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二章 一個願望

    徐子陵加倍小心,在漫天飛雪中往封德舞的府第潛去,昨晚寇仲的遭遇給他很大的
啟示,只要一個錯失,他們將失去一切優勢。
    條地換氣,從空中落下,來到一所宅院的後巷處,盡頭處人影一閃,雖只驚鴻一瞥,
徐子陵心中生出熟識的感覺。
    他不敢遲疑,全速追躡。
    寇仲和跋鋒寒返抵司徒宅,只內堂仍有燈火,原來是宋師道和查傑正挑燈圍棋夜戰。
    宋師道的棋藝肯定比查傑高上幾籌,殺得他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宋師道指點查傑道:「下圍棋就如兩國交鋒,必須顧全大局,而非一時一地的得
失。」
    見分在兩旁坐下的寇仲和跋鋒寒臉乏喜色,愕然道:「爾文煥竟不曉得火器藏處?
確出人料外。」
    查傑點頭同意,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因為以兩人的才智身手,十個爾文煥也飛不
出他們的指隙。
    寇仲歎道:「一切順利,爾文煥比我們想像中更貪生怕死,我們先以指風弄暈春香,
然後同時出手把老爾制著逼供,唉!」
    跋鋒寒頹然道:「問題在火器竟然藏在李建成的東宮內,除非我們硬闖東宮,否則
有什麼辦法!」
    宋師道向查傑道:「今晚到此為止,你先去睡足精神,明天再向喜兒討教。」
    查傑知三人有密事商量,收拾棋子乖乖去上床睡覺。
    寇仲和跋鋒寒瞧著宋師道,生出希望。
    宋師道沉吟片晌,啞然失笑道:「我該恭喜你們才對。李建成把火器收在東宮禁苑
內,只要來一把火,不但可毀掉火器,還可讓秀寧公主欣賞到一場在東宮舉行的煙花匯
演,一舉兩得。」
    寇仲苦笑道:「問題在李建成把火器藏在東宮正中聚寶殿的地庫裡,封庫的鐵板有
尺半的厚度,外面不用說是守衛重重,耗子也闖不進去,這樣一個處所,我們如何入
手?」
    跋鋒寒道:「在刺殺趙德言前,我們不宜有任何打草驚蛇的行動,若讓李淵曉得我
們知道地道的秘密,則一切休提。最糟是會被石之軒識破我們的計劃。」
    宋師道油然道:「事在人為,既然有一個清楚明確的日標,就有可能把事情辦到。
在下為皇上鑒別古物的聲名在上趟到長安時廣傳開去,成為比胡佛更有名望的鑒賞大家,
富商巨賈來求教者大不乏人,今早裴寂向我提及太子殿下想請在下入宮盤桓兩天,不用
說是想利用我在這方面的專長。」
    寇仲狠狠道:「要你看的肯定是元吉為他從洛陽搶回來的珍寶奇玩。」
    跋鋒寒問道:「定下日子沒有?」
    宋師道道:「裴寂說得很客氣,要讓我看那天有空,然後回覆他,再由他安排。」
    寇仲抓頭道:「聚寶殿顧名思義,大有可能是收藏珍玩的地方,大殿之下本是存放
寶物的地庫,現在則改為放殺人的歹毒火器,他娘的,怎樣好好利用這機會,而事後又
沒有人會懷疑到二哥身上?」
    跋鋒寒捧頭道:「我真的想不出辦法。縱使二哥有機會在聚寶殿鑒賞東西,李建成
必使人跟隨左右,負責看守的人更是寸步不離,這樣的情況下能有什麼作為?」
    宋師道道:「大家一起想想,老天爺既予我們這麼難得的機會,當然會另有安排,
我們只須多寶腦筋和見機行事。」
    寇仲頹然道:「那即是說只好聽天由命啦!」
    宋師道搖頭道:「我們首要之事,是通知陳老謀立即趕來長安,最好他能偕雷大哥
一起回來,沒有他兩人的奇工巧藝,等若有紙無筆,寫不出精彩的文章。」
    寇仲和跋鋒寒兩對眼睛同時亮起來。
    夜行人出現一道小巷深處,往另一端出口疾竄,徐子陵此時肯定自己沒認錯人,加
速前掠,束音成線的迭過去道:「彤彤!是我徐子陵!」
    夜行人嬌軀劇顫,猛地停下。
    徐子陵在她別轉嬌軀前,揭開頭罩,來到她後方,與她打個照面。
    正是劉黑闥的得力助手,擅用飛刀的清秀少女邱彤彤。
    彤彤揭開頭罩,露出消瘦了的玉容,雙目熱淚泉湧,顫聲道:「真的是徐爺,你怎
會在這裡的?」
    徐子陵沉聲道:「彤彤是否要去刺殺諸葛德威!」
    彤彤淚珠淌下,泣不成聲的點頭。
    徐子陵道:「不要哭,此處不宜說話,隨我來。」
    彤彤終於收止哭泣,雙眸早哭得紅紅腫腫,香肩還不時抽搐,令人我見猶憐。
    看著她的徐子陵、寇仲、跋鋒寒和宋師道,的心中側然,已發生的事,卻是沒有人
能改變的。
    彤彤往寇仲瞧去,道:「劉師聽到少帥安然返回梁都的消息,當時高興得四處找人
喝酒,還對我說他要全力支持你統一天下。」
    跋鋒寒歎道:「你劉師是很懂用兵的人,為何要在天寒地凍,冰雪對路之時發動攻
勢?」
    彤彤道:「這正是劉師高明處,原因有四,若非諸葛德威這奸賊出賣劉師,他的計
劃定可成功。」
    寇仲皺眉道:「有什麼原因?」
    彤彤道:「我們河北人最擅雪戰,不畏嚴寒,且開戰的區域是我們熟悉的地方,對
我們有利無害。」
    寇仲點頭道:「這很有說服力。」
    彤彤道:「其次是時機,唐軍殺害竇爺,不講道義,激起河北與山東人民的公憤,
劉師不想在這股熱情冷卻後起事。」
    頓頓續道:「更重要的是唐軍因攻打洛陽,主力集中在黃河之南,雖乘勢攻佔我們
河北大幅土地和十多個城池,仍是陣腳未穩,兵力薄弱;如我們待至春天起兵,難收奇
兵突襲、攻其不備的效用,所以劉師決定風雪行軍,而事實證明劉帥是對的,連李世績
的部下也被我們打得七零八落,只他僅以身免。風雪本利守不利攻,不過因唐人所佔的
城內百姓均心向竇爺,抵消這不利因素。李世績棄宗城改守洛州,正因城內民心不穩。」
    寇仲同意道:「這麼說大風雪反成對劉大哥最有利的條件,待到劉大哥盡復故土,
唐軍始有機會組織大規模的反擊。」
    跋鋒寒道:「問題在黃河仍在李家控制下,可以水師船隊調動兵員,不怕風雪對
路。」
    彤彤道:「劉師正是要在天氣回暖前奪取大河東段的控制權,不讓唐人有出海南攻
你們的機會,更要把唐軍牢牢牽制,再與少帥會師洛陽,豈知諸葛德威這奸賊不斷在暗
中洩露我軍虛實,使我們慘遭敗績。」
    說到淒然處,熱淚再灑下來。
    寇仲生出不想聽下去的反應,打認識劉黑闥的第一天開始,這好漢一直對他們兩兄
弟情深義重,直至成為一方霸主,仍沒有絲毫改變。
    徐子陵沉聲道:「劉大哥是怎樣去的?」
    形形雙目噴出仇恨的人焰,咬牙切齒道:「是諸葛德威夥同李建成的人騙他人城,
由楊虛彥這賊子出手殺他,那情景我永遠志不掉。」
    寇仲劇震道:「又具楊虛彥,他娘的,我寇仲不殺你,誓不為人!」
    昨夜的風雪幫了兩人一個忙,皇宮取消所有戶外活動,禁衛趕著清理積雪,寇仲和
徐子陵入宮打個轉,向程莫申請早退。程莫那敢開罪皇上御用的紅人,做個順水人情放
他們離開。
    他們偷得空閒,往西市福聚樓歎早點,故意揀一張可從窗戶俯視斜下方合昌隆的桌
於,留意出入的人。
    寇仲呻一口熱茶道:「該怎樣安置小彤彤,她對李唐仇深如海,若告訴她我們是來
助李小於,很難預測她的反應。」
    徐子陵道:「這方面我並不擔心,劉大哥被好人害死,我們成為她可信賴的人,只
要告訴她我們會殺李建成、楊虛彥和諸葛德威為她雪恨,她會聽我們的話。暫時把她安
置往風雅閣,由青姐照顧她,你看如何?」
    寇仲道:「當然沒有問題,唉!劉大哥死得真不值。」
    徐子陵側然道:「過去的事最好不去想,未來才應是我們注意所在。」
    寇仲苦思道:「你想到辦法嗎?如何可一舉兩得的燒掉那批火器,鬧李建成一個灰
頭土臉。」
    徐子陵道:「切實可行的辦法我仍然欠奉,卻想到一個關鍵的人物。」
    寇仲精神大振俯前道:「誰?」
    徐子陵答道:「魏徵!」
    寇仲一拍大腿,坐直虎軀,點頭道:「魏徵是今趟建成打勝仗的功臣,建成當對他
極為倚重,又可進出東宮,確是不作他想的理想內應。唉!可是他能在那方面幫忙呢?」
    徐子陵道:「首先要說服他投向我們,這要冒上點風險,幸好風險不大,美人兒軍
師說他非常不滿李淵和李建成等人。」
    寇仲苦笑道:「縱使說服他,他仍沒法進入藏火器的地庫去,即使地庫入口的大鐵
門沒有上鎖,他更有力氣掀起鐵蓋,但當火器碎碎膨膨的燒起來,他卻亡命奔出,豈非
害他。」
    徐子陵道:「陳公和電九指均得魯大師真傳,這方面的問題由他們解決。你有否想
過,宋二哥是沒可能帶任何不明來歷的東西進東宮的,魏徵卻沒這方面的問題,只此一
點上,魏徵已很有用。」
    又道:「魏徵比我們熟悉東宮的情況,若投向我們,憑他的才智,想出來的方法會
更切實可行,對嗎?」
    寇仲同意道:「對!這是人盡其材,就由美人兒軍師安排我們見個面,以示我們的
坦白和誠意。若感到不妥,軌當場把他幹掉。
    接著壓低聲音道:「我們的老朋友來哩!」
    徐子陵早瞧到晃公錯和宇文傷並肩登樓,後面還跟書個獨孤峰,到可俯視躍馬橋的
一某坐下。
    寇仲狠狠道人:「這三個老不死走到一塊兒,肯定沒有什麼好事,說不定是商量如
何對付我們未來的皇上。」
    徐子陵沒好氣道:「少作胡思亂想,結賬走吧!
    寇仲欲要起身,又再坐下,通:「我還有一件事要求你,希望你能玉成我一個夢
想。」
    徐子陵大訝道:「什麼夢想令你如此低聲下氣求我?」
    寇仲有少許兒不好意思的適:「我想夜訪秀寧公主香閨,與她共賞憐宮的煙花會。」
    徐子陵目瞪口呆道:「你老哥不是說笑吧?這個險值得去冒嗎?我可以幫上什麼
忙?」
    寇仲一副不愁徐子陵不答應的輕鬆款兒,道:「這等若一趟刺殺趙德言前的熱身練
習,也只有你近乎神明的感應,才可在禁宮內通行無阻,來去自如。小弟則依附驥尾,
如影附形的跟看你。想出燒煙花的部署後,定下日期,我們就摸入太極宮的公主殿,與
公主同看熱鬧。陵少則在旁監視,防止我做錯事,例如忍不住要和公主親嘴。他娘的!
大家兄弟,讓我的初戀有個快樂的終結成嗎7」
    徐子陵訝然失笑道:「兄弟前兄弟後,我還可以說什麼呢?何用大條道理的搬出來
壓我,小弟捨命陪你老哥好哩!」
    寇伸大喜道:「得你點頭,何愁大事不成。忽然我感到魏徵的迫切性,愈早見他愈
好。哈!大家兄弟,你明白啦!」
    徐子陵道:「當是我感激你改而支持李世民的報答吧!我定竭盡所能玉成你道心願
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