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三章 變天之戰

    寇仲在梁都城外碼頭登岸,坐上戰馬,在虛行之、宣永一文一武兩員大將陪伴下,
悄悄入城。
    問起別後的情況,宣永道:「陳留斷斷續續的連下三天雪,陳留和開封間的道路被
風雪封鎖,只水路仍保持暢通,敵我雙方閉城堅守,誰都沒法奈何對方。」
    虛行之道:「閥主把主力大軍調往東海和鍾離,在兩城集結水師,準備南下掃蕩李
子通、沈法興之輩,照目前形勢的發展,勝利必屬我們。」
    寇仲道:「長林的復仇大計有何進展?」
    宣永答道:「一切依少帥指示進行,長林親赴江南,對沈法興施分化和離間的計劃,
我們的水師集中高郵,只等少帥一聲令下,即日大舉南攻。」
    寇仲點頭道:「我們定要好好利用這三個月的光景。」
    虛行之欲言又止,終沒說話,在戰士致敬聲中,在飛雲衛簇擁下,三人策馬入城。
    寇仲當然明白虛行之說到口邊卻沒說出來的話,歎道:「事情有變,我沒有到長安
去,待我見過閥主後再向你們解釋。」
    宣永壓低聲音道:「慈航靜齋的師妃暄今早來見閥主,她說過甚麼話沒有人曉得,
但她離開後閥主一直留在內堂,只召見過宋魯,事情似乎有點不妥當。」
    寇仲劇震一下,色變道:「妃暄竟然是來見閥主。」
    宣永和虛行之想不到一向泰山崩於眼前而不色變的寇仲有如此大的反應,均為之愕
然,臉臉相覷。
    寇仲心中翻起千重巨浪。
    師妃暄終出招啦!且是針對宋缺而來,只恨縱知如此,他仍無法猜到師妃暄的葫蘆
內賣的是甚麼藥。照道理任師妃暄舌燦蓮花,曉以甚麼民族大義,仍無法說服「捨刀之
外、再無他物」,智深如海的宋缺。
    思索間,人馬進入少帥府,眾人甩蹬下馬,就主堂大門走去。
    寇仲沉聲道:「我要立即見閥主!」
    踏上長階,一人從大堂撲出,跪倒台階上,涕淚交流痛哭道:「少帥為玄恕作主。」
    寇仲見王玄恕以這種方式歡迎他,大吃一驚,慌忙扶起,問道:「不要哭?發生甚
麼事?難道小妹……」
    宣永湊到他耳旁束音成線貫入道:「小妹沒事,還溜到城郊放無名。唉!今早傳來
消息,王世充在赴長安途中一家大小百餘人全體遇難,負責護送的二百唐軍亦傷亡慘重,
此事轟動長安,李淵震怒下命徹查。」
    寇仲一震道:「甚麼人幹的?」
    另一邊的虛行之壓低聲音道:「屬下聽到一個較可信的說法,是押送王世充的三艘
船在入關前遇襲,先以火箭趁夜焚船,再在水中對墮河的人痛下殺手,翌日滿河浮屍。」
    寇仲大怒道:「此事定由楊虛彥指示,楊文干下手。玄恕須化悲憤為力量,我寇仲
誓要為你討回公道。」
    宣永使飛雲衛扶走王玄恕後,寇仲進入大堂立定,問道:「懸賞找尋陰顯鶴妹子一
事,有甚麼進展?」
    虛行之道:「我們依照少帥吩咐,在屬地內所有城池當眼處貼出懸賞告示,可是到
現在仍沒有陰小紀的確切消息。」
    宣永苦笑道:「假消息卻絡繹不絕,每天有人來領賞,都經不起驗證。」
    寇仲皺眉道:「真沒有道理,至少當時與陰小紀一起逃離江都的女孩該站出來說
話。」
    虛行之道:「屬於我們的城地數目不多,待消息傳播各地,或者會有頭緒。」
    「大哥!」
    拍翼聲起,無名掠過大堂空間,降落寇件探出的手上,人畜親熱一番。
    精神煥發的小鶴兒一陣風般跑到寇仲身前,大喜道:「不是說大哥有一段時間沒空
回來嗎?見到大哥小鶴兒很開心哩!」
    寇件欣然道:「見到我的小鶴兒大哥更開心。」又訝道:「小妹不曉得玄恕的事
嗎?」
    小鶴兒不解道:「什麼事?」
    宣永和虛行之在旁頻向寇仲打眼色。
    小鶴兒色變道:「他有什麼事?噢!難怪他今天悶悶不樂,喚他去玩兒總推說沒空,
快告訴我!」
    寇仲明白過來,王玄恕因不想小鶴兒為他難過,把慘變瞞著她。忙岔開話題道:
「要不要把懸賞金額加重,令此事更轟動些?」
    小鶴兒訝道:「甚麼懸賞?」
    寇仲一呆道:「懸賞貼滿大街小巷,小鶴兒竟不曉得此事?」
    小鶴兒俏臉微紅,郝然道:「人家不識字嘛!怎懂看那些貼在牆上的鬼東西?」旋
又道:「待會再陪大哥說話,我去問恕哥!」又一陣風般走了。
    寇仲歎道:「這可能是問題所在,識字的人不多,只有待消息經多人之口廣傳開,
我們才有機會得到陰小紀的確切消息。」歎一口氣道:「待我見過閥主再說。」

    美艷夫人露出一個甜美燦爛的笑容,兩手負後,令酥胸更為茁挺,煙視媚行的移到
徐子陵觸手可及處,笑吟吟的道:「五採石不在奴家身上,亦沒有帶來中原,徐公子不
相信,可徹底搜奴家的身,奴家不會抗議的哩!」
    徐子陵絲毫不為她的媚態所惑,雙目神光湛湛,微笑道:「夫人可知我徐子陵是甚
麼出身,說到耍賴皮,我和寇仲都是此道中的祖師爺。」
    美艷夫人秀眉輕皺,「曖喲」一聲道:「誰要和你徐公子徐大俠耍賴皮,人家說的
是事實,教人該怎說你才相倍呢?」
    徐子陵淡淡道:「我就先廢你那對睜著說謊話的招子!」倏地探手,兩指探出,往
她雙目戳去。
    美艷夫人花容失色,往後飛退,四名武士紛紛掣出佩劍,往徐子陵殺來。

    宋缺坐在內堂一角,名震天下的天刀放在一旁几上,對寇仲出現眼前,毫不訝異。
    到寇仲隔幾坐下,宋缺淡淡道:「少帥回來得正是時候,我有話要和你說。」
    寇仲苦笑道:「想來閥主曉得我失去巴蜀的事啦!」
    宋缺若無其事的道:「天下是沒有一成不變的事,得得失失事屬等閒,你不用放在
心上,最重要是贏取最後一戰的勝利。」
    寇仲一震道:「閥主並沒有被師妃暄說服吧?」
    宋缺長身而起,蹈步至堂心,仰天笑道:「我宋缺決定的事,誰能改變我?一統天
下勢在必行,寇仲你要堅持到底,勿要令宋缺失望。」
    寇仲頭皮發麻的道:「閥主神態有異平常,師妃暄究竟向閥主說過甚麼話?」
    宋缺沒有答他,仰望屋樑,搖頭道:「真不是時候。」
    寇仲跳將起來,直趨宋缺身後,問道:「甚麼不是時候?」
    宋缺自言自語的道:「若此事在我出嶺南前任何一刻發生,當是我夢寐以求的事,
但際此統一有望的時刻,卻令我進退不得。寧道奇啊!你真懂得挑時間。」
    寇仲劇震失聲道:「寧道奇?」
    宋缺旋風般轉過雄軀,雙目爆起此前未見過的懾人精芒,沉聲道:「師妃暄特來傳
話,代寧道奇約戰宋某人,你說寧道奇是否懂挑時間,在我最不願與他動手的一刻,與
他進行我宋缺苦待四十年而不得的一場生死決戰。」
    寇仲臉上血色褪盡,明白過來。
    這就是師妃暄對付他的另一著絕活,難怪她想起此事時,露出那麼苦澀黯然的神色,
因為這兩位中土最頂級的人物的決戰,沒有人能預料戰果。可是師妃暄為阻止寇仲爭取
最後勝利,竟使出這麼狠絕的手段。
    寇仲心中湧起不能遏止的怒火。
    宋缺凌厲的目光化作溫柔和愛惜,微笑道:「少帥千萬勿為此憤怒,戰爭就是這麼
一回事,各出奇謀,不擇手段的打擊對手,為最後的勝利不可錯過任何致勝的可能。我
要立即動程迎戰寧道奇,看看他的『散手八撲』如何名不虛傳。我如勝出,當然一切依
計劃繼續進行。若我有不測,少帥必須堅持下去,直至統一天下。除你之外,你魯叔是
唯一曉得我與寧道奇決戰之事的人。」
    寇仲一陣激動的道:「讓我陪閥主去。」
    宋缺哈哈笑道:「你不相信我有應付寧道奇的能力嗎?但話必須這麼說,你給我在
這裡靜候三天,如不見我回來,統一天下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肩頭上,明白嗎?」
    再一陣充滿痛快和歡愉的長笑後,到几上拿起天刀,慎而重之的掛到背上,啞然失
笑道:「捨刀之外,再無他物。幸好你及時回來,使我更能拋開一切,往會能令我心動
神馳的寧道奇,希望他不會令我宋缺失望。」
    說罷洒然去了。
 
    ------------------
  臥龍居校正 ||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