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二章 運籌帷幄

    徐子陵敲門入房,陰顯鶴神情木然的呆立窗前,目光投往黑茫茫的江岸。
    徐子陵來到他旁,本有滿腹話說,卻是欲語難言。腦海浮現初遇陰顯鶴時,這高傲
的劍客獨立在飲馬驛後院溫泉池旁煙霧水氣中的情景。當時尚不知他是傷心人別有懷抱,
還以為他生性孤獨離群,不近人情。
    陰顯鶴緩緩道:「無論希望多麼渺茫,我也要踏遍天涯海角的去找小紀,徐兄再不
用理會我。」
    徐子陵不解道:「在這方面雷大哥會有他的辦法。當年江都兵變時,趁機逃走的女
孩子有數百之眾,只要尋到其中部分人,再跟線索追尋下去,不是沒有找到令妹的機
會。」
    陰顯鶴苦笑道:「當時兵荒馬亂,甚麼事情也會發生,她一個弱質女孩,唉!」
    徐子陵正容道:「冥冥中自有主宰,老天爺既讓我們從韓夫人處得知令妹的確切消
息,該不會那麼殘忍吧!」
    陰顯鶴默然無語。
    徐子陵倏地雙目閃亮,沉聲道:「說不定我認識當時與令妹一起逃離江都的少女群
中的其中之一。」
    陰顯鶴劇震一下,朝他瞧來,雙目露出像烈火般熾熱的希望,道:「是誰?」
    徐子陵迎上他的目光,暗下決定,誓要盡力完成陰顯鶴的心願,道:「是長安最紅
的、賣藝不賣身的才女紀倩,她的名氣僅次於名聞全國的尚秀芳。」接著解釋一遍,道:
「紀倩千方百計想跟我學習賭術,正是要向香家作報復,只可惜因她不信任我,故不肯
吐露令妹的事。當時我的感覺她是認識令妹的。」
    陰顯鶴沉聲道:「我要立即登岸,趕往長安找紀倩問個分明。」
    徐子陵皺眉道:「現在長安李家與寇仲的戰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關防緊張,沒有
適當的安排,陰兄恐難踏入長安半步,可否讓我們先和雷大哥商量,讓他想個萬全辦
法。」
    陰顯鶴堅決搖頭道:「我到了長安看情況再想辦法,徐兄幫了我很大的忙,我會銘
記於心。」
    徐子陵苦笑道:「紀倩可能由於往事留下的陰影,對人疑心極重,陰兄即使摸上門
去,恐難得她信任。」
    陰顯鶴雙目射出堅定不移的神色,一字一字的緩緩道:「只要有一絲機會,我絕不
錯過。」
    徐子陵拿他沒法,道:「這樣好嗎?我們先送韓兄一家三口到鍾離,然後立即坐船
北上彭梁,弄清楚寇仲的情況,我再陪陰兄到長安找紀倩,我有方法可神不知鬼不覺的
偷進長安,然後偷偷溜走。」

    山寨右方山野火光燭天,宋家一支約五千人的輕騎先鋒部隊,在丘陵高處佈陣,寇
仲極目掃視,仍未見「天刀」宋缺的蹤影。
    在離天明尚有半個時辰的暗黑中,唐軍陣地傳來車輪輾地的聲響,顯示李世民命令
手下冒黑把弩箭機和飛石大炮送往更遠處的營地。
    跋鋒寒遙觀宋家騎兵部隊的陣勢,讚道:「兵是精兵,馬是良驥,這麼急奔百里的
趕來,仍是推移有序,氣勢壓人,足可與唐兵爭一日之短長。」
    寇仲待要說話,跋鋒寒一拍他肩頭道:「去拜見你的未來岳丈吧!現在給天借膽李
世民也不敢強攻過來,這裡由跋某人給你押陣。」
    寇仲笑道:「他老人家該尚未駕臨,我還是在這裡擺擺樣子較妥當。」
    跋鋒寒目光投往與暗黑原野渾融為一的唐軍方向,道:「若我是李世民,現在會立
即撤走,否則後路被封,他的人馬將永遠出不了隱潭山。」
    寇仲歎道:「今趟洛陽之戰,教懂我一件事,就是絕不可小覷李世民。若我所料無
誤,我未來岳父的宋家軍該先解陳留圍城之厄,然後日夜兼程趕來救援我們這批在生死
邊緣掙扎的殘軍。正因李世民預料到我岳父抵達的時間,所以迫不及待的全力攻寨,幸
好我們能撐到此時此刻,回想起來,成敗只一線之差,想想都要出一身冷汗。」
    跋鋒寒點頭道:「今趟洛陽之戰跋某人的最大得益,就是從沒試過這麼接近死亡,
每一刻都在嗅吸著死亡的氣息。」
    寇仲哂道:「你老哥似乎忘掉在畢玄手下死過翻生的滋味。」
    跋鋒寒搖頭道:「這次和那趟是不同的,一切發生得太快。這趟從殺出洛陽開始,
那一刻我們不是活在死亡陰影的威脅下?若非有那批火器,我們早完蛋大吉。」
    忽然宋家騎兵陣內爆起震天的吶喊歡呼聲。
    兩人目光投去,旗幟飄揚下,「天刀」宋缺挺坐如山,高踞馬上的雄偉身形,現身
一座山丘之上,正向山寨這方面奔來,其他宋家人馬,仍各據山頭高地,按兵不動。
    寇仲一手抓著跋鋒寒馬韁,便扯得跋鋒寒一起往迎。
    山寨內外的少帥軍掀起另一股熱潮,歡聲雷動。
    最艱苦的時刻,終成過去。

    雷九指聽畢,點頭道:「蝶公子的情況確令人同情,我同意只要有一絲線索,無論
多麼渺茫,也不應錯過。問題是你如何分身?不若由我陪他去找紀倩。」
    徐子陵迎風立在船首,衣袂飄揚,歎道:「我當然明白事情有緩急輕重之別,故先
要弄清楚寇仲的情況,始下最後決定,見紀倩一事由我陪他到長安會比較妥當點。李淵
禁宮內高手如雲,一旦我們行藏暴露,可不是說著玩的。在對付香家的大行動上,你老
哥是統帥,我和寇仲只是搖旗吶喊的小卒,其他瑣碎的工作,由我們包辦。」
    雷九指捧腹啞然失笑道:「你想說服人時語氣愈來愈像寇仲!香家結上你們兩個死
敵實是自取滅亡。現在我更掌握香家整個運作和巢穴佈置的秘密,寇仲能一統天下的那
天,就是香家整個罪惡集團覆亡的一日。」
    徐子陵默然片晌,淡淡道:「雷大哥似乎一副認定寇仲會贏的樣子?對嗎?」
    雷九指忍著笑站直瘦軀,右手抓上徐子陵肩胛,長長吁出一口氣,油然道:「全天
下的人,包括李世民在內,均曉得宋缺絕不會讓人擊垮寇仲的,他的宋家軍會在最適當
的時候出現,把整個形勢扭轉過來。」
    徐子陵苦笑道:「問題是他能否在最適當的一刻出現?」
    雷九指聳肩道:「那就要看宋缺能否保得住他軍事大家的神話。自宋缺坐鎮嶺南後,
從沒有人能成功從他手上拿走半寸土地;他若要擴張,大江以南早成他的天下。但他竟
能沉著氣直至遇上寇仲,始出嶺南爭天下,正代表他不但看透別人,更看透自己。相信
我吧!論眼光和對時勢的把握,天下無人能出宋缺之右。」
    徐子陵凝望茫茫大江,心底浮現師妃暄的玉容,宋缺加寇仲,有如江水般席捲中原,
天下誰能與之爭鋒?當李閥優勢盡失,師妃暄會否坐看由她一手挑選的李世民遭受沒頂
之禍,而智慧通天的她如何把局勢扭轉過來?

    宋缺神采勝昔,坐在馬背上的他比在磨刀堂更威武從容,在戰場上神態之輕鬆自在,
寇仲和跋鋒寒敢發誓從未在任何人身上得睹。他一身泥黃輕甲冑,外披索自大氅,迎風
拂揚,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雄姿。
    宋缺沒有戴頭盔,在額頭上扎紅布帶,帶尾兩端左右旁垂至肩胛,英俊無匹又充滿
學者風範的臉容含著一絲深情溫柔的喜悅,名懾天下的天刀掛在背後,刀把從右肩斜伸
出來,策馬而來的風采直如天神降世。
    簇擁著他的將領中有三人形相獨特,一望而知是宋缺旗下的俚僚大將,寇仲認得的
有「虎衣紅粉」歐陽倩,當年他到嶺南見宋缺,曾在暗裡偷看過她。另兩俚將一肥一瘦,
肥者形如大水桶,身上甲冑緊緊包裹著他似要裂衣而出的肥肉,尤其是脹鼓鼓的大肚,
偏是予人靈動活躍的相反感覺;瘦者身材頎長結實,作文士打扮,有一個超乎常人的高
額,目光尖銳,蓄有一攝小鬍子,外型瀟灑好看。兩人均是四十來歲的年紀。
    其他全是宋家的將領和子弟兵,寇仲認識的有護送宋玉致到陳留見他的宋邦,宋家
諸人中穿將領盔甲者數十人,均值壯年,人人神態彪悍,雄姿英發,使人感到宋閥人強
馬壯,好手如雲。
    兩方人馬在一座丘原上相遇,勒馬停下。
    宋缺仰天笑道:「好!寇仲你幹得好,沒有辜負老夫對你的期望。」
    寇仲苦笑道:「只要閥主遲來一步,小子可能要魂歸地府,看牛頭馬臉一眾大哥的
臉色做鬼,專心拍他們馬屁。」
    歐陽倩忍俊不住的「噗哧」嬌笑,美目飄來,旋又感有失儀態,垂首斂笑。
    宋缺啞然失笑,目光移往跋鋒寒,後者舉手致敬道:「跋鋒寒參見閥主。」
    宋缺雙目射出似能把跋鋒寒看穿看透的神光,接著露出友善親切的笑容,道:「想
不到畢玄後尚有你跋鋒寒,難怪突厥人能稱霸大草原。」
    跋鋒寒從容微笑,沒有答話。
    接著宋缺把左右諸將介紹兩人認識,胖將是番禺之主「俚帥」王仲宣,瘦者是瀧水
的俚僚領袖陳智佛,加上歐陽倩,南方俚僚最響噹噹的超卓人物群集於此。
    宋家諸將除宋邦外,令寇仲印象最深刻的是叫宋爽和宋法亮的兩位年青將領,無不
是一流高手的氣派,可想像他們縱橫戰場所向無敵的英姿。
    宋缺目光投往唐軍營地,似能視黑夜如同白晝的觀察敵人情勢,淡然自若道:「李
世民正苦待白天的來臨,更期待我們大舉進擊,可是老夫怎會如他所願?」
    跋鋒寒愕然道:「閥主竟不打算乘勢攻擊,任他撤出隱潭山嗎?」
    宋缺微微一笑,柔聲道:「鋒寒可知我為何選在第一場大雪降臨前來援,而非所說
的明年春暖花開之時。」
    跋鋒寒默然片晌,忽然歎道:「鋒寒服啦!」
    宋缺仰天大笑,道:「好!不愧是我未來快婿生死與共的超卓人物。所有人給我聽
著,我不會再重覆另一趟,由這刻開始,宋家軍就是少帥軍,只聽少帥一人的命令。」
    眾將轟然應諾,氣氛熾熱。
    寇仲赧然道:「這怎麼成?你老人家才是……」
    宋缺截斷他道:「不要婆婆媽媽!大丈夫何事不敢為?將來統一天下,做皇帝的是
你寇仲而非我宋缺,這是你以自己的本領掙回來的。」接著露出祥和的笑意,道:「你
等若我半個兒子,老夫不支持你支持誰呢?」
    然後仰首望天,道:「人人均認為南人不利北戰,難耐風雪,故由古到今,只有北
人征服南方,從沒有南人能征服北方。我宋缺不但不信邪,還要利用北方的風雪,助少
帥登上皇帝寶座。我要證明給北人看,勝利必屬於我們。」
    寇仲劇震一下,也像跋鋒寒先前般現出佩服至五體投地的神色。
    宋缺欣然道:「少帥明白啦!」
    寇仲點頭道:「小子愚鈍,到此刻才明白。」
    宋缺目掃眾人,平靜的道:「李世民是不得不退,且要退往洛陽,憑城堅守。而這
一退三個月內休想能再發兵南下,皆因風雪封路,只能坐看我們掃蕩他於洛陽以南根基
未穩的戰略據點。我們就利用這珍貴的三個月時光,先取襄陽、漢中,控制大江。到明
年春暖花開之時,將是我們北上之日。」
    跋鋒寒沉聲道:「要攻洛陽,襄陽是必爭之地,至於漢中,因何得閥主如此重視?」
    宋缺雙目射出深不可測充盈智慧的神光,道:「漢中乃形勢扼要之地、前控六路之
險、後擁西川之粟,左通荊襄之財,右出秦隴之馬。任何人要守住巴蜀的北大門,必須
先保漢中。巴蜀的解暉既不大聽本人的話,我就把他與李唐的唯一聯繫截斷,教解暉不
敢有絲毫妄動。巴蜀既定,大江便在我們手上,哪到蕭銑、杜伏威之輩稱王稱霸。」
    寇仲欣然道:「杜伏威他老人家答應全力支持我。」
    宋缺啞然笑道:「既是如此,會省去我們一些工夫。寇仲你可知天下已有一半落到
你的手上,杜伏威既站在我們一方,敢不降者我們就以狂風掃落葉的威勢,把南方統一
在我們鐵蹄之下。上戰者,不戰而屈人之兵。我們趁李唐無法南顧的好時光,統一大江
兩岸,那時天下之爭,將決定於你和李世民的勝負。」
    寇仲此時對宋缺的戰略心中佩服,謙虛問教道:「李世民退兵後,我們該怎辦?」
    宋缺微笑道:「今趟我們北上大軍,總兵力七萬之眾,隨我來者三萬人,其他留守
彭梁候命,所有後勤補給由你魯叔負責。而我們的強項在水師船隊,配合你們的飛輪戰
艦,可不受風雪影響,攻打水路兩旁具有關鍵性的戰略重鎮,至乎直入巴蜀,奪取漢中。
少帥軍是你的,你說該怎麼辦?」
    寇仲聽得心領神會,朗聲答道:「小子明白哩!李世民退我們也退,不過我們是以
退為進,先返彭梁,操練和結集水師,待風雪來臨,先取江都,然後逆江而上,破輔公
佑,制蕭銑,然後兵分兩路,一攻漢中,一奪襄陽,那時洛陽或長安,將任我們挑選。」
    宋缺大笑道:「孺子可教也。」
    跋鋒寒歎服道:「戰爭如棋局,閥主一著棋即把李唐壓倒性的優勢改變過來,且不
用動一兵一卒,若我是李淵,會自此刻每晚不能安寢。」
    宋缺雙目寒芒電閃,沉聲道:「李淵算甚麼東西?不過李世民確是個人物,令我差
點失算,幸好寇仲沒有令老夫失望。鋒寒可知李世民不得不追殺寇仲的形勢,正是老夫
一手營造出來的。」
    跋鋒寒和寇仲愕然互望,愈感到宋缺像一位戰爭的魔法師,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宋缺神態回復絕對的平靜,輕輕道:「老夫這二十多年來的工夫不是白費的,天下
的形勢全在我掌握中,重要的事沒一件瞞過我。李世民處死竇建德實為最大失著,令河
北形勢大生變數,建德大將劉黑闥再度領兵舉義,抗擊唐軍,當我們北上之時,李世民
將陷於遭到南北夾擊的劣勢。李淵啊!你左擁右抱的好日子已屈指可數啦。」
    此時天色漸明,遠方唐軍只餘一支萬許人的騎兵部隊列陣以待,其他人迅速往隱潭
山方向撤去。
 
    ------------------
  臥龍居校正 ||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