶走,我們便可公然逃出長安。哈!」
    伏騫去後,雷九指領著一位五短身材,矮壯結實,頗有霸氣的中年漢來見他們,介
紹道:「這位就是我的老朋友黃河幫的老大『大鵬』陶光祖,還不脫掉面具打個招呼。」
    兩人除下面具,起立相迎。
    一番客氣話後,眾人圍桌坐下,陶光祖豪氣沖天的道:「我陶光祖兮趟得兩位和秦
王賞識,所謂士為知己者死,我是完全豁出去啦!何況更得雷老哥給我出了大口鳥氣?
以後有甚麼事,即管吩咐下來,我陶光祖會竭盡所能辦妥。」
    雷九指補充道:「陶老大與正牌福榮爺是至交,一向有生意往來,所以今趟公然來
探望福榮爺,只會令人對我們福榮爺更不起疑,你們放心。」
    事實上寇仲正為此生憂,聞言鬆一口氣道:「我想先瞭解貴幫在長安的情況。」
    陶光祖傲然道:一不是我陶光祖誇口,即使曾在關內稱霸一時的京兆聯,也難和我
們這種在黃河生根立足數百年的老幫會相比。我對楊文干、池生春那類巧取豪奪的兔嵬
子的作風一向全無好感,做生意講的是誠信。我在長安誰不給我面子?因大家都知我是
牙齒當金使的人。」
    寇仲喜道:「陶老大該知我們要棒秦王做皇帝,講的是實力較量,陶老大有甚麼辦
法可讓我的三千個兄弟在長安附近有個藏身之所呢?」
    陶光祖斷然道:「這個包在我身上,長安附近有數條漁村全是我們的人,有我們黃
河幫的莊園物業,藏數千人絕不是個問題,起事時還可由我們的船迅速送抵長安。即使
在城內,藏他數百人亦可輕易辦到。」
    寇仲放下心事,他們的第一批兄弟將於數天內抵達,現因事情有變,未知何時舉事,
要他們長居暗無天日的地庫下,會是大問題,在荒野立營又怕被巡兵發現,現在得陶光
祖這種有數百年歷史的地方幫會收容,問題迎刃而解。
    商量妥所有細節後,陶光祖興奮地離開。
    雷九指笑道:「你們可知在老陶來說,你們是久旱下的甘霖雨露,這幾年來,他們
不知被池生春修理得多慘!所以聽到你們全力支持李世民,比誰都高興。所以我必須讓
他來見你們打個招呼,以堅定他的信心。不是我捧你們,你們的朵兒比秦王還要響亮,
提起你們,江湖上誰個不豎起拇指讚一句英雄了得。」
    寇仲哈哈笑道:「多謝捧場。咦!小侯為何仍未回來?」
    雷九指道:「這表示香貴非是居於長安城內,而是在附近的某城某縣。香貴瘦了很
多,顯然生活並不好過,換我是他,瞧著自己一手創辦的罪惡王國不住萎縮,當然不好
受。」
    寇仲道:「他敗於你手下是應該的,這叫此消彼長,他的將來一片暗黑,只能依附
魔門掙扎求存;雷大哥你則是前途光明,如日中天,與他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雷九指欣然道:「最重要的是我不怕輸,因為賭桌上的得失並不能影響最後的結果。
哈!現在我最想做的事是找個地方喝酒狂歡,我們去上林苑如何?」
    寇仲道:「今晚不成,因為池小子想找我們去祭旗。明晚如何?風雅閣該穩妥點,
還可為小傑助攻。」
    徐子陵心中欣然,知雷九指信心盡復,重拾生趣,再不會拒絕在生活中尋找快樂。
生命的樂趣正在於此,只要堅持不懈,在逆境中不氣餒,時來運到下或會出現令人驚喜,
有似柳暗花明的轉機。
    侯希白在黃昏時從秘道回城,香貴的行蹤終有著落,藏身於長安西面黃河上游的始
平城,順流而下,小半天可抵長安。
    侯希白回房休息。
    寇仲欣慰道:「幾經辛苦,終得悉香貴行蹤,我會派人到始平侍候香貴,摸清楚他
的虛實,在他最意想不的時間把他生擒活捉,徹底摧毀他香家的基業。」
    徐子陵道:「我想先去見了空。」
    寇仲皺眉道:「明天去見他好嗎?池小子的約會時間差不多到哩!你這小子真不夠
兄弟。唉!不過白清兒的媚眼兒確令人吃不消。」
    徐子陵聳肩道:「我並非出賣你,而是心中忽然感到該去見見了空。放心吧!有福
同享,有禍也不會要你單獨去消受。小弟速去速回,不用費多少時間。」
    寇仲拿他沒法,只好放他走。
    待徐子陵去後一會兒,寇仲踏足大街,心中湧起奇異莫名的感覺,十天半月後,他
會以少帥軍最高領袖的身份,重回長安,迎接他們的將是大唐朝的皇帝,這是多麼令人
難以相信的事,現在說出去肯定不會有人相信。
    「蔡兄大駕何去,容小弟送兄一程。」
    赫然是沙家二少沙成功從馬車廂探頭出來,向他作友好呼喚。
    寇仲目光移往御者位置,駕車的大漢叫張雄,懂點拳腳功夫,性好吹牛,是沙二少
的心腹。雖然他不大喜歡沙成功,但因丑神醫的身份與他有過密切的交往,心中不由充
滿古怪而親切的感覺,更想看看這小子今趟示好下交有甚麼目的,欣然登車。
    徐子陵隨在了空身後,來到大東寺西園一所精舍前。一直不發二言、默默領路的了
空微笑道:「子陵請進!」
    說罷掉頭離開。
    滴喀,滴喀!
    園內樹木上的冰掛開始溶解,因天氣回暖不斷有水滴流淌,告訴人嚴冬已過,大地
春臨。
    徐子陵采手敲門,師妃暄柔美的聲音響起:「子陵進來!」
    雖明知精舍內該是師妃暄,聽到她熟悉的聲音,徐子陵的一顆心仍是無法控制的灼
熱起來,又隱隱感到這樣的反應不合乎他與這美女協定的關係。
    推門而入,師妃暄安坐一角,露出充滿歡悅的笑容,喜孜孜的道:「子陵你好!」
    徐子陵給她親切和大有深意的呼喚差些兒召去魂魄,深吸一口氣,舉步到她身旁隔
幾坐下,歎道:「我不用掩飾見到妃暄你的激動,對嗎?」
    師妃暄若不食人間煙火的清秀玉容平靜下來,溫柔的道:「當然不用掩藏,妃暄也
不願看到你那樣子。聽大師說你們形勢有變,情況究是如何呢?」
    徐子陵把情況詳說一遍,目光沒法離開她清麗脫俗的花容片刻,看她秀眉輕蹙邊靜
聆邊思索的動人表情,令他不知人間何世。
    師妃暄待他說罷,迎上他灼灼的目光,道:「秦王的信何時可送到李淵手上?」
    徐子陵答道:「應是明天午後時分。」
    師妃暄橫他一眼,似是怪他目不轉睛地對她作劉禎平視,又似芳心羞喜交集,那表
情有多迷人就那麼迷人,輕輕道:「徐子陵啊!你們的計算或者有差錯哩!」
    徐子陵像從一個美夢中驚醒過來般,慄然道:「錯在何處?」
    師妃暄目注前方小廳堂另一邊窗外融在黃昏中的園林,道:「東宮的怪火後,李淵
當曉得秦王與建成、元吉的鬥爭,已臻勢不兩立的惡劣境地,他若接受秦王事先未請准
而私下與你們結盟的提議,等如忽然傾向秦王的一方,令秦王與太子的關係更趨緊張,
如此重大的決定,李淵將煞費思量,猶豫難決。」
    徐子陵道:「當李淵問左右意見,封德彝會進言勸李淵邀寇仲來長安商談,以示誠
意,此可讓頡利曉得李唐和少帥軍聯成一氣共禦外侮。」
    師妃暄道二此計本身異常巧妙,但由於整件事不利於建成,而封德彝又被視為傾向
建成,李淵會避過封德彝或裴寂這些太子黨的擁護者,另向他人聽取意見。」
    徐子陵同意道:「妃暄之言有理,幸好我們尚有李神通為我們說話。」
    師妃暄思索半晌,道:「李神通一直與秦王關係密切,是李淵聽取有關此事意見的
理想人選,卻非是首選。若我是李淵,會尋求局外人較中立的想法。」
    徐子陵一震道:「王通?」
    師妃暄朝他瞧來,道:「王通不遠千里而來的警告老朋友,李淵必是心中感激,且
為要進一步詢問少帥軍與宋缺的確切關係,好下此牽連重大的決定,在這樣的情況下,
王通的意見對李淵有決定性的影響。」
    徐子陵色變道:「那怎辦好呢?」
    說到心思慎密,他和寇仲拍馬仍追不上師妃暄。
    師妃暄從容道:「這方面由妃暄想辦法,幸好夷老刻下正在長安,妃暄可央夷老在
秦王的信函傳抵長安前,安排妃暄與王通見面。王通是當代大儒,深明時局利弊,兼之
與敝門秀心師叔交情深厚,妃暄有信心說服他。」
    徐子陵呼出一口氣,道:「幸好妃暄及時趕到,否則我們將功虧一簣,悔之莫及。」
    師妃暄淡然自若道:「我能為你們解決的,不過是這方面的區區小問題,你們準備
如何應付石之軒?」
    徐子陵苦笑道:「我們一直為此頭痛,至今仍未想出萬全之策,只隱隱感到青璇是
我們唯一的救星。」
    師妃暄道:「你的青璇該在這幾天內收到信息,若她立即趕來,約還需七、八天的
時間。」
    徐子陵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愕然道:「我的青璇?」
    師妃暄微笑道:「妃暄終是女兒家嘛!少許妒忌心總是有的,子陵勿要介意。」
    徐子陵呆看她好半晌,苦笑道:「長安事了後,妃暄有何打算?」
    師妃暄平靜地答道:「妃暄會返回靜齋,大概再不會下山。子陵可知敝師到嶺南赴
宋閣主之約的過程?」
    徐子陵搖首表示一無所知。
    師妃暄眸神往他飄送,俏臉泛起聖潔明亮的光澤,令她更是秀美至不可方物,柔聲
道:「他們並屑漫步,繞磨刀堂一匝,師尊飄然遠去,返回靜齋,沒說過半句話。子陵
從中得到甚麼體會呢?」
    徐子陵一震道:「妃暄!」
    師妃暄喜孜孜的道:「他們令妃暄想起禪門的拈花微笑,直指本心,不立文字。」
    徐子陵打個哈哈,點頭道:「明白啦!」
    師妃暄徐徐道:「王通方面若有好消息,妃暄會讓你們立即曉得。」
    徐子陵道:「若王通可說服李淵把與我們結盟之事暫時保密,對我們更為有利。」
    師妃暄道:「妃暄也是這麼想,李淵大有可能請夷老往見宋缺,把事情弄清楚再作
決定,對他那一代人來說,只會信任宋缺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誰不曉得宋缺一言九鼎,
說話從沒有不算數的。」
    徐子陵皺眉道二一來一回,至少一個月的工夫,時間太長哩!」
    師妃暄道:「放心吧!李淵會是雙管齊下,一面派人采宋缺口風,另一方面看你們
是否有膽量和誠意組到長安來。你們此計最妙的地方是不管你們是否直一的肯暫時放下
兵刀,只要你們在長安出現,足可收鎮懾頡利的效應,而這正是李淵眼前最渴望的大
禮。」
    徐子陵想起一事,道:「婠婠刻下正在長安,對我們的事瞭如指掌,我們怕她會因
師門之約,向妃暄挑戰。」
    師妃暄平靜的道:「妃暄落腳的地方是玉鶴庵,若她要那麼做,妃暄只好奉陪到
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