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八章 楊公歸天

    毛毛細雨,漫天灑下來,自午後開始,天上的雲愈積愈厚,遮日蔽天,到黃昏時終
落下小雨點。
    整個伊洛平原被茫茫雨粉籠罩,如煙如霧。勝利的大唐軍對整個戰場的清理,搜索
敵人的行動,到此時才告一段落,開始在伊闕城西南方的平原集結和重組。
    寇仲比任何人更明白李世民的想在他壯大前抹殺他寇仲,他絕不會罷休。
    大規模的搜索行動,即將全面鋪開。
    寇仲帶著無名和一顆正在受傷淌血的心,來到能遙眺大唐軍行動的小山上,感覺孑
然一人的孤獨滋味。
    成則為王,敗則為寇。他終嘗到慘敗的痛苦和失落。
    雨點灑到臉上,涼浸浸的。
    猛地一個人影從左方密林閃出來,哈哈笑道:「好小子!原來你真的沒死!」
    寇仲一聲怪叫,撲下山坡,與跋鋒寒擁個結實,歡喜得眼睛充滿熱淚。
    跋鋒寒歎道:「子陵他!唉!子陵……」
    寇仲如受雷砸,臉上血色褪盡,往後跌退三步,顫聲道:「子陵…」
    跋鋒寒苦笑道:「不要誤會,子陵仍未死。不過被楊虛彥以石之軒的魔功加上《御
盡萬法根源智經》的歹毒武功重創,幸好侯希白想起有石青璇在,她已成能令子陵復原
的唯一希望,我們只能聽天由命。」
    寇仲一呆道:「侯希白?」
    跋鋒寒把經過說出來後,目光投往遠方的唐軍,雙目立即殺機大盛,淡淡道:「我
要李世民雙倍奉還我們所受的折辱和痛苦。」
    寇仲曉得徐子陵仍健在,立即龍精虎猛起來,道:「李小子今趟殺不死我寇仲,叫
人算不如天算。事實上我們的突圍戰非是一敗塗地,至少我們三個仍是活生生的,子陵
醒過來後便不會有事。我們去找楊公、麻常、王玄恕和陳老謀那隊兄弟,他們理該成功
突圍逃出生天。」說罷發出命令,無名沖天而起,偵察遠近。
    兩人仰天觀察無名飛行的姿態,跋鋒寒道:「若我所料無誤,李世民現在是故意予
我們足夠時間收拾殘兵,繼續南下,而他因有水路之便,根本不怕我們飛出他的手指隙
縫。」
    寇仲點頭同意,以李世民的力量,本可把搜索範圍擴展至伊闕和壽安南面的山野,
但他卻沒這麼做。擺明是讓寇仲與殘兵敗將會合,令他難以獨自逃亡,再揮軍追擊,置
寇仲於死地。
    蹄聲在南邊響起。
    寇仲一震道:「該是我們的人,見到無名故趕來相會,我們去看看!」
    兩人展開腳法,越過另一座小丘,漫天風雨下只見麻常和七、八名手下,正朝他們
方向奔來。
    兩方相見,恍如隔世。
    麻常隔遠便淚流滿臉,悲泣道:「少帥快隨我來,楊公不成哩!」
    這句話有如晴天霹靂,震得兩人渾身發麻,呆在當場。
    徐子陵睜開雙目,見到侯希白正全速催舟,自己則躺在船尾,五臟六肺似被小刀切
割般疼痛難當,體內真氣流散,渾身無力,兩腿癱軟,腦袋像有上千根小針無情地刺戳
肆虐,難受得差點呻吟出來。
    徐子陵最後的記憶止於楊虛彥漆黑髮亮、邪惡詭異的魔手,對眼前所見卻無法理解,
想說話,卻只能發出一聲呻吟。
    侯希白正回頭察看後方,聞聲別頭,大喜道:「子陵醒啦!覺得怎樣哩?」
    徐子陵無力的閉上雙目,問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侯希白扼要解釋一遍,道:「我現在要立即把你送往青璇處,只有她才能令你復
原。」
    徐子陵虎目再睜,已神氣多了,勉力坐直身體,沉吟道:「若敵人沿河追來,早晚
會追上我們,我必須爭取一晚打坐自療的時間,否則終逃不過敵人的追擊,楊虛彥乃追
蹤的高手,絕不會坐看我們離開。」
    侯希白點頭道:「那我們就沉舟登岸,只要子陵能回復幾成功力,我們大有逃生的
機會。」
    寇仲和跋鋒寒在附近一座密林見到楊公卿,他挨著一棵老樹躺在林內,臉如死灰,
致命的是一支從背而入的勁箭。
    陳老謀、王玄恕、跋野剛、祁元真團團圍著他,卻是回天之術,一籌莫展。
    寇仲一眼看出楊公卿生機已絕,性命垂危。他強忍熱淚,來到楊公卿旁跪下,抓起
他雙手,送出長生真氣。
    林內蟄伏著近五千突圍逃至此處的楊家軍、飛雲衛和來自洛陽的將兵,人人身負創
傷或躺或坐,在淒風苦雨下,一片窮途末路的氣象。
    楊公卿眼簾顫動,終睜開眼睛,見到寇仲,軀體微顫,嘴角逸出一絲笑意,啞聲道:
「少帥!」
    寇仲湧出英雄熱淚。
    跋鋒寒在楊公卿旁蹲下,探手抓著他右肩,察看他背後箭傷,神情一黯,搖頭無言。
    寇仲強忍悲痛,道:「一切都沒事啦!」
    楊公卿不知是否受寇仲輸入真氣影響,雙目神采凝聚,臉上抹過一陣紅暈,反手抓
緊寇仲雙手,道:「我早知少帥不會出事,勝敗乃兵家常事,只要少帥堅持下去,終有
直搗關中的一天。」
    寇仲曉得他迴光返照,心如刀割,自第一天認識這位亦師亦友的名將,他一直像慈
父般關懷和照顧著他,義無反顧全力的支持他,而他卻因自己的策略鬥不過李世民而身
亡,悔恨像毒蛇般噬咬他早傷痕纍纍的心。
    「噗!」
    麻常在楊公卿旁跪下,臉孔埋在雙手中,全身抽搐,卻強忍著沒哭出聲來,其他將
士無不悽然。
    楊公卿像用盡生命僅餘的力氣般鬆開抓著寇仲的一對手,露出最後一絲笑意,柔聲
道:「有生必有死……少帥……」
    寇伸大駭,把耳朵湊到他顫震的嘴旁,楊公卿以微僅可聞的聲音道:「給我殺死李
元吉。」
    喉頭「鼓」的一聲,就此斷氣。
    侯希白和徐子陵躲在洛水西岸一處密林內,瞧著近三十艘載滿兵員的大唐水師船,
滿帆駛過。
    侯希白歎道:「情況真令人擔心。」
    徐子陵搖頭道:「我們該高興才對,李世民從水路把大批兵員調往南方,表示寇仲
仍然健在,故要斷寇仲往鐘離的去路。否則李世民當掉頭去攻打陳留的少帥軍,而不會
在此浪費時間。」
    侯希白苦笑道:「有道理!但我卻在擔心寇仲,他怎麼來應付李世民的追殺?」
    徐子陵道:「戰爭從來都是這麼殘酷無情,寇仲必須證明自己縱使在這麼惡劣的情
況下,仍能把李世民的大軍牢牢牽制,直至宋缺大軍來援,而我深信他有這個能力。」
    侯希白點頭道:「聽你這麼說,我也安心點。子陵現在感覺如何?」
    徐子陵道:「楊虛彥不但學曉《御盡萬法恨源智經》魔功,更練成令師的《不死印
法》。」
    侯希白色變道:「這是不可能的。」
    徐子陵歎道:「事實卻是如此。希白兄可否把《不死印法》念一遍來聽聽,希望明
早動程時我再不用你老兄背著我來走路。」
    漫天風雨的黯黑中,寇仲、跋鋒寒、麻常、陳老謀、跋野剛、邢元真和王玄恕七人,
立在密林旁靠近伊水一處山頭,瞧著三艘大唐巨艦,沿伊水駛來,望南遠去,人人心頭
沉重,感到前路艱難灰暗。
    只有寇仲雙目仲光閃閃,不知又在打甚麼主意。
    楊公卿的死亡對他造成嚴重的打擊!可是楊公入土為安後,他立即回復過來,楊公
之死反激起他的鬥志。
    不計徐子陵,他們七個人是突圍軍僅存的七位領袖,洛陽群將中只跋野剛、祁元真
和王玄恕二人能追隨寇仲到此地。其他大將如段達、崔弘丹、孟孝文、單雄信、郭善才、
張童兒等十多人均命喪當場,可見戰況的慘烈,突圍軍傷亡之重。
    寇仲忽然道:「假若我們背崇山結陣而戰,可以守多久!」
    眾人均明白寇仲的意思,由於敵人有水路之便,可迅速調動大批兵員,無論他們往
任何一方逃遁,必給敵人截擊於途上,不要說南下千里逃往鐘離,襄陽那關他們肯定闖
不過去。
    換句話說,他們絕沒有逃脫的僥倖。但若就地冒險一戰,雖終難逃全軍覆沒的命運,
但卻死得轟轟烈烈,不用似喪家之犬般給人趕得竄南遁西,死得窩囊!這是所有人對寇
仲說話的理解。
    麻常頹然道:「我們的箭矢足供我們頑抗三個晝夜。」
    陳老謀嘿然道:「沒有箭矢可削木編箭,我的工事兵尚餘一百二十五人,以樹幹築
壘寨,廣佈陷阱,守個十天半月該非困難。」
    跋野剛歎道:「就是糧食的問題卻無法解決,即使我們狠心殺馬吃肉,仍支持不到
一個月的時間,更大的是士氣的問題,既明知必死,當有人生出異心。」
    寇仲搖頭道:「我們不是必死,而是必勝。前晚將是我寇仲最後一趟吃敗仗。」
    眾皆愕然。
    跋鋒寒大訝道:「少帥憑甚麼有把握打一場勝仗?」
    寇仲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大家試想想以下的一種情況:我們背崇山峻嶺結陣,而
又有源源不絕的糧食供應,兼有大批威力龐大足夠摧毀李世民整師軍隊的歹毒火器,情
況又如何?」
    跋鋒寒劇震道:「對!我差點忘了,你是否指襄城南面的天城峽,那裡是最險要的
險地,但火器從何而來?」
    麻常等至此曉得寇仲非是胡言亂語,均生出希望,紛紛追問。
    寇仲解釋道:「天城峽是當年我們逃避李密和曲傲的追殺,於襄城南面高山發現的
峽道,全長半里,兩邊巖崖峭拔,壁陡如削,北端狹窄至僅可容一車一騎通過,峽口外
是起伏無盡的丘陵山野,天城峽全峽間還隔了橫跨數十里的隱潭山,只要我們在天城峽
北端結陣固守,令敵人以為我們陷身絕境,而事實上我們則後有通路,我們將可把李世
民大軍牢牢牽制,直至救兵來援。」
    祁元真等恍然大悟,喜出望外。就像在怒海沉舟的當兒,發現陸地在咫尺之外。
    襄城位於洛陽東南百餘里處,若他們橫過伊水,朝東行軍五十里許,即可抵天城峽,
而此著將大出李世民意料之外,說不定還以為他們患了失心瘋,自投絕地。
    寇仲繼續道:「至於火器,則是我和子陵從陰癸派手中搶來的戰利品。這批是來自
江南的火器,陰癸派本要運往長安助楊虛彥和楊文干作反之用。給我與子陵取得後,藏
在長江一處支流的岸旁秘處,倘若我們到天城峽後,立即派人把火器起出來,一來一回,
半個月時間肯定足夠。我們將可給李世民一個大驚駭。」
    眾人無不聽得精神大振,一洗頹唐之氣。
    跋鋒寒點頭道:「我們捨鐘離而取襄城,李世民會怎樣想呢?」
    陳老謀興奮道:「他當然會以為我們是走投無路,行險一搏攻打襄城。」
    跋野剛道:「也許他誤以為我們是聲東擊西,事實上是想衝破李世績的封鎖線,逃
返陳留。」
    寇仲道:「不管李小子想東或是想西,現在我們成敗的關鍵是能否到達天城峽,我
們必須多方惑敵,此行才有機會成功。各位有何高見?」
    王玄恕道:「玄恕對附近的環境比較清楚。若我們沿伊水西岸南行,沿途均是山野
丘陵之地,以李世民的精明,會在南方前路平原等候我們,而不會冒險在山野截擊。當
我們抵達伊水南端盡頭,立即改往東行,直撲襄城,將大出對方料外,我們則過襄城不
入,詐作直撲陳留,可令對方慌忙調軍攔截,到此時我們才穿越隱潭山,往天城峽進發,
只要快速行軍,足可拖延十天光景。」
    寇仲喜道:「好計!就這麼決定。我們立即重組軍隊、振奮士氣。從沒有一刻,我
比現在更有信心今李世民吃一個大虧,因哀兵必勝。」
    眾人轟然答應。
    黎明前,雲散雨收。
    徐子陵從深沉的調息中悠然醒轉,長長呼出一口氣。
    在他旁護法的侯希白大喜道:「有沒有進展?」
    徐子陵點頭道:「我現在回復一、兩成功力,同在丹田凝聚真氣,楊虛彥自創的黑
手魔功真厲害,我現在絕不能和人動手,否則將永難痊癒。」
    侯希白道:「子陵能否憑本身功力回復原狀?」
    徐子陵沉吟半晌,苦笑道:「楊虛彥的邪毒深深侵蝕我的經脈和髒俯,我能保不死,
全賴長生氣對他邪功魔法的天然抗力,除非能把邪毒完全驅除,否則我根本無法真正運
功療傷。」
    侯希白駭然道:「楊虛彥竟變得這麼厲害?你現在已清楚不死印法,仍不能自療
嗎?」
    徐子陵道:「這兩成許功力的回復,是在曉得不死印法的傲人成績,若我能看一遍
《御盡萬法根源智經》,說不定可驅走邪毒,現在卻是沒有辦法。」
    侯希白道:「事不宜遲,我們立即趕去青璇隱居之所。」
    徐子陵想起可見到石青璇,心中一熱,正要點頭答應,一艘快速鬥艦沿洛水從南駛
至。
    兩人均瞧得心中一沉,大感不安。
    侯希白把徐子陵扶起來,道:「他們肯走猜到我們棄舟登岸,更曉得子陵傷重難行,
要不要我背你走?」
    徐子陵深吸一口氣,搖頭道:「我還走得動。」
    侯希白抓著徐子陵衣袖,穿入洛水西岸密林,往西疾行。
    戰艦在後方緩緩靠岸,十多道人影從艦上飛登岸陸,往他們追來。
    侯希白駭然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他們怎能掌握我們確實的位置?」
    徐子陵抬頭望天,三個黑點在上空盤旋,歎道:「我們是棋差一著,忘抹掉血腥氣
味,故瞞不過這三頭惡鷲。」
    侯希白道:「走!」
    ------------------
  輸入者:前塵、阿賢、星詩
  由臥虎居校正排版 ||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