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九刀戰約

    陰顯鶴和徐子陵在沒有燈火的廳堂會合,外面的漫無風雪稍歇,轉為綿綿雪粉。
    陰顯鶴搖頭道︰「沒有人!唯一的解釋是紀倩帶同閻府婢僕出門遠行,不過衣櫃內
空空如也,即使出門也不用如此。」
    徐子陵道︰「我看紀情是喬遷別處,本掛在牆補壁的書面一類的東西均不見哩,家
具則原封不動。」
    陰顯鶴在一旁坐下,昔笑道︰「又會這麼巧的,不著我重回上林苑間個清楚明白。」
    徐子陵在他旁坐下,搖頭道︰」這只會啟人疑竇,肯花錢也沒用,上林苑的人應不
敢洩漏紀情的新居所在,待我想想辦法。」
    他腦海中閃過不同的人,首先想到李靖,他或者不會留心紀情的去向,但只要他使
人調查,怎都會有結果。可是現時情況微妙,他要透過李靖見李世民是沒有選擇的一著,
但其他事則不宜牽涉李靖,因私通外敵乃叛國大罪。
    他又想到榮達大押的陳甫,可由他使人去查探,亦不妥當。
    不妥當。
    最後靈光一閃,道︰「我有辦法哩!」
    寇仲看得大惑不解,自動手以來,寧道奇一直姿態閒適自然,忽然風格大改,兩手
箕張,手如鳥啄,擺出架式,雖然優美好看,終是落於有力,不合他老莊清淨無為的風
格,且主動請宋缺出招,更似有違他的作風。
    而出奇地宋缺不但沒有再作操控全局似的搶攻,而是把遼指寧道奇的刀回收,橫刀
傲立。
    宋缺嘴角飄出一絲充盈信心的笑意,道︰「道兄勿要客氣禮讓!」
    「寧道奇哈哈笑道︰「好一個宋缺!,倏地振衣矚行,兩千化成似兩頭嘻玩的小鳥,
在前方鬧斗追逐,你撲我啄,鬥個不亦樂乎,往未缺迫去。
    」宋缺雙目奇光大盛,目光深注的凝望幢在胸前的天刀,似如入定老憎,對寧道奇
出人意表的手法和奇異的進攻方式不聞不同。
    寇仲卻是倒抽一口涼氣,心想若換自己下場,此刻必是手足無措。
    當日寇仲初遇寧道奇,對方詐作釣魚,一切姿態做個十足,模仿得維肖維妙,令寇
仲疑真似假,志氣被奪,落在下風。此時始知這種虛實相生的手法,原來競是八撲中的
一撲。
    寧道奇臉上現出似孩童弄雀的天真神色,左顧右盼寧道奇臉上現出似孩童弄雀的天
真神色,左顧右盼的瞧著兩手虛擬的小鳥兒騰上躍下,追逐空中嘻玩的奇異情況,寇仲
且感到有一株無形的樹,而鳥兒則在樹丫問活潑和充滿生意的鬧玩,所有動作似無意出
之,卻又一絲不苟,令他再分不清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何為虛?何為實?
    兩丈的距離瞬即消逝。
    忽然間兩頭小鳥兒多出個玩伴,就是宋缺天下無雙的天刀。
    直至雙雀臨身的一刻,宋缺往橫移開,拖刀疾掃,兩鳥像驚覺有敵來襲般狠啄刀身,
拉開激烈鏖戰的序幕。
    兩道人影在五百羅漢環伺的白石廣場中追逐無定,兔起仍落的以驚人高速閃挪騰移,
但雙方姿態仍是那麼不合乎戰況的從容大度。
    宋缺的天刀每一部分均變成制敵化敵的工具,以刀柄、刀身、柄們,至乎任何令人
想也沒想過的方式,應付寧道奇發動的虛擬鳥擊,兩頭小鳥活如真鳥般可鑽進任何空檔
縫隙,對宋缺展開密如驟雨、無隙不入、水銀瀉地般的近身攻擊。
    雙方奇招迭出。以快對快,其間沒有半絲遲滯,而攻守兩方,均是隨心所欲的此攻
彼守;其緊湊激厲處又隱含逍遙飄逸的意味,精采至難以任何語言筆墨可作形隱含逍遙
飄逸的意味,精采至難以任何語言筆墨可作形容。
    以寇仲的眼力,也要看得眼花燎亂,感到自己跟得非常辛苦。
    「叮!叮」
    兩響清音後,而人回復隔遠對峙之勢,就像從沒有動過手。
    寧道奇雙手負後,兩頭小鳥似已振翼遠飛、微笑道︰「道奇想不佩服也不成,宋兄
竟能以一刀之意,擋我千多記鳥啄,使我想厚著面皮取巧硬指宋兄超過九刀之數也不
成。」
    宋缺哈哈笑道︰「是宋缺大開眼界才對。從無為變作有為;有力再歸無為;進而有
為而無,無為而有,老莊法旨;到道兄手上已臻登峰造極之境。道兄留意;宋缺第五刀
來哩廠、寇仲至此刻始緩過一口氣來,耐不住心中大呼過箔,兩位頂尖兒的高手無不在
盡展渾身解數,如此良機實是千載難逢,令他可同時在兩人身上偷師學藝,益處之大,
是他從沒夢想過的。
    「鏘」!
    宋缺竟還刀鞘內,面手下垂,自然而然生出一股龐大無匹的氣勢,緊罩敵手,即使
不是內行人,也知宋缺天刀再出鞘時,將是無堅不摧,轟無動地的駭人強攻。
    天刀再出鞘時,將是無堅不摧,轟無動地的駭人強攻。
    寧道奇仍保持兩手負後的姿態,雙目異芒電問,是自動手以來悉仲從未見過的凌
厲」、宋缺沒有誇口,他確有本事迫得寧道奇不敢重施故技,因為他直至此刻,並沒有
重覆自己的招式。
    山雨欲來風滿樓。
    徐子陵在風雅閣大門外暗處等候,陰顯鶴從閹內勿匆走出,來到徐子陵旁,點頭道︰
「成哩!我說出為新安郡兩位朋友送信,立得青青夫人接見,她著我們由後門進去。」
    徐於陵心中欣慰,新安郡是他和寇仲遇上青青和喜兒的地方,想不到昔年恩將仇報
的青樓女子,反變得如此有江湖義氣。不過如非無計可施,他絕不會打擾她。
    青青親自把他們迎入內堂,秀眸發亮的道︰「子陵長得真俊秀,見著你真好,姐姐
不知多麼擔心你們,一時又說小仲戰死慈澗,一會又傳他死守洛陽對抗秦王的大軍,到
兩天前始知宋缺出兵救他,此事轟動長安,弄至人心惴惴難安,究竟確實情況如何呢?」
    徐子陵被她讚得大感尷尬,只好視此為賣笑女子的逢迎作風,不以為怪,對寇仲近
況解釋一番。
    青青憂心忡忡的道︰「唉!又要打仗哩!戲和喜兒一心逃避戰亂到長安來,怎知關
中竟非安全處所,你們會護著我們嗎?」
    會護著我們嗎?」
    徐子陵點頭邁︰」這個當然,但今趟我們來此,實有一事相求。』青青喜孜孜道︰
「你有事想起來找奴家,可知你心中尚有我這位姐姐,快說出來,姐姐定會盡力為你辦
到。」
    徐子陵往陰顯鶴瞧去,道:「不如由陰兄自己說。…陰顯鶴微一錯愕,曉得徐子陵
是借此機會迫他多和人溝通說話,無奈說出欲尋紀情的原因。
    青青嬌笑道︰」那你們找對人哩!紀倩刻下正在風雅閣。」
    兩人聽得你眼望我眼,不明所以。
    青青道︰「道理很簡單,肩兒最討厭的一個人以重金把上林苑買下來,倩兒只好向
我求助為她清償上林苑的債項,改歸風雅閣幟下,、不是姐姐誇口,除姐姐外,長安怕
沒多少人敢為倩兒出頭。」
    徐子陵曉得她和李元吉的密切關係,點頭同意道︰「那人是否池生春?」∼青青一
呆道︰「你怎能猜中?此事沒多少人知道的。」
    陰顯鶴道︰「可否請紀姑娘來說幾句話。∼青青道︰「此刻情兒和喜兒均應邀到御
前作歌舞表演。為皇上娛賓,不到兩、三更不會回來,你們長途跋涉的到長安來,不如
好好休息兩個時辰,她們回來後喚涉的到長安來,不如好好休息兩個時辰,她們回來後
喚醒你們。」
    陰顯鶴往徐子陵望去,徵詢他的意見。
    徐子陵道,「你稍作休息,我還要去辦點事,一個時辰內回來。…」鏗!」
    天刀出鞘。
    、一切只能以一個快字去形容,發生在肉眼難看清楚的高速下,寇仲「感到」宋缺
拔刀時,天刀早離鞘劈出,化作閃電般的長虹;劃過兩丈的虛空;劈向寧道奇。
    、遠在雕欄外的寇仲感到週遭所有的氣流和生氣都似被宋缺這驚天動地的一刀吸個
一絲不剩,一派生機盡絕,死亡和肅殺的駭人味兒。
    應付如此一刀;仍只硬拚一途。
    宋缺正是要迫寧道奇以硬碰硬,即使高明如寧道奇亦別無選擇。
    寇仲曉得這第五刀是緊接而來最後四刀的啟端,絕不容寧道奇有喘息的機會,勝負
可在任何一刻分出來。
    更使他震驚的是宋缺是毫無保留的全力出手,務要擊垮對方。
    寧道奇募地挺直仙骨,全身袍袖無風自動,鬚眉矚張,形態變得威猛無濤,與狀比
天神的宋缺相比毫不遜張,形態變得威猛無濤,與狀比天神的宋缺相比毫不遜色,一拳
擊出,連續作出玄奧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變化,卻又是毫無偽借的一拳轟在天刀
鋒銳處。
    「轟!」
    勁氣橫流滾蕩。
    兩人觸電般退開。
    未缺一個迴旋,夭刀平平無奇地再往迎回來的寧道奇橫掃。
    這第六刀並不覺有任何不凡處,但卻饅至不合常理。偏是作壁上觀者卻清楚掌握到
宋缺此刀寓快於慢,大巧若拙,雖不見任何變化,但千變萬化盡在其中,如天地之無窮,
宇宙般沒有盡極。
    宋缺未能在速度和內勁上壓倒寧道奇,遂改以刀法取勝,應變之高妙。教他歎服。
    寧道奇卻以千變萬化的動作,似進似退、欲上欲下,雙手施出玄奧莫測的手法,迎
上宋缺渾然無隙,天馬行空的一刀。
    寇仲暫忘可能發生的可怕後果,因已看得心神皆醉,寧道奇使的實是隔空遙制的神
奇招數,仿似對宋缺不能做成任何威脅,實質上亦是沒法影響改變宋缺一往無還的霸道
刀勢,但是每一個手法,均以爐火純潔、出神人化的先天氣功,先一步隔遠擊中敵刃,
織出無形而有實的氣網,如蠶吐絲,而這真氣的繭恰在與敵刃正面有實的氣網,如蠶吐
絲,而這真氣的繭恰在與敵刃正面交鋒的一刻積聚至爆發的巔峰,抵著宋缺必殺的一刀。
    個中神妙變化,雙方的各出奇謀,施盡渾身解數。
    少點阻力也要看漏。
    「蓬」!
    寧道奇雙掌近乎神跡般夾中宋缺刀鋒,憑的非是雙掌真力,而是往雙掌心收攏合聚
的氣繭,恰恰抵消宋缺的刀氣,達致如此駭人戰果。
    時間像凝止不動,兩大高手凝止對立,像四周的羅漢般變成沒有生命的塑雕。
    就在寇仲瞧得呼吸屏止,弄不清兩人暗裡以內氣交鋒多少遍之際,宋缺一聲長笑,
夭刀從寧道奇雙掌間發起,直至頭頂上方筆直指向夜空的位置。改為雙手握刀,閃電下
劈。
    寇仲差些兒要閉上眼睛,不忍看寧道奇被劈成兩半的可怖景象。因任寧道奇有通天
砌地之能,在如此情況下,勢難擋格宋缺此刀。
    天刀劈至寧道奇面門華尺許的當兒.教寇仲不敢相借的憎況在毫無先兆下發生,寧
道奇像變成一片羽毛般,不堪天刀帶起的狂颮被刮得拋起飛退,以毫釐之差遺過刀鋒,
真個神奇至教人不敢相信,但確為事實。
    寧道奇在凌空飛矚的當兒.仍從容笑道︰「柔勝剛強,多謝宋兄以刀氣相送,還有
兩刀。」
    強,多謝宋兄以刀氣相送,還有兩刀。」
    宋缺雖徒勞無功,卻沒有絲毫氣餒又或躁急之態,天刀來至與地面平行的當兒,修
地全速衝刺,直往前方三丈外的寧道奇箭矢般激射而去,朗聲迫︰「道兄技窮矣/寇仲
終忍不住撲到白石雕欄處,事實上寧道奇確處於下風,其退雖妙絕天下,頗有乘雲御氣
飛龍的逍遲妙況,卻仍是不得不退,關建處非是他不及宋缺,而是欠缺宋缺與敵偕亡之
心。否則適才趁宋缺舉刀下劈的剎那,雙掌前擊,那宋缺雖能把他劈分兩半,宋缺亦必
死無疑。
    宋缺是拿自己的命來賭博,因看準寧道奇難開殺戒。
    刀鋒筆直激射,迅速拉近與寧道奇的距離,刀氣把對手完全鎖緊籠罩,當寧道奇觸
她的一刻,恰是天刀臨身的剎那,再沒有人能改變這形勢發展,包括宋缺和寧道奇兩大
宗師級高手在內。
    寧道奇突發一聲長嘯,在空中忽然凝定,釘子般疾落錐下,釘往地面,背後正是文
殊菩薩騎獅銅像。際此面對宋缺能使風雲色變的一刀,寧迫奇仍是神態閑雅,快速吟道︰
「人有畏影惡跡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跡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不知處陰以休影,
處靜以息跡,愚亦甚矣」
    矣」
    「蓬」!
    寧道奇整個人彈上半空,雙足重踏刀鋒。
    宋缺往後飛退,寧道奇則在空中陀螺般旋轉起來,緩緩降返地面。
    兩人均處於動手時的原來位置,回復對峙之局。
    尚有一刀。
    「鏘」!
    宋缺還刀鞘內。
    寧道奇臉容轉白,瞬又回復常色。
    宋缺英俊無匹的俊偉容顏紅光一現即斂,神態如舊,似乎從沒有和對方動手。
    寇仲心知肚朗宋缺適才一刀,令而人同告負傷,不過他們功力深厚,硬把傷勢壓下
去。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是撲入場內哀求兩人不要動手,可是這只會影響宋缺,卻不能
改變如箭在弦的第九刀。
    宋缺歎道︰「宋缺終逐一領教道兄的八撲,不瞞道兄,道兄高明處確大大出乎我意
料之外。在使出第九刀前,宋某有一事相詢,道兄剛才背念的莊子寓言,出自漁父篇,
為何偏漏去』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三句,其中有何深意?」
    寧迫奇啞然笑道︰「我也不瞞宋兄,若把這三句加寧迫奇啞然笑道︰「我也不瞞宋
兄,若把這三句加進去,我恐怕沒暇念畢全篇,豈非可笑之極。根本沒有任何深意,宋
兄誤會哩!」
    宋缺大笑道︰」好!若非道兄能如此精確把握宋某天刀的速度,心境又清淨寧無至
此等精微的境界,早命喪在我第八刀下。我宋缺著厚顏堅持第九刀,就有似如此蠢材,
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道兄豈無深意,大自謙啦!」
    寧道奇一揖到地,誠心道︰「真正謙虛的人是宋缺而非寧道奇,宋兄或許絕力而死,
寧道奇則肯定要作宋兄陪葬,多謝宋兄手下日情之德。」
    宋缺回札道︰「大家不用說客氣話,能得與道兄放手決戰,宋某再無遺憾。煩請轉
告清惠,宋某一切從此由寇仲繼承,這就趕返嶺甫,再不理天下的事。」
    寇仲聽得呆在當場,不明所以。
    以宋缺的為人,怎會就此罷休。
    宋缺此時來到他旁,微笑道︰「我們走!」
 
    ------------------
  轉自:臥龍居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