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2)
第六章 嚴查內奸

    寇仲和跋鋒寒進入陳留城,宣永命人在內堂擺開一席酒菜,作陪者尚有虛行之、卜
天志和陳老謀。
    虛行之順帶向寇仲報告少帥軍的情況,說到一半,見寇仲和跋鋒寒兩人只喝酒而沒
動箸,訝道:「少帥肚子不餓嗎?」
    跋鋒寒微笑道:「我們黃昏時飽餐一頓,怎會這麼快肚子餓,至於少帥剛才為何忽
然嚷餓,怕只有他和老天爺才曉得。」
    虛行之和宣永等你看我、我看你,均感事情有異。
    寇仲好整以暇的再敬各人一杯,微笑道:「我想先問宣大將軍一個問題,就是宣大
將軍因何會有攻打開封之意?」
    跋鋒寒首先明白過來,更感寇仲談笑用兵,不動聲色至連他也被瞞過的能耐。事實
上當曉得宣永主戰時寇仲即心中起疑,因為他曾目睹李世績開往開封的船隊,深悉敵人
實力在陳留少帥軍之上而不在其下,且對手是李世績,無論宣永如何自負,對上李世民
手下的頭號猛將,亦要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的以防失足之危,而他竟有強攻開封的提議,
唯一解釋是情報有誤。
    開封離陳留不過半天馬程,這情報上的錯誤是不該發生的。
    宣永露出疑惑神色,道:「開封的守將是史大奈,兵力在三、四千人間,加上從洛
陽戰區開來增援的水師,總兵力不過萬人,若我們能趁其陣腳未穩之時,以飛輪船乘夜
突襲破其水師,然後封鎖開封上游,斷其與虎牢諸城的聯繫,在準備充足下,我們有很
大機會往短短十多天內攻克城防薄弱的開封城。」
    寇仲淡淡道:「消息來自何方?」
    虛行之露出注意的神色,卜天志和陳老謀仍是茫然不覺。
    宣永開始有點明白,猶豫地道:「當然是從其飛處得來的消息,其飛不會有問題
吧?」
    跋鋒寒微笑道:「少帥是否要我代你出手?」
    虛行之等無不變色,若洛其飛是叛徒,由於他掌握整個少帥軍的情報機關,勢將牽
連廣泛,不但盡洩少帥軍的部署虛實,更會對少帥軍造成非常嚴重的挫折,單是要我能
勝任的人取代他已是頂頭痛的難題。
    寇仲哈哈笑道:「我敢擔保其飛沒有問題,但問題必是出於他所屬某一環節的手
下。」
    轉向宣永道:「給我召其飛來。」
    陳老謀跳起來道:「我去喚他。」
    寇仲再不談這方面的事,與眾人風花雪月的談笑,到洛其飛應召來到坐好,寇仲先
把運糧往洛陽被唐軍鍥尾追襲,敵人更準備有對付獵鷹的惡鷲一事說出來,讓眾人曉得
他們因何會懷疑少帥軍中有內奸。
    寇仲笑道:「該是老天爺仍不想亡我少帥軍,我和老跋來此途上,碰巧遇上李世勳
的水師大軍,大小戰船近二百艘之多,兵力在三萬之間,與其飛的情報相差甚遠,且率
師的是李世績,可見李世民對我們的重視。」
    洛其飛臉色轉白,離座下跪顫聲道:「少帥是否懷疑其飛是內奸,皇天在上,若我
洛其飛是這種卑鄙小人,教我死無葬身之地。」
    寇仲移離座位一把將他扶起,哈哈笑道:「我若懷疑你,又怎會召你來同桌吃飯?」
    把他攙回座位後,寇仲繞桌負手而行,其他人除處行之外,人人臉色陰沉,顯是對
洛其飛未能釋疑,只因寇仲力言信任他,故沒有作何表示。
    寇仲來到虛行之椅後,兩手按其肩頭道:「行之因何不同意小永攻打開封之議?」
    虛行之欣然道:「正是感到事有可疑,以李世民的英明和經驗,又知我們屯軍陳留,
沒可能不防我們一手,如我們攻打開封,一旦被他截斷歸路,我們將遭全軍覆沒的厄
運。」
    跋鋒寒拍桌喝道:「好!虛先生不負智者之名,跋鋒寒佩服。現在少帥好應揭盅,
憑甚麼你敢擔保洛其飛沒有背叛你?」
    他說出宣永等人不敢說出的心底話。
    寇仲移到洛其飛後方,撫著他雙肩微笑道:「這可請行之代我剖析。」
    虛行之從容道:「關鍵處在於梁都水峽一役,顯示李子通方對楊公的五千奇兵一無
所知,故誤以為梁都變成一座空城,魯莽輕敵的倉卒來襲,差點全軍盡沒,如其飛是叛
徒,李子通怎會犯這麼嚴重的錯誤。」
    眾人恍然,無不佩服虛行之的才智。
    寇仲拍拍洛其飛肩頭,回到座位舉杯道:「我們為查到內奸喝一杯!」
    陳老謀舉杯茫然道:「誰是內奸呢?」
    寇仲微笑道:「喝過這一杯,其飛會說出答案!」
    洛其飛瘦軀猛顫,喝之無味的勉強咕嘟一聲的吞掉半杯酒,放下杯子頹然道:「最
有可能是我轄下游弋所的巡官劉志成,所有收集回來的情報,均由他篩選集中,呈報給
我,由我知會虛軍師。唉!真想不到,從彭梁幫到現在我們的少帥軍,他一直是我最信
得過的心腹手下。」
    卜天志沉聲道:「志成似非這種人,會否是另有其人?例如在前線收集情報者,可
以故意將假消息發放回來。」
    洛其飛道:「我在這方面非常小心,負責前線偵察的分成數組人,對任何消息會隔
離,問題只會出在掌管情報的游弋所處,若志成有心弄鬼,篡改偽造該非難事。幫他辦
事的都是由他挑選的人,唉!這是我的過失,請少帥處罰。」
    寇仲微笑道:「其飛肯定有過,幸好你立下的功勞足補過失有餘,所以就當作一個
教訓。」接著正容道:「我常說能騙你的人,必是能令你信任的人,你不信任的人如何
騙你。」
    宣永雙目殺機大盛,沉聲道:「少帥請把此事交由屬下處理,我會把內奸連根拔起,
一個不留。」
    寇仲向跋鋒寒輕鬆地道:「老跋怎看此事?」
    跋鋒寒淡淡道:「內奸可以是很有用的,既可向我們發放假消息,當然可掉轉頭向
敵人提供錯誤情報,所以宣大將軍萬勿意氣用事,錯失良機。」
    宣永赧然道:「跋爺說得對。」
    寇仲道:「現在我們是有心算無心。其飛該最清楚劉志成的活動情況,以及可能被
他暗中收買的同黨。」轉向宣永道:「此事必須不動聲息的進行,由宣永你親自挑選既
忠誠可靠,辦事機伶,更精於潛藏偵察的好手,暫時撥歸其飛指揮,對劉志成展開日夜
不停的監視,看他以何種手法放出消息,只要弄清楚他的手段,證據確鑿沒有冤枉好人,
我們反過來由他送出錯誤情報,說不定可教李世績吃個大敗仗,減輕他對我們少帥國的
威脅,否則我們就要應付敵暗我明、腹背受敵的艱苦日子了。」
    虛行之道:「那少帥是否仍依原定計劃與跋爺趕返洛陽?」
    寇仲雙目神光閃閃的道:「洛陽至少尚有個把月的壽命,在此期間我們不用為它操
心,由跋爺孤身回去,與陵少會合,再來助我們攻打開封。」
    宣永等為之愕然,若開封的情況正如寇仲所言,憑他們的實力,根本沒資格進攻開
封。
    寇仲進一步解釋道:「這叫製造假象,劉志成幹的是見不得光的事,所以只有事關
重大的情報,他才會發放出去,現在我們就提供一則他不能不發的消息,使我們有機會
當場人贓並獲,然後再從容定計。」
    跋鋒寒冷笑道:「這種叛主求榮的人必是貪生怕死之輩,大刑侍候下不怕他不乖乖
聽話。」
    他語調透露出一種冷酷無情的感覺,使人不寒而慄,更慶幸自己是他的朋友而非敵
人。
    洛其飛狠狠道:「若我所料不差,他該是以飛鴿傳書的方法向敵人暗通消息。」
    陳老謀笑道:「那監視他的人選中就不能缺百發百中的神射手。」
    寇仲道:「一切就這麼決定,今趟我們極有運道,可在這麼短時間尋出內奸,這樣
一個掌管情報的大頭目,就如同正對我們少帥軍心的一把刀,使我們被捅死仍不曉得在
甚麼地方出錯。」
    接著舉杯笑道:「這席酒宴當是為跋爺送行,當李世績以為我們中他奸計,竟蠢得
逆河北攻,奢望與竇軍會師虎牢,就是我們狠挫他一頓的時刻。」
    眾人轟然舉杯,士氣大振。
    無論處於多麼惡劣的形勢,寇仲總能為他們帶來生機和希望。
    不過幾天工天,洛陽圍城的情況更趨嚴峻,所有制高點均被佔據,設立有強大防禦
力的木寨,以陷馬坑環繞,只餘出入通道。
    城外四周遍挖深壕,寬度由數丈至數十丈不等,大幅限制守城軍反擊或突圍的機會。
    這些佈置當然難不倒徐子陵,憑藉超人的靈覺,他無驚無險的避開巡邏的唐軍和哨
站,叫門入城,在「老朋友」郎奉的陪同下先入宮晉見王世充,向他報告「喜信」,然
後到東北城頭見楊公卿。
    楊公卿正在休息,負責守城的是麻常,後者一臉憂色,顯是情況不妙。城外唐軍營
壘燈火連天,不住傳來馬嘶聲,卻是一片寧和,沒有任何攻城的跡象。
    徐子陵還以為楊家軍在洛陽攻防戰有重大傷亡,問道:「情況如何?」
    麻常歎道:「悶局!自少帥和兩位爺兒突圍往見竇建德,唐軍由那晚開始停止攻城,
只在城牆外四周築壘挖溝。最要命是那些陷馬坑,他們若人手足夠,兩天便可挖出半里
長的坑溝,令人望之心寒。」
    徐子陵訝道:「你原來是為這些陷馬坑憂心。」
    麻常憤然道:「我曾主張出擊,以快打慢,使唐軍無法處處掘坑。敵分而我集中,
李世民更無從猜估我們從那一道城門出擊,主動權在我們手上。可惜王世充膽小如鼠,
楊公又念在故主之情,不願迫他,令我們坐失良機。李世民看得真準,若少帥在此,肯
定李世民不敢這麼放肆。」
    徐子陵再次認識到麻常的識見和膽色,絕不在宣永和楊公卿之下,直是有過之而無
不及,安慰他道:「竇建德答允出兵來援,我們只須守穩洛陽,牽制唐軍在此的大軍。」
    麻常目光投往城外從洛陽流出往東去的洛水,隱見兩里許一處河灣帆影幢幢,沉聲
道:「這兩天在水道上的唐室水師往來頻繁,顯示李世民正調兵遣將,應付夏軍渡河來
攻,更要阻截我們少帥軍北上。由此我們曉得少帥說動竇建德。現在夏軍成為我們唯一
希望,有少帥助他籌謀用計,至乎衝鋒陷陣,洛陽之圍有望可解。」
    徐子陵苦笑道:「少師不會參與夏軍的行動。」
    麻常變色失聲道:「少帥怎會如此失策?」
    徐子陵解釋寇仲的處境,非是寇仲失策,而是無可奈何。
    麻常坦然道:「我麻常自十六歲追隨楊公起義,大小戰役數以百計,卻從未見過有
人用兵比李世民更穩更狠,天下間恐怕只少帥能與之抗衡。換成是竇建德,才智既遜,
李世民又有險固的虎牢可守,我對竇軍再不存任何幻想。」
    徐子陵問道:「麻將軍可有甚麼提議?」
    麻常苦笑道:「我現在最擔心是士氣的問題,我們現在如同給困在一座叫洛陽城的
大囚牢內,糧道被徹底截斷,走投無路,只能被動的等人來救援,可是援軍遲遲不來,
而我們卻不敢有半刻的鬆懈,這可是最惱煞人的,我情願敵人晝夜來攻,那會有趣些。」
    徐子陵道:「我們的糧草尚可支持個把月,為何仍有士氣方面的問題?」
    麻常壓低聲音道:「問題出在我們少帥軍身上,王世充的鄭軍人人家小都在洛陽,
為保衛家園,他們可為此作任何犧牲,堅持到底。我們少帥軍是另一種情況,純粹是作
客的心態,打不贏便突圍逃回梁都。可是現在李世民截斷所有逃走之路,我們被迫要與
洛陽共存亡,意志最堅強的人也吃不消。若非少帥在我軍心中有近乎天神的地位,恐怕
每晚都有人攀牆逃掉。更要命的是李世民一向對投降的人仁慈,只要到城外棄械投降,
保證能夠活命。徐爺現在該明白我擔心的原因。」
    徐子陵終於明白過來,沉吟片晌,斷然道:「若我們能奪取城外一、兩個壘寨,是
否對軍心士氣有幫助呢?」
    麻常動容道:「那肯定大振士氣,顯示我們既有突圍的力量,並且還有進可攻退可
守的餘力。」
    徐子陵道:「剛才我由南面入城,對那裡的崗哨營壘佈署瞭如指掌,我們就由那一
方入手如何?」
    麻常猶豫道:「應否明早與楊公商量,又或待少帥回來後決定呢?」
    徐子陵分析道:「人心是很奇怪的東西,會很容易受到影響,就像原野上的羊群,
當狼出現時,恐懼會蔓延開去,一旦開始出現逃亡的情況,誰都阻遏不住。王世充和楊
公方面由我負責應付,整個行事細節,則要靠你動腦筋。」
    麻常雙目射出堅決的神色,點頭道:「徐爺這麼看得起我麻常,我麻常必不會教徐
爺失望。」
    天下無人不知徐子陵的才智不在寇仲之下,更是寇仲最親近的難兄難弟,他說的話
等同是寇仲親口說的。麻常得他支持,自可放手而為,盡展胸懷內的鴻圖大計。
    徐子陵道:「現在該怎麼辦?」
    麻常深吸一口氣,道:「徐爺勿怪我潛越,我想請徐爺到城外當探子,趁離天明尚
有三個時辰,先摸清唐軍的虛實佈置,軍力的分佈,繪成簡單卻精確的詳圖,而我立即
命人趕製填坑的車賁轀車,車賁轀是四輪大車,頂部以巨木製成,蒙上生牛皮,下面可
藏兵士七十人,推著大車前進,可掩護運土填壕的士兵。城內有大批木材,故材料方面
全無問題。哼!針豈有兩頭利的,唐人的陷馬坑正好是我們最佳的掩護。」
    徐子陵見他振作起來,一洗早先頹氣,欣然道:「麻將軍不用客氣,我立即去為將
軍當一個小探子。」
    麻常不好意思地道:「我是迫不得已。洛陽城內只有徐爺有這本事和身手,即使被
發覺也能輕易脫身。」
    徐子陵道:「麻將軍心中可有全盤計劃,若可大概說出來,對我偵察時須特別著眼
留神的地方會大有幫助。」
    麻常目光投往城外,臉上露出自信神色,沉聲道:「守城不劫寨,是為守死待亡,
凡守城都必須不斷組織兵力,殺出城去對圍城敵軍進行突然而快速的攻擊,在防守中進
行局部的進攻,以戰代守。兵法有云:『凡城內器械備,守禦已得,當出奇用詐,以戰
代守,以擊解圍。』現在李世民率軍往東守虎牢迎竇軍,留守者當然是李元吉,我們就
來個以戰代守,以擊解圍;先亂其陣腳,令其疲於奔命,不知該守何方之際,迅速劫營
奪寨。當年三國時期,魏將張遼以七千人守合淝,被孫權以十萬人圍攻,張遼遵曹操
『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後可以守也』的指示,以八百多人組成敢死隊突然開城向孫
權衝殺,奪吳人之氣,魏兵則士氣大振。孫權圍城十多天後,知城不可拔,終於退兵。
這就是我的全盤計劃,請徐爺賜示。」
    至此徐子陵對麻常獨當一面的資格再無半絲懷疑,拍拍他肩頭笑道:「請麻將軍依
計行事,明早我們吃早點時再談吧!」
    ------------------
  輸入者:water、Wilson、Lam || 由臥虎居校正排版 http://nsh.yea.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