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的歷史

    宋缺邁開步伐,在無邊無際的雪夜不斷深進,仿似沒有特定的目的地,更若如他全
忘掉與寧道奇的生死決戰。以閒聊的口氣道:「若你事事不肯放過,生命將變成至死方
休的苦差,因為那是任何人均力有不逮的事。
    告訴我,若你不肯放過尚秀芳,會有什麼後果?」
    追在他旁的宏仲一呆道:「當然會失去致致,可是閥主當年處境不同,不用作出選
擇。」
    宋缺苦笑道:「有何分別?我只能在刀道和梵清惠間作出選擇,假設她叛出慈航靜
齋來從我,我敢肯定宋。某今天沒有這種成就。捨刀之外,再無他物的境界是要付出代
價的,且是非常殘忍的代價。她和我在政治上的見解也是背道而馳,若果走在一起,其
中一方必須改變,但我是永遠不肯改變自己信念的。所以打開始,我們便曉得不會有結
果。」
    寇仲說不出話來。
    宋缺朝他瞧一眼,沉聲道:「這數十年來,我一直宋缺朝他瞧一眼,沉聲道:「這
數十年來,我一直不敢想起她。你明白那種感覺嗎?思念實在是太痛苦啦!
    且我必須心無旁騖,專志刀道,以應付像眼前般的形勢,我不是單指寧道奇,但那
也包含他在內,指的是天下的整個形勢。練刀即是煉心,你明白嗎?沒有動人的過去,
怎使得出動人的刀法?」
    寇仲一震道:「聞立現在是否很痛苦呢?」
    宋缺探手搭上寇仲肩頭,歎道:「你這小子的悟性令我宋缺也為之叫絕,今天是我
二十年來第一次毫無保留地想她,所以你感到我獨坐帥府內堂時的異乎平常。」
    不待寇仲答話,挪手負後,繼續漫步,仰臉往風雪降落找尋歸宿處,微笑道:「年
青時的梵清惠美至令人難以相信,即使眼睜降瞧著,仍不信凡間有此人物,師妃暄這方
面頗得她的真傳。那是修習(慈航劍典》仙化的現像。若我沒有看錯,師妃暄已攀登上
劍心通明的境界,比清惠的心有靈犀,尚勝一籌。」
    寇仲拍手叫絕道:「閥主的形容真貼切,沒有比『仙化』兩宇能更貼切地形容師妃
暄的獨特氣質。」
    宋缺迎上他的目光,淡然自若道:「勿以評頭品足的角度看他化兩字,這內中大有
玄之又玄的深意。道家佛門,不論成仙或成佛,其目的並無二致,就是認為生命不止於
此。《慈航劍典》是佛門首創以劍道修天道的奇書,予我很大的啟示,當刀道臻達極致,
也該是超越奇書,予我很大的啟示,當刀道臻達極致,也該是超越生死臻至成仙成佛的
境界。」
    寇仲猛顫道:「我明白哩!事實上門主所追求的,與清惠齋主修行的目標沒有分別,
間主放棄與她成為神仙眷屬的機緣,與她堅持修行的情況同出一轍。」
    宋缺搖頭道:「我和她有著根本的不同,是我並不著意於生死的超越,只是全力在
刀道上摸索和邁進。我特別提醒你師妃暄已臻劍心通明的境界,是要你生出警惕之心,
因為她是有資格擊敗你的人之一。」
    寇仲想起在成都師妃暄向他的邀戰,苦笑無語。
    宋缺目注前方,腳步不停,顯然正陷進對往事毫無保留的緬思深處。
    一團團潔白無暇的雪花,緩緩降下,四周林原白茫茫一片,令人疑幻似真。
    寇仲仍不曉得此行的目的地,一切似乎是漫無目的,而他頗享受這種奇異的氣氛和
感覺。
    忽然問道;「閥主從未與寧道奇交過手,為何卻有十足必勝的把握?」
    宋缺啞然失笑道:「當每位與你齊名的人,一個接一個飲恨於你刀下,數十年來均
是如此,你也會像宋某人般信心十足。寧道奇豈會是另一個例外?這非是輕敵,而是千
錘百煉下培養出來的信念。」
    寇仲歎道:「但我仍有點擔心,至少閥主因梵清惠寇仲歎道:「但我仍有點擔心,
至少閥主因梵清惠心情生出變化,恐難以最佳狀態迎戰寧道奇。」
    宋缺點頭同意道:「你有此想法大不簡單,已臻達人微的境界。清惠堅持自己的信
念,不惜用出寧道奇來對付宋某人,實在傷透我的心,可是我卻沒有絲毫怪責她的意思,
反更增對她的敬重,因為她下此決定時,會比我更難受。」
    寇仲道:「或者這只是師妃暄的主意。」
    宋缺搖頭道:「師妃暄當清楚清惠與我的關係,若沒有清惠的同意,絕不敢使出寧
道奇這最後一著。」
    頓了頓續道:「我和清惠不能結合的障礙,除去各有不同的信念和理想外,還因我
有婚約在身,此婚約對我宋家在嶺南的發展至關重要,有點像你和玉致的情況。這麼說
你該明白我把家族放在最高的位置,等待的就是眼前的一統天下、揚我漢統的機會,那
比任何男女愛戀更重要。不論此戰誰勝誰負.你必須堅持下去。」
    寇仲道:『閥主以堅持漢統為已任,為何清惠齋主不支持你?」
    宋缺談談道:「這方面真是一言難盡,你有興趣知道嗎產寇仲頷首道;』『我好奇
得要命!」
    酒館的夥計為他們藉著店內左右壁上的燈燭,在火光掩映的暖意下,滿臉鬍髯、相
貌雄奇的伏騫淺呷一口光掩映的暖意下,滿臉鬍髯、相貌雄奇的伏騫淺呷一口灑,目光
投往杯內的酒徐徐道:「此事須由四十年前楊勇迫周朝靜帝禪讓說起,北週一向與突厥
關係密切,北周的千金公主為突厥可汗沙缽略之妻,對本朝被楊堅篡權憎恨極深,故不
住煽動沙缽略為她北周復仇。而楊堅則一改前朝安撫的政策,不把突厥人放在眼內,故
在這內外因素的推動下,突厥不時寇邊,令楊堅不得不沿邊加強防禦,修長城築城堡,
駐重兵大將於幽、並兩州。
    在些緊張時期,出現了一個關化性的人物長孫晟。」
    徐子陵皺眉道:「長孫晟?」
    ?伏騫點頭過:「正是長孫晟,據我所知,此人大有可能是趙德言的師傅,奉北周
皇帝之命進千金公主嫁往突厥,一方面在突厥煽風點火,勾結沙缽略之弟處羅;另一方
面則回中土取得楊堅信任,獻上挑撥離間分化突厥之策。由於他長期在塞外,故深悉突
厥諸酋間的情況,更繪成塞外山川形勢圖,楊堅大喜下接納他全盤策略,分別聯結突厥
最有勢力的兩個小可汗達頭和處羅,最後導致突厥分裂為東西兩汗國,而實厥人亦不住
入侵貴國,搶掠屠殺,防軍則不住反擊,仇恨就是這樣種下來,現在誰都改變不了,只
有一方被滅,戰火始會熄滅。」
    徐子陵道:「多講伏兄指點,我和寇仲對楊堅時期的事並不清楚,從沒想過其中有
此轉折。魔門的人真厲的事並不清楚,從沒想過其中有此轉折。魔門的人真厲害,先有
長孫晟,後有石之軒和趙德言使出陰謀詭計,操縱局勢的發展。敢問伏兄,貴國吐谷揮
現在處於怎樣的境況下?」
    伏騫雙目殺意大起,沉聲道:「最直接威脅到我們的敵人是西突厥,自統葉護繼位,
酉突厥國力大盛。統葉護用雲帥之助,本身又文武兼備,有勇有謀,每戰必克,兼巨野
心極大,雖暫時與我們保持友好關係,只是因有利於他吞併鐵勒的行動,至乎他肯與李
建成暗締盟約,為的是要聯唐以夾擊頡利。如大唐能一統天下.頡利當然無隙可乘,但
寇仲的崛起,卻令頡利有可乘之機,一若我沒有猜錯,頡利在短期內將會聯同突利大舉
南侵,被狼軍踐踏過的鄉縣鎮城,休想有片瓦完整。」
    徐子陵想起突厥狼軍的消耗戰術,一顆心直沉下去,忍不住問道:「統葉護勾結的
是李建成為何伏兄卻散播西突厥勾結李世民的謠言。」
    伏騫凝望他半晌.訝道:「李世民現在不是子陵的敵人嗎?因何語氣竟隱含怪責之
意?」
    徐子陵道:「或者因為我從沒想過伏騫兄會使這種手段。」
    伏騫苦笑道:「當強敵環伺,國家存亡受到威脅,為掙扎求存,任何人都會無所不
用其極的去對付敵人。
    假設勾結西突厥一事是無中生有,絕起不到什麼作用。
    假設勾結西突厥一事是無中生有,絕起不到什麼作用。
    可是謠言假裡有真,會生出微妙的影響,既能令李建成疑神疑鬼,又使頡利生出警
惕,更可進一步分化李閥內部的團結,對少帥一方該是有利而無害。」
    邢漠飛補充道:「徐爺可有想過頡利的草原聯軍入犯中土,會形成怎樣的局面?」
    徐子陵道:「請指點。」
    邢漠飛肅容道:「只要頡利能在中原取得據點,統葉護將在無可選擇下到中原來分
一杯羹,以免頡利攻陷長安。勢力坐大,然後分從塞外和關西向他發動攻擊,那時他將
陷於兩面受敵的捱揍劣局,此正是李建成和統葉護一拍即合的原因。李建成雖一向與頡
利秘密勾結,一方面是懼怕頡利的威勢,另一方面是想借其力對付李世民,卻非不知頡
利的狼子野心,故希望能以統葉護制頡利,但此乃引狼入室,若統葉護因李建成給予的
方便成功在中原生根立足,我們的形勢將更為危殆。」
    伏騫接口道:「退一步來說,若頡利只是搶掠一番,回返北塞,而李建成卻登上皇
座,他與統葉護的關係將更為密切.統葉護沒有東疆之憂下,於滅鐵勒後會全力對我們
用兵,這將是我們最不願見到的情況。」
    陰顯鶴默然不語,似是對三人討論的天下大勢沒有絲毫興趣。
    絲毫興趣。
    徐子陵卻聽得頭大如斗,進一步明白師妃暄阻止寇仲進犯巴蜀的決心,伏騫比他徐
子陵甚或中土任何人更瞭解塞外的形勢,他預料頡利會短期內南侵之語定非虛言。且目
下確是北塞聯軍南侵的最佳時機,李唐內部分裂,李世民雖得洛陽,卻陷於應付兩線苦
戰之局,李淵根本無力抵擋以狼軍為首的塞外聯軍。想起突厥人消耗戰的可怕,加上在
旁覬覦的統葉護.未來的發展確是教人心寒。
    伏騫沉聲道:「我把這個消息洩露出去,說不定可令頡利暫緩入侵中原,改而對付
統葉護。若頡利相信勾結統葉護的是李世民,必通過趙德言令在背後操縱李淵和建成、
元吉的魔門同夥加速對付李世民,所以此為一石二鳥之計。我深切希望統一中原的是少
帥而非李家,那憑著我們的交情,將輪到統葉護憂心他的存亡。」
    徐子陵心中一震,表面則不露絲毫內心的情緒,說
    到底,伏騫的最終的目的是要振興吐谷渾,至乎取突厥人而代之,成為塞外的新霸
主。他到中原來,正是為本國找尋機會。他的一番話雖說得漂亮好聽,但他卻感到伏騫
是言不由衷。在伏騫的立場,中原是愈亂愈好,最好是東西突厥同時陷足中原,與李唐
和寇仲血戰不休,無法脫身,那吐谷渾將有機可乘。在伏騫來說,為本國無法脫身,那
吐谷渾將有機可乘。在伏騫來說,為本國的利益,是無可厚非。但他徐子陵怎可生看這
樣一個局面。令徐子陵對伏騫的誠意首次生出懷疑,是伏騫把消息扭曲後散播.那只會
是火上添油.徒增變數。
    伏騫笑道。「顧著說這些令人煩擾的事,尚未有機問子陵為何到漢中來,是否要往
長安去呢?」
    徐子陵心想的卻是若伏騫如實把李建成勾結西突厥及統葉護的消息洩露,收效可能
更大,因為頡利對此豈敢疏忽.說不定他這邊進侵中原,那邊廂統葉護已攻打其班都斤
山的牙帳,那李建成之危自解。李建成雖沒法派兵助統葉護,卻可在兵器、糧食方面向
統葉護作出有力的支持。」
    心中暗歎,坦然道:「我到長安打個轉辦些事後立即離開。」
    伏騫的一對銅鈴般炯炯有神的巨目閃過複雜難明的神色.旋即露出喜色,欣然道:
「我們正要入長安拜會李淵,有我的使節團掩護,子陵可省去不必要的麻煩。」
    徐子陵心中思索伏騫眼神內的含意,表面則不動聲色,微笑拒絕道:「入長安前我
們尚有其他事情待辦,還是分頭入城彼此方便。」
    伏騫笑道:「如此子陵到長安後務要來見伏某一面,長安事了後,我希望能和少帥
碰頭,看看大家有什麼可合作的地方。來!我們喝一杯,願我們兩國能永遠和平合作的
地方。來!我們喝一杯,願我們兩國能永遠和平共存.長為友好之邦。」
    宋缺領寇仲來到一座小山之上,環視遠近,雪愈下愈密,他們就像被密封在一個冰
雪的世界裡,再不存在其他任何事物。
    宋缺雙目射出沉醉在往昔情懷的神色,輕柔的道:「我和清惠均瞧出由魏晉南北朝
的長期分裂走向隋朝楊堅的統一,實是繼戰國走向秦統一的另一歷史盛事,沒有任何歷
史事件能與之相比。可是對天下如何能達致長治久安,我和清惠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在說出我們的分歧前,我必須先說明我們對楊堅能一統天下的原因在看法上的分界。」
    寇仲感到胸襟擴闊,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宋缺和梵清惠均是偉大超卓的人,他們
視野遼闊,為通古今治亂興衰,他們的看法當然是份量十足。
    饒有興趣的道:」統一天下還須其他原因支持嗎?
    誰的拳頭夠硬,自能蕩平收拾其他反對者。」
    宋缺啞然失笑道:「這只是霸主必須具備的條件,還要其他條件配合,始能水到渠
成。試想若天下萬民全體反對給你管治,你憑什麼去統一天下。若純論兵強馬壯,天下
沒有一支軍隊能過突厥狼軍之右,又不見他們能征服中原?頂多是殺人放火,蹂躪搶掠
一番。而這正是清惠的觀點,統一是出於人民的渴求,只要有人在各是清惠的觀點,統
一是出於人民的渴求,只要有人在各
    方面符合民眾的願望.他將得到支持;水到渠成的一統天下。」
    寇仲點頭道:」清惠齋主這看法不無道理。」
    宋缺談談道:「那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在西漢末年,又或魏晉時期,難道那時的人
不渴求統一和平嗎?為何兩漢演變成三國鼎立?魏晉分裂為長時期的南北對峙寇仲啞口
無言.抓頭道:「閥主說的是鐵錚錚的事實。何解仍不能改變清惠齋主的想法。」
    宋缺歎道:「清惠有此見地,背後另含深意,我且不說破,先向你說出一些我本人
的看法。」
    寇仲心悅誠服的道:「願聞其詳!」
    宋缺露出深思的神色,緩緩道:「南北朝之所以長期分裂,問題出於「永嘉之亂」,
從此歷史進入北方民族大混戰的階段,匈奴、鮮卑、用、氏、羌各部如蟻附蜜的滲透中
原,各自建立自己的地盤和政權,而民族間的仇恨是沒有任何力量能化解的,只有其中
一族的振興.才可解決所有問題。」
    寇仲一震道:「難怪閥主堅持漢統,又說楊堅之所以能得天下,乃漢統振興的成果,
現在我終明白閥主當年向我說過的話。」
    旋又不解道:「那閥主和清惠齋主的分歧在何處?」
    蜜的滲透中原,各自建立自己的地盤和政權,而民族間宋缺雙目射出傷感的神色,
苦笑道:「在於我們對漢統振興的不同看法,我是站在一個漢人的立場去看整個局勢,
她卻是從各族大融和的角度去看形勢。她追求的是一個夢想,我卻只看實際的情況,這
就是我和她根本上的差異。」
    寇仲雖仍未能十足把握宋缺和梵清惠的分歧,卻被宋缺蒼涼的語調勾起他對宋玉致
的思念,由此想到宋玉致反對嶺南宋家軍投進爭天下的大漩渦裡,背後當有更深一層的
理念,而自己從沒有去設法瞭解,而正是這種思想上的分歧,令他永遠無法得到她的芳
心,一時心亂如麻,情難自已。
 
    ------------------
  轉自:臥龍居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