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卷50)
第五章 偷龍轉鳳

    寇仲和徐子陵最大的顧慮是不能顯露真正的身份,否則尤楚紅和獨孤鳳稟上李淵,
說沈落雁與他們兩人是一黨,那就和叛國通敵沒有分別。
    寇仲心知肚明憑尤楚紅的功力和身手,在短程內沒有可能把她甩掉,忙從掛在馬腹
的箭囊抓起三支箭,憑聽風辨聲反手往尤楚紅擲去。他不敢全力施展,更不敢用上螺旋
真勁,當然威力大減,只望能阻止她的凌空撲擊。
    尤楚紅暴喝道:「好膽!」
    一袖揮揚,三支箭像給狂風掃落葉的卷跌下墮,她的碧玉杖仍然向策馬狂奔的徐子
陵背心點去。
    寇仲待要離開馬背往援,驀地心現警兆,忙滑下馬背,靠貼馬腹,純憑身法避過獨
孤鳳偷襲射來的一把飛刀,她放暗器的手法非常巧妙,不帶半點風聲。
    徐子陵自問沒有本領一邊牽馬疾馳,一邊應付高明如尤楚紅者的全力攻擊,心生一
計,放開韁繩,飛出一腳,踢中馱箱馬兒,長生氣狂輸馬體,以「人馬如一」的引導術,
馱箱馬兒果應腳一聲長嘶,四蹄同時發力,超前而奔,越過左右兩旁的寇仲和徐子陵,
朝暗黑的草原無限深處狂馳而去。
    徐子陵一個側翻,躲在馬腹下,堪堪躲過尤楚紅的碧玉杖,就在馬腹下催馬,硬把
與尤楚紅的距離拉遠。
    尤楚紅一口真氣已盡,足尖點地,又再趕上來。
    寇仲和徐子陵憑騎術全力驅策,往超前近二十丈的馱箱馬兒追去。
    尤楚紅和獨孤鳳則在後窮追不捨,前者顯現出她的絕世身法,竟愈追愈近,反是策
騎的獨孤鳳給拋在後方。
    驀地前方遠處兩騎奔來,其中一人大喝道:「賊子那裡走!」
    寇仲和徐子陵認得是李靖的聲音,看去果然來的是李靖和紅拂女,心中大喜,裝作
大吃一驚,舍下沈落雁,改向落荒逃走。
    得李靖和紅拂女截著馱箱馬兒,給個天尤楚紅和獨孤鳳作膽,也不敢公然加害沈落
雁,更難人罪沈落雁。
    兩人通過楊公寶庫的地道,重返長安,回到多情寓,離天明尚有兩個時辰。
    等得心焦的侯希白大喜道:「一切妥當?」
    寇仲欣然坐下,舒展筋骨,笑答道:「一切妥當,卻是險至極點,全賴老天爺的幫
忙,沈美人命不該絕。」
    兩人曾躲在暗處,瞧清楚尤楚紅和獨孤鳳沒有惡向膽邊生,冒犯李靖和紅拂女,看
著李靖夫婦開箱救出沈落雁,這才離去,可放心說出這番話。
    徐子陵在侯希白另一邊坐下,道:「沒有到上林苑去嗎?」
    侯希白歎道:「你們去出生入死,我那還有玩樂的興兒。唉!每天都山珍海味,間
中亦該來個清茶淡飯。」
    寇仲道:「你的石師來了嗎?」
    侯希白頹然點頭,道:「我把摹畫放在桌上,然後恭候他老人家法駕,石師果然准
時來到,還很親切問我的近況,練功的情景。說出來你們不會相信,他竟指點我武功方
面的事,分析我為何在秘道裡幾個照面就給他擒著的原因,弄得我糊塗起來。」
    徐子陵和寇仲聽得臉臉相覷,石之軒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侯希白露出回憶的神色,望著小廳堂的橫樑,緩緩道:「我是否很傻呢?竟忍不住
問他是否要殺我?你道他怎樣答我?他竟搖頭啞然笑道:『你不但是我石之軒的好徒兒,
更是發揚花間派的希望,你又不會妨礙我統一天下的大業,師傅為何要置你於死。沒有
人比師傅更明白你。』說畢這番話後,他的眼睛現出很奇怪的神色,像很疲倦,又像心
中充滿悲傷。」
    徐子陵和寇仲愕然以對。
    侯希白續道:「他接著又說:花間派的心法正是率性而行,他當年不顧聖門所有人
反對,戀上碧秀心,便是受花間派心法的影響,而到今天他仍沒後悔當時的決定;唯一
後悔的事是害死至愛的人,所以不想我步他後塵,令我重蹈他當年的覆轍。唉!他還問
我有沒有意中人?」
    徐子陵露出思索神色,寇仲卻興致盎然的問道:「你怎答他?」
    侯希白聳肩道:「我答他天下的好女子無不是我的意中人,而我只會通過為她們作
像表達我對她們的愛慕,透過畫筆把她們最美好的一面活現畫中。石師聽後不但滿意,
還讚我在花間派的心法上青出於藍。我乘機問他,唉!我本不該過問他這方面的事。」
    徐子陵沉聲道:「問他那方面的事呢?」
    侯希白道:「我問他為何不超脫於人世間的鬥爭仇殺,嘯傲山林,落得清淨自在。」
    寇仲精神一振道:「他怎樣答你。」
    侯希自苦笑道:「所以我說不該問,石師冷哼一聲,隨手拿起那軸假畫,雙目射出
冰冷無情的可怕神光,就那麼走啦!」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啞口無言。
    好一會寇仲才道:「你石師的行事任我們想破腦袋亦想不出頭緒來。正事要緊,快
把假畫拿來。」
    侯希白又驚又喜道:「離天亮只有個許時辰,夠時間嗎?」
    寇仲笑道:「這是千載一時的良機,李淵抽調大內禁衛去對付李密,韋公公、尤楚
紅和獨孤鳳均不在皇定內,所以李淵必把留下的人手集中保護自己的寢宮和嬪妃的宮苑,
貢品堂肯定守衛鬆弛,我們選在李淵最意想不到的一刻入宮來個偷龍轉鳳,保證會成功。
還不快拿假貨,我們有很多時間嗎?」
    徐子陵獨自潛回司徒府,借大的房舍冷清清的,在微茫的晨光下,有種說不出人去
樓空的荒寒冷落。
    想起剛才偷進唐宮的情境,禁不住為侯希白得到真本如癡如醉的狂喜欣悅。李淵手
上的畫是偷回來的,失去是活該,何況他可能永不曉得手上擁有的會是摹本,徐子陵絕
不會因他是大唐的皇帝而認為他有特別的擁有權。
    今趟三人是駕輕就熟,兼且正如寇仲所料,禁衛集中到皇帝妃嬪居住的寢宮,他們
從秘道來,從秘道離開,利用貢品堂的天窗潛進去偷寶,神不知鬼不覺的完成任務。
    綰綰的聲音傳入耳內,道:「人家在你的房間哩!」
    徐子陵放下推寇仲房門的手,心中泛起奇怪的滋味,移往鄰房,推門入內。
    綰綰靜靜坐在一角,美目深注的瞧著他。
    徐子陵到她旁坐下,道:「我們決定今晚動手。」
    綰綰露出「早知道哩」的神情,淡然道:「寇仲為何不和你在一起?」
    徐子陵道:「他在為今晚的行動奔走安排。」
    綰綰訝道:「有什麼要安排的,是否直到此刻仍要瞞我?我會懷疑你們合作的誠
意。」
    徐子陵洒然聳肩道:「我並沒有蓄意隱瞞,只因時機未至,告訴你沒有意思。」
    綰綰輕輕聲道:「我曉得寇仲不信任我,徐子陵又如何呢?我想聽你心內的想法。」
    徐子陵迎上她的目光,微笑道:「我認為你不會在這情況下出賣我們。不過當有一
天你成為陰癸派新一代的主事者,情況將截然不同。因為你不得不為本派的利益著想。」
    綰綰緩緩搖頭,滿懷感觸的道:「我永不會成為陰癸派之主,我已失去那種興趣。
聖門兩派六道各懷鬼胎,只會壞事而不能成事。我再不想花時間陷往派內無謂由鬥爭去,
不想在這方面浪費時間。」
    徐子陵愕然道:「那你為何那麼積極對付石之軒,何不找個地方躲起來,過些安樂
優悠的日子?」
    綰綰平靜的道:「師尊的夢想,我會盡心盡力去完成。我的好勝心不會比你的兄弟
小,我會證明給所有人看,聖門最出色的人不是石之軒,而是祝玉妍栽培出來的徒兒。」
    徐子陵訝道:「我給弄糊塗了。你憑什麼認為可憑個人之力,完成統一天下的夢
想?」
    綰綰微笑道:「或者有一天我會告訴你,卻不是現在。閒話休提,寇仲究竟怎樣奔
走安排?」
    徐子陵道:「他去見歐陽希夷。」
    綰綰笑道:「你們果然有點門道,見歐陽希夷有什麼作用?」
    徐於陵道:「只有通過歐陽希夷,我們才可動用李淵的力量,把石之軒迫得不能不
賴在老巢,而我們則在石之軒唯一的逃路埋伏。當李淵迫得石之軒從秘道逃走,我們對
他來個迎頭痛擊,在那特別的環境破他的不死之身。」
    綰綰精神大振,笑道:「冤家啊!石之軒究竟躲在那一個狗洞呢?」
    寇仲回來時,徐子陵仍坐著發呆,思忖綰綰獨立於聖門之外仍能顛覆天下的計策,
結果仍是一無所得。
    寇仲劈頭問道:「綰大美人呢?」
    徐子陵道:「她聽過今晚的計劃後,決定無論成敗也須立即離開長安,所以完去辦
妥某些事,例如把《天魔決》起出來隨身攜帶著,這可是我的猜想。」
    寇仲點頭道:「雖不中不遠矣,她該不會蠢得去尋師妹白清兒的晦氣吧?」
    徐子陵淡淡道:「她說要放棄陰癸派之主的寶座,你說她對白清兒還有興趣嗎?」
    寇仲愕然道:「她在說笑吧?」
    徐子陵搖頭道:「我感到她說的是肺腑之言。且她新的大計與我們沒有衝突,所以
她不怕透露有這麼一個計劃,雖仍不肯道出詳情,我卻覺得她對我們敵意大減。唉!她
腦袋內是否在轉著什麼可怕的念頭?」
    寇仲歎道:「多想無益,不如不想。我和歐陽希夷談足整個時辰,我們的誅石大計
應是天衣無縫。夷老會訛稱消息來自慈航靜齋,會點醒李淵詐作發現曹三在躍馬橋一帶
出現,故把那一區從黃昏開始封鎖逐戶搜索,迫石之軒回禪室扮大德聖僧,到今晚子時
再把無量寺重重圍困,破門殺入石之軒的禪室。哼!今趟看石之軒能逃到那裡去?」
    徐子陵道:「夷老曉得禪室下的秘道嗎?」
    寇仲道:「當然不會瞞他,卻必須瞞李淵。我們的計劃該沒有漏洞吧?」
    徐子陵心中湧起難言的感受,過了今晚,他或會變成殺死石青璇父親的人。無論她
如何痛恨石之軒,他始終是她的爹。這情況會令石青璇更不想見他徐子陵,怕勾起心事。
    寇仲舒展手腳,道:「現在我們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等綰綰來。唉!我很擔心。」
    徐子陵訝道:「擔心什麼?」
    寇仲歎道:「擔心你哩。一世人兩兄弟,想到要把你捲進殘酷的戰場,擔心你受不
了那種不是殺人就是被殺的生涯。」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我並非第一天上戰場,以前又不見你這麼說。」
    寇仲苦笑道:「你經歷過最大的三場戰役,就是競陵之戰、赫連堡之役和對抗字文
化及的梁都戰役。這三仗均是為保命求存,故心雄氣壯。可是當你為勝利而戰,為爭地
而戰,卻完全是另一回事。戰爭是個看誰傷得重,誰捱不下去的遊戲。鬥志和士氣是頭
等大事,人命賤如草芥,最終是贏輸的問題。我還好點,因為是我的選擇,你卻是無辜
被捲入這漩渦。所以我擔心你。」
    徐子陵苦笑道:「我是別無選擇,到時再說好嗎?我現在不想討論這方面的事,令
人心煩的事情太多哩!」
    寇仲道:「夷老告訴我他曾以朋友的身份開心見誠的和李淵談及帝位繼承人的問題,
據他所言李淵對李世民表現得非常決絕,一口咬定李世民下毒暗害張捷好,並因此從被
動改為主動,一方面加強自己實力,一方面把李世民的權力削減,將朝政全攬上身。除
非李世民在外自立為帝,否則他回長安後除非甘願作廢人,否則只有被廢置或處決的命
運。唉!在府兵制度下,李世民絕無機會。」
    徐子陵皺眉道:「夷老還有什麼忠告?」
    寇仲道:「他像你般在懷疑師妃暄選擇李世民是否明智。尚有一事,夷老證實因李
建成在中間斡旋,李淵和頡利重修舊好,此事對李世民更為不利。當李世民攻破洛陽之
日,就是李淵召他回長安的一刻。李世民在關外的兵權會被肯陪李淵打馬球的李元吉接
收。這些卻不是夷老說的,是小弟的推想。」
    徐子陵歎道:「照現在情勢的發展,你的推想將變成事實。李淵以李元吉代李世民
迎戰宋金剛,正是李淵這種心態下形成的。只是李元吉不爭氣,李世民才能坐穩他的位
置。」
    寇仲道:「沒有突厥迫在眼前的威脅,李淵可放手讓李世民攻打洛陽,自己則在關
內鞏固權力,讓建成,元吉清除支持李世民的各種勢力。當李世民班師回朝時,將發覺
除天策府諸將和區區三千玄甲親兵外,再無可用之人。關中劍派首當其衝,若非蔡元勇
不是蔡元勇而是我寇仲,關中劍派的人現在可能全被關進天牢去。他娘的!李淵真狠!」
    徐子陵搖頭道:「李淵並不是個狠心的人,反而是多情重義。問題是他的情義用在
李世民的敵人身上,所以變得對李世民如此無情。」
    寇仲道:「夷老說李淵現在最擔心的是宋缺他老人家的動向,所以曾千叮萬囑夷老
必須說服我的未來岳丈,沒有宋缺支持我,李淵還未把我放在眼內。他娘的!我會證明
給他看,小覷我是一個大錯誤。」
    徐子陵沉默下來。
    寇仲瞥他一眼道:「你在想什麼?」
    徐子陵苦笑道:「我的腦袋忽然變得一片空白,不敢去想將來會發生的事。李淵或
者仍未至於狠心下令殺害李世民,可是魔門群凶卻不會放過他。妃暄會怎麼辦?她可坐
視不理嗎?」
    寇仲歎道:「就算李世民長命百歲又如何?一天做皇帝的是李淵,李建成就是合法
的繼承人,除非李小子起兵作反,不過你也看到現時唐宮的形勢,李小子有機會嗎?」
    徐子陵搖頭道:「完全沒有機會。」
    寇仲道:「與其被魔門的人殺死,又或忍辱偷生,不如讓我在戰場上給李小子來個
馬革裡屍,還來得轟轟烈烈,對嗎?」
    徐子陵道:「我想再去見李世民一趟。」
    寇仲失聲道:「什麼?」
    徐子陵重覆一次,沉聲道:「今晚事了後,你回彭梁,我去見李世民。」
    寇仲皺眉道:「和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徐子陵道:「我不知道,見到他再說,我想曉得他心中的想法。」
    寇仲聳肩道:「你和他的關係比較好點。我現在對他再沒有任何友情,他弄得我太
慘哩!咦!」
    兩人心生警兆,感覺有客到訪。
    ------------------
  由臥龍居整理推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