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一章 冬雪之末

    寇仲忽地從最深沉的睡眠中驚醒而起,從臥變坐,睜眼瞧去。
    一張如花裡胡哨臉正向他盈盈淺笑。
    寇仲差點不相信自己眼睛,想揉限時,香氣襲來,本在椅上安坐的美女移坐床沿,
小嘴湊到他耳旁道:「不要吵!子陵仍在尋他的好夢,跋鋒寒剛離房往前堂去了。」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我的娘!婠美人你怎會忽然出現的?」
    竟然是人已不知所蹤的婠婠,她移動的動作自有種無聲無息的姿態,像鬼魅般使人
疑幻似真。
    婠婠俏臉泛著聖潔無瑕、今人難辨正邪、使她的美麗更異乎尋常的光澤,顯示她的
天魔大法更有精進突破。
    婚姑的香唇自然地往他敏感的耳珠輕吻一口,還充滿挑逗意味的先吹一口氣到他其
內,柔聲的道:「這句話該由我問你們才對,少帥到長安來,又要幹什麼見不得光的
事?」
    寇仲駭然道:「原來你仍一直躲在長安。」心中叫苦,婠婠的破壞力會比石之軒更
大更徹底,因為她曉得楊公寶庫的秘密。
    婠婠微笑道:「什麼躲躲藏藏的,說得真難聽。長安是婠兒的家嘛!嘻!人家旱猜
到你們會扮鬼扮馬的回來,只是沒想過仍是扮福榮爺這老掉牙的陳年舊計,不怕石之軒
揭破你們嗎?」
    寇仲頹然道:「此事一言難盡,容後再從詳稟上,先告訴我,你打算拿我們怎樣
呢?」
    婠婠道:「人家能拿你們如何?唔!待人家好好想想,遲些告訴你。你的身體真誘
人。」
    寇仲頭皮發麻的俯首瞧著婠婠約右手採進他衣襟內,溫柔多情地經撫他寬闊的胸膛,
愕然道:「你在幹什麼?剛睡醒的男人最危險,再搞下去,弄起我的火,包你貞操不
保。」
    婠婠閉上美目,螓首枕往他肩上,赤足移往床上,大半邊身子緊挨著他,左手搭上
他男一眉膊,夢囈般道:「你歡喜便為婠兒破身吧!人家絕不介意。」
    寇仲盡力抵受著她充滿妖異的誘人魅力,但她纖手輕撫處,有種直舒服至心底的迷
人感覺,今他心中矛盾得要命,既想她停止,又想她繼續下去。
    苦笑道:「婠美人似乎找錯對象,你的心上人是在隔憐而非這裡呢。」
    時近黃昏,天色漸暗。
    婠婠柔聲道:「少帥和子陵均是令婠兒傾心的男性,少帥不想人家把對子陵的愛,
全轉移到你身上嗎?」
    寇仲到此刻仍不明白為何婠婠甫露面,竟對自己熱情如火,主動挑引,歎道:「既
然你忽然移情別戀愛上我,那就更不要耍我。不要忘記貴派的女子,只能跟不歡喜和沒
有感情的人歡好,難道你要重蹈令師覆轍?」
    婠婠往他耳珠輕嘴一口,嬌柔地道:「少帥啊!請你先弄清楚一件事,敝派這禁忌
只適用於尚未練成天魔大法的人身上,婚見天魔大法已成,再沒有任何顧忌,要找男人
當然不願委屈自己。」
    寇伸大訝道:「那你更該到憐房才對,現在你肯定是摸錯新房。」
    婠婠微嗔道:「你真的那麼想人家到另一張床上去嗎?」
    寇仲忙賠笑道:「只是忍不住問個清楚明白,陵少比找更沒有定力,受不起刺激。
唉!你不是為找男人才到這裡來吧?」
    婠婠坐直嬌軀,睜大美麗的眸子,收回令他心馳神蕩的玉手,香肩微聳,白他一眼
道:「為什麼不可以哩?現在是先培養感情,讓你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人家的要求很少,
只是一夜恩情,事後不用你負擔任何責任,亦不會告訴任何人。」
    寇仲細審她國色天香的玉容,駭然道:「不要唬我!你在耍我,對嗎?」
    棺婚無可無不可的道:「遲些你會知道答案。少帥大軍是否正分批潛來關中,其中
最精銳的會躲到寶庫去呢?」
    寇仲把心一橫,無可奈何的道:「你只猜對一半,我們今趟來不是要裡應外合的攻
下長安,而是要發動一場政變,助李世民登上皇座。現在什麼都告訴你哩!任由大姐發
落。」
    婠婠神色不變,淡淡道:「算你老實。若我不是為弄清楚你們到長安搞什麼鬼?早
現身與你們相會。沈落雁去見秀寧公主,接著秀寧公主往訪沈落雁,只要不是蠢材,當
知她要見的人是你。秀寧公主離開時又像哭過的樣兒,接舊的兩天都是鬱鬱寡歡。唉!
我的少師爺,你憑什麼敢去見李秀寧?李秀寧因何不揭發你?明眼人一看便知大有問
題。」
    寇仲愕然道:「你對宮內發生的事確瞭若指掌。」婠婠湊前經吻他嘴唇,又挪開少
許,露出迷人的甜笑,道:「李唐宮內
    這麼關鍵的重地,怎會缺少我們的人,這眼線是由先師親手布下,只對婠兒忠心。」
    寇仲沉聲道:「你對李世民做皇帝,似乎沒有任何反感?」
    婠婠采手撫摸寇仲臉頰,道:「誰當皇帝有什麼打緊?將來的帝國愈強大,婠兒愈
歡喜。我不但不會出賣你,還會全力助你。唉!人家怎捨得害你們,怕你們不夠討厭婠
婠嗎?」
    寇仲聽得目瞪口呆,完全掌握不到她真正的心意,只曉得事情成敗,完全操縱在她
的手裡。
    婠婠收回玉手,輕輕道:「代我向子陵問好,遲些人家回來找你。」
    徐子陵來到床沿坐下,寇仲仍在發呆。
    寇仲哭笑難分的道:「婠大姐剛來過。」
    徐子陵神情凝重的道:「你驚覺坐起來的聲音,當時也把我驚醒過來。」
    寇仲道:「你聽到我們的對話嗎?」
    徐子陵道:「只聽到她故意說給我聽的最後兩句,你的說話則一字不漏。」
    寇仲道:「這是什麼娘的功法,她並沒有束聚聲音。」
    徐子陵道:「她不但已代替祝玉研成為魔門獨當一面的人物,且在天魔大法上青出
於藍。若我沒有猜錯,她的語聲被局限在天魔場內,故不會外洩。」
    寇仲不解道:「她像是要蓄意來調戲逗玩我的樣兒,照道理她應找陵少而非是我。」
    徐子陵皺眉道:「婠婠變得似石之軒般難測和可怕,以前又說過她自有一套振興魔
門的方法。唉!我真怕她挑戰妃暄,進行一場魔門和靜齋間的決戰。」
    寇仲駭然道:「那怎辦才好?以她們目前的功力,沒有人能逆料戰果。」
    徐子陵道:「你告訴她我們支持李世民做皇帝,她如何反應?」
    寇仲沉吟道:「她不但沒有動氣,還說將來的帝國愈強大,她愈高興。令人完全摸
不透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徐子陵苦笑道:「終有一天我們會明白,出去再說吧!」

    跋鋒寒在花園半廊截住他們,道:「有客人到,我們到亭子說話。」
    三人來到像處於雪白冰封世界內的方亭,環石桌坐下。
    寇仲先把婠婠姑出現的突變告訴他,跋鋒寒道:「她當是在遠處窺伺,否則我定能
生出感應。」
    徐子陵道:「很難說,天魔大法詭變莫測,寇仲要到她入房坐下始醒覺,兼且她對
我們沒有敵意,令我們更難生出感應。」
    寇仲道:「外面發生什麼事,何故把我們截住?」
    跋鋒寒微笑道:「新夥伴來行見面禮嘛!」
    寇仲和徐子陵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跋鋒寒道:「這一招很絕,虧他們想出來。今早裴寂來見我們福榮爺,說李淵認為
錢莊須擴大本金至一百二十萬兩黃金,故要加入沙天南和獨孤峰兩位協作夥伴,每人各
出十萬兩,還頒令種種規矩,把貞觀錢莊變成行杜式的一盤生意,每年由合夥者依投入
資金比例選出社頭。那只要池生春得其他人支持,可一舉把控制權奪過去,我們的福榮
爺別無他法下只好答應。」
    寇仲笑道:「真有趣,不過恐怕池生春不但事與願違,還要把他香家累積的財富硬
嘔出來。若我所料不差,獨孤峰那一份該是由池生春拿錢出來的。獨孤峰如非銀根短缺,
就不用把《寒林清遠》賣給池生春。」
    跋鋒寒油然道:「這方面的事暫不用我們去管。難得是小俊應付人的手法愈趨圓熟,
頭頭是道,可獨當一面,何況有宋二哥在旁協助。」
    寇仲笑道:「我們的事如何?」
    跋鋒寒道:「小傑幸不辱命,查出春香閨房在上林苑內的位置,今晚就讓我以大刑
侍候爾文煥大人,保證他事後會以為因過度歡好致虛脫。」
    寇仲道:「事關重大,我今晚充當老跋你的小卒,在旁看頭瞧尾,為你照應。」
    跋鋒寒欣然道:「子陵不去趁熱鬧嗎?」
    徐子陵道:「我想去見石之軒,順道看看希白的情況。」
    寇仲同意道:「我們分頭行事。」
    徐子陵道:「應否告訴石之軒婠婠刻下在長安呢?」
    寇仲道:「告訴他沒有相干,他絕捨不得害婠美人,還可告訴他伏騫是我們的人,
避免不必要的誤會。」
    跋鋒寒道:「尚有一事告訴你們,元吉回來了,還在風雅閣定下一某酒席,今晚要
去風花雪月一番。」
    寇仲想起他處死竇建德的情況,雙目殺機大盛,狠狠道:「看他能風流至何時?」
    石之軒獨坐小廳內,內院隱隱傳來侯希白均勻細長的呼吸吐納聲。
    對徐子陵來訪他沒有絲毫訝異,就像心如死灰,這世上再沒有任何事能令他心湖興
起波瀾。徐子陵踏足小廳,心中對他生出這種特異的感覺。
    石之軒柔聲道:「子陵到我身旁坐下。」
    徐子陵在他身旁隔幾坐下,問道:「邪王在想什麼?」
    石之軒平靜的道:「自我出道以來,從沒有人問我在想什麼?更沒有人敢問我腦袋
裡轉的念頭。」
    接著往他注視,若無其事的淡淡道:「為何子陵總是以邪王來稱呼我。是否下意識
地害怕跟我石之軒建立起密切的關係?說到底青璇仍是我石之軒的親女兒,這是包括天
地在內沒有人能改變的。」
    徐子陵苦笑道:「我們的關係從未試過穩定下來,我從不曉得下一刻你會否動手殺
我?這是邪王你的本色,你來教我該怎樣處理我們問的關係吧!」
    石之軒往前凝視,似在深思此一問題。
    徐子陵忍不住道:「我剛才進來的一刻,直覺感到你孤獨的心境。」
    石之軒淡淡道:「自我懂事以來,便感到自己的孤獨,那不是有多少人在你身旁的
問題,而是當你把這人間世看通看透,你會變成一個冷靜的旁觀者,他們對得得失失的
執迷不悟,在我眼中只是不值一哂的愚昧。要玩這生死之間的遊戲嗎?我石之軒比他們
任何一個更出色當行。我曾企盼宗教能提供我在這困籠般的人生一個出口,最後發覺那
只是另一種自我麻醉的沉迷。眾人皆醉我獨醒是無比孤獨的滋味,子陵明白嗎?」
    他的俯肺之吉,像巨石般投進徐子陵心湖內,激起滔天波濤。石之軒的冷酷、他的
不近人情,非是因他天性好殺,或以破壞為樂,而是因他超乎常人的智能,看透人生的
本質,從而自成一套別人難以動搖的處世方式。想以一般人的道德倫常的觀念去打動他,
只是椽木求魚,不起絲毫作用。
    不過石之軒肯向他傾吐心事,代表他正處於一種異常的心境中。
    徐子陵道:「邪王竟是因看破世情,故感到與世隔絕的孤獨,然而不論這人世是如
何不值一哂,我們也可在敵視或善待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間作出選擇。何況縱使人世有
千萬般不是,總有可令我們心迷神醉、忘情投入的美好事物,讓我們感到此生無憾。」
    石之軒歎道:「你忘掉我石之軒的出身哩!就像子陵你身為漢族,以中土為根,對
外族的壓迫,自然會奮起抗爭。不理你是多麼淡泊,因身在局中,故無可倖免。我曾有
一個在此無邊苦海超脫出來的機會,卻被我一手毀掉!到今天我已一無一攬子。如非問
我者是等若半子的你,我石之軒還不屑回答。」
    徐子陵搖頭道:「邪王並非一無攬子。」
    石之軒現出一絲苦澀的表情,道:「你是指青璇嗎?唉!你教我說什麼好呢?我根
本沒資格去見她。在秀心去世前,我誤以為自己能冷對人世間的生死榮辱、悲歡離合。
後來才知自己錯得多麼厲害!我自己是何等愚蠢?秀心是天下間唯一瞭解我的人,一直
默默忍耐,默默等待,唉!」
    石之軒長身而起,負手走到右方窗子前,往外凝望。
    飛雪適於此時從天灑下,倍添石之軒悔恨交集的荒寒心境。
    石之軒平靜的道:「這或許是今冬最後的一場雪。」
    徐子陵曉得他不願自己瞧見他眼泛的淚光,仍坐在椅內,沉聲道:「一直以來,你
老人家的一攬子作為,均是從自身的角度出發,依自己的喜惡行事,今次可否破例一趟,
為青璇著想?」
    石之軒搖頭道:「太遲哩!無論我作什麼,均無法改變青璇對我切齒的痛恨!包括
你徐子陵在內,誰都不能把她這根深蒂固的思想改變過來,所以我說石某人已一無一攬
子。人生不外一個優勝劣敗的殘忍遊戲,但我這場遊戲快接近尾聲,我會證明給一攬子
人看,沒有人可以擊敗石之軒。子陵回去吧!希白尚要在這裡多留三天,我現在是站在
你們的一方,希望成王稱霸者是寇仲而非李世民。子陵勿要多作廢話,沒有人可以改變
我的思想,因為我比誰都清楚自己在幹什麼。」
    徐子陵心中暗歎,長身而起,心忖若讓智能通天的石之軒看穿他們正在支持李世民,
站在慈航靜齋的一方,後果確不堪想像。因為他可不費吹灰之力的搗毀一切。
    只好道:「伏騫是我們的朋友,在刺殺趙德言時會是很大的助力。」
    石之軒默然無語。
    徐子陵又道:「婠婠剛來見過我們,她一直潛藏城內。」
    石之軒終有反應,點頭道:「希望石某人沒看錯她,我石之軒未竟的心願,終有一
天於她手上完成。」
    徐子陵心中劇震,心中生出難以理解的懼意。石之軒的想法和婠婠親口說的大同小
異,那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