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0)
第十一章 道窮則變

    送走桂錫良和幸容後,寇仲策著千里夢到城外散心,無名在他頭頂高空盤旋追隨。
無論他如何忙碌,總找個時間讓千里夢舒展筋骨,與無名戲耍一番。
    這可是突利的教導,人和動物需時間培養感情,建立密切的關係。
    無名在天空俯衝而下,寇仲發出鳥言,舉起左臂讓它降落,當堅硬的鷹爪抓上他腕
口,他生出與座下愛馬和跨兒血肉相連的親密感覺。
    或許會有一天,他落敗逃亡,身邊的兄弟逐一倒下,漫山遍野的敵人從後追趕,而
筋疲力盡的他只有愛馬愛鷹追隨,在失去一切後,他會否學西楚霸王項羽般自盡?
    寇仲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當桂錫良和幸容痛陳利害,拒絕助他奪取江都,使他首次生出身處絕境的頹喪感覺,
但卻沒有怪他們不夠朋友,並體會到兩人的苦處。他們現時身份不同,下面有數千弟兄
在他們領導下混飯吃,不可能因他一個命令把全體人投進動輒全軍覆滅的險境裡。
    他們的分析更是針對實際情況而發,他縱能攻進江都,可是在李子通準備充足下,
他縱能得意一時,卻難持久。即使出現奇跡,他成功把李子通趕走,可是當其他城池的
李軍在他陣腳未穩時全面反撲,他絕守不住江都,最終仍難逃被殲的命運,他怎忍心讓
信任自己的手下白去送死。
    想起竇建德破黎陽城後的巷戰,他整個背脊涼浸浸起來。當時竇軍以多出敵人十倍
以上的優勢軍力,敵方主將又率眾外逃,守城兵員經多天晝夜不眠的苦守致筋疲力盡,
士氣低落,他們仍要逐寸逐尺的殺往城內去,為最後勝利付出傷亡慘重的代價。
    江都可不比黎陽,他縱使盡起彭梁四萬少帥軍攻入城內,仍破不了規模比得上長安
皇宮的江都宮,當年若不是籠裡雞作反,豈會那麼容易推翻楊廣。
    他少帥軍大部分將士都是沒上過戰場打過硬仗的新丁,無論訓練如何精良,對自己
如何忠心不二,南上戰場即遇上最慘烈逐街逐巷的鬥爭,怎吃得消。
    寇仲腦海幻出鮮明的景象:他和手下攀上城牆,突破缺口,殺進城內,蓄勢以待的
守軍潮水般從四方八面湧殺過來,箭矢雨點般從牆頭、哨樓和掣高點灑下,帶起一蓬蓬
的血肉。
    皇宮的精兵不斷增援,城外營地的軍隊蜂擁而至。
    寇仲不由打個寒兢,生出不寒而慄的駭然感覺。
    當洛陽城破,李世民率軍東來,李子通則從後截斷他所有南退的水道陸路,無險可
守的彭梁能支持多少天?
    他應否接受桂錫良和幸容的勸告,趁可以逃走時溜往嶺南?
    不過這樣他的少帥軍也完蛋了,除宣永的二千手下,卜天志的巨鯨幫眾,與及雙龍
幫數百兄弟,其他人都是彭梁一帶土生士長的人,他們怎能舍下家人,陪他到僻處南隅
的地方。
    宋缺又會怎樣看他?會否因他不戰而逃撤去對他的支持?
    左不行,右不成,左右為難,進退無路的滋味令他難過苦惱得想大哭一場,以宣洩
心內怨憤。
    桂、幸兩人的話,把他最後一個希望粉碎。
    鄭石如和徐子陵在惠陵外一處山頭亂石堆處坐下密話。
    鄭石如道:「大約一個月前,宋智來巴蜀見獨尊堡的解暉,帶來宋缺的一封信,信
內說得很客氣,宋缺表示為堅持漢人正統,決意全力支持寇仲統一天下,希望以解暉為
首的巴蜀各大派系保持中立,待他和寇仲與北方諸雄分出勝負後決定去向。信內沒有半
句威脅人的說話,可是卻令整個巴蜀武林反轉過來。今年的中秋你不妨看看,那冷淡淒
清的情況肯定會令人心酸難禁。」
    徐子陵開始對這狂放驕傲的人有進一步的瞭解,他的古道熱腸,對平民百姓的關切,
絕非那些滿口道德,開口閉口為國為民的人可比。他的關懷是發自真心的。
    徐子陵皺眉道:「解暉與宋缺一向關係密切,是否因為此須推翻與師妃暄的協議,
致惹起軒然大波?」
    鄭石如歎道:「事情若是這麼簡單就好哩,接信後三天,解暉與羌族的『猴王』奉
振、瑤族的『美姬』絲娜、苗族的『鷹王』角羅風和彝族的『狼王』川牟尋在獨尊堡舉
行漢族和巴蜀四大少數民族的高峰會議,讓眾族主親閱宋缺的手書。由於此事關係重大,
四大族主都不敢倉卒決定,須回去與族中長老商量。可是解暉在會上指出宋缺此信來得
太遲,而他更不看好寇仲,登時在會上引起一番爭議,最後不歡而散。」
    徐子陵聽得大感意外,好一會才道:「宋智當時仍在成都嗎?」
    鄭石如答道:「宋智在成都逗留兩天便離開,解暉是在宋智離開後召開此會。」
    徐子陵大惑不解道:「宋缺並不是請解暉站在他的一方,只要他保持中立,解暉的
兒子解文龍娶的又是宋缺之女宋玉華,為何解暉卻是逆宋缺意見的人,而其他少數民族
反肯聽宋缺的勸告?」
    鄭石如道:「還不是私心作祟。李淵曾先後派來三個使者與解暉密談,內容如何外
人當然無從知道,可以推想是李淵許以爵位厚祿,因為每趟使者離開後,獨尊堡均大事
慶祝。」
    徐子陵道:「我們很難怪責解暉,江湖上一諾千金,他既答應洛陽城破後歸唐,當
然不能因宋缺一封信推翻協議。」
    鄭石如曬道:「問題是現在並非一般江湖協議,而是關乎到巴蜀的存亡。你不知道
宋缺對巴蜀的影響有多大,宋家控制著輸入巴蜀的用鹽,過半的貿易都掌握在他手上,
宋家的水師船隊更稱霸南海和長江,隨時可從水路攻來。這些還不是問題,問題在宋缺
的威脅力,誰不曉得宋缺不但是天下第一刀,更是雄材大略的軍事地理大家,違逆這樣
一個人的意旨,後果實不堪想像。」
    徐子陵道:「鄭兄對宋缺有這樣的瞭解並不出奇,可是四族之主為何如此忌憚宋
缺?」
    鄭石如道:「應說是尊敬才對。在他們心目中,宋缺是最能善待少數民族的漢人,
做交易從不會騙他們半個子兒,對嶺南一帶的眾多弱勢民族更是愛護有加。若要巴蜀回
族的人挑選他們最擁戴的天下之王,必是宋缺無疑。」
    徐子陵苦笑道:「可惜與他關係本是最密切的解暉卻不會從這立場去看整件事。但
坦白說,我反覺得解暉的看法明智正確。若他推翻與李淵的協議,必若怒李淵,而目前
則是李閥佔盡優勢,宋缺能統一南方形成對峙之局已相當不錯。為龐大的家族設想,解
暉不是沒有他反對宋缺的苦衷。」。
    鄭石如沉聲道:「請恕我直言,子陵犯下解暉同樣的錯誤,就是低估宋缺。要忍,
宋缺比任何人都能忍。故能避過與楊堅衝突,多年來在嶺南養精蓄銳,培植各方面的人
才。以楊堅的實力,仍不敢冒險進軍嶺南,可見對宋缺的畏敬。」
    頓了頓仰首望往星空,緩緩道:「可是當蟄伏多年的怒龍從潛伏處沖天而起,卻誰
都擋不住他。沒錯,他似是錯失良機,讓李閥坐大;寇仲的少帥軍既處於無險可守之地,
且是未成氣候。不過你該比我更明白寇仲。宋缺加寇仲,我敢說肯定能將整個形勢扭轉
過來,有一天解暉會為他今天的決定後悔。」
    徐子陵不由想起宋玉華,她給夾在中間,左右做難。她是具有才慧的好女子,早預
見今天的情況,故來求自己勿要讓寇仲和宋缺見面,自己卻有負所托。唉!
    鄭石如雙目射出狂熱神色,道:「不瞞子陵,宋缺是我在天下眾多人物中最崇敬的
人,曾下過工夫研究他平定南疆和擊退外夷的戰略手段,更觀察他做生意的手法,他老
人家實是文武全材,善於以奇制奇,有鬼神莫測之機。不到他真正行動,誰都看不透他
的才智本領。現在看來他和寇仲雖似處於下風,但說不定這形勢是他蓄意營造出來的,
為的是要別人低估他。」
    徐子陵一震道:「我和寇仲似乎也低估了他。」
    鄭石如深吸一口氣道:「我深信自己對宋缺的看法絕不會錯,終有一天我的猜測會
被證實。」
    徐子陵仍是半信半疑,皆因無論宋缺有什麼鬼神莫測之能,打仗可非兩人對壘,會
受其他人事和客觀的條件牽制。
    鄭石如道:「你道是誰告訴我你今天會來成都,包保你猜估不著。」
    徐子陵心忖難道是石青璇,想想又沒道理,她一向不問世事,且對自己來蜀全不知
情,搖頭道:「鄭兄揭盅吧!」
    鄭石如微笑道:「是胖賈安隆。」
    徐子陵失聲道:「竟是他?」
    鄭石如道:「昨晚安隆找上我,著我通知你香家務要趁你到巴蜀來見石青璇的良機,
以有心人算沒心人,不擇手段置你於死地,著我警告你。」
    徐子陵心對此事確是離奇,除非石之軒命安隆這麼做,否則安胖子絕不會對自己這
麼好心。可是石之軒為何要這樣做?他深心中暗暗想到答案,卻不願承認。
    鄭石如沉聲道:「我問安胖子為何這麼關心你的安全,安胖子苦笑不語,還囑我不
要告訴你消息從他那處來。安胖子因何助你?」
    徐子陵茫然搖頭,說不出話來。
    寇仲召來手下文臣武將,挑燈夜話。
    出席者有虛行之、宣永、任媚媚、高占道、陳老謀、白文原、焦宏進、查傑、牛奉
義、卜天志、陳長林、洛其飛。少帥軍的領袖全集中到少帥府的大堂,頗有首次朝會的
味兒,不過卻在晚上舉行。
    寇仲坐在大堂向門一端的主座,其他人分坐兩旁。
    寇仲神態從容,誰都看不出他適才苦思不解的失落頹喪。
    眾人當然曉得他有重要的話要說,屏息靜氣待他開腔。
    寇仲目光瞄過眾人,夷然笑道:「適才和桂幫主談過,才知自己想法天真。李子通
把兵力分佈在江都隔江的延陵,扼守江河交匯處的鐘離和最接近我們南疆的高郵,戰略
上非常高明,我同意桂幫主的看法,若我們進軍江都,必敗無疑。」
    眾將無不色變。
    宣永發言道:「據桂幫主的瞧法,李子通會否向我們用兵?若他令高郵和鐘離的軍
隊分從陸、水兩路北上入侵,我們應付起來會非常吃力。」
    寇仲聳肩道:「這正是桂幫主擔心的事。但我敢肯定李子通沒這膽量,正確點說該
是李世民對李子通沒有信心。」
    任媚媚不解道:「少帥可否解釋清楚。」
    寇仲道:「李子通既已歸唐,李世民就是他的主子,李世民並不奢望李子通能消滅
我,所以當會命李子通全力牽制我,同時防範我南攻江都。李子通兵分四城,說不定出
自李世民的意思,否則以李子通的怯弱怕死,怎會不把兵員集中江都。」
    虛行之同意道:「少帥之言甚是。」
    卜天志憂心忡仲的道:「若我們給李子通牽制至動彈不得,一日洛陽城破,李世民
大軍東來,李子通則進犯我們南疆諸城,我們豈非兩面受敵?」
    陳長林道:「唐室的水師和李子通的海船隊,有足夠能力截斷我們運河水道的交通
和封鎖沿海諸城。」
    寇仲微笑道:「我們當然不能坐以待斃,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在洛陽城破前先
擊垮李子通,這叫擇弱而噬。」
    眾人聽得一頭霧水,剛才寇仲說過攻打江都必敗無勝,這刻又說要擊垮李子通,豈
非前後矛盾。
    只有虛行之含笑不語,顯是請到寇仲葫蘆內賣的是什麼藥。
    寇仲欣然道:「行之請把看法說出來,看看是否與我不謀而合。」
    虛行之笑道:「是否引敵來攻,然後乘虛而入,避重就輕,捨難取易呢?」
    寇仲拍扶手歎道:「知我者,莫若行之。誰能告訴我有什麼方法可引李子通那傻瓜
來攻打我們?」
    眾人無不被他有力的分析,發自心內的龐大信心感染,士氣立時昂揚起來。
    焦宏進不屑的道:「我認識李子通這個人,志大才疏,既膽小如鼠,又是好大喜功。
若非趁宇文化及離開的空檔,比杜伏威和沈法興先一步進城,江都那輪得到他。只要讓
他以為有機會為唐室立大功,兼之他一向認為我們羽翼未成,必可引他出兵北來。」
    陳老謀怪笑道:「李子通這兔崽子今回有難哩!我們何不佯攻江都,詐作把梁都的
重兵開往前線,李子通見有機可乘,肯定會命鐘離的兵從水道來襲,我們可迎頭痛擊。」
    寇仲欣然道:「陳公的話說中我一半心意,但別忘記這兔崽子的膽很小,當以為我
們攻打江都,只會把鐘離的兵調返江都保護他,那敢貿然北上。」
    聽到這裡,與座請人無不曉得他智珠在握,心內有整盤計劃。
    寇仲道:「將心比心,一個本身膽子小,不戰而降於唐室的人會怎樣去猜測敵人
呢?」
    查傑忍不住問道:「他會怎樣想?」
    這句話帶點天真的味兒,惹得人人莞爾,氣氛輕鬆。
    寇仲心忖自己駕御屬下之法,該不會比李世民遜色多少,哈哈笑道:「當然是以為
對方也像他般沒膽子啊!」
    哄堂大笑,忽然間,前虎後狼的處境再不可怕。
    寇仲雙目閃閃生輝,挺脊張肩,正容道:「今趟就當是行軍的演習,我們把梁都的
二萬兵調走一萬五千人,往東海開去,更把船隻集中往東海郡,只留下二十八艘飛輪船
作秘密武器。」
    虛行之抬腿歎道:「李子通當誤以為我們勢窮力竭下須撤退往嶺南,為搶立大功,
必來攻無疑。」
    任媚媚皺眉道:「但我們集兵東海,也可以是從海路進攻江都。」
    寇仲沉聲道:「所以軍隊開動的時機非常重要,虎牢城破的一刻,就是我們動軍之
時。我敢保證李世民早有命令著李子通阻我們逃往南方,所以當他懷疑我們少帥軍有逃
亡的意思,必竭盡所能來阻止。在公在私,李子通也不會放過我,我寇仲就利用他這種
心態殲滅他。各位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做好這場戲?我們的目標不是江都而是鐘離。李
子通既失鐘離,高郵勢將難保,所以鐘離是他必爭之地,到時我會令他進退失據,有力
難施。」
    眾將轟然答應。
    ------------------
  由臥龍居整理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