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1)
第六章 洞悉先機

    茫茫夜雨下,天地一片蒼茫,兼之秋夜深寒,份外有肅殺之意。
    淮水在前方澗流,秋風陣陣吹至。
    寇仲和楊公卿牽馬在密林邊緣觀察渡河之處,這段河道特別淺窄,岸旁均是密林區,
既是渡河的最佳位置,也是敵人伏擊他們的好地方。
    下游十里許處隱見鍾離城微弱的燈火光,在雨絲中凝起一團光蒙。淮水不見任何舟
船行走。
    寇仲右手輕撫立在右肩的無名,眉頭深鎖的瞧著對岸。
    楊公卿訝道:「若少師懷疑對岸有伏兵,何不派出無名往對岸探察?」
    寇仲沉聲道:「對岸縱或有探子,卻肯定沒有大批伏兵,現在我們是在風的下頭,
林內若藏有敵人,風會把他們的呼吸聲和氣息送入我的耳鼻內,這是突厥人藉風探敵的
秘術。」
    楊公卿不解道:「既是如此,我們為何還不架橋渡河,做橋的樹木已砍伐妥當,只
要少帥一聲令下,可在一個時辰內架起浮橋。」
    寇仲問道:「我正因對岸沒有敵人,才心生懷疑,左孝友並非戰場上的雛兒,怎會
疏忽這渡河的好地方?等若任由我們長驅直入,偷襲鍾離。若我猜得不錯,對岸肯定有
堡壘碉樓一類軍事佈置,只是最近方拆掉,好方便我們渡河攻打鍾離,那時他們假若毀
掉浮橋,我們將永無機會返回淮水北岸。」
    楊公卿劇震道:「少帥是說鍾離的守軍正布下陷阱,誘我們去上當?」
    寇仲點頭道:「雖不中不遠矣!鍾離城不但有左孝友,還有李子通。鍾離水師的傾
巢而來可能是騙人的幌子。」
    楊公卿難以置信的道:「李子通有這麼高明嗎?不若由我派人到對岸探查,看看有
否碉樓或堡壘的遺痕如何?」
    寇仲搖頭道:「敵人必做好掩飾的工夫,例如鋪上野草。派人去探查費時失事,我
深信自己沒有猜錯,我們現在須立即退返梁都,遲恐不及。」
    楊公卿苦惱道:「敵人怎曉得我們會來偷襲呢?除非少帥軍中潛有敵人內鬼。」
    寇仲歎道:「不是內鬼而是外鬼,我真希望自己猜錯,此事可立即揭曉。我們是師
勞力竭,敵人則養精蓄銳,所以縱使我們知機撤走,敵人必全力來追,那將可證明我沒
猜錯。」
    楊公卿愕然道:「外鬼?」
    寇仲神色一黯,頹然道:「還記得來前我向你說過心中感到不妥當嗎?問題出在我
的好友桂錫良和幸容身上,他們甫離梁都,鍾離的水師立即傾巢而來,時間巧合得教人
懷疑。兼且李子通在江都的大軍全無動靜,顯是曉得我沒有到東海去。唉!我很悔恨沒
聽行之的勸告,在利害關頭前,父親可出賣兒子,何況只是兒時的朋友。」
    楊公卿沉聲道:「好!我們立即走。」
    寇仲搖頭道:「我們疲乏的馬兒若立即趕路,不到百里至少會倒下一半,幸好來追
的是李子通而非李世民。哼!他娘的!我就教李子通看看我寇仲的手段,先派出二百人
築橋,並叫他們放慢手腳。」
    楊公卿一呆道:「築橋?」
    寇仲道:「這是唯一緩敵之計,若能爭取兩個時辰,我可教李子通慘敗一場,而我
們則可全體活著回梁都去。」
    明月灑照下,徐子陵與虛行之、洛其飛、焦宏進、卜天志、陳老謀和白文原來到運
河下游離梁都逾三十里的水峽上,兩邊崖壁高起,運河收窄,水勢湍急。
    七人甩燈下馬,移至崖沿俯瞰形勢,虛行之道:「若要伏擊敵人水師,這是最佳地
點,只需在兩岸佈置投石機,整段河道將處於擂石羽箭的威脅下,美中不足處是水峽長
不過百丈,敵人艦隊轉瞬即過,兼之投石機再裝石塊需時,故只能對最先入峽的十多艘
船做成較嚴重的損傷。」
    徐子陵搖頭道:「應只是對五至六艘船傷害較重,我見過他們行舟的狀況,船與船
間保持二十至三十丈的距離,若前方出事,後面的船有充足時間泊岸登陸反擊我們。」
    焦宏進道:「那我們可於入峽前的下游兩岸埋伏箭手,待敵艦泊岸反攻時以火箭招
呼他們,不過由於敵人兵力在我們數倍以上,我們須冒上很大的風險。」
    徐子陵沉吟道:「宏進的提議不失為可行之計,風險大小要看如何配合。」
    轉向卜天志道:「若先以投石機打亂敵人艦隊陣腳,再以靈活的飛輪船順流而下,
憑船上裝置的弩箭機對敵艦逐一猛攻,是否可行?」
    陳老謀怪笑道:「好計!由魯大師設計,經我陳老謀改良的弩箭機每趟可連續發射
十二支特製強弩,力能透穿船體,倘若把箭身以油布包起,發射前點燃,便成火箭,對
敵人威脅更大。尤其飛輪船頭尾均裝嵌鋼板,不怕碰撞,加上敵人從沒夢想過世上有這
麼高機動性的快速船隻,必被殺個措手不及。」
    卜天志道:「若在晚上,飛輪船可發揮更大的威力。」
    徐子陵道:「敵艦回航,可在明天正午前返抵鍾離,給他們兩個時辰裝載瑙重兵員,
應可在黃昏時起程北來,那麼到達這段水峽的時間該在後天深夜時分,我們應有足夠時
間佈置準備。」
    卜天志歎道:「幸好子陵及時趕來,識破敵人陰謀,否則…唉!」
    徐子陵見人人臉色陰沉,愁眉不展,曉得他們仍難解對寇仲的擔心,笑道:「寇仲
若是這麼易被計算的人,早命喪多時,放心吧!我敢保證他會和楊公卿及眾兄弟無恙歸
來。時間無多,我們立即回梁都準備一切。」
    寇仲和麻常立在淮水北岸,瞧著仍差一小截便可接通對岸的臨時浮橋,此橋主要是
靠木材本身的浮力,再以木樁長索固定位置,由於築橋是虛應故事,並不實用,實是拒
敵之計。
    事實上楊公卿和他的兄弟早悄悄撤往離淮水十里外一處山頭,為安然撤走做準備工
夫。寇仲的五百飛雲騎則在林內設置陷阱,例如拌馬索、以削尖的木樁布設在陷阱之內。
    寇仲仰首觀天,漫天細雨下,以他超凡的目力,僅能辨出變成一個模糊黑點的無名。
他打從心底感激突利贈他此頭如有人性的靈鷹,在戰場上對他的助力,不下於千軍萬馬。
    麻常問道:「它在那裡?」
    寇仲指往東面鍾離方的天空,道:「它在鍾離上方,且已有所發現,敵人正兵分兩
路,沿南北岸朝我們緩緩接近。現在離天亮尚有多久?」
    麻常道:「該是一個時辰的光景,敵人等得不耐煩啦?」
    寇仲微笑道:「不是不耐煩,而是發覺有異。我們用足三個時辰仍建不成一道浮橋,
對方不起疑才奇怪。大白天去偷襲鍾離是個笑話,築起浮橋留待明晚才用更是荒天下之
大謬!是時候哩!把築橋的兄弟喚回來。」
    麻常發出命令,築橋的眾兄弟忙搶回北岸,脫下水靠換上乾衣登馬離開。
    同一時間,兩岸遠方殺聲四起,燃起千百火光,大批人馬沿淮水南北岸殺至。
    對岸的敵人無法渡河,不能構成任何威脅,北岸追來的敵人兵力在二萬人間,如正
面交鋒,寇仲他們必無倖免。
    寇仲向麻常打個眼色,麻常入林去了。
    寇仲好整以暇的取出射日弓,左手探入箭囊熟練的取出四箭,凝望不斷接近的敵人。
    戰爭就是如此,你要殺的是從未謀面的陌生人,以後更不會認識對方,亦不想知道
關於對方的任何事。
    敵人迫至千步之內,旗幟飄揚、軍容甚盛,火把光明照亮淮水兩岸,敵人的騎兵人
人彎弓搭箭,只待寇仲進入射程,對方將毫不猶豫射出弦上勁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颼!颼!颼!颼!」四枝勁箭從寇仲手上連珠發射,射的不是敵人的要害,不是
跨下座騎,而是對方先頭部隊手持的旌旗。
    旗桿斷折,旌旗被風吹得往後倒捲,照頭蓋面的罩往後來的騎士,登時人仰馬翻,
亂成一團。
    寇仲哈哈一笑,往後飛退,千里夢從林內奔出,他流水行雲的飛登馬背,往林內逃
去。
    敵軍潮水般擁進林內,蓄勢以待的飛雲騎五百戰士,在麻常一聲令下,箭如雨發地
向被火炬照得目標明顯的敵人射去。
    慘叫聲和馬嘶聲震林響起,沒被箭傷的逃不過被馬索拌跌或踏進遍插尖木的陷阱中
的命運,一時人仰馬翻,亂成一團,僥倖未受傷或落馬者紛紛後退。
    寇仲沿安全路線回到己方林內陣地,大喝道:「不宜戀戰!兄弟們隨我來。」
    麻常等連忙上馬,五百人隨他從密林另一邊逃往長草平原。
    喊殺聲起,另一隊過萬人的輕騎兵,從右後方密林疾馳而出,全速追來,擺明絕不
肯放過他們。
    寇忡暗抹一把冷汗,暗忖今趟若非早一步發覺對方陰謀,縱想逃生亦有心無力。敵
人深悉這一帶的山川環境,他們卻是初來甫到,所以敵人追他們容易,他們想逃走難比
登天。
    麻常趕到他旁,歎道:「少帥猜得不錯,來的果然是李子通,我看到他的旗幟。」
    寇仲回頭一瞥,果如麻常所言,心中不由暗讚麻常的臨危不亂,反而自已沒他般處
處著意留神,喝道:「你帶頭!我押後!」
    他們的戰馬雖休息足三個時辰,但仍未能完全從疲累中復元過來,若在抵達楊公卿
埋伏處而被敵人追上將大大不妙,所以他必須押後以保己軍安全。
    在麻常領頭下,五百飛雲騎一片雲般在漫空雨霧的草原掠過,進入丘陵起伏的疏林
區。
    後方敵人愈追愈近,蹄聲轟得大地不住搖晃。
    寇仲墮在最後,一聲長嘯,射日弓在他手上張開,取箭彎弓,四枝勁箭在弦聲急響
中射出,箭無虛發,四匹馬立時應箭倒地,翻滾地上,令後方追來的騎士紛紛碰撞失蹄,
做成極大的混亂。
    敵隊號角聲起,敵陣立變,往兩旁散開,像兩個巨鉗般追殺而來。
    寇仲故意墮後,卻始終與敵騎保持八百步的距離,剛在敵方弓矢射程外,變成只有
他射人,卻不虞敵人還擊。
    敵騎不斷倒下,當寇仲發覺左右四個箭囊空空如也,這才施展人馬如一之術,追上
己方隊伍,往一座小山衝去。
    戰鼓聲響,楊公卿和伏兵立時現身山頭,勁箭雨點般向衝上山坡的敵騎灑下去。
    敵人那想得到會遇上伏兵,登時給殺得人仰馬翻,潰不成軍,退下山坡。
    寇仲正猶豫該否乘勢反擊,見遠方塵頭大起,知有敵軍來援,忙下令撤走。
    在夕陽西下的美景中,水峽一帶卻是戰雲密佈,殺氣騰空。
    從梁都運來,本作守城用的三百座投石機,分佈於高崖兩岸,由一千五百名戰士負
責操作。卜天志指揮的二十八艘飛輪船,每船五十名戰士,部署在水峽上游出口外,隨
時可突襲水峽內的敵艦。餘下的二千戰士,埋伏在水峽下游的東西兩岸,可對任何想登
岸強攻的敵人施以痛擊。際此秋高氣爽的乾燥時節,對付的又是正以木材製造的船艦,
故以火攻為主。
    徐子陵、焦宏進、白文原、陳老謀、虛行之和卜天志在崖頂研究戰略的當兒,洛其
飛策騎來報道:「剛接到消息,敵方水師船一百二十艘,昨天黃昏經過運河和淮水交處
駛進運河,該可在午夜時分抵達此處。」
    虛行之大喜道:「謝天謝地,少帥果然吉人天相,無恙歸來。」
    陳老謀訝道:「這消息歸這消息,說的是李子通全力來攻梁都,與少師有甚麼關
系?」
    虛行之欣然道:「李子通來得這麼急,是因少師成功撤退北返,所以要趕在少帥前
頭先一步攻打梁都,斷少帥後路。行之是據此作出判斷。」
    虛行之言之成理,眾人均感士氣大振,戰意更盛。
    卜天志啞然失笑道:「想不到少帥的引蛇出洞,竟是以這樣的方式達到,事前任誰
都沒曾想過。」
    陳老謀恃老賣老的道:「少帥低估李子通,想不到李子通仍有兩道板斧。幸好子陵
及時趕來,否則待到兵臨城下,恐怕我們仍弄不清楚是甚麼一回事。」
    白文原沉聲道:「少帥的計劃本該是天衣無縫,今趟出漏子,該是另有原因。」
    虛行之欲言又止,終沒有說話。
    徐子陵瞧在眼內,待眾人各自返回自己的崗位做準備功夫,著虛行之到一旁說話問
個清楚。
    虛行之把桂錫良和幸容兩次來見寇仲的經過就所知盡告徐子陵後,歎道:「我們了
解少帥的為人,對朋友推心置腹,不過利害關係下,確不可沒有防人之心。」
    徐子陵道:「錫良和幸容亦是我的兒時好友,照看他們不會是出賣朋友的無恥之徒,
且若他們真的為李子通辦事,第一次來見少帥不該拒絕幫忙。事實上他們第二趟來見少
帥前,李子通在鍾離的水師早準備妥當,那些裝在船上的假人至少要費兩、三天的工夫,
李子通顯然早看穿我們引蛇出洞之計。」
    虛行之皺眉道:「少帥的計劃全無破綻,且合情合理,除非是深悉少帥性格的人,
否則怎猜得到移師東海不是要從海路逃亡,而是誘敵之計。」
    徐子陵知他仍在懷疑桂、幸兩人,只是礙著自己情面,拐個彎把意見說出來,暗指
桂、幸正是深悉寇仲性格的人。從容笑道:「還有一個人像錫良和幸容般瞭解少帥的人,
我們還多次差點栽在他手上。這個人就是巴陵幫的香玉山,蕭銑一向和李子通有交往,
為李子通暗中籌謀的極可能是他。香玉山武功平平,可是詭計多端,我們必須小心應
付。」
    虛行之歎道:「難怪天下傳言少帥和陵爺兩人聯手,不論在武林或戰場上,天下均
難有能匹敵之人。聽得陵爺這番心平氣和,說理精微的分析,行之佩服得五體投地。」
    徐子陵目光投往運河南端盡處,天上的明月又大又圓,本是賞月的好辰光,他卻要
在這裡恭候敵人的來臨。
    石青璇是否已到達她的新居,會否在此時此刻仰首觀月?會否像他般魂牽遷縈,想
到他徐子陵?
    一陣長風吹來,徐子陵衣袂飄飛,獵獵作響。虛行之見他默思不語,悄悄告退,剩
下他獨立崖緣,俯視長流不休的運河水。
    天上忽然傳來振翼之聲,兩岸崖上的少帥軍無不舉頭張望。
    ------------------
  掃瞄者:jommy、阿賢、BB
  由臥虎居校正排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