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1)
第十二章 洛水求生

    水閘「隆隆」聲中往上絞起,到可容木筏通過,負責操筏的徐子陵勁聚木槳,使力
一劃,筏尾湧起一團水花,木棧順水沿洛河疾如奔馬的衝過水閘,來到城外茫茫的黑夜
裡。
    兩岸四方黑沉沉一片,似是全無敵人,但三人曉得李世民圍城的十二萬大軍,已在
四周高地和河道險要處重重佈防,無論他們向任何一方突圍,仍難逃敵人耳目,只要被
任何一隊唐兵纏著,李世民親率高手來援,他們除力盡戰死外,再無其他可能性。
    成敗關鍵在那一方能搶快一點。
    洛水是交於洛陽眾河中最寬敞的河道,直通大河。從洛水闖關,是他們能想出來最
直接了當和快捷的突圍之法,最理想當然是可直抵大河,登陸北岸,縱使被截,中途棄
筏登岸,主動仍在他們手上,故大有成功突圍的機會。
    前方遠處號角聲起,四面八方均有蹄聲傳至,可知敵人生出警覺,作出反應,調動
各方軍馬。
    寇仲和跋鋒寒卓立筏中,腳旁擺放三筒勁箭,三張鐵盾。夜風拂至,吹得三人的夜
行衣貼體起伏拂動。
    徐子陵心無旁驚的全力催舟,抱著能走多遠就多遠的心態。
    夜空雲層厚重,星月無光,天氣仍未好轉過來。
    寇仲從容笑道:「你猜我們最先遇上的會是甚麼?例如一張攔河的大網、鎖江的鐵
練子又或唐軍的水師船?」
    跋鋒寒微笑道:「洛陽乃八河聚匯之地,山川形勢複雜,李世民根本無從猜測我們
突圍的路線,更想不到我們今晚走,我敢肯定他現在是手忙腳亂。」
    寇仲瞧著筏頭破開河面濺起的水花,心中暗讚徐子陵螺旋真氣的深不可測,無有窮
盡。應道:「我寇仲可低估任何人,卻絕不敢低估李世民,封鎖河道的方法可繁可簡,
例如在兩岸部署十來座投石機,再加箭手,我們只好棄舟登岸。」
    後面的徐子陵低喝道:「小心左岸!」
    木筏拐往右岸,左岸蹄聲震天,近百騎沿岸追至,彎弓搭箭的射來,但因木筏避往
箭程不及靠貼右岸處,勁箭力盡落往筏旁丈許外的河面上。
    木筏拖著一道長長水花激濺急旋的尾巴,靠右岸以近乎飛翔的姿態挺進,拐過一個
又一個的河彎,與左岸的敵騎比拚速度,情況激烈。
    寇、跋兩人同時取出摺疊弓,前者笑道:「只左岸有敵,右岸無人,李世民的意思
該是誘我們從右岸登陸,他娘的,老子偏不中他奸計。」
    跋鋒寒點頭道:「與其被迫棄舟登岸,不如先一步捨舟登岸,仍可把主動握在手
上。」
    「颼颼」聲中,勁箭從射日、刺月兩弓連珠射出,挑敵騎隊首的戰馬下手,健馬慘
嘶聲中失蹄倒地,敵騎前隊受阻,立時亂成一團,無法沿岸疾追。
    徐子陵與兩人心意相通,忙把木筏移離右岸,往左岸靠去。
    跋鋒寒喝道:「記得我們的三角陣勢,絕不可給敵人衝散。」
    徐子陵道:「我有另一提議,何不試闖敵人鎖河的關口,只要我們靠貼一邊,兩方
的投石機均難奈我們何。若能闖過此關,會令唐軍大部份的部署派不上用場。」
    寇仲咋舌道:「原來膽子最大的是陵少。」
    跋鋒寒長笑道:「有道理,投石機笨重而不靈,攻擊大船是綽有餘裕,對付我們由
陵少操控的小木筏卻是笨手笨腳,貼岸急駛可令投石機近者太近,遠者過遠。只應付幾
枝勁箭我們該可辦到,就捨命陪君子吧!」
    木筏拐過急彎,轉往較直的河道,兩岸泥地高起,只見高處人影幢幢,投石機左右
排列,更遠處有六艘兩桅鬥艦一字排開,堵死去路,如此陣勢,確有封河鎖道之勢。
    寇仲色變道:「我們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哩!」
    原來河道收窄,敵人把守處最窄只十丈,無論他們靠貼任何一邊,仍在敵人投石機
和勁箭射程之內。
    話猶未了,前方大放光明,不但兩岸各燃起以百計的火把,前方的六艘鬥艦亦亮起
燈火,照得前方半里長的一段河道明如白晝,纖毫畢露。
    徐子陵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往前闖關,等若送死,當機立斷道:「登岸!」手上還
提著船槳。
    三人同時躍離木筏,往左岸投去,尚未著地,以百計的勁箭鋪天蓋地的往他們射來,
此著大出三人料外,那想得到在關口前敵人布有伏兵箭手。
    徐子陵和寇仲使出看家本領,同時換轉真氣,分左右抓著跋鋒寒,改下墮為急升,
堪堪避過箭網,橫空往佈陣岸旁的箭手投去。
    在空中三人一目瞭然的看清楚遠近形勢,也體會到李世民務要置他們於死地的決心。
    在洛水兩岸,除封鎖河道的投石手和箭手外,各有一師由不同兵種組成的部隊,列
陣於鎖關前的位置。向他們發箭的是其陣前數列的箭手,按著是持盾的斧手,最後方是
騎兵,三個不同兵種各五百人,合共一千五百人。
    在領軍將領一聲令下,來不及發第二輪箭的箭手收起長弓,拔出腿上佩刀,並往四
外散開,任得三人自投羅網。
    只是這師兵團,其實力足夠殺死三人有餘,何況只要纏住他們片刻,更多的敵人會
由四方八面趕至,他們更無僥倖。
    在這洛河北岸的平原區,樹木被砍個清光,光禿禿一片,最接近的樹林是地平盡處
的黑影,至少在十里開外。事實上以洛陽為中心的方圓二十里範圍內,所有樹木均被清
除,卻不知是王世充一方還是李世民一方動的手腳,因為兩方均有這麼做的理由,只是
在此除對他們卻是大大不利,皆因無處可藏,除夜色外再無任何有利逃亡的條件。
    更不妙是除眼前的部隊和下游不遠處的敵人外,遠方一隊隊陣容完整,人數不一的
騎兵隊正朝他們的方向趕來,一旦陷入重圍,老天爺也難打救他們。
    眼看要投進敵人重圍內,跋鋒寒大喝一聲,兩掌下按,勁氣重重硬撞地面,震得附
近數名唐軍東倒西歪,他卻借反震之力,帶得在左右扶他的真氣已竭,新力未生的寇仲
和徐子陵橫移五丈,在敵人勢力的邊緣區安全著陸。
    觸地後三人散開少許形成三角陣,以跋鋒寒一方作三角的尖銳,劍光閃閃,兩敵尚
未看清楚是甚麼一回事,早被逼得連人帶刀往兩邊拋跌。
    徐子陵長丈半的船槳運勁一掃,從後方擁來的十來個攔截者若非震得兵器脫手,就
是骨折肉裂的墮地受傷。
    寇仲的井中月閃電劈出,刀無虛發,總有人應刀倒地。
    倏忽間三人突破敵人實力單薄的外圍,衝出重圍外,敵人潮水般追在他們身後,前
方原本負責封鎖水道的唐軍,棄下投石機往他們圍殺過來。確是前無去路,後有追兵。
廣闊的河原,再無可容身立命之地。
    他們眼前面對的只是敵人兵力微不足道的部份,若讓敵人主力趕至,明年今夜此刻
肯定是他們的忌辰。
    跋鋒寒大喝道:「由那處來,回那處去。」
    兩人心領神會,同聲答應。
    就在兩方敵人合攏把他們纏死前,三人騰身而起,大鳥般奮力橫過近七丈的空間,
越過以百計奮不顧身撲殺過來的敵人,投往岸邊的方向,落地時刀、劍、槳齊出,勁氣
橫空,人未到早壓得敵人往四周狂跌,狂風掃落葉般在敵人叢中硬迫出空間。
    足尖一點,三人二度騰空,跨越排在岸沿的投石機群,踏足岸沿。
    沒人控制更沒人理會的木筏正打著轉順水往橫排河上的六艘鬥艦衝去,撞上岸旁石
灘,再反彈往河心。
    跋鋒寒長笑道:「天未亡我們也!」雙足生勁,彈離岸沿,往河心的木筏投去。
    木筏此時離敵艦尚有百多丈的距離,未進入艦上投石機和箭手的射程。
    寇仲和徐子陵不敢怠慢,追在跋鋒寒身後,同往木筏撲下去。
    三人先後降落木筏,徐子陵船槳打進筏後河水,爆起一球水花,木筏受控下筆直往
敵艦群衝去,等若過了投石機和箭手那一關,只餘下前方六艘鬥艦。
    右岸投石機響,箭矢嗤嗤,均遲一步,石彈落在筏尾後,激起漫空水花,驚險至極
點。
    寇仲大喝道:「火炬!」
    他和跋鋒寒同時一手張弓,另一手拔箭,以迅疾無倫的手法連續發箭,仿如表演箭
術般嗤嗤發射,射的非是人而是船上插著的照明火炬。
    眾艦照明的火炬數以百計,均是插在船上各處座架,應箭紛紛斷折,墮跌艦上,火
油沾上甲板船艙,際此風高物燥之時,立即迅速蔓延,令艦上唐軍狼狠至極點,不知該
先救火還是反擊。
    徐子陵螺旋勁發,木筏速度不住增加,更以蛇形路線推進,敵人的投石箭矢紛紛落
空。
    「轟!」跋鋒寒右腳挑起鐵盾,便以卸勁擋格投來的石彈,寇仲則護在徐子陵前方,
以射日弓挑開射來的箭矢,好讓徐子陵全神操舟。
    其中三艘敵艦船頭陷進火海裡,完全失去反擊攔截的功能,居中的一艘火勢更蔓延
至桅帆,燒得辟辟啦啦,烈焰沖天而起。
    百丈距離只是眨幾下眼工夫,木筏以奔馬的速度在燒得最厲害的兩艘鬥艦間穿過,
此時三人才發覺艦與艦間是有鐵索相連,且有三條之多,把六艦串連起來,縛往兩岸種
下的大樹,使船能橫瓦河道而不移位,擋著木筏去路。
    跋鋒寒和寇仲不約而同彈上半空,落下時四足使個千斤墮重踏筏尾,筏頭應腳高高
翹起,筏底擦過鐵索,向上斜衝時,徐子陵運聚全身功力,螺旋勁發,水花激起達丈半
之高,木筏像跨欄的馬兒,凌空越過最高的鐵索,投往敵艦後方水道,如脫籠之鳥,往
洛水漆黑的另一端投去。
    木筏插入河面,帶著三人潛進水內去,轉眼浮出水面,繼續行程。
    三人同聲歡呼。回頭瞥去,六艘連環船全陷進火海裡。
    木筏轉過一處河彎,把火光遠拋在後方,現在愈暗黑的環境,他們愈感安全。
    想起適才的凶險,三人無不抹把冷汗。
    寇仲哈哈笑道:「李小子的部署確教人大開眼界,不過終誤打誤撞的給我們過關。」
    跋鋒寒微笑道:「若能就這樣的直抵大河,明天我們可以遊山玩水的心情去探訪竇
建德。」
    徐子陵仰首觀天,一震道:「我們千算萬算,仍是算漏一點,就是想我們死的不單
止大唐軍,還有我們的老朋友康鞘利。」
    寇仲和跋鋒寒聞言往天上望夫,立即色變。
    一個黑點在洛水六、七十丈的高空飛行盤旋,竟是頭獵鷹。
    寇仲苦笑道:「若我法眼無差,這該是康鞘利那頭扁毛畜牲。唉!他娘的叫一波未
平一波又起,追殺我們的將是李元吉,這小子上趟被我們戲弄於股掌上,在李淵跟前面
目無光,所以今夜要挽回顏面。」
    徐子陵搖頭道:「看其調度氣勢,主持大局的應是李世民本人,李元吉只是副手,
且是傾盡全力,這段路絕不好走。」
    跋鋒寒曬道:「我們的棄舟登舟、火燒河船,應出乎他們意料之外,只要輪流全力
催舟,縱使他們曉得我們位置,追及前我們早抵達黃河,有甚麼好擔心的?咦!」
    話猶未已,筏底傳來難聽之極、驚心動魄的磨損和割裂的尖銳異響,木筏似撞上水
內某種鋒利的硬物。
    三人猝不及防下目瞪口呆,寇仲驚呼道:「是尖木陣,快走。」
    三人躍離木筏,看清楚十多丈的河面下插滿削尖的長木時,木筏四分五裂,箭袋、
盾牌隨散開的木材斷索沉下河底,堅實的木筏就此報銷。
    他們落往左岸,往西瞧去,洛陽變成一團巴掌般大小的光蒙,兩隊各千多人的騎士,
正沿洛水兩岸如飛奔至,離他們不到一里。
    跋鋒寒指著東北面五里許外起伏於丘巒處的密林,道:「那是我們的避難所。」說
罷領先掠出,兩人連忙跟隨。
    ------------------
  掃瞄者:jommy、阿賢、BB
  由臥虎居校正排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