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9卷)
第七章 唐宮風雲

    寇仲沉聲道:「是石之軒!他怎辦得到?」
    前一句是結論,後一句是疑問。
    只石之軒有可能曉得他們從地道潛進來。可是除非他一直由地道迫攝他們來到這裡,
否則他怎能如此準確的把東西拋往御書房的瓦頂,磨擦滾動墮掉地上,驚動禁宮的守衛。
    為防範石之軒刺殺李淵,大唐宮城早就像一條繃緊且蓄勢待發的弓弦,石之軒這一
手立使大唐宮中強大的防禦力量驟漲山洪般引發。
    首當其衝的是他們。
    他們雖不時把入宮後會被人發現掛在口上,事實上是談笑的成份居多,今晚來純是
探路,從沒想過會陷身如此可能是萬劫不復的情況中。
    徐子陵斷然道:「把迷香彈全給我,你和希白由短地道潛往太極宮,再由太極宮設
法離開,我會引開敵人。」
    一手接過兩人交出的迷香彈,另一手脫下頭罩,弄散頭髮,戴上面譜。
    寇仲和他心意相通,此刻更沒時間說廢話,這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若寇仲和侯希
白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而另一方面徐子陵亦能脫身,當算功成身退。
    侯希白低聲道:「子陵小心!」
    此時御書房外火把光芒處處交織閃動,顯示敵人從四方八面趕來。
    徐子陵穿窗而出,同時擲出兩彈,在箭矢及體前一個倒翻,躍至御書房瓦頂。
    濃煙團團冒起,最精采處是隨風四散,把御書房隱沒進煙霧中。
    居高臨下,徐子陵剎那間掌握到整個形勢,趕來的禁衛仍未對御書房形成合圍,最
先趕至的兩組親軍分從南、北兩門擁入,剛才向他發箭的是南門來的禁衛,其中兩個輕
功較高明的,縱身斜掠而至。遠方四周全是往這裡迅速移動的火把光,只要稍有遲疑,
肯定是被千軍萬馬圍困的死局。
    徐子陵不讓敵人有交鋒或合圍的機會,掠上瓦脊,騰身而起,橫空而去,落往書房
中進,單足輕點即起,再在前進瓦沿惜力,投往御花園。又擲出兩彈,整個御書房的范
圍被湧起的煙霧迷香籠罩,效果的神奇,徐子陵這使用者也感到難以相信。
    遠近均有人從瓦面或地上往他奔來,看身法其中不乏高手。
    徐子陵越過高牆,落在御花園的碎石徑處,又發兩彈,登時濃煙四起,隨風勢往廣
闊的御園蔓延,四周如虛似幻。
    八彈已投六彈,對徐子陵本身作用不大,但對寇仲和侯希白卻是必須的掩護。
    「殺無赦。」
    徐子陵百忙中往發聲處瞧去,只見十多人從御花園另一邊朝他迫來,帶頭者赫然是
李淵,喝叫出自他御口。此外徐子陵認得的尚有宇文傷。
    以百計的親衛軍分由太極宮和玄武門的方向擁入,如非煙霧瀰漫,火把光可把他照
得纖毫畢露,無所遁形。
    弓弦聲響,後方以百計的勁箭從強弩發射,以他為目標暴雨般灑來。
    徐子陵筆直彈起,令所有箭矢射空,直達近十五丈的高處,右手一抹腰際,取得牛
筋勾索,往後方貼近隔牆的一棵高樹射出,同時借力橫空而去,離開御花園,重投往李
淵寢宮的範圍內。
    這一著出乎所有人料外,再無法把他圍困於御花園處。
    不過徐子陵心知肚明仍未脫險境。因為李淵寢宮乃皇宮內警衛最森嚴的處所,外宮
牆更是飛鳥難渡,只要被人阻延他片刻時間,給李淵和一眾高手追上,他將是有死無生
之局。
    而他最後的法寶,將是懷內僅餘的兩題迷香彈。
    當徐子陵甫擲出迷香彈,寇仲和侯希白不敢遲疑,從正門竄出,通過活門進入御花
園,再借煙霧和敵人注意力全集中到徐子陵身上,從花樹叢中潛往假石山,當他們進入
地道,御花園內儘是火把光和如狼似虎的禁衛,險至極點,遲疑片刻,他們只好和徐子
陵集體逃亡。
    侯希白邊走邊道:「子陵能脫身嗎?」
    寇仲信心十足的道:「不要看這小子平時老老實實的樣子,其實他比我更狡猾。」
    「鏘」!
    掣出井中月。
    侯希白醒悟過來,擦燃火炮。
    轉瞬兩人來至太極宮龍椅下的出口,寇仲著侯希白弄熄火熠,低聲道:「若你石師
真的吊在我們尾後入宮,那他如今最應該等待我們的地方,就是上面。將我們出一個殺
一個,出一雙殺一雙。」
    侯希白點頭表示明白,取出袖內美人扇,道:「啟蓋!」
    徐子陵足尖點在瓦脊,立即旋風般轉動起來,使招呼到他身上的箭矢暗器滑脫開去,
不能造成任何傷害,他左手勾索同時射出,抓上建築物旁一株大樹,硬是改變投進敵人
重圍內的衝勢,橫移半空,再以利落手法收回勾索,往分隔庭院的迴廊頂落下去。
    整座後宮變成沸騰的戰場,以百計燃起的火把光照得處處明如白晝,夜色再無掩蔽
作用。樓房殿頂全被禁衛登上把守,若非有救命勾索,他將是寸步難移。
    大唐禁衛表現出高度的組織能力和鋼鐵般的紀律,一組一組的對他進行圍剿迫殺的
行動,只要他被任何一組纏上,肯定沒命離開。
    他尚差一組庭院的距離就可抵達分隔太極宮和東宮高達二十丈的高牆,牆頭自是密
布禁衛,箭手張弓待發。而他的目標卻是東南角高三十丈的望樓,只要勾索能抓上望樓
頂,他可避過箭矢,逃進東宮的範圍,直闖外宮牆。
    一組三十多人的禁衛見他躍往迴廊頂,忙搶先躍上迴廊,刀矛齊舉,準備對他迎頭
痛擊。
    以李淵為首的多名特級高手,像十多道電光楔而不台的從後迫至,若非徐子陵不斷
改變方向,恐怕早被迫及,此時他們離徐子陵只是五十丈許距離,轉瞬可至。
    徐子陵正往下落,如給迴廊的禁衛迫落地面,那將等若投進虎狼群中,必無倖免。
他早算計及此,投往迴廊純是惑敵之計,在敵人兵器及身前,收回的勾索再次疾射,抓
住迴廊牆外另一株大樹,改斜掠而下之勢往上斜衝,堪堪避過敵人的攔截,大鳥騰空的
往東南角的建築物頂投去。
    該處殿頂多名箭手,見他凌空投來,立時射出箭矢,既勁且准,避無可避。
    徐子陵振起鬥志,心付只要能在殿頂取得立足點,他又可借勾索抓樹,抵達目標的
望樓,闖進東宮。
    一聲怪嘯,徐子陵轉換體內真氣,從下投變為平射,以毫釐之差避過最接近的勁箭,
在敵人第二輪勁箭發射前,虎入羊群的衝入殿頂敵人群裡,施出渾身解數,確是擋者披
靡,交鋒者無一合之將,東僕西倒的跌落瓦脊,再墮跌地面,造成敵人很大的混亂。
    不過只是這一耽擱,李淵等人把距離縮短至三十丈,形勢大為吃緊。
    徐子陵左右開弓,把從另一邊瓦背擁來的四名敵人轟落地面,正要踏足屋脊。驀地
一男一女現身屋脊,男的大笑道:「邪王往那裡走,愚夫婦恭候多時。」
    徐子陵由逃亡開始,從沒想過對方會把他當作石之軒,不過此時無暇多想,逃命要
緊。
    這對男女形相獨特,男作文士打扮,女穿繡花長裙,前者只持一盾,後者玉手提劍,
只是隨便站在那裡,自有一種穩如鐵塔的防守氣勢,絕非一般普通禁衛高手。男子一頭
銀灰色的頭髮,可是模樣只像中年人,還長得頗為英俊,不過瞧他眼神,應是飽閱世情
的老前輩。女子長得雍容華貴,儀態萬千,鬢角花白,但感覺上仍是一頭烏黑閃亮的秀
發。
    徐子陵眼力高明,知道此關不易硬闖,厲叱一聲,撥出腰間飛刀,連珠擲去。
    石蓋橫移,顯露出口。
    寇仲和侯希白屏息以待,外面竟是毫無動靜,一片寧靜。
    寇仲皺眉道:「難道我猜錯,待我先出去看看!」
    人隨刀竄,沖天而起。
    空廣的太極殿平靜如前,並沒有石之軒的蹤影。
    寇仲心中奇怪,早騰上十多丈的空中,待要轉氣下沉,異變突起。
    地道內傳來勁氣呼嘯聲,夾雜著侯希白的悶哼和真勁交擊的密集響音。
    寇仲大叫不好,始知石之軒竟躡在他們身後,從漆黑的地道覷準時機向侯希白偷襲。
石之軒不但武功在侯希白之上,更是深悉自己這徒弟的功夫,加上欺侯希白猝不及防,
當然佔盡便宜。
    寇仲收攝心神,不讓對侯希白的關心和焦慮影響情緒,深吸一口氣,人刀合一的重
往出口投下去。
    勁氣帶起的呼嘯聲,響徹地道。
    打鬥聲倏止。
    石之軒提著侯希白從地道口閃電穿出,一拳重擊在寇仲往下刺來的刀鋒尖銳處。
    寇仲如受雷轟,五臟六腑翻轉過來般難過,差點噴血。石之軒驚人的氣勁洪水般透
刀湧來,他身不由己的往大殿中心拋飛過去,雙腳觸地時,石之軒隨手放下不省人事的
侯希白,移在他身前丈許處,負手而立微笑道:「難得難得!竟能擋石某人全力一拳,
可見少帥刀法與功力均大有長進。」
    寇仲勉強壓下翻騰的血氣,井中月遙指這魔門至乎天下間最可怕的邪人,沉聲道:
「我的小命就在這裡,看你邪王是否有本事拿走?」
    石之軒好整以暇的別頭望往平躺地上的侯希白,再回過頭來笑道:「希白只是被我
制著穴道,仍末喪失視聽的能力,希望希白不會看到或聽到自己視為好友的人,會是貪
生伯死,為自己舍友而逃的鼠輩。」
    寇仲差點給氣得怒火燒心,深吸一口氣道:「卑鄙!」
    井中月疾劈而去。
    徐子陵看得倒抽涼氣,他從沒見過有人可把一張盾牌用得如此輕似羽毛、靈活如神,
千變萬化,無論他的飛刀從任何角度或手法發射,對方盾牌翻飛,或是硬檔,或以盾沿
砍劈,均能把飛刀擋個正著,射出的十把飛刀無一倖免。他的飛刀是以連珠手法擲出,
分別射往攔路那對高手夫婦,卻給男的以一個盾牌照單全收。
    所有這些事發生在電光石火的瞬那間,忽然盾牌迎頭壓至,而盾牌右方則劍芒大盛,
劍盾配合得天衣無縫下,正面強攻而來,瓦坡上其他戰士重整陣勢,朝他殺至,頓使他
陷入重圍之內。李淵等則追至他剛才掠過的迴廊處,形勢危急至極點。
    女子嬌叱道:「修哥!他不是邪王!」
    徐子陵悶哼一聲,足尖用勁彈高少許,隔空一拳朝迫至丈許的盾牌轟去。
    「蓬」!
    勁氣交擊,毫無花假的狠拼一記。
    持盾高手全身一震,徐子陵則給反震之力往後拋送,朝李淵那組人落去,此著出乎
瓦坡上所有敵人料外,登時陣腳大亂,叱喝震天。
    李淵等想不到徐子陵會送上門來,見機不可失,十多人騰空而起,凌空截擊。
    地面的禁衛見李淵帶頭出手,士氣大振,齊聲吶喊為主子助威。
    喊叫喝采聲直衝霄漢,震動全宮。
    徐子陵當然不會這般愚蠢,勾索橫射而去,抓著側旁的樹幹,改變方向,往橫移開,
李淵、字文傷和一眾禁宮高手,全撲在空處。
    徐子陵改變策略,足尖在近樹頂的橫桿一點,順手收回勾索,掠往一座小亭之頂,
再一個翻騰,借勾索抓樹,從高空往東南角的望樓投去。
    城牆上和望樓處射來的勁箭,紛紛落空。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以迅疾無倫的身法從地面禁衛群中筆直朝他射上來。
    徐子陵正在近二十丈的高空滑翔,感覺到敵人來勢的凌厲,只看對方能彈上二十丈
的高空截擊自己,可知對方至少是李淵或字文傷的級數,甚或尤有過之。
    低頭一看,立時魂飛魄散,大叫不妙。
    寇仲終體會到徐子陵面對沒有破綻的石之軒那種無從入手的感覺。
    他像站在那裡,又若不在那裡。寇仲根本無法掌握他的位置,更逞論預計他下一步
的行動。
    可是他這一刀已是有去無回之勢,變招徒加速敗亡,此刀螺旋勁貫注集中,任石之
軒的不死印法如何厲害,怕仍不敢硬提。
    石之軒淡然一笑,忽往左右以驚人的高速搖晃,就像多出幾個化身來,虛虛實實,
倏地出現在寇仲左側處,衣袖拂掃寇仲額角。
    寇仲竟閉上眼睛,旋身揮刀,帶起森寒凌厲的刀氣,刀鋒如有神助的砍中石之軒拂
來的衣袖。
    「霍」!
    寇仲給石之軒拂得反旋開去,一個踉蹌後始能立穩,再向石之軒擺開架勢。
    石之軒嶽立如山,氣定神閒的道:「這一刀還似點樣子,有什麼名堂,是你井中八
法中的那一法。」
    寇仲心中大訝,石之軒為何像有很多時間般不乘勢追擊?此事確不合理,趙德言既
開出條件要他殺死自己和徐子陵,他理該不肯錯過這千載一時的良機。
    他打的什麼鬼主意?
    石之軒可能想不到他和徐子陵可在那麼遠的距離竊聽到他和尹祖文的密話,因為他
並不曉得他兩人功力互借的獨家本領,所以並不曉得他寇仲已知悉趙德言向他開出的條
件。
    寇仲哈哈笑道:「這招沒有什麼名堂,叫作『身意』,妙在有意無意之間,乃傳自
『天刀』宋缺的心法。」
    石之軒雙目射出凌厲的神色,冷哼道:「『天刀』宋缺,終有一天石某人會教他曉
得他的天刀只是破銅爛鐵,代表著失敗和恥辱。」
    寇仲曬道:「儘管在我這後輩前吹大氣吧!你若肯找他老人家動手,他老人家保證
求之不得,無任歡迎。」
    石之軒不以為忤的微微一笑,油然道:「誰勝誰負,可待日後的事實證明,廢言無
益。念在你寇仲成名不易,一手刀法練至如此境界更是難能可貴,我就予你一條生路。」
    寇仲悄然道:「邪王你不是在說笑吧!」
    石之軒道:「我那有閒情來和你開玩笑,我的寶貝徒弟由我帶走管教,放心吧!無
論他如何反叛頑皮,終是我石某人的徒弟,他只不過暫時不能風花雪月,或陪你兩個小
子到處惹事生非。只要你們把盜去的《寒林清遠圖》交出來,希白立即回復自由。石某
人予你們一天時間,於明日黃昏前把畫放在希白小廳堂的桌子上,否則協議取消。」
    寇仲大笑道:「想帶走希白嗎?先問過老子的井中月吧!」
    人刀合一朝石之軒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