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0)
第十三章 幽谷驚變

    會議上眾人各陳己見,有人提議詐作撤離,事實上暗中潛往秘處;有人提議以船運
走兵員,中途卸人,代之以石頭,保持吃水深度,船上扎布假人諸如此類。
    總合各方意見,竟沒有人支持一場大規模的行軍動員,讓少帥軍從西疆的梁都,橫
過少帥國,到達臨海的東海郡。
    只虛行之和宣永笑而不語,沒有說話。
    任媚媚道:「梁都位於運河要衝處,屯駐重兵不但可迎擊循運河北上或南來的敵人,
且可支援南北的城鎮,若真的抽空兵力,會影響我們少帥國的存亡。梁都可不像江都和
洛陽那種堅城,若敵人準備充足,只要四至五萬人即可把梁都重重圍困,日夜攻打,那
時我們將進退失據,軍心大亂。」
    卜天志亦道:「若李子通兵分數路來犯,而我們的軍隊則因長途跋涉疲不能興,兼
之敵人實力是我們的數倍以上,我們勢將無力反擊,坐看城池逐一陷落。故以詐兵為上
著。同樣可達到少帥的要求。」
    寇仲心中暗歎,諸將的意見均以穩打穩扎為上,不敢犯險,提出的理由均在情理之
中,究其背後原因,皆因少帥國是由他們一手建立出來,剛辦得有點成績,故特別珍惜。
可是戰爭卻是殘酷的,是一個看誰損傷更大的遊戲,有如下棋,捨此而得彼,著眼非是
一隅的成敗,而是全盤的勝負。
    與座諸將除宣永外從沒有參加過大型的戰爭,多是幫會頭領出身,當然不會像他般
處處著眼全局。
    寇仲微笑向宣永道:「你怎麼看?」
    宣永肅容道:「現在我們處於劣境,必須以非常手段才能突破難關。李子通與杜伏
威和沈法興纏戰多時,仍能保江都不失,可知並非能輕易瞞騙的人。少帥在我心中是非
常人,只有非常人始有非常手段,下屬一切聽少帥的吩咐。」
    寇仲首次發覺他這位首席大將於驍勇善戰、沉著穩重兩項優點外的另一長處,就是
懂得如何配合作為最高領袖的他,令他在眾見紛壇中,說出來的話更有份量。事實上寇
仲仍未想得如何在不傷害手下請將的情況下,申述自己的看法。
    虛行之欣然道:「宣鎮所言甚是,不論是黎陽之戰。慈澗之戰,少帥均是以奇兵制
勝,說到用奇,天下恐無人能勝少帥。」
    眾將全體露出心悅誠服的神色,因虛行之說的是天下公認的事實。從竟陵守城之戰,
挫退宇文化及、大破李密、揚威塞外,到虛行之提及最近的兩場著名戰役,寇仲確立了
他無敵的威名。不過「無敵」的稱譽並非永遠可靠,如李密一鋪就把所有籌碼輸掉,現
在他們面臨的情況更是凶多吉少。
    陳長林恭敬的道:「我們只是各抒己見,最後當然由少帥定奪。」
    寇仲哈哈笑道:「長林不必和我這麼客氣,大家是兄弟,自然是有商有量。哈!」
    頓了頓從容道:「我們對目標並無二致,只在達致的手段稍有參差。現在李子通高
壘深城,按兵不出,令我們攻無可攻,也是守無可守。依孫子兵法,必須攻其必救之處,
才可引他空巢而來。這必救之處就是我們騙他若形勢危急,我們少帥軍會放棄彭梁,撤
往嶺南,這是李世民絕不容許發生的事。而因時間無多,洛陽城陷在即,所以我們只有
一個機會去騙李子通。勞師動眾似屬不智,但若我們視此為行軍演習的機會,將可一舉
兩得。用兵首重行軍,即使在城外校場把軍隊訓練至如臂使指,沒試過長程行軍的隊伍
始終稱不上是精銳。至於如何應付李子通的突襲,這將是另一個問題。眼前要務,是引
李子通從高牆後走出來,救其所必救。楊公的軍隊就是我寇仲的奇兵,至於其中細節,
我們再仔細商議。」
    這番話說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眾人明白他的心意,更信任他的判斷,再無異議。
    寇仲不由懷念徐子陵,與他說話從不用費力氣,像眼前簡簡單單一件事那須如此反
覆申明。更可知無論將和兵,他的少帥軍仍是中看不中用、而李子通正是供他練兵的最
佳對象。
    終有一天,他的少帥軍會在他悉心栽培下,變成縱橫天下的無敵雄師。
    洛其飛道:「剛接到長安來的消息,李密奉唐主李淵之命往山東招撫舊部,隨行者
尚有王伯當等人,行兵途上忽接李淵詔命,令李密一人返長安議事,豈知李密抗命不返,
繼續東行,被唐軍追兵斬殺。」
    寇仲心想又這麼巧的,剛想起李密,就聽到李密的死訊。
    少帥堂內人人露出震駭神色,議論紛紛,有為他的下場惋惜,生出感歎。
    李密聚義瓦崗,在中原一支獨秀,大有取隋而代之勢,可惜連續犯錯,先是殺翟讓
使瓦崗軍內部分裂,未能乘勢西取關中,接著在元氣未復下對王世充用兵,被寇仲大破
於北邙,竟棄李世績於黎陽投奔大唐,種下今天殺身之禍。
    宣永雙目湧出熱淚,顫聲道:「大龍頭在天之靈,可以安息啦!」
    寇仲順口問道:「王伯當下場如何?」
    洛其飛道:「聽說王伯當不但沒有陪李密死,且沒有獲罪。」
    寇仲失聲道:「什麼?」他是目睹當時情況的人,王伯當怎能免難?除非他就是私
通李淵的內奸。
    洛其飛見寇仲關心此事,繼續報告道:「李淵派魏征攜李密首級往河陰安撫李世績,
同行者尚有沈落雁,以示李淵對李世績的信任。」
    寇仲向宣永道:「立即把這消息以最快方法飛報大小姐,她會非常欣慰。」
    宣永忙著人去辦。
    接著眾人再討論行軍細節,寇仲終於發覺他少帥軍最大的弱點,就是缺乏經驗豐富
善於軍隊後勤補給的人才。
    軍隊的後勤補給由兩大條件決定,就是本身的生產力和運輸的部署,當軍隊遠征他
方,軍需物資和糧餉的供應直接影響到遠征軍的成敗。突厥人到那裡搶到那裡,以戰養
戰,這方面問題不大,他寇仲卻不能這麼做。
    後勤補給又可大分為隨軍補給,就地補給和專線補給三方面。
    隨軍補給就是依賴軍隊征戰攜帶的軍用物資作應急性的補給,由輜重兵負起運輸、
保管的重任。在他的少帥軍中,這方面的兵種並不完備,只是虛應故事,皆因少帥軍只
試過一趟出征,遠程奔襲曹應龍、朱粲和蕭銑的聯軍,由於速戰速決,又不用攻城掠地,
所以只每人隨身攜帶足夠糧草便成。但當對付的是李子通的城池,當然不可如此馬虎用
事。
    就地補給只適用於境內用兵,由旗下城池供應補給,至於專線補給則是通過設定的
路線,把物資從大後方送往遠離國境的前線,像李世民攻打洛陽,先沿大河設站,令物
資可從關中送往關外。負責專線補給的補給軍與輜重兵同樣重要,對遠征軍是不可缺一。
    現在他少帥軍總兵力達四萬人,但真要出征,至少其中一萬人須負責輜重和補給的
工作,加上須人留守少帥國的重要城鎮,實際上他可開往戰場的軍隊將不過二萬人。
    寇仲全力補救此一破綻,調將造兵,忙得天昏地暗,最後決定由卜天志負責補給、
牛奉義主管輜重。
    一名親兵匆匆入堂,稟告道:「宋家三小姐玉致求見少帥!」
    寇仲整個人從龍座彈起,失聲道:「她竟來了?」
    徐子陵終進入幽林小谷,一個令他夢索魂牽卻從未踏足的地方。
    他曾多次馳想幽林小谷是怎樣一處人間勝地,直至此刻身歷其境,始知是無法憑空
猜想的。
    在群山環匯形成的寧靜幽谷內,溪水於林木中蜿蜒穿流,溪旁婆婆樹木間隱見幾間
小石屋,若他推斷不錯,溪水該繞過屋前,流至谷口形成清澈的池潭,再流往谷外去。
    谷內楓樹參天,密集成林,鬱鬱蔥蔥,遮天蔽日,山崖峻峭,石秀泉清,能避世隱
居於此,人生尚有何求?
    際此紅日初升,小谷沐浴在晨曦之中,滿山紅葉,層林如染,陣陣秋風吹來,百鳥
和鳴,清新之氣沁人心脾。
    池中大石從水底冒起,或如磨盆,或似方桌,清泉石上過,小魚結伴遊,充滿自由
寫意,不染塵俗的意味。
    徐子陵耳聽流水淙淙,沿溪而行,繞過清池,踏著滿楓葉的碎石小徑,心神昇華,
一切似幻疑真,就像在一個美夢中不住深進,每跨前一步,離開冷酷無情、充滿鬥爭仇
殺的現實世界愈遠。
    林路彎彎曲曲,忽然豁然開朗,一個優美的身形映入眼簾。
    就在屋前溪水旁一方盤石上,一女子雙足浸在水內,正全神專意的洗濯衣裳,長髮
下垂,看不見玉容,但瞧其衣著神態,不是石青璇尚有何人?
    徐子陵卻一震隔溪止步,看著對岸似不知他存在的女子,雙目射出前所未有銳利凌
厲的神光。
    石青璇在他心中形象的深刻,是外人難以理解體會的,縱使此姝體型神態、衣著有
七、八成酷似,他仍一眼看破對方非是石青璇。他一顆心同時直沉下去,難道終來遲一
步,石青璇已被對方加害?
    想到這裡,立時殺機大盛。
    女子雙手一顫,顯生出感應,緩緩抬起俏臉、朝他瞧來。
    徐子陵心頭劇震。
    竟是大明尊教的妖女「毒水」辛娜婭,當日他在小長安城外荒郊,見過她和烈瑕同
行,不禁暗怪自己疏忽,竟想不及此,且恐怕悔之已晚!先不說在慈澗附近闊羯因他被
玲瓏嬌殺死,只是石之軒辣手擊斃「善母」莎芳和盡戮其隨員,大明尊教絕不肯罷休。
他們想殺石之軒不但力有未逮。日是無從入手,而石青璇遂成他們唯一的報復目標。
    他們能曉得幽林小谷的正確位置,當是得楊虛彥指點,由此可知楊虛彥終與石之軒
劃清界線,再不認他為師傅。這更可解釋石之軒為何對侯希白這剩下的徒兒如此和顏悅
色,愛護有加。
    辛娜婭美目透出冰冷的神色,神色卻出奇地平靜,緩緩起立,手上多出兩把短劍,
柔聲道:「徐子陵!你今天死定哩!」
    徐子陵感到身後有三人迫近,仍是神色如常,雙目殺機斂去,把一切雜念排出腦海
之外,因為他已準備大開殺戒,為石青璇討回公道,天下再沒有人能阻止他。
    淡然道:「石青璇是否死了?」
    背後傳來女子聲音道:「石青璇已落入我們手上,你知機的就自廢武功,我們可網
開一面,讓你們活下去。」
    徐子陵忽然整個人輕鬆起來,不但聽出此女之話言不由衷,更曉得石青璇得石之軒
和碧秀心真傳,要殺她容易,想生擒她是沒有可能的事。且以她的性格,於死亦不肯落
在敵人手上。
    微笑道:「我從未學成自廢武功這麼高深的功夫,勞煩姑娘指點。」
    身後響起男性的冷哼。
    徐子陵一震道:「玉成!是你嗎?」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徐子陵仰天長笑道:「好!段玉成!是男子漢的就告訴我,你們把石青璇怎樣了。」
    對溪的辛娜婭冷笑道:「你既想知道真相,我們就讓你知道。石青璇死哩!」
    徐子陵不為所動,一邊抗拒段玉成凌厲特異的劍氣,幾可肯定他因練成《御盡萬法
根源智經》的武功,已脫穎而出,成為新一代的原子,沉聲道。「玉成答我!」
    段玉成以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道:「她確已死哩!」
    徐子陵雙目殺機一閃而沒,雙手負後。
    辛娜婭發出一陣得意的嬌笑聲,冷艷清美的玉容露出不屑神色,喘著氣道:「仍不
相信嗎?還你香屍又如何?」
    徐子陵心神如被雷殛,井中月的境界終於失守,後方三敵在氣機牽引下殺機大盛,
同時出手,往他後背攻至。
    際此一刻,辛娜婭背後屋內一人穿門而出,雙手捧著其狀極似石青璇的女子,手足
軟垂,在臂彎內頭往後仰,長髮披臉散垂。
    這突然出現的人以黑布罩頭,一身夜行黑衣,只露出雙目,但徐子陵卻可肯定對方
是大明尊教的「大尊」許開山。
    除烈暇外,大明尊教武功最高強的幾個人盡集於此,可知他們要殺石青璇和他徐子
陵的決心。
    他終是低估敵人,安胖子的所謂「知會」更充滿誤導的成份,但已無暇分辨他是無
心之失還是蓄意陷害。
    許開山一言不發,把手上似再沒有任何生機的女子照頭往他拋來,同時追在其後。
一拳轟上。
    辛娜娜躍往半空,越溪殺至。
    徐子陵剎那間陷進前後受敵,不知該伸手去接可能是石青璇的遺體,還是應付敵人
雷霆萬鈞的強猛攻勢的劣境。
    只要許開山有接近石之軒的身手,而辛娜婭則不在烈暇之下,不要說難為石青璇報
血海深仇,恐怕將自身難保。
    ------------------
  由臥龍居整理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