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六章 官場得意

    寇仲也像徐子陵般,深悉李淵仍緬懷當年闖蕩江湖、偎紅倚翠、任性胡為的生活。
忙道:「皇上明監,小人兩個一向習慣草莽生涯,嘿!不敢欺瞞皇上,昨夜我們還到明
堂窩賭過兩手,又往風雅閣耍樂一番,假若忽然要過循規蹈矩的生活,恐怕在不適應下
會影響球技。」
    裴寂和韋公公膛日以對,換過別人,這類花天酒地的頹廢生活在李淵面前是隱瞞恐
有不及,那有像這「蔡元勇」般毫無羞澀地侃侃道出,還以此作理由向李淵求情不想入
宮任職。
    徐子陵雖知寇仲是采針對性的策略,仍感他有點口不擇吉,有失儀法,忙補救道:
「皇上明監,我們的大老闆司徒福榮的錢莊生意正籌備得密鑼緊鼓,在在須他信任得過
的人幫他張羅,請皇上欽准小人們待總錢莊成立後,始人宮為皇上效力。」
    他的話當然比寇仲得體,不過李淵看來反對寇仲的坦白陳詞聽得更入耳,大有同感
的向寇仲微笑道:「別人或會不明白,刻板的生活確會影響興趣和技藝,朕曾邀尚秀芳
入宮小住,亦被她以同樣理由婉拒。朕的武功不比從前,問題該在於此。」最後兩句顯
是想起與石之軒之戰有感而發。
    轉向韋公公道:「公公有什麼提議?」
    韋公公帶點不悅的日光掃過兩人,躬身道:「他們可以客卿的身份,每天早上到皇
宮來聽皇上的吩咐指示。」
    寇仲和徐子陵暗舒一口氣,心想以後惟有早點起床,抵受不住睡魔困擾時頂多睡個
午覺。
    裴寂道:「微臣有個提議,看他們人才出眾,且球技超翼,何不賞他們做個馬球長,
專職培訓馬球人材,那每早入宮不致無所事事。其他時間則可為福榮老闆辦事,直至總
錢莊落成,再作安排。」
    寇、徐兩人心中大罵,卻拿裴寂沒法。
    李淵下決定道:「就如裴卿所言。」
    又向韋公公道:「給朕派個人警告邱文盛,若他的弟子敢騷擾朕的馬球長,他會頭
額不保。這幾句話須一字不改傳入他耳裡去。」
    寇仲也像徐子陵般,深悉李淵仍緬懷當年闖蕩江湖、偎紅倚翠、任性胡為的生活。
忙道:「皇上明鑒,小人兩個一向習慣草莽生涯,嘿!不敢欺瞞皇上,昨夜我們還到明
堂窩賭過兩手,又往風雅閣耍樂一番,假若忽然要過循規蹈矩的生活,恐怕在不適應下
會影響球技。」
    裴寂和韋公公膛日以對,換過別人,這類花天酒地的頹廢生活在李淵面前是隱瞞恐
有不及,那有像這「蔡元勇」般毫無羞澀地侃侃道出,還以此作理由向李淵求情不想入
宮任職。
    徐子陵雖知寇仲是采針對性的策略,仍感他有點口不擇吉,有失儀法,忙補救道:
「皇上明鑒,我們的大老闆司徒福榮的錢莊生意正籌備得密鑼緊鼓,在在須他信任得過
的人幫他張羅,請皇上欽准小人們待總錢莊成立後,始人宮為皇上效力。」
    他的話當然比寇仲得體,不過李淵看來反對寇仲的坦白陳詞聽得更入耳,大有同感
的向寇仲微笑道:「別人或會不明白,刻板的生活確會影響興趣和技藝,朕曾邀尚秀芳
入宮小住,亦被她以同樣理由婉拒。朕的武功不比從前,問題該在於此。」最後兩句顯
是想起與石之軒之戰有感而發。
    轉向韋公公道:「公公有什麼提議?」
    韋公公帶點不悅的日光掃過兩人,躬身道:「他們可以客卿的身份,每天早上到皇
宮來聽皇上的吩咐指示。」
    寇仲和徐子陵暗舒一口氣,心想以後惟有早點起床,抵受不住睡魔困擾時頂多睡個
午覺。
    裴寂道:「微臣有個提議,看他們人才出眾,且球技超翼,何不賞他們做個馬球長,
專職培訓馬球人材,那每早入宮不致無所事事。其他時間則可為福榮老闆辦事,直至總
錢莊落成,再作安排。」
    寇、徐兩人心中大罵,卻拿裴寂沒法。
    李淵下決定道:「就如裴卿所言。」
    又向韋公公道:「給朕派個人警告邱文盛,若他的弟子敢騷擾朕的馬球長,他會頭
額不保。這幾句話須一字不改傳入他耳裡去。」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你眼望我眼,幾敢肯定太子妃殯黨早拿此事在李淵面前大作文章,
所以李淵會對關中劍派派主邱文盛如此不滿,李世民則多添一項罪證。而李淵此舉,擺
明不給李世民顏面。
    兩人連忙叩頭謝恩。
    李淵欣然道:「平身:賜坐!朕只是要你們能專心取得球賽勝利,不致今我大唐蒙
羞。」
    兩人重新坐好,暗忖李淵似乎談興甚濃,但他可以說和需說的話均似完畢,他還想
說什麼呢?何時方可脫身?
    李淵向徐子陵道:「朕最喜歡就是像你們般對舊主忠心的人,不會見利忘義。司徒
老闆的錢莊大計甚合朕意,待會將發放正式手詔予以核准,由裴卿家專責監督,促進我
大唐商貿。至於錢莊的正名,就以『貞觀』二字如何?貞是忠貞,司徒老闆不計較私利,
盡顯對我大唐的忠貞不貳,而他的計劃更是高瞻遠矚,有宏觀的壯志雄圖,故朕擷取貞
觀二字,作錢莊的定名。」
    事實上這名宇不易上口,但眾人當然歌功頌德,大讚不作他想裴寂又發言道:「今
趟司徒福榮成立貞觀總錢莊,集資龐大,有百萬兩黃金之數,它不但關係飛錢生意的成
敗,更是貞觀錢莊的信譽保證。故微臣以為可把此百萬鉅資部份屯存國庫,以策萬全,
而存在錢莊庫內之餘款與一切交收,均由微臣派專人審批,否則錢莊若出岔子,會牽連
廣泛,後果堪憂。」
    寇仲和徐子陵心罵你這裴混蛋是代尹租文和池生春大要手段啦!幸好遭殃的卻非他
們而是尹、池兩大壞傢伙,此可是雷九指想出來計劃最巧妙精彩的地方。
    李淵沉吟片刻,點頭道:「就如裴卿所奏。」
    李淵離殿後,程莫親送他們出皇宮,沿途告訴他們宮內諸般禁忌和規矩,最後道:
「馬球長屬御林軍的官職,雖不算重要職位,沒有領軍權,但下面仍有近三十人歸你們
管轄,且因直接侍候皇上,所以保證宮內沒有人敢不給你們面子。明天我會領你們到玄
武門的禁衛軍總部,領取正式的憑信和官服,同時辦妥戶籍官位登記,文件送往吏部蓋
章畫押,我們便同是一殿之巨。」
    寇仲聽得頭大如斗,問道:「我們的上司是誰?」
    程莫笑道:「名義上我就是你們的直屬上司,不過只有韋公公有資格指示你們,皆
因關係到皇上,小弟怎擔當得起。」
    徐子陵瞧著這位頂頭上司,訝道:「御林軍由韋公公指揮的嗎?」
    程莫道:「舉凡與皇上有關,事無大小,均歸韋公公處理,禁衛軍由四大統領指揮,
他們只聽皇上和韋公公的命令。」
    接著壓低聲音道:「官場另有一套處世之道,就是要揣摸上頭的心意,你們很快會
明白我這話的意思。皇上對你們真的是特別寵信,千萬勿要辜負皇上對你們的期望。」
    寇仲笑道:「那麼程大人首先要指點兩招,讓我們學曉如何揣摩你的心意。」
    程莫尷尬道:「我只是名義上的上司,作不得準。還巴望你們有機會在皇上面前給
我說兩句好話呢。」
    兩人徒步離宮,從含北門轉入光明大街,寇仲氣道:「裴寂那傢伙真不是人,我們
做自由身的客卿不好嗎?偏要安置我們作什麼他娘的馬球長,還要每早去訓練他奶奶的
馬球手,我們那還有時閒辦其他事和休息。」
    徐子陵苦笑道:「怨天怨地有什麼用?我們須在明早前弄清楚一攬子尚未知曉的打
馬球規矩,否則訓練出的是一批不斷犯規的馬球手,肯定會被推出承天門外斬首,首級
還要遊街示眾。」
    寇仲恨得牙癢癢道:「裴寂這混帳東西肯定與尹祖文狠狠為奸,這麼迫我們作馬球
奴材居心叵測,而把我們的金子大部份存入國庫,更擺明是陰謀詭計。他娘的!遲些老
子會教他知道厲害。」
    徐子陵淡淡道:「福榮爺千不該萬不該請著兩個賭鬼兼色鬼當保鏢頭子,敵人不從
我們入手難道還另找別人嗎?放遠你那對招子好好看吧!威逼利誘、恩威並施陸續有來。
只要池生春能在十份工本裡佔多一份,而剛巧福榮爺又壽終正寢,錢莊生意將變成香家
的生意,這叫大魚吃小魚,叉成小魚給大魚吃。」
    蹄聲響起,一騎從後急馳而來。
    兩人訝然後望,只見早前見過的一名喬公出的手下策馬追至,恭敬地道:「喬大人
有命,著小人來請兩位大爺到福聚樓午膳,喬大人和兩大人在恭候兩位大駕。」
    若來邀的是喬公出或爾文煥,他們可措詞推搪,此刻卻是推無可推,只好乖乖隨此
位長林軍小哥兒掉頭往西而去。
    福聚樓的頂層,池生春、喬公出、爾文煥據坐東邊臨窗之席,正低聲密語,見寇、
徐兩人到,起立歡迎。
    寇仲和徐子陵沒想過池生春會出現,人感錯愕,倒非裝出來的。
    因尚未到午膳時間,堂內只一少半桌子生有客人,兩人環目一掃,沒見到有資格看
破他們的危險人物,稍鬆一口氣,仍不敢托大,以蔡元勇和匡文通的姿態神氣,朝三人
走去。
    池生春作出歡迎的姿態,請兩人入席,呵呵笑道:「蔡兄匡兄真賞面,不!小弟該
改稱蔡大人和匡大人才對,請讓我們謹祝兩位大人陞官發財,前程無限。」
    寇仲一屁股坐下,心忖他小子你倒耳朵長,堆起笑容道:「那裡那裡?只是侍候皇
上打馬球的小卒吧!」
    爾文煥為兩人斟酒,喬公出則指示夥計上菜。
    他生春壓低聲音煞有介事的道:「馬球長職位官階雖不算如何了得,卻是直接侍候
皇上,只要皇上龍心大悅,兩位陞官晉爵,指日可待。」
    喬公出怪笑道:「不但可陪皇上打球,還可陪宮內貴人玩樂,如此優差,我們求也
求不到呢。」
    爾文煥放下酒壼,笑道:「球場如戰場,若能擊敗外國來的強隊,等若立下軍功,
以兩位的球技,立此奇功還不是易如反掌?」
    池生吞舉杯道:「我們飲勝!祝蔡大人和匡大人官場得意、賭場就手、紅粉場中艷
福無邊。」
    他最後一句話令徐子陵想到若池生春硬要邀他們到青樓去,他們該如何應付?
    一杯既盡,眾人各懷鬼胎,表面當然是氣氛熱烈。
    爾文煥推波助瀾道:「好事成三,為慶祝你兩人封官,今晚我們再來個狂歡慶祝,
先到上林苑享受最紅的名妓百般奉承的溫柔滋味,再到六福玩幾手如何?」
    寇仲裝作頹然道:「恐怕要過幾天才行,福榮爺只信我們兩人,金子的事全交給我
們負責,要待集資完成,鑄成有貞觀字樣的金元寶誕生,我們始有暇去花天酒地。唉!
三位的好意,我們心領啦!」
    池生春三人立即聽得大眼放光。
    徐子陵乘機道:「五十萬兩黃澄澄的金子並非小數目,我們福榮爺雖富可敵國,要
籌措足此數仍得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所以不容有失。否則來上個『短命』曹三就糟哩!
池爺那幅『寒林清遠』是否已完璧歸趙呢?」
    池生春苦笑搖頭。
    爾文煥道:「你們的事就是我們的事,金子的安全問題我們長林軍必盡全力幫忙,
兩位可以放心。」
    寇仲壓低聲音道:「兩大人確夠朋友,問題是我們福榮爺脾性古怪,早言明金子的
事不可由別人插手。我們到長安的人中,只我兩兄弟和福榮爺清楚金子的情況,兩大人
的好意,我們心領啦!」
    他生春一呆道:「金子仍末運到長安嗎?」
    徐子陵道:「若問的不是池爺,我們肯定不會回答。金子正陸續運來,我們昨夜忙
足一晚,正是要把金子集中放往同一安全地點。」
    喬公出笑道:「可是昨晚有人見到兩位出入明堂窩和風雅閣啊!」
    寇仲露出尷尬神色,低聲道:「這叫掩人耳目,聲東擊西嘛!」
    池生春三人登時發出哄堂大笑。
    此時菜餚上桌,均是上等精品,珍饈滿目,色香味俱全。
    池生春欣然道:「兩位大人不用再耍我們哩!今晚酉時頭我們在上林苑恭候大駕,
不見不敬。三更前放人,兩位怎都推不掉的。來!飲一杯!」
    徐子陵采手抹掉標記,離開沈落雁大宅的後院牆,同迎上來的寇仲笑道:「申時中
佳人有約,少帥哄完美人兒公主還可及時趕往上林苑風花雪月!」
    寇仲頹然道:「是否定要說服美人兒公主?這怎都要冒上風險。」
    徐子陵邊行邊道:「兄弟,眼前迫在眉睫的一道大難題是李淵大有可能處死杜如晦
和房玄齡,只要奉命調查的人一口咬實兩人與劉文靜勾結毒害張婕妤,兼離間秦王和建
成、元古的兄弟親情,偽造人證物證,那即使秦王親來亦無法可施,除了立即起兵作反?
但你該知時機尚未成熟,你的二千高手仍在旅途上。」
    寇仲抓頭道:「這和美人兒公主有什麼關係?」
    兩人朝朱雀大街的方向走去,徐子陵道:「我們絕不能讓李淵處死房杜兩人,他們
等若李世民的左手和右手,治天下須倚賴他們的識見智能。而自李淵斬殺劉文靜後,再
沒有人敢在李淵前替他們說好話,唯一可以例外的或是李神通!他乃李淵親弟,李淵總
不能推李神通去斬首,所以要救兩人小命,李神通是關鍵人物,明白嗎?」
    寇仲苦笑道:「明白!」
    城南方向號角聲起,接著皇宮內承天門更是鐘鼓齊鳴,兩人摸不著頭腦時,一群人
逃命似的從未雀大街湧來,其中幾個老者咕儂道:「又不是秦王回來,老子管他的娘!」
    兩人你眼望我眼,止步不前,幾名大漢迎頭而至,其中一人客氣的道:「兩位兄台
還不去朱雀大街迎接太子凱旋回朝。我們是隴西派的人,請你們幫個忙。」
    寇仲哈哈笑道:「那定要捧場。」
    摟著徐子陵往朱雀大街走去,笑道:「我現在完全明白建成因何非要幹掉李世民不
可,因為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朱雀大街人頭湧湧,雖非擠得水洩不通,也頗為哄動,卻不知有多少人是自發而來,
又有多少人是隴西派串連來充場面的。
    凱旋大軍人城,先鋒隊伍確是威風凜凜,軍容極盛。
    兩人雜在人群中,瞧著李建成在薛萬徹等諸將簇擁下,緩騎通過朱雀大街,往皇宮
方向馳去,接受翼眾的歡呼喝彩,一派疇踐滿志的模樣。
    可想像李淵此刻正在皇宮外列隊等候大勝歸來的愛兒,還會在橫貫廣場舉行祝捷儀
式。
    兩人的目光不由注定隨在李建成身後兩個馬拉的諸葛德威,恨不得立即出手,把他
格殺,好為劉黑闥報卻深仇。
    只看他在隊伍中的位置,李建成賞他的官位肯定非同小可。
    他們再沒興趣瞧下去,掉頭離開。
    寇仲訝道:「我們不是回家嗎?」
    徐子陵道:「趁現在人人擠往皇宮,我們好應去向了空問好,順便探聽消息。」
    寇仲一震道:「小心點!若被石之軒發覺,我們的造皇大計立告完蛋。」
    徐子陵微笑道:「沒有人跟粽我們的。」
    寇仲道:「你有把握感應到老石嗎?」
    徐子陵道:「我們可作個驗證,來!」
    言罷就那麼翻過左方人家的院牆,寇仲如影附形的跟著,隨他在另一邊,在另一邊
院牆翻去,又在小巷中疾奔,幾經穿房越捨後,續往東大寺的方向走去。
    徐子陵欣然道:「我的感覺沒錯吧?沒人跟在我們身後,包括石之軒在內。」
    寇仲搖頭道:「真令人費解?池生春不想知道金子的藏處嗎?理該派高手每天十二
個時辰跟在我們身後,蔡元勇和匡文通只是黑道的九流腳色。」
    徐子陵道:「他知道又如何?難道派人強搶金子嗎?那我們福榮爺將有大條道理把
計劃押後或取消,池生春不該那麼愚蠢。」
    寇仲抓頭道:「對!我就是蠢得想不到老池沒那麼愚蠢!都是因為你迫我去見李秀
寧,累得我心押不屬,變成傻蛋。」
    徐子陵聳肩道:「好吧!一世人兩兄弟,我代你去見她。」
    寇仲忙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愛上她的是我而非陵少,當然由小弟去收拾殘局。」
    徐子陵淡淡道:「那就請你閉口。我們到長安來非是遊山玩水,今天建成回來,明
天輪到元古,肯定非是巧合而是合謀對付李世民。若我們不能在李世民回來前尋出那批
火器的下落,即使我們助李世民兩臂之力,仍不免落得被燒死或打死的下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