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2)
第十二章 死亡密諭

    寇仲、徐子陵、跋鋒寒三人沿城頭巡視,所到處戰士肅然敬禮,眼中射出發自心底
的景仰神色。
    三人友善地對枕戈待旦的守城戰士噓寒問暖,撫慰有加,著意設法改善他們的境況,
提高他們的士氣。
    城外敵寨與箭塔燈火點點,連綿平均地分佈城外,軍勢鼎盛,確有令人心膽俱喪、
不戰而潰的威勢。
    最後三人來到東北的上東門,登上高起牆頭上的城樓,憑高遙望左方位於漕渠和洛
水間高地的李元吉帥寨,在堅強的防禦工事和壕塹環護下,帥寨鎖鎮兩坷,脅迫洛陽。
    把守城樓的戰士悄悄退開,方便三人說話。
    寇仲輕歎道:「若我能攻陷帥寨,斬李元吉於刀下,肯定可改寫未來的命運。」
    徐子陵哂道:「這叫好大喜功,更是不自量力。」
    寇仲陪笑道:「我只是用話來發洩心中的窩囊氣,大睡一場後,我現在精力盡復,
鬥志昂揚。坦自說,在趕來洛陽途上,我的心情劣無可劣,經一覺睡醒後心情才回復過
來。」
    跋鋒寒微笑道:「無論你心情如何壞,絕不能表現出來。因為洛陽城內人人以你馬
首是瞻,名副其實的瞧你臉色做人。」
    寇仲雙目神光閃爍,沉聲道:「我寇仲是永不會認輸的。殺我固不容易,要我投降
更絕無可能。」
    徐子陵壓低聲音道:「你對王世充有甚麼打算?」
    跋鋒寒插入道:「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
    寇仲眉頭大皺,沉吟片刻,苦笑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不要看王世充手下將
士離心,可是由於他長期的部署,手上兵權大部分在王系將領控制下,若我們出手對付
王世充,極可能引發內鬨巷戰,那時不待敵人來攻,我們先自崩潰。」
    跋鋒寒道:「若王世充秘密開城投降,我們會全軍覆沒。」
    寇仲答道:「我太清楚王世充這個人哩!戀棧權力,不到最後計窮力絀絕不肯放棄。
橫豎他只要投降,唐軍便不會殺他,以他的性格當然會捱至最後一刻才決定投降。目前
他對唐夏兩重交戰仍存希望,不會就這麼輕易放棄。所以我們只須密切監視王世充的動
靜,可保無虞。」
    徐子陵環目掃硯城外遠近的情況,淡淡道:「眼下的洛陽如同一座孤島,不但往來
交通被截斷,更是與世隔絕,茫不知唐夏兩軍交戰的情況,到李世民大破竇建德,還兵
洛陽,我們那時不單要應付外患,還要應付內憂!」
    寇仲訝道:「陵少難道竟支持老跋先發制人的提議?」
    徐子陵苦笑道:「我是就事論事,我可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卻不得不為與我們並肩
作戰的兄弟著想。」
    跋鋒寒沉聲道:「戰爭是看誰更狠的死亡玩意兒,寇仲你勿要有婦人之仁,這只會
誤事。」
    寇仲探手摟上兩人肩頭,微笑道:「老哥你責怪得好,不過行動的時機尚須斟酌。
我尚留有一手:當竇建德真的飲恨虎牢,其飛會親自趕來,在洛陽東南方的山頭燃起三
處烽火,那將是我們展開行動的時刻。但現在的情況下,我們須佯裝要大舉反擊城外唐
軍,在城內則作出各種縝密部署,於王世充不覺下控制全城,那時將不怕他出賣我們。」
    跋鋒寒欣然道:「好小子!果然有些門道。」
    寇仲道:「我本來尚有一法,就是先打通地道,派探子穿過地道去與陳留我軍暗通
消息。卻怕因小失大,暴露地道的存在,乃打消這個念頭。」
    頓了頓續道:「我們目前最緊要的事,是保存實力,一旦城破後全師突圍而出,南
下攻奪襄陽,可守則守,不可守從水道撤往鍾離,再與李世民一決雌雄。」
    跋鋒寒微笑道:「我正期待那一天的來臨。苦守洛陽的日子絕不好過,在武道修行
上亦屬苦行。」
    寇仲放開摟著兩人的手,問道:「洛陽存糧情況如何?」
    徐子陵道:「糧食和日用必需品尚可捱二十天的光景,節衣縮食是所必然,藥物已
用得差不多,這更是我們不敢發動大規模反擊戰的其中一個原因。」
    跋鋒寒皺眉道:「放著一條打通的地道不用,是否不智?」
    寇仲笑道:「英雄所見略同,我正對地道大動腦筋,假若我們能派人從地道神不知
鬼不覺的鑽出去,可著宣永使人送來乾糧、藥物和箭矢兵器,部分從地道運進城來,部
分藏在地道出口附近的山野隱密處,我們逃跑時便不會缺糧缺箭,即使李世民在後窮追
不捨,我們仍有本錢與他周旋。」
    徐子陵斷然道:「這差使由我去吧!」
    寇仲和政鋒寒豈有異議,憑徐子陵天下無雙的靈覺,進出敵境易如反掌,更可領率
運糧軍裨不知鬼不覺的潛回來。
    寇仲欣然道:「一切拜託陵少。」指著李元吉帥寨道:「若我們挖一條地道直通李
元吉的狗窩又如何?」
    跋鋒寒啞然失笑道:「那你先要把王世充幹掉才行。」
    寇仲道:「殺死李元吉,洛陽之圍自解,王世充怎會不同意?」
    徐子陵明白他的心意,是不想眼睜睜瞧著竇建德敗亡。好言勸道:「開一條這樣的
地道,至少要二十天的時間,還須地底沒有大石或河道阻擋,且會延誤南面地道的工程,
縱使王世充衷誠合作,在時間上仍不可行。」
    寇仲頹然道:「好吧!一切依既定計劃進行。希望竇建德能大發神威,攻下虎牢,
我們便可功成身退,順道南下攻陷襄陽,享點清福。」
    翌日黃昏寇仲和跋鋒寒領兵出擊,虛張聲勢,吸引圍城軍的注意後,陳老謀趁機打
通地道,建造設計巧妙的隱蔽出口,徐子陵乘機從出口溜往陳留,好運糧食兵器回來。
    為惑敵人耳目,寇仲等輪番出擊,填壕塹破箭塔,地底下陳老謀則全力施工,利用
第一條地道往橫發展,同時分在多段開發另兩條地道。五天後徐子陵率運糧隊乘夜回來,
亦帶來不妙的消息。
    原來李世民故意放出消息,訛稱唐軍馬匹草料用盡,將牧馬河北,調走大批軍隊。
    竇建德聞信大喜,認為此是攻襲虎牢的良機,傾巢而出,從板潘發動大軍,到牛口
渚設置戰陣,北連黃河,西薄泛水,南倚鵲山,陣連二十餘里,擂鼓叫陣。
    李世民在泛水另一邊里許處結陣以迎,堅守不出,成對峙的局面。
    問題在竇軍缺糧,而李世民兵精糧足,以逸待勞,且後有虎牢作後盾,相峙下去,
大利唐軍,所以宣永、虛行之等均不看好竇建德。
    夏唐大軍是決戰在即,洛陽城的氣氛漸趨緊張。
    寇仲找來單雄信、跋野剛,在城南的家密議,寇仲首先問道:「你們說過李元吉奉
有李淵密諭,除王世充及其族人外,其他將領一律殺無赦,消息究竟從何而來?」
    跋野剛答道:「是張鎮周派人來告密,勸我見機不妙,立即率手下兄弟逃走,無須
為王世充這種小人賣命。」
    寇仲點頭道:「張公是性情中人,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不會虛言恫嚇。」
    單雄信訝道:「少帥當時因何對此事不直接問個清楚?」
    寇仲坦言道:「問題在跋大將和郭大將軍是追隨王世充多年的人,所以找必須經過
一段時間觀察,才敢肯定諸位的誠意,請兩位勿要見怪。」
    跋野剛道:「少帥有此想法合情合理。」
    單雄信欣然道:「少帥終肯收留我們哩!」
    寇仲道:「我說過大家是兄弟就是兄弟。另不知尚有多少王系外的將領站在我這一
方?」
    跋野剛數著指頭道:「還有段達、王隆、崔弘舟、薛德音、孟孝文、郭什柱、王德
仁、邴元真、楊汪等十多值將領,除郎奉和宋蒙秋這兩頭王世充忠心的狗外,所有外姓
將領均心向少帥,希望以後能隨少帥打天下,攻入關中,軌掉李淵的臭頭。」
    只聽跋野剛對李淵鄙屑的語氣,便知洛陽外姓諸將因戰友與手下的傷亡,跟長安唐
室結下解不開的深仇。否則何須投誠寇仲,只須打開城門迎接李元吉,必可拜將封侯。
    寇仲問道:「你們手下兵員情況如何?」
    單雄信冷哼道:「王世充的嫡系人馬損折頗鉅,除大千多禁衛軍忠於他外,其他近
二萬將兵全是我們的人,只要少帥一聲令下,我們即可攻入皇宮,殺王世充一個片甲不
留。」
    寇仲搖頭道:「這是下下之策。大家既是兄弟,我亦不用瞞你們,我們已挖掘好三
條地道,形勢危急時可逃離洛陽,不用在城內等死。」
    兩人聽得又喜又驚。
    單雄信道:「少帥竟不看好竇建德?」
    寇仲反問道:「你看好他嗎?」
    兩人同時搖頭。
    跋野剛道:「原來少帥早定後著,我們該如何配合?」
    寇仲道:「我們先要研究清楚撤退的細節,當形勢危急時,使每個人都知道該採什
麼措施。正是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明知不可為而為乃智者不取,無謂的犧牲更沒
有意義。不過一天竇建德未吃敗仗,王世充仍是和我們利益與共,而我心可比王世充先
一步掌握虎牢的情況,所以主動是在我處而非王世充手上,兩位可以放心。」
    三人商量如何應付目前情況甚至撤退大計等細節後,各自悄悄散去。寇仲往城南衛
所找到測試地道的徐子陵和跋鋒寒,兩人正在地道入口說話,工事兵則在陳老謀指揮下
忙個不休,一籮籮的沙泥石塊魚貫運到地面,送往隱密處。
    跋鋒寒見寇仲來到,欣然道:「我們到另一端呼吸一口城外清新的氣息,如何?」
    寇仲笑道:「當然奉陪。」
    三人以觀賞的心情進入地道,進入一個以粗實木柱橫亙直豎鞏固支撐的天地,每隔
數十步掛上一盞風燈,火焰在十多台鼓風機送進來的微風中閃跳不定,令人生出陰森詭
異的感覺。工事兵仍在另兩條地道以特製工具鑽土取泥,安裝木撐,三人卻悠然步過高
八尺寬一丈深長逾裡的地道。
    高寨下的出口是個廣若廳堂的空間。
    這是三條地道交處,有石階拾級而上,尚餘一截厚達一丈的土層沒有打通,以堅固
的木架支撐,不過以三人的耳力,隱可聽到上面營寨馬蹄人足踏地的響聲。
    地下室四周開有深槽,以安置破口而出時瀉下的泥土,設計上無懈可擊。王世充在
城內儲有大量木材,原意是作修建宮室之用,想不到被陳老謀拿來作建地道之用。
    三人流覽研究一番,繼續行程,仍朝第一條地道南端出口走去。
    寇仲訝道:「真奇怪,走到這裡仍沒有氣悶的感覺。」
    徐子陵道:「全賴於敵人壕塹底下設有洩氣口,富鼓風機把空氣送入地道,便把地
道內的死氣迫走。完成第一條地道後,盡端處須加設氣口,否則我們停開氣走路。」
    跋鋒寒道:「少帥魅力不凡,故能吸引這麼多優秀的人才為你力,像陳老謀便大有
機會成為第二個魯妙子,沒有他,縱想到建地道之法,亦沒有付諸實行的本領。」
    寇仲笑道:「陳公至少等於半個魯大師,他與魯大師另一半的雷老哥合起來,肯定
是一個完整的魯妙子,哈!」
    談談笑笑,三人抵達盡端出口處,石階往上延伸兩丈,直達地道出口的厚鐵蓋,看
上去沉重異常。
    徐子陵對出口的情況最清楚,解釋道:「此蓋本身重逾百斤,上鋪掩飾的薄土野草,
位於一叢雜樹之內,非常隱蔽。打開後有木住支撐,方便我們從容走出去。」
    寇仲欣然登階,雙手試托,咋舌道:「至少有二百多斤。」
    功行雙臂,鐵蓋的一邊往上掀起,吹過伊洛平原的風聲呼呼嘯響,更有樹搖葉動的
聲音,從上傳來。
    寇仲望往出口外,歎道:「為何從洛陽城看到的夜空,與在此看到的夜空在感覺上
大有不同?都是同一片天空嘛!」
    跋鋒寒微笑道:「天空沒有不同,心境卻異。一是被困孤城,這裡卻是自由自在,
任我縱橫的天地。」
    三人先後鑽出去,出口設在一座小山丘斜坡處,四周野草萋萋,疏林遍植,闔上鐵
蓋後,出口變成與草坡沒有異樣的部分。
    三人小心翼翼移往山坡頂,伏在坡上觀望,高寨的燈火從前方二百丈外映入眼簾,
洛陽則在逾裡之外的正前方處。
    寇仲饒有興致的遙觀高寨情況,微笑道:「若我和飛雲騎從後偷襲,保證越壕入寨
敵人始能驚覺。」
    跋鋒寒指著設在寨南的四座了望高塔道:「那還須望塔的守兵打瞌睡才成。」
    寇仲道:「憑我們的身手,自可在敵人沒有防備下,先一步解決搭上哨崗,對嗎?」
    洛、伊兩坷分從左右遠方蜿蜒流過,洛水貫穿洛陽,從城西流進城內,伊水主流則
從洛陽城東南方過,一道支流通進城內。
    寇仲沉吟道:「我們的撤軍大計可分為三部分,首先派矛盾手和刀箭手穿過三條地
道,在這山丘秘密散開部署,接著以奇兵從地道鑽出來突襲高寨,接著南面三門大開,
縱兵截擊敵人往援高寨的部隊,與高寨突擊軍會合後,再往這邊撤走,布在這裡的部隊
則負責狠擊敵人追兵,然後且戰且退的往南撤去。成功與否就看能否速戰速決,搶在伊
闕和壽安兩城唐軍聞風封鎖道路之前,進入弘農郡,沿浙水東岸直趨襄陽。」
    跋鋒寒道:「你倒說得輕鬆容易,若要速戰速決,我們須把大批戰馬送往這邊來,
首先要填壕塹、破掉敵方設於壕塹邊沿的戰陣。」
    寇仲笑道:「所以說上兵伐謀,最緊要肯動腦筋。只要我們把地道再延往敵方箭塔
陣下,把他們下方挖空,當作出口般處理,先立上木柱,到發動攻擊時,以火油淋柱,
燒之以他娘的人,木柱斷時,箭塔陣自然崩塌,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大破敵人堅陣。」
    跋鋒寒啞然笑道:「活學活用,真虧你想得出這麼陰損的招數。」
    寇仲欣然道:「全賴老哥指點,愈夠狠愈有機會勝出。他娘的!我快變成鐵石心腸
哩!」
    徐子陵提議道:「營帳、糧食、用品都要先一步運往出口秘處,這樣我們逃起來更
輕易方便。」
    寇仲興奮道:「我們剛好是三個臭皮匠,湊成一個諸葛亮。任他李世民智計通天,
天策府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總仍及不上名傳千古的臥龍先生。他奶奶的熊,李小子想
我死還沒這般容易。咦!」
    三人同時變色。
    後方破風聲起,顯是有人朝他們的方向飛掠而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