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三章 眾志成城

    寇仲在內堂見師妃暄,摒退從人,他在神情恬靜的師妃暄一旁坐下,歎道:「妃暄
可知請出寧道奇此著實險至極點,他兩人的生死只是一線之隔,差點來個同歸於盡,幸
好老天爺庇佑,沒有發生慘劇。」
    師妃暄往他瞧去,眼神露出罕有對他而發的溫柔神色,輕輕道:「那不但是慘劇,
且是災禍!你想聽我實話實說嗎?我們已盡量高估宋缺的能耐,但從沒想過他竟有能置
寧大師於死的刀法,但那時一切全然脫韁失控,幸好如少帥所說般沒有釀成不可挽回的
大禍。」
    寇仲整條背脊涼浸浸的,師妃暄說得不錯,假若兩大宗師同歸於盡,他寇仲唯一的
選擇,就是秉承宋缺的遺志,完成宋缺以南統北的大願,與眼前的變局是截然相反的兩
回事。
    他們的兩敗俱傷,平手收場,是最理想的結局。如此看,中土該仍有運道。
    師妃媗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妃暄本不願驚少帥,只因找不著小陵,不得不厚
顏求見。」
    寇仲苦笑道:「我們何時變得這麼像陌生人般的呢?輪到我實話實說,小弟從沒當
過你是外人,子陵是我的兄弟,你卻是他的……嘿!紅顏知己。哈!我終看到仙子臉紅
哩!」
    師妃暄回復平靜,淡然自若道:「少帥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寇仲放軟身體舒適地挨往椅背,呻吟般道:「想到將來不用當他甚麼勞什子的皇帝,
心情當然與別不同。」
    師妃暄仙軀微顫,往隔幾的他瞧過來,秀眸湧瀉出不能掩飾、發自真心的喜悅,輕
輕道:「少帥終肯點頭哩!是萬民之幸。」
    寇仲以苦笑回報道:「仙凡有別,小子自然不及你般見識。這世上若有一個人能令
我貼服聽話,那定是徐子陵。妃暄收拾他後,要收拾我還不是易如反掌嗎?」
    師妃暄絲毫不介意他緊吃著她和徐子陵的關係不放,微笑道:「妃暄不知如何表達
心中的快樂和暢快,那種喜悅是入世和實在的。」
    寇仲鼓掌笑道:「能令妃暄像個小女孩般雀躍開心,已值回一切。子陵現應在往見
秦王途上,他見不著你肯定非常失望。」
    師妃暄沒好氣道:「少帥還像要我難堪的樣子,只是表面說得好聽。」
    寇仲坐直虎軀,手抓著扶手,向師妃暄露出陽光似的燦爛笑容,坦誠的道:「我心
中的快樂真的絲毫不下於你,因為我們再不是敵人,是全心全意,向某一遠大目標邁進
並肩作戰的夥伴,我以後更不用為爭霸天下與子陵不和,天下間還有比這更愜意的事
嗎?」
    師妃暄美眸異采漣漣,深深望進寇仲眼內去,毫不吝嗇的微微淺笑,輕柔的道:
「有一段時間,妃暄真的懷疑少帥是為滿足一己野心的人,妃暄要為此向少帥致最深的
歉意。少帥有把握過宋缺的一關嗎?」
    寇仲苦笑道:「幸好現在彼此誤會冰釋。唉!妃暄是否想告訴我,令師並沒有說服
閥主的把握呢?」
    師妃暄徐徐道:「識見高的人,自有一套達致某一信念的思考過程和方式,不會輕
易被動搖,誰敢說有把握說服宋缺?」
    寇仲微笑道:「我忽然間對此充滿鬥志信心,這方面由我去想方設法,在有需要時
再由妃暄請出令師來配合。請告訴令師,閥主對她尚未能忘情,否則淨念禪院之戰將出
現另一個結局。」
    師妃暄不知是否想起徐子陵,眼神一黯,投往地面,頷首道:「當閥主第一眼看妃
暄時,妃暄已知道。」
    寇仲道:「在得閥主首肯前,我必須和李世民碰頭見面,談妥條件,我不但要為跟
隨我的人安排出路,還要看他做皇帝的決心和大計,否則一切休提。妃暄會否趕返北方,
與子陵見個面?」
    師妃暄露出一絲苦澀的表情,淡淡道:「少帥認為妃暄該見他嗎?」
    寇仲為之愕然,一時說不出話來,只這句話,可見師妃暄縱使臻達劍心通明的境界,
仍未能對徐子陵無動於衷。
    師妃暄洒然起立,回復一貫的恬靜平和。
    寇仲忙起立相送。
    師妃暄別轉嬌軀,面向他盈盈淺笑,道:「少帥貴人事忙,不用送哩!告訴子陵,
妃暄和師尊會在淨念禪院等待你們的好消息。」

    在小尤的院捨東廂內,小尤和小鶴兒抱頭痛哭,沒有人分得清楚那滴眼淚是渲洩心
中的悲楚,那滴眼淚是因歡喜而瀉出來。
    徐子陵、雷九指、侯希白和王玄恕坐在另一邊毫無辦法,只好任她們藉哭泣洩盡心
中的情緒。
    陰顯鶴和紀倩正繼續十多天的尋人努力,尚未回來。
    侯希白低聲向旁邊的徐子陵道:「我們應否出去找他們?」
    徐子陵另一邊的雷九指道:「他們肯定會到城外去碰運氣,如何找他們?」
    小鶴兒嗚咽著站起來,道:「我要去找大哥。」
    小尤一把摟著她臂彎,哭道:「他們會在城門關上前回來的。」
    話猶未己,「咯!咯!」敲門聲起。
    小鶴兒不顧一切的直衝出大門,徐子陵一眾人等連忙跟隨,到外院時,小鶴兒問也
不問的把門打開,接著嬌軀一顫,極度失望的道:「你是誰?」
    秦叔寶現身門外,換回便裝,目光越過小鶴兒,落在徐子陵身上,訝道:「這位小
哥兒因何事哭得這麼淒涼?」
    徐子陵移前道:「秦大哥請進來說話。」
    小鶴兒轉身轉入她身後的王玄恕懷內,沒有大哭,而是肩頭抽搐的飲泣。
    秦叔寶邊往她瞧,來到徐子陵前,一把摟他個結實,激動的道:「我們又是好兄弟
哩!」
    雷九指等恍然,徐子陵沒有猜錯,李世民果把與他們和解的事盡告幾個與他們關係
密切的心腹大將,顯示出他爭皇位的決心。
    雷九指把大門關上,移到小鶴兒後,探手抓上她兩香肩,柔聲道:「不要哭哩!哭
得我快要陪你掉淚。」
    小尤也道:「你大哥快回來哩!」
    小鶴兒嗚咽道:「我怕他們有意外!」
    秦叔寶放開徐子陵,大惑不解道:「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徐子陵要說,忽有所覺。
    「咯!咯!咯!」
    紀倩的嬌聲在大門外響起道:「快開門!」
    小鶴兒嬌軀劇震,離開王玄恕的懷抱,別轉過來,面向大門。
    時間像於此一刻凝止不動。
    小尤撲前把門拉開。
    紀倩和陰顯鶴神疲色倦的頹然立在門外,紀倩正要說話,瞥見各人,張開的小嘴再
不能合攏,只發出「啊」的一聲。
    陰顯鶴則瘦軀猛顫,不能置信地瞪著小鶴兒,接著渾身抖震,淚如泉湧。
    小鶴兒發出驚天動地的悲呼,箭矢般投入陰顯鶴懷內去。
    徐子陵忍著熱淚,拍拍秦叔寶道:「我們找個地方坐下細談。」

    書齋內,虛行之和宣永聽畢寇仲的說話,出奇地沒有任何激烈的反應。
    寇仲仍未摸清兩人心意,總結道:「助李世民登上帝位,有兩個先決條件,首先是
李世民須在各方面作出承諾,最後是要得宋缺的同意,二者缺一,一切仍依原定方向進
行。」
    宣永恭敬的道:「一切聽少帥指示。」
    寇仲大訝道:「你竟沒有意見?」
    宣永露出真誠的笑容,輕輕的道:「不瞞少帥,起始時我只是一心為大龍頭報仇,
從沒想過打天下,只因仰慕和崇敬少帥及徐爺,故決定捨命陪君子。坦白說,我還是較
歡喜闖蕩江湖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若大功告成,屬下希望能回去助大小姐打理生意,
官場的生活實在不適合我。」
    寇仲疑惑的道:「小永不是故意說這番話來令我沒那麼難過吧?」
    虛行之微笑道:「行之可保證宣鎮字字發出肺腑,事實上少帥軍絕大部分將領均像
宣鎮的心態,全為少帥而賣命,所以只要少帥能作出妥善的安排,解甲的解甲,愛當官
的繼續做官,各得其所,仍是皆大歡喜之局。說到底,我們雖對少帥信心十足,可是李
世民亦是從沒吃過敗仗的無敵統帥,洛陽更是天下三大堅城之一,縱使我們取得勝利,
接下來攻打關中仍非易事,重大的傷亡在所難免,可以避過這兩場激烈的劇戰,後果還
是那麼美滿,誰蠢得去反對?」
    寇仲如釋重負,大喜道:「這麼說,行之也沒問題哩!」
    虛行之欣然道:「不但沒問題,歡喜還來不及,行之讀聖賢之書,若連何者為萬民
之利?何者為萬民之害?竟也分不清楚,便是愧對聖賢。行之不但不反對,且對少帥的
胸懷遠志欽敬至五體投地。」
    寇仲拍案歎道:「直到此刻我才真正放下心事,得到你們一致的支持,令我信心倍
增。現下我們該怎麼辦?」
    虛行之道:「在未解決少帥先前提及的兩大問題前,我們定要保密,不可洩漏任何
風聲,免亂軍心,只有一個人是例外,就是麻常。」
    寇仲點頭同意,因楊公卿的陣亡,麻常一系的軍隊與唐軍結下深仇,不像宣永和虛
行之般沒有這感情的負擔。
    宣永道:「麻常在我軍中有極大影響力,他的問題須由少帥親自小心處理。若少帥
待事成後才告訴他,他會有被出賣的感覺。」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所以我先決條件之一是李世民必須答應我一些事,好吧!我
立即和麻常說話。」

    秦叔寶和徐子陵在西廂坐下,前者歎道:「幸好你和小仲肯改而支持秦王,秦王現
在的形勢越來越不利哩!」
    徐子陵嚇了一跳,道:「他擋不住劉大哥嗎?」
    秦叔寶一呆道:「劉大哥?啊!你是指劉黑闥那小子。子陵誤會!不過劉黑闥確是
了得,秦王派羅士信代王君廓守洛水,被劉黑闥晝夜不停狂攻八天,不但攻下洛水,羅
士信且於是役陣亡。但這只是劉軍的迴光反照,其手下猛將劉十喜和張君立先於彭城慘
敗,喪師八千人,被我們重套洛水,然後秦王不理劉黑闥多次挑戰,堅壁不出,再沉其
舟、焚其輜重,斷其糧道,令劉黑闥軍糧草匱乏,急於決戰。而秦王則暗派人往洛水上
流築堰,引劉軍出戰後決堰放水,劉軍被淹死者達數千之眾,劉黑闥領殘軍倉皇逃走,
我們則散播謠言,說他投靠突厥人去了,更指他丟棄手下逃亡,以動搖其軍心。照我看,
劉黑闥完蛋哩!」
    徐子陵聽得眉頭大皺,但卻無法怪責李世民,成王敗寇,戰爭就是這麼一回事,雙
方各自不擇手段打擊對手。
    苦笑道:「那秦王該是形劫大佳才對,為秦大哥有先前的憂慮?」
    秦叔寶歎道:「秦王曉得劉黑闥與你們的關係,所以手下留情,放他逃生。可是由
於秦王再立奇功,威望日高,使李建成越覺受到威脅,建成遂向皇上請求領軍出征,代
替秦王,皇上竟一口答應,秦王被迫撤往洛陽。唉!如讓建成檢個現成便宜擊垮劉黑闥,
秦王勢被召回長安,形勢豈不是非常不妙。」
    徐子陵聽得一顆心直沉下去,李建成可非李世民,絕不會放過劉黑闥的。
    沉聲道:「我要秘密和秦王見個面,秦大哥可否安排?」
    秦叔寶拍胸道:「當然沒有問題,子陵準備何時起程?」
    徐子陵道:「今晚如何?」

    虛行之和宣永去後,跋鋒寒步入書齋,在寇仲對面坐下,微笑道:「看你的樣子,
便知一切進行順利,得到各方面的支持。」
    寇仲道:「還有一道難關要闖,就是你老哥欣賞的麻常,我只有五成把握可說服他。
若他一怒下拂袖而去,更把事情散播出來,我真不知怎辦好。」
    跋鋒寒道:「我們來個奇兵突出如何?由我這一向主戰好戰的人來說他,效果或會
比更好。」
    寇仲大喜道:「你老哥在此事上如此積極,確教小弟出乎料外。」
    跋鋒寒笑道:「還不是因為兄弟之情,既希望能完成子陵的心頭大願,更想你可使
宋家小姐回心轉意,說底是我對李世民並無惡感,只要幹掉李元吉和楊虛彥,我己心滿
意足,何況更能重重打擊頡利,明白嗎?」
    此時麻常在門外揚聲道:「少帥是否要見屬下?」
    寇仲起立道:「快進來!」
    麻常跨步而入,在跋鋒寒下首坐好,跋鋒寒從容道:「如若我們成功攻陷關中,麻
鎮最想親手幹掉的是誰?」
    麻常想也不想的道:「李建成。」
    跋鋒寒道:「還有其他人嗎?」
    麻常道:「其他依少帥指示,屬下沒有意見。」
    跋鋒寒哈哈一笑,長身而起道:「問題解決啦!其他由少帥親口說出來!」
    麻常呆在常場的瞪著寇仲。
    寇仲瞧著跋鋒寒遠去的背影苦笑道:「好小子!最易的由他包辦,難出口的卻要我
去承擔,他奶奶的熊。」
    麻常感到事情的不尋常,微愕道:「少帥有甚麼指示?儘管吩咐。」
    寇仲坦然道:「大家兄弟,我不想瞞你,我們統一天下的大計有變。」
    麻常變色道:「發生甚麼事?」
    寇仲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詳細道出,然後道:「李世民必須答應讓我們殺死建成和元
吉,我們才會全力助他登上皇位,否則一切休提。」
    麻常終弄清楚是甚麼一回事,垂首恭敬道:「一切聽從少帥安排。」
    寇仲愕然道:「你沒有任何意見嗎?」
    麻常答道:「楊公臨終前,多次告誡屬下要忠心不二的追隨少帥,更何況少帥現在
為的非是個人私利,而是天下的和平統一。只要下屬能手刃李建成,其他一切均無關重
要。」
    寇仲大喜道:「那我現在真的放下心頭心頭大石,我本以為很難向你們交待的。」
    麻常欣然道:「我們隨少帥打天下,為的是愛戴少帥,當然也貪圖功名富貴,成不
朽功業。現今少帥與李世民聯手,天下尚有甚麼解不了的問題,且我們還不用冒兵敗傷
亡之險。楊公最大的心願是天下的和平統一,若李世民是李唐的太子而非李建成,說不
定我們早歸降唐室。所以少帥的決定,屬下只會衷心贊成而不會反對。」
    寇仲拍桌笑道:「李世民啊!你當上皇帝的機會又多幾分哩!現在就看你能否拿定
主意。」

    ---------------
    WilsonLam輸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