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二章 踏破鐵鞋

    「叮」!
    五隻杯子碰在一起,眾人均是一飲而盡,氣氛熱烈。
    桌面瀉逸的酒和碎片如戰後的丹陽般被清理妥當,擺上雷九指弄出來的九款風味小
菜,色香味俱全,吃得各人讚不絕口。
    雷九指和侯希白得寇仲告知他和徐子陵剛達成的協議,均大感意外,想不到忽然來
個這麼天翻地覆的變化。
    侯希白首先叫好,道:「妃暄將因此事非常欣慰,另一位最高興的美人兒應是秀寧
公主,不過她的心情會是複雜得多,該是憂喜參半。」
    眾人明白他的思,若寇仲助李世民爭奪皇位,李閥的分裂勢無可免。手掌是肉,手
背是肉,李秀寧將會左右為難。
    雷九指沉吟道:「此事必須小心處理,否則少帥軍會軍心不穩,至乎分裂內亂,所
以首先要保持機密,只限於幾個有資格知情的人知曉。」
    寇仲大訝道:「先是老跋,接著是你們,均很自然的偏向子陵的一方,這真令我有
點摸灴著頭腦。」
    跋鋒寒雙目殺機一閃,語氣仍非常平靜,淡淡道:「我只為自己說話,因我真正的
敵人並非李世民,而是以畢玄、頡利和趙德言為首金狼族,這樣說少帥明白嗎?」
    雷九指怪笑道:「小仲你或者是天下無敵的統帥,卻非是作皇帝的料子,不是說你
缺乏才能或愛民之心,而是欠缺那耐性。你就像另一頭無名,硬要把你關在像籠子的深
宮裡等閒不能出戶是多麼殘忍,等若剝奪你與生俱來喜愛四處飛翔的天性和本能。」
    寇仲苦笑承認道:「自家知自家事,每趟當我對著桌上堆積如山的案牘批文一類鬼
東西,我立即頭大如斗,只想棄座離去。哈!棄座離去,這形容很貼切。」
    侯希白笑道:「我們是為你得脫苦海而雀躍,試問皇帝之位,怎及得上宋家小姐對
你回心轉意,此正為你可令宋家小姐忘記你以往所有劣行的壯舉,捨此之外,沒可能有
更佳更偉大的方法。」
    跋鋒寒然失笑道:「多情公子永不脫多情本色,三個理由全是與美人兒有關係。」
    雷九指向徐子陵道:「尚未有機會問你,顯鶴不是和你一道到長安去嗎?為何不見
他與你同來。」
    侯希白皺眉:「應是顯鶴仍找不到妹妹,懸賞之法毫不見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徐子陵歎道:「此事說來話長,幸而紀倩確是當年從香家魔爪下逃出來的三位幸運
少女之一,其中一個正是陰小妃,她們輾轉流落至襄陽,得一位好心的青樓名妓收留,
小紀扮成男裝到街頭混,紀倩和另一位叫小尤的則被訓練成賣藝不賣身的才女。」
    寇仲劇震道:「襄陽!」
    眾人仍不在意。
    雷九指大喜道:「那正是我們劫力範圍之外不能張貼懸賞的地方,顯鶴倘能與他妹
子重聚,可真令人高興。」
    徐子陵苦笑道:「紀倩親自帶顯鶴到襄陽尋妹,可是到前天仍未依約回梁都,使人
為他們擔心,魯叔已著人到襄陽打探他們的消息。」
    跋鋒寒首先發現寇仲的異樣,沉聲問道:「少帥想到甚麼?」
    寇仲兩眼直勾勾瞧著前方,一字一字道:「襄陽……小混兒……長腿……小鶴
兒……」
    「砰」!
    跋鋒寒一掌拍在桌上,幸好力道方面有克制,否則桌面所有杯盤碗碟均要二度遭劫,
下一刻他閃電移到窗台前,往下大喝道:「少帥有令,立即帶小鶴兒火速來見。」
    寇仲捧頭大口喘氣道:「我真蠢!明明叫小鶴兒,又有修長美腿,為何我不多問一
句?」
    徐子陵、雷九指和侯希白三人你眼望我眼,驚疑不定,隱隱想到和陰小紀有關係。
    跋鋒寒回來坐下,長笑道:「這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很來全不費功夫。小鶴兒就是
陰小紀,一直在我們身邊,所以陰兄到襄陽撲個空而須四處苦尋,當然沒有結果。」
    寇仲兩手拍額,道:「我對著小鶴兒早有感覺,只是軍務繁重,沒暇細想,他奶奶
的熊,希望陰小子吉人天相,能盡快回來與小紀重逢,那就謝天謝地。」
    徐子陵緊張起來,道:「問清楚再說,最怕又是一場誤會。」
    跋鋒寒搖頭道:「那有這樣巧的?」
    侯希白唏噓道:「此正是亂世的可怕處,沒多少人能像他們兄妹般幸運。」
    寇仲點頭道:「今夜直至此刻,我方是誠心誠意希望李世民能答應我講和的條件,
而我的未來岳父則被梵清惠說服,百姓受的苦夠多啦!」
    雷九指為各人斟酒,呵呵笑道:「這麼多令人鼓舞的消息,兄弟們!我們再勝一
杯。」
    眾人轟然對飲。
    小鶴兒的嬌脆聲音在樓階響起,道:「我不夜啊!大哥在這裡喝酒作樂,卻沒有人
家和玄恕公子的份兒。」
    寇仲起立大叫道:「小紀快來!怎會沒你的份兒!」
    小鶴兒仍是一身男裝打扮,在王玄恕同下出現樓階處,聞言劇震停步,俏臉變得無
比蒼白,不能置信的瞪著寇仲,口脣顫抖,說不出話來。
    緊隨他身後的王玄恕一呆道:「鶴兒你是甚麼一回事啦!還不上前拜見徐大哥?」
    小鶴兒只懂瞪著寇仲,顫聲道:「大哥喚我作甚麼?」
    徐子陵等無不放下心頭大石,曉得眼前正是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陰小紀,否則不
會有這種激烈的反應。
    跋鋒寒長歎道:「小紀啊!你何知令兄陰顯鶴尋你尋得多苦!」
    小鶴兒嬌軀猛顫,雙目熱淚泉湧,不住搖頭,道:「沒可能的!沒可能的!」
    寇仲早往她迎去,一把將她擁入懷內,柔聲道:「你的真大哥並沒有被惡人打死,
還與我們結為兄弟,刻下和你另一位姊妹到襄陽找你。」
    小鶴兒「嘩」的一聲放懷痛哭,完全失去控制。
    寇仲任她發洩心中長期壓抑的傷痛,向來到身旁的徐子陵道:「看來我們要立即往
襄陽走一趟,尋不著小紀,顯鶴絕不肯回梁都。」
    徐子陵道:「由我領小紀和玄恕去,你則到梁都見魯叔,我們分頭行事。」
    寇仲明白過來,知來徐子陵會在襄陽事了後往見李世民。
    寇仲探手握手著徐子陵的手,深深凝視徐子陵,斬釘截鐵的道:「只要是正義和對
百姓最有利的事,雖千萬人吾往矣,其他只是附帶的。兄弟!寇仲絕不會令你失望。」
    跋鋒寒喝采道:「好漢子!」
    寇仲把小鶴兒交給一臉茫然的王玄恕,回頭苦笑道:「真正的英雄好漢是陵少,我
頂多是一名拗不過他的跟風好漢。唉!小鶴兒不要哭哩!該笑才對!累得我也想大哭一
場。」
    小鶴兒在王玄恕的懷內顫聲道:「我要去見大哥!」
    雷九指雙目通紅的起立,大喝道:「我陪你立即去!」
    侯希白亦霍地立起,道:「我也去!」
    寇仲哈哈笑道:「我們立即行動!哈!自成為他奶奶的甚麼少帥後,我從未試過像
現在般輕鬆寫意,陵少不但是我的好兄弟,更是我的再生父母!哈!再生父母!他奶奶
的!」
    徐子陵心中一陣激動,他從來不太喜歡寇仲一向愛蓄意誇張的說話方式,此刻卻聽
得直入心。原本以為要說服寇仲是難比登天的一回事,事實卻易至出乎料外。
    他們的兄弟之情,確經得起任何的考驗。
    和平統一的契機終於在大戰爆發發前最水深火熱的一刻出現。
    在梁都少帥府的書房內,宋魯神色凝重的聽著寇仲詳細道寇仲詳細道出因徐子陵而
吊來天翻地覆的改變。
    寇仲總結道:「如若成功,這將是唯一令中土退外敵,避過大禍,達致和平統一的
方法。」
    宋魯搖頭道:「我明白大哥的性格,沒有人能動搖他的信念,梵清惠以前辦不到,
今天仍是辦不到,今天仍是無能為力。即使你和子陵站到李世民的一邊,我們仍有足夠
的實力穩霸南方,南方分裂之局劫所難免。」
    寇仲色變道:「這怎辦好呢?」
    宋魯歎道:「你還忘記一個關鍵的人物,就是地位僅大哥之下的宋智,他像大哥般
有統一天下之志,不同處是大哥為的是遠大的理想,二哥卻是要令宋家成為中原第一世
閥,故要說服他是另一難題。」
    寇仲頭痛的道:「魯叔自己的想法如何?」
    宋魯默然片晌,苦笑道:「坦白說,我心中認同你的做法,你是把天下百姓的幸福
置於個人的榮辱得失之上。玉致早預見今天的局面,所以一直反對宋家介入紛爭。」
    寇仲大感鼓舞,道:「魯叔不視我為臨陣退縮的人,對我是很大的鼓勵。」
    宋魯失笑道:「包括大哥在內,誰會視你會懦夫,即使不同意你這決定,也不得不
承認你寇仲是大仁大勇的好漢。任何人換上你現在的位置,豈肯說收就收,不把帝皇霸
業放在眼裡。」
    寇仲汗顏道:「大仁大勇的是子陵,我只是認為他的話有道理。唉!魯叔教我,特
別在現時的情況下,我絕不能惹閥主生氣。」
    宋魯沉聲道:「這方面你反可放心,大哥答應與否是一回事,以他的修養,沒人能
令他生氣至影響療傷的進展。首先要設法說服大哥,二哥方面我可盡點力,他和我一向
關係密切。」
    寇仲大喜道:「想不到魯叔你肯站在我的一方,使我信心倍增。」
    宋魯苦笑道:「關鍵處仍在大哥,我們必須小心部署,首先暫緩攻打襄陽,改而全
力掃蕩林士宏,把原屬我宋家系統的軍隊調回南方作戰,北的軍隊變為清一色你的少帥
軍原班人馬,那只要大哥肯點頭,一切即可依計行事,再助李世民登上帝位。」
    寇仲苦惱道:「若我此刻向閥主坦白說出心中的想法,魯叔猜閥主會有怎樣的反
應?」
    宋魯道:「最大的可能是他會把你趕出嶺南,然後命你智叔全力鞏固南方,佔領大
江兩岸所有重要城池。」
    寇仲搖頭道:「這情況絕不會出現,我是負責任講義氣的人,若閥主不同意,我會
依他旨意揮軍北上,盡所能完成統一天下的大業,這亦是我向子陵開出的先決條件之
一。」
    宋魯皺眉思索,提議道:「你何不找玉致商量,她或可想到辦法。」
    寇仲精神大振,道:「我立即到嶺南去。」
    宋魯笑道:「不要那麼衝動,你必須留在這裡主持大局,反是玉致來見你不會令人
起疑,我立即修書一封,著她到梁都來如何?」
    寇仲心中湧起莫名的喜悅,贊成道:「一切聽魯叔的話,我還要向老爹打個招呼,
免得他不明狀況下於此時揮軍攻陷襄陽便糟糕透頂。」
    宋魯語重心長的道:「此事非同小可,暫時最好不要洩露任何風聲,可是把他們全
瞞著也不妥當。所以可挑選幾個心腹大將,在適當時機徵詢他們的意見,讓他們不會生
出被出賣的感覺。」
    寇仲點頭受教道:「我明白!」
    宋魯露出慈祥的笑容,道:「自第一趟遇上你們兩個小子,我和小菁便一見投緣,
難得你們並沒有讓我們失望,直到今天仍有一顆火熱的赤子之心。放心吧!魯叔會盡全
力支持們。」
    此時親兵來報,師妃暄求見。
    寇仲和宋魯你眼望我眼,好半晌寇仲從座位彈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往見師妃暄去也。
    徐子陵、雷九指、侯希白、小鶴兒、王玄恕扮作商旅,以正式文件繳稅進入襄陽城。
    小鶴兒像失去活潑俏皮的能量,一路上沉默不語,眾人可從她渴望和焦慮的眼神,
曉得她只有見到陰顯鶴,始能回復正常。
    小鶴兒在前方領路,王玄恕伴在她旁,徐子陵三人在後方遠吊著他們。
    忽然蹄音如雷,一隊唐軍騎兵轉入他們所在的大街,領頭的赫然是秦叔寶,徐子陵
欲要躲閃己來不及,給他一眼看到。
    徐子陵大惑不解,雷九指早拉著他續追在小鶴兒身後,問道:「他是誰?」
    徐子陵答道:「秦叔寶。」
    另一邊的侯希白笑道:「他不揭破你,非常夠朋友。」
    徐子陵搖頭道:「他是公私分明的人,照我看應是李世民已向他透露我們的協定。」
    雷九指點頭道:「有道理,李世民派他來守襄陽,是明智的部署,以免大家因誤會
衝突起來。」
    徐子陵大感欣慰,由於雙方關係的改變,原本因與他們關係密切而遭投閒置散的將
領,一個個的再得李世民重用。
    雷九指把他扯停,道:「進去哩!」
    徐子陵朝對街看去,只剩下王玄恕一人,立在一所掛著「清麗苑」牌匾的青樓院門
外。
    際此時刻,青樓尚未啟門營業,只有像小鶴兒這類熟人,始能隨意出入。
    襄陽情況不比從前,街上人車疏落,可知在大戰陰影下,大部份居民均避禍往他方
去。
    不片刻小鶴兒孤身走出來,領著王玄恕到他們處,沙啞著聲音道:「小尤有十多天
沒回青樓,定是因大哥的事未了,嘩!」
    竟就那麼放聲哭起來,令路人側目。
    四個大男人慌了手腳。
    雷九指忙道:「不要哭,冷靜點,小尤的家在那裡?」
    小鶴兒含淚指向城的南方。
    眾人呼一口氣,若小尤的家是在青樓內,那就非常不妙。現在則她的沒有回去,大
有可能是留在家裡。
    當然沒人怪小鶴兒,因為明白她的心情。
    小鶴兒不待指示,領路而行,穿街過巷,不一會抵達城南一座別緻的院捨門外,規
模雖不大,卻可看出小尤生活得不錯。
    「噹!噹!」
    王玄恕叩響門環。
    足音起,大門「衣丫」聲中被拉開。
    一名小丫環現身眾人眼前,驀見這麼大隊人馬立在門外,先稍吃一驚,接著目光落
在小鶴兒身上,驚容化成喜色,接著是大喜如狂,高呼道:「小姐啊!謝天謝地!鶴兒
小姐回來哩!你不用哭啦!」

    ---------------
    WilsonLam輸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