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三章 黃金百萬

    今趟假司徒福榮重臨長安,聲勢自不是上次入關避難時能相比,除原班人馬任俊的
司徒福榮、宋師道的申文江、雷九指的管家、寇仲的蔡元勇、徐子陵的匡文通外,尚有
包括王玄恕、查傑在內約二十多名隨從,每人各有可供嚴密盤查的戶籍身份,由龐玉負
責提供,非是假冒的貨色。
    跋鋒寒和侯希白仍留在長安,藏身於陳甫為他們安排的民居裡。
    從任俊口中得悉大小姐翟嬌的近況,由於山東形勢吃緊,且失去以往竇建德和劉黑
闥先後提供的保護,翟嬌帶著小陵仲和手下們避往梁都,以策萬全,令寇仲和徐子陵放
下一件心事。
    由於早和尹祖文打過招呼,而蔡元勇和匡文通又是曾往長安李淵御前以打馬球名震
關中的紅人,故此在虛應故事的例行檢查後,順利入關,直抵長安。
    當船泊永安渠的碼頭,尹祖文、池生春、「大仙」胡佛、令任俊夢縈魂牽的美人兒
胡小仙、喬公山、爾文煥等人早恭候多時,盡顯他們對司徒福榮飛錢生意的重視。
    表面上大家當然相見甚歡,就像闊別多年的老朋友重逢聚首,當晚尹祖文於上林苑
設宴為他們洗塵,溫彥博亦有出席,薛萬徹因隨李元吉出征未歸,未能參與。喬、爾兩
人則因公務末能應約。
    酒過三巡,任俊扮的司徒福榮首先帶入正題道:「今趟福榮到長安來,首要之舉當
然是與各位老朋友聚舊,並向小仙請安。」
    胡小仙聞言立即吃吃嬌笑,媚眼兒亂飛,一副迷死人的俏樣兒。
    任俊對胡小仙之心,此時可說路人皆見。池生春雙目殺意甫現即斂,換上笑臉,呵
呵笑道:「敢問大老闆的次要之務,是否飛錢生意呢?」
    徐子陵和寇仲交換個眼色,心意相通,均感任俊這小子對著胡小仙,立即像脫胎換
骨般變作另一個人,豪氣財氣直透天穹。
    任俊道:「這盤飛錢生意,我是籌備多年,早打通地方上所有人事關節。我司徒福
榮做生意的宗旨就是如此,一是不做,做要做得最大最好,太平盛世有太平盛世做生意
的手法,亂世有亂世的做法。」
    尹祖文興趣盎然的道:「司徒老闆給我的信中,說會於長安設立總鋪,不知如今是
否仍如所說般落實?」
    胡佛道:「道路不太平,對飛錢的需求更大。我跟長安幾位朋友提過此事,無不說
這盤生意大有可為,更指出只有司徒老闆有資格主持這種以錢賺錢的生意,財力固是重
要的因素,商譽尤為重要。」
    溫彥博道:「聽說司徒兄曾以平遙和附近數城作試點,不知反應如何?」
    宋師道的申文江欣然道:「反應出乎意料之外的熱烈,我們以供求雙方均覺合理的
利錢經營錢莊,商賈無不大感滿意和方便。」
    任俊淡淡道:「街外錢賺之不盡,我司徒福榮視做生意為廣結善緣交朋友的橋樑,
飛錢生意不但可促進商貿,更可於每樁交易依規模大小課稅給朝廷,增加國庫收入,對
朝廷有百利無一害。」
    溫彥博微笑道:「皇上必然非常高興。」
    任俊目光落在胡小仙俏臉上,信心十足的道:「我是生意人,客氣話我不懂說,在
商言商,我決定把開設錢莊的本錢定作十份,每份十萬兩黃金,我佔五份,其他由老朋
友分認,將來賺到錢,就依所佔本錢分利潤,而我所佔的五份中,有三份的利潤除課稅
外,其餘盈利盡歸國庫。」
    寇仲等心叫戲肉來哩!十萬兩黃金可非一個小數目,且是真金白銀的拿出來,即使
富如池生春,亦不得不請示香貴才好籌措黃金,而當他往見香貴,他的行蹤將由跋鋒寒
嚴密監視。
    溫彥博動容道:「彥博受官職規限,無緣參與,更拿不出半份本錢來,但對司徒兄
處處為朝廷著想,非常感動,明天早朝會如實報上皇上,皇上對此當非常支持。」
    尹祖文點頭道:「司徒老闆確是乾脆利落,且深明做生意的成功之道,就算我佔上
一份。」
    宋師道道:「福榮爺一貫作風是認真的生意人,賬目一清二楚,這方面可由各位合
資者派人共同監管,以避免賬目上出現不必要的誤會。我們把總店設在長安,正是方便
諸位老闆共同監管。」
    「大仙」胡佛道:「司徒老闆想得周詳,教人放心,惜我胡佛財力薄弱,只可勉強
認上一份。」
    任俊笑道:「大仙太謙哩!」
    眾人目光不由落到池生春身上,看他如何出手。
    池生春好整以暇的道:「為免大老闆費力尋找夥伴,生春認購餘下三份如何。」
    任俊長笑道:「錢莊就此成立,煩請溫大人奏請皇上,求皇上恩賜我們錢莊一個名
字,集資的百萬兩黃金溶掉後即鑄上此名。現時只有黃金可通行中外,故若得皇上恩賜,
錢莊的商譽當可立即廣被天下。」
    溫彥博欣然道:「賜名這方面的事該沒有問題。」
    尹祖文舉杯道:「為我們的錢莊生意興隆喝一杯。」
    熱烈的氣氛下,眾人舉杯對飲。
    回到崇仁裡司徒福榮的豪宅,來迎者竟是扮作宋師道副手的侯希白、低聲道:「有
點子!」又眼往上翻。
    眾人明白過來,曉得已有某方人馬派出高手來偷聽他們說話,而事前他們早猜到對
方會有此一著,所以隨行者即使沒有外人在,仍會依足假冒身份並以帶上平遙鄉音的語
調交談,縱然是一句起兩句止。
    當下任俊立顯其扮演司徒福榮的本色,坐在大廳上指揮若定地吩咐眾人籌設總店和
處理集資的諸般事宜,更吩咐寇、徐兩人明天入宮報到,順道打通朝廷關節的重任。
    直到曉得探子離去,眾人舒一口氣,聚在大堂圓桌作商議,王玄恕和查傑有份參與。
    寇仲道:「我們現在是身在險境,得步步小心,以免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眾人點頭同意。
    雷九指笑道:「剛才憋得我真辛苦。」
    侯希白曬道:「你當然是不該說話的,別忘記你扮的是奴材下人的身份。」
    雷九指故作奴材樣兒,謙恭答道:「多謝侯爺提醒,我的憋得辛苦指的是忍笑忍得
辛苦:只看尹祖文和池生春一副吃定我們的模樣,我就想大笑一場。」
    寇仲捧他的場道:「雷老哥想出來的誅香大計,包保老池和老尹懵然人局。」
    查傑一頭霧水道:「什麼奇謀妙計?可否透露些許讓下屬和玄恕公子得知,好能盡
力配合?」
    雷九指躊躇志滿的道:「說出來就不靈光,我的神機妙算是今晚該沒有人會再來打
擾我們,因為福榮爺舟車勞頓,極須休息。故有什麼事要做,今晚趁早安排。」
    任俊懾嚅道:「剛才我有否太過火呢?」
    寇仲哈哈笑道:「誰曉得真正的司徒福榮是什麼款兒?我現在眉頭一皺,又計上心
頭,小俊你即管採取主動,放膽追求胡小仙,追上手她就是你的,愈能令池生春動怒你
就會成功。」
    任俊大喜道:「多謝少帥!」
    寇仲向查傑打個曖昧的眼色,再眨眼道:「小傑要不要我陪你夜會佳人?」
    查傑喜出望外,連忙點頭。
    雷九指歎道:「可惜我老啦!已失去這種心情。」
    侯希白道:「雷大哥頂多是五十出頭,那可言老。」
    寇仲心中一動道:「對!雷大哥怎算老呢?和我們一道去如何?」
    雷九指老臉微紅,推搪道:「我那像你們般捱得苦,現在天寒地凍,我只想到最好
的地方肯定是躺在溫暖的被窩內。」
    寇仲向徐子陵道:「我們先分頭行事,然後一起去見老石。哈!今晚會是很有趣的
一夜,一切依計行事。」
    寇仲和徐子陵離開司徒府,立即感到有人在暗中監視。
    徐子陵以眼神表示監視者在對街華宅暗黑的高處,兩人沒有理會,逕自往北裡方向
舉步,出裡坊後轉入與朱雀大街平衡只隔了條安上大街的啟興大街,沿皇城北橋而行,
行人車馬往來不絕。接近不夜天的北裡,氣氛更趨熱鬧。
    寇仲湊近徐子陵道:「那傻瓜果然跟來,十有九成是池生春派來的人,我們要不要
先施個下馬威?」
    徐子陵笑道:「想揍他一頓嗎?若打得他眼腫臉腫,他怎會看到我們兩個爛賭鬼輸
錢?」
    寇仲樓上徐子陵眉頭,哈哈笑道:「說得對!」旋又壓低聲音道:「兄弟!我現在
才回復做個正常人的感覺。幹什麼勞什子的少帥?累得我差點不能呼吸!肩上的重擔子
更是辛苦至令我整天喚娘。他奶奶的熊,我們究竟到明堂窩還是去六福?」
    徐子陵道:「六福太過著眼,明堂窩穩妥點,跟蹤者正是先前想偷聽我們說話的同
一路人,身手相當不錯,這樣的高手該沒有一天十二個時辰跟蹤著我們的閒情,我猜他
看到我們賭兩手後應會回去向池生春作報告。」
    兩人再不說話,到明堂窩後狠狠大賭,令人側目,他們還故意輸錢,然後像鬥敗公
雞般頹然離開。
    果如所料,再沒有人暗綴他們。
    寇仲與徐子陵分手後,在附近一間酒館與查傑會合。兩人坐在一角,叫來幾味小菜
送酒。寇仲把與青青和喜兒相識的經過,詳細道出,最後下結論道:「正因她們有不愉
快的經歷,為此對男人抱很大的提防戒心,她們最需要的是安全感。所以小傑你必須以
誠意打動喜兒,花言巧語適得其反。也不能表現得太窩囊,因她們會覺得在亂世中只有
英雄了得者才有能力保護他的女人。不用怕!我會在旁為你搖旗吶喊,但要爭取喜兒的
芳心,說到底仍是得靠你自己。」
    查傑心大心小的道:「怎樣靠自己呢?」
    寇仲以專家的姿態教路道:「像這樣便不成,一副全無信心的窩囊樣兒。我不是故
意抬捧你,你和喜兒確非常匹配,說外表,小傑你長得高挺英俊,論實力身份,你不但
武功高強,更是我少帥軍的中堅人物,李世民當皇帝後,你的前途將是一片光明,做官
做生意任你選擇。」
    查傑給他說得很不好意思,胸膛終挺起少許,道:「多謝寇爺鼓勵,可是我對著喜
兒時從來不敢說話,這恐怕早在她心中留下很壞的印象。」
    寇仲欣然道:「放心吧!她根本記不起你。」
    查傑劇震色變道:「什麼?」
    寇仲暗怪自己口不擇言,補救道:「所謂記不起是指她對你的言談態度,而我的意
思是指一切可重新開始,且不說話有不說話的好處,令她不會認為你是花言巧語,而是
老實可靠的人,你可以用眼神和行動爭取她對你的好感。」
    查傑茫然道:「難道我不說話的只呆盯著她嗎?」
    寇仲頭痛道:「當然不是要你扮啞吧,否則你們的感情如何可進一步發展。唉!夫
妻應是宿世的冤孽或姻緣!你就做回平常的自己,當我剛才說的全是廢話好了!」
    在封府的書齋內,封德糜聽畢徐子陵報告的現況,點頭道:「這方面沒有問題,既
有尹祖文參與,裴寂肯定會為你們說好話,既有李淵支持,開設錢莊水到渠成,但你們
如何運來至為關鍵的五十萬兩黃金,作發行錢票的本金,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真的司
徒福榮恐怕亦要費一番工夫去籌措。而鑄成刻上你們未來錢莊寶號的金錠,更要盡快送
往各地錢莊揚威坐鎮。」
    徐子陵欣然道:「當年我們曾從寶庫取走大批黃金,超過百萬兩之數,到現在只用
去小半,現已隨船運來。為護送這筆黃金,所以今趟雖大批好手隨行,仍不致惹人生
疑。」
    封德糜喜道:「原來如此,你們這招請君入甕的手法,非常高明。」
    頓了頓續道:「建成將於明天回長安,好迎接畢玄。傅采林的隊伍據報於五日前抵
山海關,應在十天內到長安,有什麼事,最好於這幾天內盡快辦妥。」
    徐子陵沉聲道:「寇仲想見李神通。」
    封德糜微顫一下,道:「目下是否適當的時機?他與元吉會於後天回來,就怕一個
不好,我們全盤大計勢付流水。」
    徐子陵道:「寇仲曾救李神通一命,我們……」
    封德糜截斷他道:「救命之恩在這情況下能起的作用不大。要說動李神通,最好先
說服秀寧公主,她和李神通的關係最密切,由她向李神通說項,會事半功倍。若她不同
意,仍不會出賣寇仲。」
    徐子陵暗為寇仲頭痛,卻不得不同意封德糜的看法,點頭答應。道:「見秀寧公主
可通過沈落雁安排,不用勞煩封老。」
    封德糜道:「若李神通肯站在我們一方,再由他去說動蕭瑀和陳叔達,當比較容易。
哈!你徐子陵和寇仲已成信心的保證,有你們全力支持李世民,誰敢懷疑有絕大成功的
機會。」
    徐子陵歎道:「我見過石之軒哩!」
    封德糜一呆道:「見過石之軒?」一時似仍未能明白他這句話的含意。
    徐子陵把情況如實告之。道:「這麼暴露身份,真不知是福是禍。」
    封德糜沉吟片晌,道:「可以不暴露身份,當然最理想。想不到竟有連接國岳府和
太極宮的秘道,憑你們的實力,事情非是沒有成功的機會。此事你們最好能拖至世民回
來後,待一切部署妥當時進行,如此安排,我想石之軒很難反對。」
    徐子陵受教道:「理該如此。」
    封德糜笑道:「此事有弊有利,至少沒有人懷疑你們會和李世民合作,因為石之軒
與慈航靜齋一向勢不兩立,外人還以為石之軒是投向你們的一方呢。」
    徐子陵苦笑道:「這或者是唯一的好處。」
    封德糜肅容道:「石之軒是天生邪惡的人,喜怒難測,偏又具有無限的破壞力,始
終是我們的心腹大患,所以定要在起義前毀滅他,否則隨時會令我們功虧一簣。他絕不
容統一天下的人是李世民,因那代表慈航靜齋獲得全面勝利。」
    徐子陵點頭道:「封老看得很準。了空大師刻下寄身東大寺,明天我會去找他商量,
他該比我們有辦法。」
    封德糜道:「還有一件事提醒你們,小心你向我提過尹祖文的七針制神,只要他生
出懷疑,隨便抓起你們任何一個人,一下辣手,很易追出我們所有的秘密來。」
    徐子陵想起雷九指當日的苦況,要經過長時問的療養始康復,不禁生出不寒而慄的
感覺,通:「最有可能被抓起來的人會是蔡元勇或匡文通,那我或寇仲會教他們吃個大
虧。」
    封德舞道:「你們把五十萬兩黃金藏在何處?」
    徐子陵道:「藏在司徒府外秘處,包保沒有人知道,是在晚宴前完成的,否則難逃
池尹等人耳目。」
    封德舞道:「你們做得很好,直到此刻仍沒下錯半步棋。」
    徐子陵告辭離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