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三章 還看今夜

    司徒府內堂,查傑正向新師傅王玄恕請教棋藝,任俊的司徒福榮則和彤彤在一旁熟
絡的說話。後者神態明顯較昨夜輕鬆許,雖眼皮仍略帶紅腫,已可和任俊有說有笑。
    彤彤見兩人回來,露出疑惑神色。
    寇仲哈哈一笑,扯下面具,道:「不扮鬼扮馬,如何可大模大樣的在朱雀大街走來
走去?」
    彤彤慌忙起立施禮。
    寇仲笑道:「你們談得很投契。」
    任俊恭敬答道:「小子和形形姑娘見過兩次面,一趟是劉大帥來採訪大小姐,另一
趟是小子奉大小姐之命去見劉大帥,那回彤彤姑娘還送我一程。」
    聽到劉大帥這稱呼,彤彤又黯然垂首。
    徐子陵道:「彤彤隨我來,我有話和你說。」
    彤彤順從的隨徐子陵往書齋去了。
    寇仲問任俊道:「宋二爺和跋爺呢?」
    任俊道:「都在宋二爺的房內。」
    寇仲笑道:「彤彤該不比胡小仙差吧?這才是賢淑的好嬌妻,小俊你好自為之哩!」
    任俊垂頭道:「多謝寇爺指點,小子也有這種感覺。」
    寇仲哈哈一笑,往內院走去,心忖任俊這小子確把司徒福榮扮得活靈活現。所以他
每向「司徒福榮」訓話,總有種說不出的古怪感覺。
    跋鋒寒和宋師道正在後者臥室的小外廳攤開李世民送贈的長安圖卷在研究,見他回
來,跋鋒寒欣然道:「我們在研究東宮的形勢,看看如何下手行事。」
    寇仲來到桌旁坐下,累精會神在圖上太極宮的部分思量搜索,通:「找到哩!秀寧
公主就在道裡。」
    伸指落往圖上太極宮靠近東宮隔牆的一座院落,喜道:「此為最佳看燒煙花的位置,
若能登上這座叫忘憂的小樓,可看得更加清楚。」
    跋鋒寒和宋師道明白過來,面面相覷。
    宋師道皺眉道:「這個險值得冒嗎?」
    寇仲道:「無論皇宮內守衛如何森嚴,總不可能把每十地方置於監視之下,且重兵
集中在宮城和各處哨樓,秘道可讓我們避過此最難逾越的防線上趟我們之所以被發現,
只是被老石所害。今晚就讓我們做個小實驗,設法偷進聚寶殿去,倚仗的是陵少大有長
進的靈感妙應,秘道加上子陵,若我們仍告失敗,軌索性把李世民和他手下的家人從寶
庫偷運出去,再勸李世民擁洛陽自立,再打回關中去,勝過在這裡一籌莫展地等人收
拾。」
    宋師道點頭道:「小仲的話不無道理,即使被發現,憑你們的身手該可安然脫身。」
    跋鋒寒微笑道:「小弟要去見識見識。」
    寇仲目光投往圖上東宮所在,欣然道:「我們勝在熟知地形,希望東宮現在的情況,
與圖上所列的並沒大大的分別吧!」
    徐子陵入廳坐下,道:「彤彤說一切由我們為她作主,她只希望能手刃諸葛德威。」
    寇仲喜道:「是否著小傑迭她往風雅閣。」
    徐子陵道:「她想留在這裡。」
    寇仲道:「那就由她好了。」
    跋鋒寒道:「我們決定今晚去看看聚寶殿火器庫入口的情況,讓少帥表演他的開鎖
絕技,成功失敗,全繫於子陵身上。」
    徐子陵早認命,苦笑道:「我只好盡力而為。最沒把握的是如何越過分隔太極宮和
東宮的高牆,無論從任何一處越牆,只要沿牆而建的哨樓有人往我們瞥上一眼,立即暴
露行藏。」
    宋師道道:「確是令人頭痛的一回事,哨樓有照明的風燈,宮牆更是燈火通明,若
再加惡犬巡邏,稍有風吹草動,亦會惹起警覺。」
    寇仲指著太極宮東北角道:「此為最佳偷越的位置,有園林樹木作掩護,若從其中
一株大樹騰空而上,由老跋先發力,帶我們來到哨樓上方高處,接著小弟接力,橫空十
丈,然後陵少作結尾,可安然降落東宮內,豈非可把最大的難題解決。希望哨樓的禁衛
沒有觀天的習慣。」
    宋師道道:「如此越牆法確出人意表,大有成功機會。
    寇仲斷然道:「就這麼辦。」
    此時手下來報,喬公出來找他們。
    寇仲笑道:「食粥食飯,這回全看陵少。老喬待小弟去敷衍他,陵少由現在起好好
打坐休息,不要想著青璇美人,更不要想師仙子。」
    徐子陵笑罵聲中,寇仲逕自去了。
    大堂裡,喬公出關切的適:「昨晚沒事吧?」
    寇仲坐下笑道:「像曹三這種小賊,還不被小弟放在眼內。咦!爾大人不是和你秤
不離鉈的嗎?」
    喬公山壓低聲音道:「那傢伙常誇耀自己的床上功夫如何了得,終於陰溝裡翻船,
昨夜在春香身上征伐過度,今早頭痛欲裂,被迫回家休息,我還要在太於面前砌詞為他
掩飾隱瞞。」
    寇仲心中好笑,道:「人總不是鐵打的,文江便沒有我般捱得苦,從皇宮回來立即
上床續尋好夢。」
    喬公出吐苦水般道:「太子回來後,亦令我們工作加倍,疲於奔命。」
    寇仲訝道:「既是如此,喬兄怎還可分身來找兄弟聊天?」
    喬公出閃過狡滑的神色,壓低聲音道:「蔡大人有沒有興趣解決關中劍派這禍患,
來個一了百了。」
    寇仲小叫來哩!裝作精神一振道:「喬大人有什麼絕妙好計?」
    喬公山道:「只要你肯點頭,我們會作出的安排。此事有太子在我們背後撐腰,保
證罪責全由邱文盛那老不死承擔,殷志玄亦難免禍。太子早看邱文盛不順眼,蔡老兄若
能在此事上出力,以後就是太子的人,前程無可限量。」
    寇仲心中叫苦,表面卻不能不答應,裝出欣然神色,道:「喬大人這麼關照我們兄
弟,我們感激還來不及,那會反對。計劃大約在什麼時候進行?」
    喬公山道:「殷志玄現在仍於外未返,待他回來,我們自有萬無一失的安排。」
    又問道:「另外那筆五萬兩的金子,何時運抵長安,池爺想定下集資鑄金的大日子,
俾可盡快開張營業。」
    寇仲隨口答道:「至少十天八天的時間,確實日子須福榮爺點頭才成。」
    喬公山東拉西扯兩句後,告辭離開。
    寇仲迭瘟神的把他迭走後,回內院路上遇到宋師道,後者低聲道:「婠婠來哩!」
    寇伸入座後,婠婠目光掃過圍桌而生的跋鋒寒和徐子陵,笑意盈盈的道:「我真的
全心相助你們,卻仍不能解去他們對我的懷疑,寇仲你來給人家評理。我若是要破壞你
們的好事嘛,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可是人家有這樣做嗎?」
    徐子陵叫屈道:「我們不是懷疑婠大姐想害我們,而是弄不清楚你因何肯出力相助
我們,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跋鋒寒微笑道:「不要告訴我們你是要替天行道,造福萬民。」
    婠婠白他一眼,掩嘴嬌笑道:「那也離事實不遠呢。」
    寇仲道:「你來找我們,是否有甚好消息?」
    婠婠回復一貫篤定冷漠的神態,淡淡道:「恰恰相反,我今趟來是警告你們,尹祖
文、楊虛彥等正部署對付東溟公主,好斷去李世民的兵器供應。事實上他們一直不滿單
碗晶對李世民的支持,只是礙於祝師份上,放在這方面非常克制,祝師既已仙去他們再
沒有任何顧忌。」
    徐子陵等無不暗吃一驚。
    跋鋒寒沉聲道:「這消息從何而來?」
    婠婠道:「我只可透露楊文干的心腹手下中有我的線眼,其他再無可奉告。李淵三
子各自有購買兵器的特權,世民的兵器大部份由東溟派供應,新一批的兵器正在付運途
上,由單碗晶親自押送,十天許可抵長安,你們須為此自行想辦法,人家算夠朋友吧!」
    寇仲三人你眼望我眼,均大惑頭痛,這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教他們如何分身應
付。一個不好,會打草驚蛇,壞了大事。可是更沒可能袖手旁觀。
    婠婠「噗哧」笑道:「見你們愁眉苦臉的樣子,我於心何忍,給你們一個小提示吧!
對付單碗晶的行動由楊文干負責,日下他藏身西市約合昌隆內,只要來個通風報信,他
將吃不完兜晝走,其他事不用我教你們吧!」
    寇仲沉聲道:「香貴和香玉山老少兩大混蛋是否藏身該處。」
    姑姑道:「香貴父子該在長安城內,卻非是藏身該處,若長安落人你們手上,可把
長安翻轉過來逐寸搜查,定可找到他們。」
    長身而起道:「報告完畢,人家要走哩!」
    婠婠去後,寇仲道:「碗晶的事,我們如何應付?」
    徐子陵道:「我們只要通知李世民,他當有辦法輕易解決。」
    跋鋒寒道:「假設楊文干動手的地點是在李世民勢力範圍外,李世民將有心無力。
我們何不幹得徹底些兒,借此機會狠挫楊文干,最理想是先把他幹掉,若再毀去火器,
李世民當可安心遷進宏義宮去。」
    寇仲精神大振道:「玄恕會比任何人更不想錯過這反擊的行動。」
    跋鋒寒道:「此事交由我處理,你們負責監視楊文干的動靜。我和玄恕立即趕返梁
都。單公主要入關中,必采從運河人大阿的水道捷徑,行程應全在我們少帥軍掌握中。
憑我們的飛輪船隊,可教楊文干來得走不得。如我所料不差,楊文干動手的地方該是開
封和陳留間的水道途中,那是沒人管治的一段水道。」
    寇仲拍案叫絕道:「最妙是尹祖文他們硬吃一個啞巴虧仍不敢張揚,只好乖乖嚥下
這杯苦酒,軌這麼決定。」
    夜幕低垂。
    寇仲先抵尹府後院外的老樹,耐心等候,片刻後徐子陵到,來到他旁。
    寇仲問道:「情況如何?沈美人肯讓你走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少說廢話,美人兒軍師說她會約魏徵明天午後到她家與我們碰
頭。是福是禍,明天當有個分曉。」
    寇仲道:「封德舞有沒有好消息?」
    徐子陵答道:「他仍在調查中,明天或者有答案。」
    寇仲道:「弄清楚誰是出賣石之軒的人,等若知道唐宮中尹祖文和楊虛彥外另一位
魔門的要人身份。他奶奶的,今趟到長安來,似乎每天都有新的發展。」
    徐子陵道:「楊文干方面的安排如何?」
    寇仲道:「此事由小傑負責,今趟隨我們來的均是飛雲衛裡受過嚴格訓練的精銳中
的精銳,監視整批人該不會出岔子。來吧!成功失敗,還看今夜。」
    兩人從老樹撲出,投向秘道所在的小樓。
    《大唐雙龍傳》卷五十八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