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三章 分化離間

    封德彝聽畢徐子陵的陳述,沉思片刻,道:「你們假扮司徒福榮一行人的事,除關
乎石之軒的問題外,其他該沒有問題,因直到此刻仍沒有人起疑心。不過定要設好應變
計劃,如被揭破,可迅速逃遁。」
    封德彝道:「建成和元吉會分別在這幾天回來,李淵對秦王的拖延,曾大為動氣,
不過亦無可如何。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況杜伏威蠢蠢欲動,秦王要對此安排妥當
後回來,李淵實難以怪責,但定令他們父子關係將更惡劣,因為早有先例可授。」
    徐子陵明白封德彝指的是洛陽之戰後李淵曾連續下詔令迫李世民返回長安一事,當
時如非李元吉對抗劉黑闥失利,不得不起用李世民,李世民可能早下場淒慘。
    封德彝道:「在內廷裡,支持秦王的只有一個李神通,外廷則有蕭瑀和陳叔達,不
過他們因劉文靜被誅,變德噤若寒蟬,幸好這三個人全是忠義之輩,若曉得情況變化,
我有把握代秦王說服他們。」
    徐子陵搖頭道:「封老實不宜插手,一來李神通等會懷疑你代李淵試探他們,只要
我們曉得他們是可爭取的人便足夠。」
    封德彝點頭道:「子陵的話有道理,因為我一向被視為擁太子派的人。」
    徐子陵問道:「裴寂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封德彝道:「他是李淵近臣中最懂看風駛舵,逢迎李淵的人,擁太子派的人唯他馬
首是瞻。劉文靜伏誅後,他的勢力更為坐大,與尹祖文狼狽為奸,有時我也不明白並非
愚蠢的李淵,為何竟一面倒的倚重他們。」
    徐子陵記起尹祖文為李淵安排的娛樂勾當,心中自然明白,暫不說破,問道:「為
何李建成看不到勾結突厥,乃引狼入室之舉,最後是對他有百害而無一利。」
    封德彝微笑道:「你即使問李世民,他也無法予你答案,此實為李建成一石二鳥之
計,若頡利入侵,李建成會乘著大破劉黑闥的聲勢,奏請李淵准他親自督師抵禦,且因
突厥實力強橫,唐室自須盡起精銳,李世民手下的玄甲精兵和天策府諸將均會被其徵用,
這等若變相的褫奪李世民的兵權,令他變成一介匹夫,任由宰割。」
    徐子陵皺眉道:「李建成既有此心,為何仍重用可達志,更邀畢玄到長安來?」
    封德彝道:「照李建成向李淵的解釋,是認為突厥人到中原來是志在掠奪財帛子女,
所以只要和頡利保持良好的關係,頡利入侵時可用財帛子女予以打發。請畢玄到長安便
是在這心態下作出的,建成更深信趙德言可影響頡利,令他收受大禮後退返塞外。」
    徐子陵憤然道:「我現在再不懷疑李建成是禍國殃民之徒,李淵竟沒有自己的判斷
和主見嗎?」
    封德彝苦笑道:「這要看李淵肯相信那一方面說的話,當日劉武周同突厥兵入侵,
建成和妃嬪為貶低世民的軍功,曾把突厥人說得一錢不值,所以李淵並不太把突厥人放
在心上,以為可軟硬兼施的把他們打發回去。」
    徐子陵皺眉道:「李淵不知道李元吉被宋金剛打得大敗而逃嗎?」
    封德彝歎道:「李淵身處大後方深宮內,左右小人女子環繞,致耳目失靈。李元吉
之敗,建成可說成是世民在補給後援上做手腳,最後責任仍落在世民身上。」
    又歎道:「在宮廷鬥爭上,世民拍馬也追不上建成。一來他有魔門全力支持,更因
世民長期領兵在外。現時太子妃嬪黨把打擊的目標,全集中在杜如晦和房玄齡兩人身上,
製造諸般謠言,說他們唆使世民,令他生出異心,密謀作反,情況非常不樂觀。若我們
沒能即時想得良謀對策,他們兩人肯定首先遭殃。」
    徐子陵此時對內外宮廷的鬥爭,掌握到一個清晰的輪廓,與封德彝定下聯絡的方法
後,悄悄離開。
    燈火熄滅。
    沈落雁先深手摟他脖子,在他左右兩頰各親一口,低笑道:「我是光著身子的!」
    在寇仲瞠目以對下,她爬上榻子,就在寇仲眼前玉體橫陳,還伸個誘人之極的懶腰,
那嬌慵乏力的模樣,有多動人就那麼動人。
    寇仲見她是穿上睡服的,只是虛言唬嚇,開他的玩笑,跳到咽喉差點令他窒息的心
兒才降回原位,苦笑道:「大家是老朋友哩!我更非坐懷不亂的君子,不要耍我好嗎!」
    心中不由想起也常是如此作風卻不知去向的婠婠。
    躺在他身前的沈落雁斜目兜他一眼,道:「為何不是子陵來見我呢?」
    寇仲歎道:「因為他比我更沒定力,生怕會墮進你的溫柔陷阱,永不超生!我寇仲
是講義氣的人,為了兄弟,當然兩脅插力的來赴會。」
    沈落雁白他一眼,不屑道:「仍是那末多廢話。」
    寇仲乾咳一聲,收攝心神,對抗她強大的誘惑力,道:「你曉得我們和李世民的事
啦!」
    沈落雁道:「若不曉得,那有心情陪你同睡一床,嘻!躺下來談好嗎?」
    寇仲大吃一驚道:「還不肯放過我?若讓子陵曉得我們睡在一起,我怎向他解釋?」
    沈落雁「噗哧」嬌笑,狠狠盯他一眼,然後閉上美目,柔聲道:「聽你這麼說,好
像我嫁的是徐子陵而非李世績,你則只是怕被你的好兄弟捉姦在床。唔!這感覺很美
妙。」
    寇仲那敢和她胡纏下去,岔開道:「這麼晚啦!美人兒曾到那裡去?」
    沈落雁懶洋洋的道:「還不是去見你的初戀情人。」
    寇仲一震道:「秀寧公主?」
    沈落雁油然道:「你有很多初戀情人嗎?她知我來,邀我入宮去滿足她對你的思念,
我故意不提你,她終忍不住問我,嘻!真有趣,看來她並非像表面般那麼有自制力。」
    寇仲道:「我投降啦!請美人兒軍師你高抬貴手,開出放過我的條件。」
    沈落雁睜目道:「你給我殺一個人和做一件事,或可讓你親我的嘴。」
    寇仲可憐兮兮道:「親嘴可免哩!我最怕親出禍來,現在夜深人靜,孤男寡女共處
暗室,甚麼事不會發生?唉!要宰的是否王伯當那小子?這當然沒有問題,要幹的是甚
麼事呢?」
    沈落雁道:「給我把那條小金蛇掛在獨孤家西寄園的大門外,看獨孤鳳還敢否對我
放肆。」
    寇仲拍腿叫絕道:「好計!」今趟就封美人兒軍師你為我們的軍師,請你動動腦筋,
想辦法讓李小子成為大唐皇帝。」
    沈落雁淡淡道:「成敗的關鍵,在乎長安有多少人支持你們,更重要是如何收買敵
方陣營的重要人物。我心中倒有一個非常理想的人選,若能把他爭取過來,將勝算大
增。」
    寇仲抓頭道:「誰?」
    沈落雁坐起來,秀眸閃動智慧的靈光,沉聲道:「魏征。」
    寇仲拍腿道:「我怎想不到他呢?他是幫李建成打敗劉大哥的大功臣,與你曾共事
密公,對李淵殺密公自該非常不滿。」
    沈落雁道:「他對李建成殺你劉大哥更是反感。只從此點,該看穿李建成的為人本
質。」
    寇仲同意道:「殺劉大哥實屬不智,該讓劉大哥在長安當個小官兒始為上策,那可
兵不血刃降服山東。」
    沈落雁道:「策動魏徵交由我辦理,有好消息時再告訴你,你們在甚麼地方落腳?」
    寇仲道:「暫時仍由我們來找你為宜。」
    沈落雁生氣道:「下趟得教子陵來見我,否則我不說半句話。」
    寇仲賠笑道:「這個當然,小弟告退哩!」
    徐子陵展開夜行術,躍高竄低的往永安渠楊公寶庫的秘密入口馳去。
    此時是三更時份,街上寂靜無人,偶有巡兵足音傳來,際此天寒地凍的時刻,份外
有山雨欲來的肅殺氣氛。
    徐子陵沿永安渠東岸借樹木掩護飛馳,只要他投進河渠,保證沒有人能綴上他。
    忽地心生感應,忙閃往一棵樹後。
    一道黑影在對岸乍現倏沒,閃往西市的方向。
    徐子陵心中一動,隨手摘下樹枝,投往河心,跟著飛身離岸,足點樹枝,就借那少
許浮力,投往對岸,向目標消失的方向追去。
    若他沒有看錯,那人該是「四川胖賈」安隆,他的身材正是他的招牌標記。

    (卷五十七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