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五章 三道難題

    帥府內堂,寇仲、徐子陵、侯希白、陰顯鶴圍桌談話,陪座者尚有虛行之和宣永。
    弄清楚徐子陵那方面的情況後,寇仲大喜道:「又有這麼湊巧的,我正準備前往長
安,不過先要和老爹見個面。」
    轉向陰顯鶴道:「你老哥放心,懸紅尋找令妹的事包在我們身上,行之會盡量把事
情擴大。」
    虛行之欣然道:「只是舉手之勞,屬下會辦得行妥安當。」
    陰顯鶴道:「只是……」
    寇仲以笑聲截斷他道:「大家兄弟,我有銀兩就是你有銀兩,有甚麼好計較的。」
    宣永不解道:「少帥因何要到長安去?」
    寇仲把宋缺的提議道出,忽然發覺徐子陵臉色有異,訝道:「陵少有什麼問題?」
    徐子陵苦笑道:「待會與你說吧!」
    寇仲道:「沒有問題是不能解決的。不若你們先陪我到歷陽見老爹,然後齊赴關中,
途上還可以與我們的美人兒場主碰個頭說幾句私己話。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商秀珣應歡
喜見我們。」
    虛行之皺眉道:「繪製長安城內詳圖一事,可否讓侯公子代勞?」
    侯希白的妙筆名著天下,繪圖制盞,當然比寇仲在行。
    侯希白欣然道:「這一事就包在我身上。」
    寇仲微笑道:「行之不用擔心,我去後,宋閥自上持大肘,只要我能說動老爹傳信
天下,沈法興、蕭銑和林士宏等殘餘何足為患。李小子則因大雪封路,不能南下,封鎖
水道後,他只好在北方涯風雪。現在我們常務之急,不是南征北討,而是要訓練一支擅
長近身血戰的精銳,一矢中的攻佔長安,那時天下將是我們囊中之物,輪到洛陽變為孤
城,練軍的事由宣永負責。」
    宣永領命答應。
    陰顯鶴道:「何時起程?」
    寇仲笑道:「我本想待今晚出發,讓你們有機會和宋閥主見面,現在看到陰兄這樣
子,知老哥你再難久待,這樣如何?我們一個時辰後登船動程。」
    轉向徐子陵道:「有甚麼事,上船說如何?」
    徐子陵欲言又止,無奈答應。

    接著的一個時辰忙得寇仲昏天暗地,他要逐一與諸將說話,既要面授機,更要聽取
他們的意見,又得審閱虛行之準備好的諸般委任狀和卷宗,蓋草畫押,忙個不亦樂乎,
初嘗當皇帝的諸般苦處。
    虛行之道:「以雙龍作旗徽,是由占道和奉義提議,我們一致贊同,除少帥有其它
想法,否則行之認為該就此作實。」
    寇仲笑道:「人家說好,我怎會反對。哈!想不到我和子陵兩條揚州雙蟲,竟能蛻
變為龍,自到此刻我仍有不真實的感覺。」
    虛行之道:「宋閥主到步後,我們該如何與他合作?」
    寇仲微笑道:「行之似乎有點怕他,對嗎?」
    虛行之歎道:「宋缺出身顯赫,威名之盛,只有寧道奇能與之比擬,更是出名傲的
人,天下誰不畏敬?」
    寇仲道:「放心吧!行之可知宣佈由我當皇帝,玉致為皇后的事,是由宋缺主動提
出的。他還當著我吩咐手下聲明宋家軍就是少帥軍,務要使兩軍變為一軍,上下齊心。
這方面的識見,比起他老人家,我是望塵莫反。我們現在當務之急,首先是回復元氣,
在攻打關中前盡力鞏固領地,安內而後攘外。對南方諸敵的用兵,一概交由他老人家處
理,我們變成他的後援。物資會從嶺南源源不絕送往彭梁,再由水路支援遠征的軍隊,
當大江全在我們掌握中時,就是我們入蜀攫取漢中和奇襲長安的關鍵時刻,楊公他們的
性命絕不曾是白白犧牲的,每一滴血債都會得到討還。」
    虛行之鬆一口氣道:「少帥解釋清楚,我始放下心頭大石。可是仍不明白於此等時
刻,我國諸事待舉之際,少帥仍一意親赴長安?」
    寇仲挨到椅背,長長舒出一口氣,發呆片晌,目光迎向虛行之詢問的眼神,苦笑道:
「若要說得冠冕堂皇,我會說是想身歷其境掌握長安每一處虛實,以備計算將來激烈的
城內巷戰。若坦白的說,我是要暫離戰場,好輕鬆一下。不過若有人問你,行之最好提
供冠冕堂皇那個答案。」
    虛行之還有甚麼話好說的,只好答應。
    寇仲忽又興奮起來,道:「上兵伐謀,我事實上沒有偷懶,只要爭取老爹和商美人
站到我們這邊來,比在戰場連勝數場更管用。何況我今趟到長安只是打個轉,快則半月,
遲則一月,即回陳留,倘余兩個月的冰封安全期。」
    虛行之默思半晌,終露出欣然之色,點頭道:「下屬明白哩!少帥放心去吧!」
    寇仲待要談其他事時,陳長林旋風般衝進來,直抵寇仲帥座前,雙膝下跪,道:
「少帥為長林作主!」
    寇仲大吃一驚,離座把他扶起,道:「長林兄勿要如此,大家兄弟,你的事就是我
的事,自會盡力相幫。」
    陳長林雙目湧出熱淚,悲聲道:「請少帥撥出一軍,讓我攻打昆陵。」
    寇仲和虛行之愕然以對,更大感頭痛。陳長林因與沈法興父子有毀家滅族的仇恨,
所以當他認為時機來臨,再沒有等下去的耐性。可是現在形勢複雜,寇仲不能為一些私
人問題,影響宋缺全盤作戰策略,因為眼前最重要的戰略目標,是攻陷大唐軍的心臟要
害大都長安,其他的事都要暫擱一旁。但寇仲又怎忍心拒絕陳長林,令他失望。
    寇仲迎上陳長林的目光,微笑道:「早前我說過,你老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去
找宣永商量,練軍的事加緊進行,先以昆陵為進攻目標,便把它當作是他娘的攻打長安
前的熱身戰。沒有人比長林兄更熟悉江南的情況,最好借我們現時的聲勢派人滲透昆陵,
收買和分化沈法興的手下將領。凡人均熱愛功利,貪生怕死,任誰都知沈法興非是我的
對手,所以肯定會搶著來歸附我們。他奶奶的熊!那我們就可免去攻城戰而只打場巷戰。
哈!一舉兩得,世上竟有這麼便宜的事!」

    徐子陵問道:「為何沒見無名?你竟捨得不把它帶在身旁。」
    寇仲反問道:「那為何又不見陵少帶陵嫂來讓我見見她的廬山真面目?子陵捨得離
開她嗎?」
    徐子陵沒好氣的道:「你的心情很好。不過你聽畢我即要告訴你的事,自會破壞你
的情緒。」
    寇仲駭然道:「不要唬我,我再承受不起另一個壞消息。」
    河風吹來,寒氣迫人。
    兩人在船尾憑欄說話,船是少帥軍的快速鬥艦,順運河南下,自赴大江,載徐子陵
到陳留的船則仍留在城外,船夫由少帥軍搞賞招呼。
    陰顯鶴和侯希白知道他們兩兄弟有要事商討,識趣的避往艙房。
    天上密雲厚重低垂,氣溫驟降,似是大雪即臨的景象。
    徐子陵頹然道:「妃暄曉得楊公寶庫的秘密。」
    寇仲失聲道:「甚麼?」
    徐子陵把曾告訴師妃暄寶庫有真假之別一事詳細道出。
    寇仲恍然道:「難怪你說會破壞我的心情。可是我仍然心情非常好,因為我有信心
師妃暄不是這種人,她是不會直接介入到戰爭去,製造更多的殺戮。」
    徐子陵苦笑道:「可是石之軒說過,當天下之爭變成你和李世民之爭時,師妃暄再
沒有別的選擇,定會出手干涉。若她洩露寶庫的秘密,李世民會猜到我們全盤的部署,
設法反擊。」
    寇仲道:「他娘的!縱使知道又如何,頂多大家明刀明槍硬幹一場。不過我仍有十
拿九穩的把握妃暄不是這種人。陵少是關心則亂,屆時我們只要進寶庫看看,便會清楚
真相。」
    徐子陵把事實說出來,心中內疚大減。
    寇仲哈哈笑道:「讓我回答你先前的問題,現在我有專人侍候無名,服侍得它妥妥
當當。橫豎不能帶它入關中,所以把它留在軍中。嘻!你可知我們多了位可愛小妹子,
玄恕還對她相當有意思呢。」
    徐子陵訝道:「小妹子?」
    寇仲點頭道:「是個扮男兒的小妹子,此事說來話長,充滿奇異的因果關係,容後
從詳稟上,我已答了你的問題,輪到你告訴我石青璇的事。」
    徐子陵這才明白他的「不懷好意」,淡淡道:「我和石青璇似乎有點眉目,她答應
到靜齋拜祭她娘後,會來找我。」
    寇仲大喜道:「恭喜陵少,終於有著落哩!」旋又歎道:「我有個很苦惱的難題,
須你老哥幫忙動動腦筋解決。」
    徐子陵訝道:「你的好心情原來是假裝的,看來也跟美人兒有關吧?」
    寇仲苦笑道:「不要想岔,我的難題與眾美人兒沒絲毫關係,而是我不想當皇帝。」
    徐子陵一呆道:「你不是說笑吧!弄到今時今日的田地,你竟說不想當皇帝,你怎
樣向宋缺交待?怎樣向隨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交待?」
    寇仲毫無愧色的道:「所以我要勞煩你靈活的小腦袋,替我想個良策。見過李淵當
皇帝的苦況我還能不醒覺?做皇帝等若坐皇帝監,皇宮是開放式的監牢,我若真個做皇
帝,休想和陵少蹲在街頭大碗酒大塊肉說粗話,這樣的生活哪是人過的?我的理想和陵
少並無二致,就是但求百姓安定,而自己則過痛快的生活,即使我將來娶妻生子,就和
陵少你作鄰居,否則沒有你的日子教我如何渡過?」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此事恐怕沒有人能幫忙你,因為你沒有其他選擇。你現在只
能捨己為人,一心替天下萬民打算,而不應為自己打算。坦白說,在我心中,除李世民
外,最遮合做皇帝的人正是你這小子,因為我曉得你會竭盡全力為萬民謀求幸福,而外
族更因畏你而不敢入侵。」
    寇仲頹然無語。
    徐子陵沉吟道:「最大的問題仍在宋缺,你當皇帝,他的女兒成為皇后,那當然一
切沒有問題。可是若你臨陣退縮,沒有人可預測到他的反應。」
    寇仲道:「除此外,我們尚有兩項事情急需解決。」
    徐子陵愕然朝他瞧來。
    寇仲沉聲道:「第一道難題是李大哥,無論我們多麼不滿他不娶素姐另娶他人,他
總是我們的兄弟,而他正在長安,如若我們攻打長安,一時錯手把他幹掉,以後的日子
休想良心得安。」
    徐子陵皺眉道:「你是否想到長安後找機會見他呢?」
    寇仲攤手道:「當然有此打算,而最好的辦法是面對面的向他痛陳厲害,勸他立刻
李家。」
    徐子陵搖頭道:「他是不會聽的。李靖是怎樣的一個人,你我該清楚。」
    寇仲道:「還有一個辦法是攻城前把他和紅拂女先來個生擒活捉,以保他夫婦性命,
這要陵少你幫忙才行,再加上跋小子、侯小子、陰小子三大小子,該不太難辦到。」
    徐子陵苦笑道:「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且穩妥一點,今趟到長安不宜驚動他,
免他為難。因為今時不同往日,我們已成李家死敵,與李世民更是勢不兩立。另一道難
題是甚麼?」
    寇仲露出愉悅神色,湊往他耳旁輕輕道:「我們橫豎探訪美人兒場主,何不為宋二
哥向商美人提親?」
    徐子陵失聲道:「你不是說笑吧?」
    寇仲正容道:「我怎會拿這種事說笑。現在時移勢異,商美人再不會視我們為洪水
猛獸,還樂得與我們親近。商美人既和宋二哥妾意郎情,我們只要把紅線牽一扯,自是
水到渠成!哈!還有比這更珠聯璧合的婚事嗎?既是郎有情妾有意,更是世家對世家,
高貴配一對,宋缺肯定不會反對。」
    徐子陵沒好氣道:「宋二哥和商秀珣只見過兩、三趟,何來郎情妾意可言?」
    寇仲哂道:「商美人的心性你該比我更清楚,若對宋二哥沒有興趣,哪會和他一碰
面就談個天昏地暗,地老天荒。唉!你還不明白嗎?這是唯一令二哥不用終生獨處於娘
埋身小谷的好方法,你有別的良策嗎?」
    徐子陵搖頭道:「可是我仍覺得不宜拔苗助長,否則弄巧反拙會把好事攪垮。」
    寇仲信心十足的道:「山人自有妙計,我們暫不提親,卻要為他們的美好將來鋪橋
塔路,然後把他們弄到一塊兒,那時天打雷劈仍分不開他們。」
    徐子陵道:「你對別人的事總會有辦法,為何對自己的事卻一籌莫展?」
    寇仲苦笑道:「這叫當局者迷,所以要向你求教,你剛才提到石之軒,你最近見過
他嗎?」
    徐子陵把與石之軒先後三度相遇的情況道出,最後道:「希望我感覺是錯的,石之
軒再沒有任何破綻。」
    寇仲不同意道:「至少他不曾宰掉你這小子,是很大的破綻。事實上每個人都不能
例外,故強如石之軒、宋缺,總有他們的心障。」
    徐子陵訝道:「宋缺有破綻?」
    寇仲道:「我不知算否是宋缺的破綻。但他對妃暄的師尊梵清惠似乎有特別的感情,
因怕見她而不敢到靜齋翻閱劍典,這算否破綻?」
    徐子陵沒好氣道:「這和石之軒的破綻根本是兩回事。」
    太陽沒入運河西岸遠處山巒後,無力地在厚雲深處發散少許餘暉。
    寇仲忽然問道:「憑你靈異的感覺,有沒有信心助陰小子尋回他的小妹?」
    徐子陵茫然道:「我不是神仙,怎知道?」
    寇仲笑道:「在此事上我的靈覺比你厲害。因為我更明白因果相乘的佛門至埋。以
新收的小妹子為例,還記得當年我們陪商美人到襄陽嗎?途中小妹子想來抓我的錢袋,
我抓著她後不但沒怪責她,還送她一錠金子,所以她來向我通風報信,令我避過一劫,
這就是因果。你的巧遇陰小子,正是冥冥中的因果循環,既有此因,定有彼果。所以肯
定你能從紀美人身上得到答案。」
    徐子陵點頭道:「希望如你所言吧!」
    兩人忽有所覺,同時仰首望天。漫空雪花,徐徐降下。
    寇仲張開大口,吞掉一朵冰寒的雪花,歡呼道:「二個月的決勝期,就由這刻開始。
當冬去春來,天下再不是李家的天下,而是我寇仲的天下。徐軍師快給我動腦筋,讓我
避過被迫做皇帝的劫難。」
 
    ------------------
  臥龍居校正 ||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