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十三章 苦海無邊

    石之軒去後,三人你眼望我眼,均想不到事情會如此解決。
    侯希白首先歎道:「子陵的預感靈驗如神。」
    婠婠訝道:「甚麼預感?」
    侯希白欣然道:「剛才我們被敵人追得喘不過氣來,子陵卻感到這荒村是唯一生路,
現在果然應驗。真慚愧,當時我還反對到這裡來呢。」
    婠婠幽幽地瞥徐子陵一眼,垂下螓首,一副思潮起伏的樣兒。
    侯希白忍不住問婠婠道:「剛才婠小姐究竟想問石師甚麼問題,而石師也像曉得婠
小姐想問甚麼的神態,且為逃避回答立即離去。」
    婠婠淺歎一口氣,輕輕道:「我想問他現在既對祝師表現得那麼內疚多情,當年為
何又要在和祝師一夜恩情後,無情地捨她不顧而去。」
    侯希白和徐子陵欲語住口,這問題除石之軒無人能提供答案。
    婠婠又道:「你們兩個該比我更清楚石之軒,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侯希白苦笑道:「我認識的是多情一面的石師。對我來說,他當然是情深如海的人,
否則不會弄至精神分裂。」
    徐子陵凝望石之軒消失處,點頭道:「他是個內心矛盾的人,狠下心腸時可幹出任
何事來,統一聖門至乎統一天下,是他心裡最重要的事,更是至高無上的神聖使命。但
在另一方面,本身卻是無比多情,這兩種矛盾的情緒在他心中不斷衝突,造成悲苦悔疚
的人生!汲取聖舍利的精華後,他分裂的性格重歸於一,但內心的矛盾卻比以前的地更
激烈。這是連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的。」
    婠婠皺眉道:「可是他為何要放過我?」
    徐子陵先緩緩搖頭,表示想不通,旋又點頭道:「或者是因為他再不看好李唐,李
世民不能在洛陽之戰置寇仲於死地,李唐統一天下之路將困難重重;一俟寇仲與宋缺結
合,天下勢成二分之局,聖門的統一大計將嚴重受挫。對付李世民一事更只好無限期的
押後。在這種情況下,石之軒遂對你婠婠生出憐才之意。」
    婠婠不解道:「憐才之意!」
    侯希白同意道:「子陵至少說出石師一半的心意。小弟雖是他的繼承人,卻非聖門
中人的料子,更非統一聖門的料子。環顧聖門後起一代諸弟子,惟婠小姐和楊虛彥成就
最高,但是楊虛彥身份特殊,對統一天下有興趣,卻對聖門沒有任何歸屬感。故而婠小
姐已成石師之後最有希望振興聖門的人,他讓你保留《天魔訣》,又設法化解你對它的
仇恨,正是從這種心態出發。」
    婠婠道:「你石師另一半心意又如何?」
    侯希白苦笑道:「我在子陵剛才說話時,忽然悟通此點,石師是有些心灰意冷哩!」
    徐子陵訝道:「希白為何有這個想法?」
    侯希白道:「楊虛彥是石師一統天下最重要的棋子,當李唐分裂內亂時,楊虛彥以
楊勇之子的身份可發揮纂唐奇效,但楊虛彥的背叛,打亂石師的全盤計劃。他殺死『善
母』莎芳,是盡最後的努力來鎮伏楊虛彥,可惜仍是徒勞無功。更要命的是石師發覺一
向忠心耿耿的『胖賈』安隆亦生出異心,使他感到孤立無援。」
    徐子陵愕然道:「安隆不是最崇拜他的人嗎?」
    侯希口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石師是從楊虛彥通曉不死印法而瞧破安隆的背叛。
當年石師把不死印法寫成書卷時,安隆一直在旁侍候,他還和安隆討論不死印法的訣要
和奧妙,石師因何這樣做本是令人費解,可能因怕害死碧秀心後被正道圍攻,故以安隆
作傳法之人,而讓安隆得悉不死印法的事是千真萬確,因為是石師親口告訴我的。」
    婠婠沉吟道:「這麼說,楊虛彥該是從安隆口中得悉不死印法的秘密,加上他曾看
過上半截印卷,又追隨令師多年,所以能練成不死印法。」
    侯希白歎道:「這是最合情合理的推想。」
    婠婠道:「以令師的為人,會否如此輕易放棄振興聖門的神聖使命?」
    侯希白搖頭不語。
    徐子陵沉聲道:「從我接觸他的經歷,他情緒的波動很大,不時透露出心中的矛盾。
至少他自認無法對女兒狠下心腸,這亦是聖門各派系不肯服他的主因,這確會令他意冷
心灰。不過當有一天形勢改變,例如寇仲和宋缺被李唐擊潰,他說不定會改變過來。因
為始終他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婠婠微笑道:「想擊敗寇仲和宋缺,談何容易。」
    侯希白道:「此處不宜久留,婠小姐有甚麼打算?」
    婠婠雙目射出淒迷之色,向徐子陵道:「子陵內傷極重,傷及元氣,沒有一年半載,
休想復原,且功力必大打折扣,可能永遠無法回復以前的境界。」
    徐子陵洒然道:「若天意如此,我只好聽天由命。」
    侯希白安慰道:「青璇必有回天之法。」
    婠婠一呆道:「你們要找石青璇嗎?我還打算好好侍候子陵,想想替他醫療的辦
法。」
    徐子陵想起石青璇立即心中一熱,甚麼內傷都拋諸九霄雲外,歉然道:「好意心領
啦!那敢勞煩你呢!」
    婠婠露出黯然神色,旋又回復平靜,微笑道:「婠兒明白。就讓我送你們兩人一程,
那即使楊虛彥暗蹤而來,也不用怕他。」
    兩人只好答應,動程上路。
    在第一道朝陽破雲而出,照遍大地時,寇仲的殿後軍拋離追兵近三十里的路程。
    他和邢元真、跋野剛登上附近山頭,遙觀東面襄城的方向,一隊五千人的唐軍,在
前方十里許處的前山佈陣,截斷前路。
    此事早在他們意料中,並不驚訝。
    寇仲欣然道:「我們今趟的戰略非常成功,趁黑擊潰唐軍的三支先頭部隊,令李世
民不敢冒進,最妙是引得他們隨後追來,還以為我們志在襄城。」
    邢元真點頭道:「我們其他的人馬理應安然於赴隱潭山的路上,我們把李世民引來
此處,該能爭取多一、兩天的時間,讓陳公成功建設堅固的山寨。」
    寇仲目注敵陣,道:「若我們能擊敗攔路的襄城軍,是否可輕取襄城呢?」
    跋野剛聽得眉頭大皺,道:「我們血戰竟夜,傷亡近二百人,不論人馬均疲乏不堪,
恐怕無力取勝,何況敵人兵力在我們五倍之上,又是以逸待勞,請少帥明察。」
    寇仲笑道:「我只是說著玩兒。就如跋將軍之言,我們繞過敵軍,詐作硬闖陳留,
到適當時候改嚮往隱潭出去,就這麼決定。」
    跋野剛和邢元真均被寇仲輕鬆的語調感染,生出最艱難的時刻已成過去的感覺,雖
然事實並非如此,至少感覺這樣。
    寇仲一聲令下,休息近一個時辰的殿後軍全體踏蹬上馬,繼續行程。
    婠婠拉著徐子陵的衣袖,到一旁說話,分手的時刻終於來臨。
    侯希白知趣的走上附近一座小丘,俯察遠近,搜索敵人的形蹤,負責把風。
    婠婠香肩微挨徐子陵,幽幽道:「人家當然希望能與子陵後會有期,但這願望非常
渺茫。我對石之軒再沒有此仇非報不可之心,反對他生出同情。正如他說苦海無邊,祝
師正因活在不能忍受的痛苦中,故生出與石之軒偕亡之心。石之軒對祝師的話,不正是
對他自己的寫照嗎?祝師可以把所有力氣用在痛恨石之軒之上,而石之軒則只能痛恨自
己。一錯再錯,兩個深愛他的女子都因他而死。」
    徐子陵聽得烯噓不已,岔開話題道:「婠婠和我們分手後,打算到那裡去?」
    婠婠白他一眼道:「子陵想知道嗎?」
    徐於陵話已出口,當然收不回來,只好點頭應是。
    婠婠一對美睜閃亮起來,柔聲道:「我將會走遍天下去找尋某一事物,而我聖門的
夢想,將會憑此而完成。」
    直至此刻,徐子陵仍弄不清楚婠婠心中的大計,亦知她不會和盤托出。只好道:
「我很想說祝你心想事成,又怕你夢想的完成代表很多人的苦難,所以真不知說甚麼話
才好。」
    婠婠「噗嗤」嬌笑道:「若你有機會見到師妃暄,請告訴她婠兒和她的鬥爭沒完沒
了,大家走著瞧吧!奴家走啦!但願石青璇能令子陵完全復原過來,且為你誕下白白胖
胖的小子陵。」說罷一陣風的飄然而去,還數次回頭對他揮手。
    侯希白來到徐子陵旁,目視她美麗的情影消沒在林木深處,道:「是恨多蜜少,還
是相反呢?」
    徐子陵搖頭難語,心中曉得婠婠白衣赤足的模樣,將永遠緊隨著他。
    經過三天三夜的高速趕路,寇仲等無不人疲馬倦,支持不下去,而李世民的大軍們
在後緊追不捨,幸好終到達隱潭山。
    麻常的大軍在山路上設置陣地,迎接他們的來臨。
    寇仲的來臨,滿山頭的戰士均為領袖雀躍歡呼。
    寇仲甩蹬下馬,麻常迎上來道:「陳公已到天城峽建設營寨,這處已交由我負責,
少帥請到山內清潭旁的營地休息。」
    寇仲向跋野剛、邢元真和一眾干下笑道:「你們聽到麻將軍的話吧!好好的去大潭
洗個澡,睡他娘的一覺,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跋野剛訝道:「少帥不和我們一道去嗎?」
    寇仲目注遠方,雙目殺機大盛,狠狠道:「我只要打坐一個時辰,等功力恢復,隱
潭山是第一個關口,我要李世民明白我寇仲是絕不好惹的,他欠我的血債,我寇仲會逐
一討回來。」
    ------------------
  輸入者:前塵、阿賢、星詩
  由臥虎居校正排版 ||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