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一章 青樓感情

    換過任何人,這麼稍一耽擱,肯定追失安隆這種造詣深堪和經驗老到的高手。安隆
為彌補身型體重的問題,反利用這方面的特點創出一套借助體重的提縱身法,配合他的
「天心連環」,故能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內。
    徐子陵全力展開身法,體內真氣流轉,每一周天均令他的速度提升少許,幾下呼吸
間,速度提高至令他暗吃一驚的巔峰狀態,足尖在西市外牆頭輕點,投往外圍一座兩層
建築物的積雪瓦頂,腳下生出黏勁,踏上滑溜溜的冰雪,仍不虞滑腳失足。
    此時安隆出現在西市西北角一座屋宇瓦沿,徐子陵忙往下撲伏,躲往屋脊後,果然
安隆剛扭頭後望,雖及時避過,亦險至極點。
    像安隆這級數的高手,是無時無刻不在保持高度警覺的狀態下,稍有疏忽,會被他
發現。
    徐子陵探頭望去,安隆又一個倒翻,消沒在街巷探處。
    徐子陵心中生出微妙的感覺,似像預知將來般沒有躍起追去,果然幾下呼吸後,安
隆又現身瓦背,滴溜溜打個轉,察視遠近,然後往市東方的一座商舖天井投去。
    徐子陵暗呼好險,姜確是老的辣,這種防範跟蹤的手段簡單有效,若徐子陵怕追失
他,立即追去,肯定著道兒。
    徐子陵再不猶豫,投在空寂無人的西市街道,從地面追去。
    寇仲待要把「大禮」掛在西寄園大門環扣處,人聲足音從襄面傳來。
    寇仲心中奇怪,難道西寄園內舉行晚宴,直至此刻告終。邊想邊騰身而起,投往對
街,一個縱躍,安然伏在屋脊的另一邊,僅露出頭眼,在黑暗中把西寄園大門的情況盡
收眼底。
    他和徐子陵自出道至今,大半時間都被各方人馬追殺伏擊,久經磨練下,飛簷走壁、
潛跡匿蹤的功夫,實遠非一般高手能望其項背。
    「咿?」一聲,大門敞開,一人牽馬緩步而出,赫然是沈落雁指定他要殺的王伯當。
    獨孤鳳靠著他肩並肩的頗為親熱,隅隅細語。
    寇仲功聚雙耳,全神竊聽,他本沒抱多大希望,雖說裡坊內的街道寬橫僅為朱雀大
街五份一的闊度,但終因隔著近二十丈的距離,自己知自己事,他該沒有偷聽的能力。
    豈知王伯當的說話立時在他其內僅可聽聞般隱隱響起道:「我這條花全蛇行動如風,
劇毒無比,最精彩是噬人前不會生出任何異響,保證沈落雁會著道兒,鳳兒可報卻殺兄
之恨。」
    獨孤鳳狠狠道:「李密授首,現在好該輪到沈落雁那個賤人。」
    寇仲明白過來,王伯當因出賣李密,曉得沈落雁絕不肯放過他,故借獨孤家對沈落
雁的仇恨,由獨孤鳳下手暗害沈落雁。既可爭取獨孤家對他的好感,更可除去心腹之患,
一舉兩得。
    王伯當欣然道:「鳳兒可否再考慮我的提議,我對鳳兒確是一片真心,在上的皇天
可作明證。」
    獨孤風輕搖螓首道:「我還要想想,給人家一點時間好嗎?快天亮哩!」
    寇仲嚇了一跳,原來王伯當在追求獨孤鳳,教人意想不到。但細心一想,王伯當此
舉非常聰明,不但財色兼收,且可藉獨孤家與李淵的密切關係,更得重用。
    王伯當沉默片刻,輕描淡寫的道:「鳳兒仍忘不掉那既粗鄙又愛胡謅的醜八怪嗎?」
    獨孤鳳大怒道:「我的事,不到你管。不要以為我們沒有你不行,給我滾!」
    說罷拂袖而去。
    王伯當黑著臉,一言不發的登馬離開。
    寇仲則目瞪口呆,「既粗鄙又愛胡謅的醜八怪」,不是指他的丑神醫還有誰?這是
令人難以費解的:當年獨孤鳳擺明只對生得俊俏的美男子有興趣,偏偏竟會對自己的丑
神醫情有獨鍾,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蹄聲驟起,王伯當絕塵而去,似是要把心中怨憤藉策馬狂馳盡情洩出,絲毫不顧會
否驚擾別人好夢。
    兩名僕人關上大門。
    寇仲忽然想起查傑暗戀喜兒的事,心忖橫豎離天亮尚有少許時間,可往與青青打個
招呼。決定後竄往對街,朝西寄園大門掠去。
    徐子陵躲在一棵大樹後,像溶入暗黑中去。靈銳的感覺告訴他,這間看來不起眼,
掛著合昌隆招牌的鋪子,大有可能是魔門的重要巢穴,因為憑藉感覺已深悉其防衛深嚴
至出乎他意料之外。
    這座五進式兩天井的呈長形鋪子位於著名老店福聚樓的後街,剛好是街頭轉角的位
置,三面臨街,只一面靠著憐鋪。暗哨均設於鋪內,巧妙地把鋪外的動靜置於監察之下,
如非他特別留神,貿貿然的試圖偷進去,肯定逃不過敵人的耳目。
    鋪內烏燈黑火,一片暗沉。
    徐子陵不由浮現起楊文干的影像,因這種高度戒備的情況,極似楊文干的作風。
    直至此刻,他仍收聽不到鋪內人說話的聲音,有的只是暗哨輕微的呼吸,說不定鋪
內另有地下室的建設,安隆如躲到那類地下室和人密話,他是沒可能聽到什麼的。
    他決定再等一會,看安隆會否在天明前離開。
    寇仲抵達風雅閣,喜兒剛送走客人,與青青在內堂跟他聚舊,久別重逢,當然非常
高興。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很短,但因識於微時,寇仲又曾對她們施以援手,故此關係
密切,一點不用有所顧忌。她倆曉得陰顯鶴尋回妹子,均為他雀躍不已。
    青青不解道:「你不是領導少帥軍在南方打仗嗎?為何忽然跑到長安來?」
    喜兒奉上香茗,嬌笑道:「寇爺是特別到這裡來看青姊你嘛!」
    寇仲接過香茗,笑道:「首先要問你們一個問題,在李淵三子中,你們認為誰最有
當皇帝的資格,先不理誰是李淵指定的太子。」
    喜兒在長椅的另一邊坐下,熱情地以雙手挽著他左臂,「哎喲」一聲道:「寇爺啊!
我們只是青樓女子,怎曉得國家大事?」
    青青依樣葫蘆的挽上他的手,訝道:「為何問這奇怪的問題?」
    寇伸大感艷福無邊,但心中全無歪念。因他一向視兩女為姐姐和妹子。
    笑道:「青樓是消息最流通的地方,男人兩杯黃湯下肚,連心都會掏出來給你們看。
風雅閣名氣僅在上林苑之下,往來者不乏達官貴人,李元吉正是其中之一,你們道聽耳
聞,怎都該有點譜兒。」
    喜兒道:「這是沒有人敢談論的問題,開罪任何一方亦吃不消哩!」
    青青道:「大家雖不敢直接談,可是在討論各類施政和關內外的戰事情況上,總會
洩漏些許心意,照姐姐聽來的,多認為秦王是最有才幹。」
    寇仲欣然道:「正是我願意聽的答案。長安城在今年內會發生大變,此正為我重返
長安的原因。你們不用害怕,我會保護你們。」
    喜兒道:「帶我們離開關中好嗎?寇爺可收喜兒作侍妾,人家早厭倦青樓的生涯
呢。」
    寇伸大吃一驚道:「喜兒你尚未有意中人嗎?」
    喜兒黛眉輕雙道:「青樓是出賣虛情假意的地方,見過青姊的遭遇,喜兒還不怕嗎?
青姊第一天就苦口婆心的勸我不要對任何人妄動真情,來一趟半趟的多是逢場作興,常
來的你又懷疑他是愛夜夜笙歌的壞東西。」
    青青微笑道:「若小仲肯納喜兒為妾,是她的福氣。」
    寇仲歎道:「能有喜兒這麼動人的美妾,是任何男人的福氣。不過我認為我這個好
妹子該有更幸福的未來,喜兒對一位叫查傑的年輕小子有印象嗎?」
    喜兒露出思索的神色,緩緩搖頭,表示記不起這麼一個人。
    寇仲愕然道:「沒可能的!他還說你對他是另眼相看。」
    青青沒好氣的道:「這是青樓慣技,從喜兒第一天做賣藝不賣身的才女,我便教她
要令每一個客人感到她對他是與別不同。稍有抱負或成就的男人均是如此,對女人有其
過份的自信,以為每個女人都會情不自禁並諸般原因愛上他,青樓正是提供他們在這方
面滿足感的最佳場所,不過當然是要用大量金子才能買來的啦!」
    寇仲的心直沉下去,思忖若要玉成查傑心願,還須下一番工夫,尚要看老天爺的心
意,勉強不來。
    笑道:「給青姊說得我茅塞頓開,喜兒的終生幸福,包在我身上,她是我的好妹子
嘛!我是看著她由小丫頭變成美人兒的呢?」
    喜兒嗔道:「寇爺說得老氣橫秋,你比人家長多少歲哩!」
    寇仲忙岔開話題,問青青道:「希望青姊的意中人非是李元吉。」
    青青露出不屑神色,道:「他視我如玩物,我則樂得拿他作靠山,姐姐早下定決心
不會嫁人,開青樓也不錯嘛!在這裡沒有愁苦的人。小仲不要走,讓姐姐侍候你。」
    寇仲苦笑道:「青姊不要誘惑我。小弟自問不是個意志堅定的人,但我更需要的是
位親姊姊。」
    不由想起素素,又憶起貞嫂,一時魂斷神傷。
    青青湊過香脣,在他臉頰輕吻一口,柔聲道:「我的好弟弟從來是正人君子,有空
多點來探望我們好嗎?」
    徐子陵在暗黑處苦候半個時辰,合昌隆仍未有半點動靜,此時離天亮僅小半個時辰,
他怕寇仲等擔心,又想到來日方長,只要合昌隆確是魔門其中一個巢穴,總有辦法可摸
清楚內中的秘密。
    想到這裡,連忙離開。
    抵達躍馬橋附近,臨近永安渠西岸的林木區,忽然心生感應。
    徐子陵不由暗歎一口氣,止步立定,緩緩轉身,準備付出因跟蹤危險人物安隆而來
吉凶難料的代價。瞧著石之軒似從黑暗修羅地獄走到人間的魔神,從暗處現身,朝他筆
直掠至。
    石之軒神色平靜,負手淡然道:「子陵隨我來!」
    寇仲回到庫內,侯希白和跋鋒寒各據一座兵器庫,以箱子為床,尋夢去也,卻不見
徐子陵。
    正擔心時,跋鋒寒醒轉過來,到他旁坐下,道:「子陵未回來嗎?」
    寇仲歎道:「他理該比我更早回來,難道是遇上石之軒?長安城只有石之軒有資格
令他不能回來,其他人即使是傅采林怕也辦不到。」
    跋鋒寒安慰道:「老石和他關係特殊,該不會害他,假如他兩人真個碰上,反可使
我們有機會摸清楚石之軒的心意。」
    寇仲搖頭道:「憑子陵現在的武功,石之軒縱一心要殺子陵,亦非易事。且大家均
是見不得光的,倘若驚動唐軍即難有脫身機會,我並不太擔心陵少的安全。最怕是給石
之軒瞧破我們的大計,那就糟糕透頂。」
    跋鋒寒露出一絲充滿自信的笑意,淡淡道:「自洛陽之戰後,我跋鋒寒再不怕任何
人,包括石之軒和畢玄在內。事實上你和我均在那場戰役中得益不淺,子陵的情況我不
清楚,少帥你的刀法肯定已臻大成之境。」
    寇仲苦笑道:「我現在恨不得能代替陵少去應付老石,不過更清楚要對付石之軒,
陵少該比我們任何一個更恰當,因為他對石之軒的瞭解比任何人更深入。」
    跋鋒寒道:「我也不太為子陵擔心,因我對他信心十足。我有一事直至此刻仍想不
通,宋缺因何放棄對寧道奇的第九刀呢?換過是我,此事絕不會發生。」
    寇仲道:「關鍵處是宋缺是大智大勇的人,嘿!我並不是說你老哥非是此種人,而
是宋缺要為中土蒼生著想,不得不考慮兩敗俱亡的嚴重後果。寧道奇在擋第八刀時,曾
耍了精彩絕倫的一著,就是故意念漏莊子寓言中「疾走不休,自以為尚遲,絕力而死」
三句,剛好時間精準的架得宋缺那鬼神莫測的一刀,內中充滿玄之又玄的意味,使宋缺
曉得寧道奇有與他同歸於盡的餘力。而那漏去的三句話更是發人深省,暗點出若共赴黃
泉,就像那畏己影疾走以避的人之死般是非常沒有意義。」
    跋鋒寒點頭道:「說到底宋缺肯罷手為的仍是漢統,他肯支持李世民為的是同樣的
原因,不過也只有超越勝敗意氣如宋缺者,始有可能作出如此懸崖勒馬的明智之舉,我
從他這行為學到非常珍貴的東西。」
    寇仲道:「我的未來岳父終是戰略兵法大家,並不在乎兩人對決的得失。」
    跋鋒寒道:「寧道奇畢竟是寧道奇,若他直接把這三句話向宋缺說出來,肯定不會
像故意漏去般令宋缺靈台震撼,確是禪機暗藏,今人回味不盡。話說回來了!子陵回來
後,我們該怎麼辦?」
    寇仲捧頭道:「那要看子陵是否真的遇上石之軒?」
    徐子陵隨石之軒進入城南晉昌裡一所毫不起眼的小宅院,於廳堂坐下。
    石之軒親自斟茶款客,全無敵意,至少表面如此。
    徐子陵呷一口茶,瞧著石之軒在他旁油然坐下,忍不住多年來橫亙胸臆的疑問,沉
聲道:「謝顯庭和小苑是否命喪邪王之手?」
    石之軒皺眉道:「你是否指那對駕車的男女?」
    徐子陵點頭。
    石之軒微笑道:「我今趟是額外破例,答你的問題,卻是下不為例。你或者從沒想
過,我石之軒從不會因憤怒殺人。」
    徐子陵仍未盡去疑慮,問道:「可是邪王你那時,唉!」
    石之軒淡然自若道:「事實上是他們令你和寇仲避過一劫,當我把馬車截停,那年
青小伙子為保護小情人,下車與我拚命,令我勾起對秀心的回憶,登時萬念俱灰,殺意
全消。我肯告訴你這個事實,是不想與你動手,白便宜趙德言和虛彥那個叛徒。」
    徐子陵終放下心事,暗叮一口氣。
    石之軒又蹙緊雙眉,問道:「子陵因何冒險到長安來?現在最大機會統一天下者,
再非李淵而是你的兄弟寇仲。」
    徐子陵心中叫苦,換過別人還可虛言敷衍,對方是石之軒,要找個令他深信不疑的
理由,確是難比登天,偏又不能不答。
    心念電轉,開門見山的道:「我們準備再以司徒福榮為幌子對付香貴,邪王會揭破
我們嗎?」
    石之軒愕然道:「寇仲怎有暇分身來幹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宋缺竟肯任他如此輕
重不分?」
    徐子陵更是心叫不妙,不由頹然道:「邪王可否看在青璇份上,不過問我們的事
呢?」
    石之軒平靜道:「你抬出青璇來壓我,教我這作老爹的怎麼辦?你們這行動是否針
對我而來的?」
    徐子陵心中劇震,暗忖果然瞞不過他。
    忽然間他感到事情再非操縱在他們手上,若不能殺死石之軒,以後他們勢被石之軒
牽著鼻子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