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2)
第十三章 大勢已去

    三人保持伏地的姿勢,回首瞧去,在暗黑的林木間,一道窈窕美好的黑影急掠而至,
對方顯是未發覺他們,速度不減。
    到她掠上山坡,立即大驚止步,花容失色,到看清楚是他們三人,驚駭化作驚訝,
按著酥胸道:「我正急著設法尋找你們,你們怎會往這裡的?」
    來者竟是美人兒軍師沈落雁,雖比前消瘦,卻更楚楚動人。
    三人從斜坡坐起來,寇仲抓頭道:「你難道不知洛陽被李元吉重重圍困嗎?若給人
發現你沈大姐來探訪我們,對世積兄有害無益。」
    沈落雁一身夜行勁裝,驚魂甫定的來到三人跟前蹲下,壓低聲音道:「我沒有時間
心情和你們說閒話,唐夏交戰勝負已分,李世民大破竇建德,竇建德慘被生擒。現李世
民正還軍洛陽,世積則奉命全力攻打陳留,截斷你們陳留少帥軍與洛陽所有聯繫和通路。
你們要命的,就立即有那麼遠逃那麼遠。唉!你們必須立即走,逃往大江是唯一生路,
但必須避過壽安和伊闕的守軍。」
    三人同時變色,雖早預料竇建德會吃敗仗,怎想得到敗得這麼快,這麼慘,令他們
在未準備妥當前來個措手不及。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竇建德怎會如此不濟事?」
    沈落雁怕他們不相信,致失逃走良機,忙道:「竇建德被誘進軍虎牢,擺開陣勢,
秦王卻不與接戰,讓竇軍從辰時苦候至午時,到竇軍兵疲將倦,秦王先遣宇文智及率三
百輕騎奔過建德陣西,擾其軍心,然後親率玄甲戰騎直撲敵陣,大軍隨後漫山遍野殺去,
雙方交鋒纏殺。秦王率玄甲精騎破陣而入,直出竇陣背後,又回頭突還本陣,如此數度
衝殺,竇軍崩潰四散,唐軍乘勝追擊三十餘里,斬首逾三千級。竇建德在將領親隨死命
保護下,往牛口渚逃跑,均被唐軍白士讓和楊武威生擒,此役竇軍被俘者達五萬人,卻
被秦王當場釋放,讓他們各自還鄉。竇建德完蛋哩,接著輪到你們。此時不走更待何
時。」
    寇仲一顆心直沉下去,想竇建德一世之雄,當日如何威風八面,此刻卻成階下之囚,
生死由人,心中難過得想哭出來。
    李世民說得沒錯,他請竇建德來援,只是害他,加速他的敗亡。
    跋鋒寒和徐子陵正擔憂著在地道和部署未完成前如何逃走,欲語無言。
    沈落雁焦急的道:「你們為何忽然變成啞巴?我真的不是和你們說笑的。李淵頒下
聖旨,命秦王必須提寇仲的頭回去見他,這是世積親口告訴我的!」
    寇仲勉強振起精神,苦笑道:「美人兒軍師請放心,李世民想斬我的頭,得問過小
弟手上的井中月才成。」
    沈落雁瞪他一眼道:「死性不改。」旋又垂首輕輕道:「長安的事,尚未有機會向
你們道謝。」
    寇仲道:「大家是老朋友嘛!」
    沈落雁顯是想起李密的橫死,雙目射出黯然神色,垂首無語。
    徐子陵不想她記起傷心事,問道:「竇公被破是多久前的事?」
    沈落雁記起此行目的,忙道:「是三天前的事。李世民翌日即率軍起行,我猜他的
先發部隊至遲該在五天內抵達此處,你們必須立即離開這裡。」又黛眉輕蹙道:「你們
怎能出入自如的到這裡來?」
    即使寇仲信任沈落雁,因事關重大,仍不敢洩露真相,又不忍騙她,湊過去在她晶
瑩通透的小耳旁低聲道:「這是憑著可低來高去的好處。」
    跋鋒寒怕寇仲愈說愈露骨,道:「李夫人高義隆情,我們三兄弟非常感激。此處乃
是非之地,李夫人不宜久留,我們亦要回城準備撤走的事。」
    他故意稱她為李夫人,是要提醒沈落雁有關她本身的處境,動輒會牽累李世積。
    果然沈落雁聞言嬌軀微顫,欲言又止的連瞥徐子陵數眼,最後螓首輕點道:「你們
好好保重,千萬勿要逞匹夫之勇。」
    說罷轉身從原路迅速離開。
    三人望著她消失在山林中的背影,呆坐在山坡近頂處,好一會兒寇仲才道:「我們
的噩夢似乎剛開始,怎辦好?」
    跋鋒寒道:「當務之急是分出人手,先開挖能破對方壕塹陣地的地道,另一方面建
造填壕的蝦膜車,務要日夜趕工在一、二天內完成一切。竇建德被擒一事只可讓最上層
的將領知道,不可洩到軍中。我們要與時間競賽,只要能在李世民抵達前突圍離開,外
面海闊天高住我翱翔,總有捲土重來的一天。」
    寇仲道:「最怕是李元吉先一步以飛箭傳書通知王世充,這反覆無義的小人必會出
賣我們。」
    跋鋒寒道:「所以我們必須讓跋野剛等人曉得此事,作好一切防備措施,若王世充
有任何異動,我們殺他娘的一個片甲不留。」
    三人摸清楚出口遠近山川形勢後,從地道回城,在南城衛守所召開緊急會議,告知
楊公卿、麻常、陳老謀、跋野剛、單雄信、郭善才等有關竇建德落敗遭擒的壞消息,最
後寇仲道:「洛陽大勢已去,只有撤往南方一條路可以走,不過退亦要退得漂漂亮亮
的。」
    接著把撤退大計說出來。
    陳老謀拍胸保證道:「只要加派一倍人手,我可在後天黃昏前完工。」
    麻當道:「蝦蟆車請交由屬下負責。」
    寇仲斷然道:「那就把撤軍行動定在後天晚上,在這期間內我們不可犯任何錯誤,
每一個行動均須以安然離開為目標。我要我的人把全城嚴密控制在手,不容任何消息洩
往城外,任何從城外射進來的信件,須送到我手上而非王世充手上。」
    跋鋒寒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看出對方心中的想法──寇仲面對生死關頭,終從
失意和憂慮復原過來,變回那視戰爭如遊戲的無敵統帥,像井中月般無情鋒銳。
    跋野剛皺眉道:「那是否該先把王世充收拾呢?」
    跋鋒寒向跋野剛豎起拇指讚道:「野剛兄夠狠。」
    寇仲從容微笑道:「老跋不用再提醒小弟。」
    轉向陳老謀和麻常道:「陳公和麻將軍無須在此浪費時間,你們全力攪好適才議定
的工作,其他的都交給我們。」
    陳老謀和麻常欣然領命去了。
    寇仲向楊公卿求教道:「楊公請指點。」
    楊公卿捋鬚微笑道:「我那一套太老太舊哩!一切聽少帥吩。大丈夫馬革裹屍,生
死只是等閒事。」
    寇仲心中湧起不祥感覺,以往屢次和楊公卿出生入死,只這趟他直接說及死亡。此
時無暇多想,略搖頭把擾人的思想揮走,目光迎上跋鋒寒,微笑道:「我一直避免和王
世充來一場巷戰,是為保存實力,所以找必須封鎖竇建德被擒的消息,若我猜得不錯,
李元吉該比我們更遲曉得此事。」
    徐子陵同意道:「李世民會向李元吉隱瞞此事。因為他想王世充向他投降而非向李
元吉投降。」
    眾人圍圓桌而生,閃耀的燈火映得城衛所的大堂乍明乍暗,徐子陵忽然想起師妃暄,
想起與她初遇的動人情景,一切也是在洛陽發生,那時和這一刻的心情,卻是天淵之別。
    跋鋒寒聳肩道:「一切依你們的方法去辦,說到底,我是個獨來獨往的劍手,心中
想的全是殺人或被殺。而少帥你卻是統領全軍的最高領袖,一切為大局著想,心中想的
是最後的勝利。」
    寇仲哈哈笑道:「知我者除子陵外,就要數你跋鋒寒。」
    接著雙目神光電射,投往跋野剛,沉聲道:「所以暫時不用費神費力去動王世充,
現在是近三萬人對六千禁衛軍,哪輪到他發言礙事。」
    跋野剛心悅誠服施禮道:「遵令!」
    寇仲道:「由這刻開始,我要有大將軍級人手輪番在東面城牆當值,密切注意城外
東面敵軍的動靜,稍有異動,須立即來報告。」
    郭善才道:「這個由屬下負責。」
    寇仲笑道:「那就全仗你。說實在,更惡劣的環境我也試過,只要一切依計而行,
我們必能安渡此關。」
    眾人曉得他說的「更惡劣環境」,指的是赫連堡之役,事實俱在,跋野剛三將登時
信心大增,分別接令去了。
    剩下楊公卿、寇仲、跋鋒寒和徐子陵四人,燈火搖曳下,偌大的廳堂,份外有種大
戰前冷清淒苦之意。
    楊公卿道:「若李世民乘船從水路回來,經大河入洛,順水行舟,不用四天可抵洛
陽。」
    寇仲等均聽得心生寒意,竇建德三天前兵敗被擒,如李世民兵分兩路,分由水陸兩
路進軍洛陽,那水路的部隊可於眼下任何時刻抵達。
    跋鋒寒道:「幸好據我們可靠的情報,李世民舍水路而取陸路。」接著訝道:「你
們兩個的臉色為何變得這麼難看?」
    寇仲苦笑道:「如對手非是李世民,楊公這番話絕不會動搖我的信心。」
    徐子陵歎道:「少帥的擔心不是沒有理由的。」
    跋鋒寒大吃一驚,皺眉道:「你們是指李世民早顧慮到沈落雁會向我們通風報信,
所以故意在行軍部署上不和李世積說實話?」
    楊公卿聽得一頭霧水,不解道:「消息竟是從沈落雁處傳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寇仲向他解釋清楚,道:「愈想愈令人感到可疑,李世積清楚明白沈落雁和我們的
關係,自該向夫人隱瞞,為何偏要親口告訴她?」
    楊公卿道:「這個倒不稀奇,聞說李世積此人頗重情義,或者因你們有恩於其夫人,
故他有意予夫人一個向你們報恩的機會。」
    寇仲正要說話,跋野剛氣急敗壞旋風般奔進大堂,高呼道:「大批唐軍的水師船從
洛水開至。」
    四人耳際如平地乍起焦雷,轟得各人眼冒金星,頭皮發麻。
    最可怕的情況終於不幸發生。
    「砰!」
    寇仲一掌拍在桌上,喝道:「好小子,又給你耍了一著。」
    跋鋒寒長身而起,臉容變得無比冷酷,寒聲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讓我看
看李世民是否真有三頭六臂。」
    楊公卿隨之起立道:「我們到城頭看看。」
    徐子陵低頭瞧著自己那對晶瑩通透、修長潔美的手,心中再無驚怖,忽然間他深切
明白到戰爭的本質,就是不擇手段去爭取最後勝利,與敵人爭鋒,情義仁慈絕無容身之
所。
    誰夠狠誰就能活下去。
    而直到此刻,寇仲仍不夠狠。他自己當然更差上一截。
    緩緩起立。
    四對目光全集中到仍坐在椅內的寇仲身上。
    寇仲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李世民想殺我寇仲,這是唯一的機會,錯過洛陽,他
將永不能辦到。」
    霍地起立,昂然闊步的朝大堂出口走去,每一步都是那麼肯定和有力,配合其龍行
虎步的姿態,威猛無儔的形象,足音組成的奇異節奏,透出勇往直前的強大信心。
    跋鋒寒等旋風般在他領頭下跨出大門,開赴戰場。


                      《大唐雙龍傳》卷五十二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