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
第二章 絕處求生

    時間似是一下間凝止不前。
    當王世充口中吐出投降的決定,他身旁的人,包括王系將領、外姓將領、保護王世
充的七、八名親隨高手,寇仲、徐子陵、跋鋒寒、楊公卿、十多名飛雲衛及守衛城牆的
鄭國戰士,人人呼吸頓止,目光全盯住王世充處,寬廣延伸的牆頭鴉雀無聲。
    城外以李世民和李元吉為首分佈整片大河原的唐軍,只漫空飄揚的旌旗拂拂作響,
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在間歇響起的馬嘶聲中,靜待守城軍或戰或降的決定。
    寇仲臉容冷靜,雙目射出銳利的神光,毫不動氣的聽著王世充關乎全城軍民命運的
決定,仿似絲毫不把王世充的話放在心上。
    王玄恕最先作出反應,搶前跪地悲呼道:「父皇……」
    王世充怒道:「閉嘴!朕是別無選擇。」
    寇仲嘴角逸出冷酷的笑意。他甚至欠缺與王世充這種自私自利、反覆無恥的小人再
作計較,又成臭罵他一頓的心情,乾脆俐落的道:「主上既然獻城投降,已淪為敵人俘
虜,沒有權為自己作主,我們同心合力共守洛陽之議再沒有約束力。從今夜此刻開始,
大鄭亡國,洛陽再不是你王世充的,誰敢反對,我就殺誰。來人!給我把王世充和其從
屬全關起來。」
    王世充聽得臉色劇變,王系將領紛紛喝罵,王玄應高呼道:「造反啦!造反啦!」
    「鏗鏘」之聲不絕,王系的將領、親兵、外姓諸將、守城戰士、飛雲衛,所有人等
同時拔出佩刀佩劍,牆頭立時瀰漫劍拔弩張的火爆味道,內戰一觸即發。
    只有寇仲、跋鋒寒和徐子陵仍是神態冷漠,品字形列在王世充身前,對刀槍劍戟視
若無睹。
    寇仲笑意擴大,倏地仰天長笑,暴喝道:「誰肯與我寇仲共存亡!」
    除王系人馬外,外姓諸將、飛雲衛和遠近聞聲的千百守城戰士,轟然應昭,聲震城
牆。
    王世充、王玄應等一眾王系人馬,此時才曉得外姓將士,全投到寇仲一方,人人臉
上血色盡褪,更有人拿不住兵器,「噹啷」一聲掉往地上,加添寇仲控制全局的威勢。
    王世充握著佩劍的手忽白忽紅,顯示他對是否該拔劍出鞘,正猶豫難決。
    王玄恕倏地立起,移到寇仲旁,悲呼道:「父皇請恕孩兒不孝,玄恕決定站在少帥
一方。」
    跋野剛和邴元真兩把劍同時抵住王世充後背,這比甚麼說話更有威脅力,王系人馬
沒人敢動半個指頭,誰都曉得大勢已去,洛陽城已落入寇仲手上。
    王世充渾身一顫,鬆開握劍的手,淚流滿臉道:「罷了!罷了!」就這麼朝下城的
石階走去。
    「噹啷」之聲不絕,王玄應與各王系將領紛紛棄械相隨,在跋野剛等外姓諸將和飛
雲衛押解下接受被軟禁宮內的命運。
    在這種情況下,寇仲不將他們全體斬首,可說已是非常仁慈。
    寇仲探手拍著王玄恕肩頭,微笑道:「我絕不會傷害他們,放心吧!」
    接著抬手,轉身面向城外的李世民,大喝道:「李世民聽著,只要我寇仲尚有一口
氣在,絕不投降,有本事就攻進洛陽來吧!」
    跋鋒寒狂喝道:「寇仲必勝!少帥軍必勝!」
    城牆上各將兵齊聲應和,「寇仲必勝!少帥軍必勝!」的呼聲,傳遍大地,直衝夜
空。
    兩方大軍再無談判的可能性,只能憑實力決定去留與存亡。
    成則為王,敗則為寇!
    天下從此再非群雄割據爭霸的局面,而是決定於李世民和寇仲間的勝負榮辱。
    寇仲步下東牆,跋野剛、邴元真、單雄信、段達、郭善才等外姓將領,在城階盡處
恭候,看寇仲如何領導他們度過危關。
    現在城外再非李元吉,而是名震天下的無敵常勝統帥李世民,兵力從十萬增至十五
萬,對於寇仲沒把李世民計算在內的突圍大計,沒人再有信心和把握。
    寇仲在最後一級止步,微笑道:「我和王世充終是一場相識,玄恕又是我們的好兄
弟,我們定要對他老人家尊敬,讓他能完成投誠大唐的意願。」
    跋野剛先向寇仲身後的王玄恕請罪,再答寇仲道:「屬下明白!」
    跋鋒寒悠然自得地往第六級石階坐下去,啞然失笑道:「寇仲畢竟是寇仲,現在我
真的對你信心十足,不再擔心。」
    站在他旁的徐子陵和楊公卿均覺深有同感,寇仲能於此等惡劣時刻,仍從容自若,
談笑用兵,是能人所不能。
    寇仲哈哈笑道:「多謝老跋讚許。」
    跋野剛、王玄恕等人亦生出奇異的感覺。寇仲和跋鋒寒置生死於度外的輕鬆自如,
對他們有強大的感染力,忽然間都覺外面的李世民再非那麼可怕。因為跋鋒寒、寇仲和
徐子陵,隨便祭一個出來,均是李世民最恐懼的勁敵。三個合起來,天下最可怕的突厥
狼軍,仍奈何不了他們。
    寇仲轉過身來,向楊公卿道:「我們要動用從陳留來的班底,守穩每一道可通往城
外的城門,此事須立即去辦。麻煩楊公!」
    楊公卿哈哈笑道:「能和少帥共生死存亡,是老夫的榮幸。穩守城門,防內賊開門
獻城,只是小事一件,包在老夫身上。」
    笑著欣然在飛雲衛簇擁下落階去了。
    寇仲經拍每一個經他身旁而過的人的肩頭,使人都感到他有一分胸有成竹,勝券在
握的自信。
    楊公卿離開後,寇仲淡淡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首先我們該弄清楚李小子的
形勢。」
    徐子陵在跋鋒寒旁坐下,心生感觸,寇仲終於成長,令師妃暄的恐懼成為事實,變
成能與李世民在戰場上匹敵的可怕人物。
    他同時體會到跋鋒寒「眼前此刻」確在武道修行上起著無上妙用。此刻他一方面正
處於噩夢般的圍城戰中,敵人兵力在他們數倍之上,且士氣高昂;而他們則是屋漏兼逢
連夜雨,面臨內部分裂、士氣低落和箭盡糧絕的諸般問題。另一方面他卻抽離一切,冷
靜超然地默默觀察正飽受戰爭苦難的自己,從而達到井中月式的精神平衡。就像在夢裡
他曉得自己正在作夢的情況,只是沒法醒轉過來。
    坐在身旁的跋鋒寒冷靜如常,他是天生的戰士,愈惡劣的處境,愈令他表現出超越
的特質。他以身作教,向寇仲宣揚誰夠狠誰就能活下去這戰場上的金科玉律。
    而自己最好的兄弟正施盡渾身解數,先是單人匹馬,硬闖敵陣,不但表現出對竇建
德的情義,更向敵我兩方顯示出他不懼敵人的勇氣。雖在最後關頭被楊虛彥破壞,致功
虧一簣!
    可是已激勵守城軍的志氣,使他能以乾脆俐落的手法控制全局,令王世充黯然退出,
再不能左右大局。
    這一切形成他的眼前此刻,讓他在雙重醒覺的情況下經驗這徘徊於生和死和牽涉到
全城軍民命運的可怕體驗。
    寇仲的聲音繼續傳進他耳內道:「敵人兵力在我們五倍以上,且戰意高昂,訓練精
良。可是以深溝高壘圍城,不利攻而利守。李世民更非愚頑之輩,所以短時間內只會盡
力封鎖水陸兩路,不會冒險攻城。我們洛陽是大都會,只要能解決內部的問題,選擇突
圍的時間,憑敵分散而我集中的形勢,必可一舉克敵破圍。我們要和外面的李世民斗腦
筋而非比兵力。」
    跋鋒寒低喝道:「策略正確。」
    寇仲欣然一笑,目光往徐子陵投去,求教道:「陵少有甚麼意見?」
    徐子陵從容道:「要走必須今晚走,否則永無機會。」
    跋野剛等十多名將領無不愕然。
    寇仲豎起拇指道:「陵少確對敵我形勢洞察無遺,李世民此刻當是調兵遣將,加強
圍困洛陽的防禦工事。若錯過今晚,突圍將越趨困難,且這仍非最大問題,最頭痛的是
我們只餘十多天存糧,沒有理由不趁敵人陣腳未隱時全力突圍,若不這般做,李世民會
猜到我們另有所恃,他只須命人把環繞全城的深壕往下再掘一丈,我們的地道將無所遁
形。所以我們必須趁這情況未發生前,利用地道殺出重圍,捨此再無他法。」
    跋鋒寒點頭道:「今晚確是唯一機會,但內部問題如何解決?李世民一向聲譽良好,
善待降者,會令我們軍心不穩,難以發揮戰力。」
    寇仲轉向諸將道:「我們軍中,有多少人是有家眷在洛陽的?」
    單雄信答道:「主要是跋大將軍和郭大將軍的部隊,人數在萬許間,還有是禁衛軍,
總人數超過洛陽軍力半數。」
    守城的正規軍接近二萬,如此一來,只剩下萬餘人是沒有家室顧慮的。
    跋野剛、郭善才等開始明白寇仲知己知彼的關鍵性。
    寇仲道:「凡有家眷在城內的,都讓他們解甲歸家,與家人共聚,不須參與突圍戰,
此事必須妥善安排,分隔處理,以免影響軍心。每家每戶,一律發放三天糧食,靜候我
們棄城以後出唐軍前來接管的時刻。所以非突圍部隊必須留在家內,違令者斬,因為我
不想被敵人抽後腿。這方面的事交由跋大將軍和郭大將軍統籌處理遣散那些必須留下的
部屬。且務要在兩個時辰內完成,那我們尚有三個時辰突圍離開。」
    跋野剛和郭善才聽得心悅誠服,領命而去。
    寇仲吐口長氣,道:「現在輪到我們研究破敵保命的戰略啦!絕對不能出岔子,否
則我們將沒命飲馬長江。」
    城裡城外,戰雲密佈。
    城外號角聲、馬嘶人嚷、密集的蹄音此起彼落,顯示果如寇仲所料,李世民正調兵
遣將,嚴防他們突圍逃走。
    洛陽城則內張外弛,諸將默默執行寇仲的命令,為突圍作出一切準備。
    麻常完成近百輛填壕的蝦蟆車,土泥包過千袋和五輛木驢。三十挺八弩箭機和十五
台大飛石車,都陸續運抵南門廣場,突圍部隊分作三組,每組約三千人,在長夏門、厚
載門和定鼎門枕戈以待。尚有把守其他各門和城牆的八千戰士,待時機來臨,會從各處
趕來投進撤退戰爭去。
    寇仲、跋鋒寒、徐子陵來到城南衛所,聽負責地道的陳老謀報告最新情況。
    陳老謀道:「幸不辱命,通往高寨和外壕兩座箭塔陣地的地道均已完成,只要把支
撐的棚架毀折,便可達目的。可是三條地道只得一條地道貫通,會大幅減慢我們的行
動。」
    跋鋒寒目光落在立於寇仲肩上的無名,道:「我擔心康鞘利的獵鷹,它大有可能發
現我們的人從地道南端出口把輜重運送出去。」
    寇仲凝神靜思片刻,通:「鷹兒始終是鷹兒,有它的智慧局限,在這兵員廣佈,活
動頻繁的戰場上,鷹兒會瞧得糊塗起來,難分敵我。」
    陳老謀道:「少帥能否指揮無名去攻擊另一頭同類?」
    寇仲點頭道:「我雖然未試過,但突利曾告訴我無名受過這種訓練。不過我不會往
無名身上打這方面的主意,因幾可肯定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陳老謀細看無名抓著寇仲寬肩的鷹爪,哈哈笑道:「山人自有妙計,假若我把見血
封喉的毒藥抹些在無名的爪上,死的只有是對方的獵鷹。」
    三人同時動容。
    徐子陵皺眉道:「這方法確是可行,不過仍有無法解決的障礙難關,陳公何來見血
封喉的毒藥?」
    陳老謀苦笑道:「我離開梁都時,隨身帶一瓶自家秘製的毒液,原意是侍候自己,
以免被擒受辱。唉!我這把老骨頭再受不住任何折騰。是啦!究竟還有甚麼困難呢?」
    跋鋒寒微笑道:「少帥軍又多一位視死如歸的好漢,以我個人的經驗,老天爺的脾
氣很古怪,你一心求死反死不去。至於子陵提及的障礙疑難,是唐軍養有六頭專門對付
獵鷹的惡鷲,即使無名有毒爪作武器,在惡鷲圍攻下將難倖免。」
    寇仲沉吟道:「事在人為,畜牲怎鬥得過我們的智慧,李世民並不曉得我們知道六
頭惡鷲的存在,假若我在城頭放出無名,著它往南飛去,他會有怎樣反應?」
    陳老謀道:「他定會立即放出惡鷲,追殺無名。」
    寇仲搖頭道:「事情該不會如此簡單,惡鷲並不懂分析敵我情況,只有當它看見無
名,才會追擊。所以若無名在某處空中盤旋,對方首先會召回獵鷹,以免誤中副車,然
後負責的人會把惡鷲帶至近處,發令惡鷲進擊,那時只要無名降往低空,引鷲來追,我
們便有機可乘,對嗎?收拾惡鷲後,我們再對付康鞘利的獵鷹,從此我們再無上空之憂,
要憂心的也將是李世民。」
    跋鋒寒精神大振道:「此法確是可行,我們就在城牆上把惡鷲解決,對李世民立個
下馬威。」
    寇仲向陳老謀道:「請陳公依原定計劃,把輜重送往地道出口的山林秘處,一個時
辰後我們發動攻勢,我撥出五百人給你老人家指揮,以應付任何危急情況。」
    陳老謀掏出裝有毒藥的小瓶,說明用法,交給寇仲後,欣然去了。
    跋鋒寒道:「寇仲你須是最後一個離開洛陽的人,以安軍心,偷襲高寨交由我負責。
殺鷲後,子陵最好親赴出口的山林處,接應我們突圍的大軍。」
    徐子陵道:「李世民大概不會派獵鷹巡視南方遠處山頭,卻不會放過偵察城內軍員
調動的情況,若發覺我們把軍隊全集中在城南,對我們大大不利。」
    寇仲道:「這個容易,整場突圍戰分作六個階段進行,首先是從地道運送兵員輜重。
第二個階段是分別在城南和城西布軍,使李世民摸不清我們究竟要從何方突圍。第三個
階段是假設成功令李世民召回獵鷹兼射殺他的惡鷲,就把西門部隊移師南門。第四個階
段是出城攻擊和偷襲高寨、同時從地底摧毀敵陣三管齊下,進行填壕渡壕之戰。第五個
階段是所有把守城牆城門和監視王世充的部隊全速從南門撤走。最後一個階段是隨機應
變,逃之夭夭。」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少帥算無遺策,不過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所謂偷寨必劫糧,
我們的糧食頂多可支持十天,未到襄陽怕要吃草根樹皮,入寶山豈可空手而回。當我軍
對敵陣發動猛烈攻擊,高寨敵人必空巢而出,防守薄弱,我們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
把高寨控制手上,把寨內物資從地道運走,然後一把火燒掉高寨,再與你破圍而來的少
帥軍會師,一起逃命。」
    寇仲一拍額頭,欣然笑道:「我真糊塗,這麼簡單的事竟想不到,好哩!兄弟們!
該是到城牆來些刺激玩意的時候。」
    ------------------
  輸入者:前塵、阿賢、星詩
  由臥虎居校正排版 || http://nsh.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