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9卷)
第六章 蕭規曹隨

    寇仲從出口把探出去的頭縮回來,一臉不能相信自己那對眼睛的震驚神色,倒抽一
口涼氣道:「你們自己去看。」
    徐子陵和侯希白忙走上石階,到階頂探頭外望。
    徐子陵一震道:「我的娘!竟是太極殿的正中處。我還曾和可達志踏著蓋子比較
過。」
    侯希白環目掃視,星光月色從貼近大殿頂門的天窗透入,殿門緊閉,北端的龍座上
燃點著四盞八角宮燈,使大殿那一方被光暈籠罩,另一邊則由明至暗陷入昏黑去。皺眉
道:「這出口若須推門才能離開,似不合情理。」
    寇仲點頭道:「對!只憑正門作唯一出路是絕無可能,這需四、五名壯漢才推得動
的重鐵門,移動時的聲音可把整個太極宮的人驚醒過來。嘿!我是誇大點,龍座後肯定
有後門,李淵那趟年晚夜宴就是和群妃從那處進入大殿,不過太極宮乃皇宮重地,殿外
必有明崗暗哨把守,從前門或後門出去均沒法避過守衛。若我估計無誤,當另有一條短
地道可通往李淵的寢宮。」
    侯希白吃驚道:「若依你那種逐寸推敲的方法,沒有幾天工夫休想尋到另一地道的
入口。」
    寇仲在出口邊坐下,指指自己的腦袋微笑道:「上兵伐謀,肯動腦筋便可省去很多
工夫,如確有短地道通往寢宮,為節省人力,地道入口當設於殿內較接近寢宮位置的一
方,李淵也可少走幾步路。我這魯大師的嫡傳弟子寇小師敢肯定入口設於龍台的位置,
最有可能是龍座之下,如此可把搜尋範圍大大縮小。」
    徐子陵和侯希白點頭同意,因寇仲的推測合乎情理。
    寇仲見兩人附和,跳將起來,往龍座高踞的白石台階掠去,空廣的大殿,震懾性的
空間令人生畏。
    徐子陵和侯希白從出口跳出,徐子陵注意到侯希白背上的包裹,問道:「裡面是什
麼東西?」
    侯希白在殿中盤膝坐下,解下包裹置於身前地上,道:「寇仲有得他忙哩!我們不
要浪費時間,先把謀生工具分配妥當。」
    徐子陵明白過來,笑罵道:「好傢伙!」學他般盤坐下,瞧他解開包裹。
    那邊的寇仲正在對目標展開他「專業」的推敲研究,忙個不亦樂乎。只看先前長地
道巧運匠心的設計,便知這條宮內短地道的入口不會是可輕易發現的。
    侯希白得意洋洋地把包裹載的行當盡傾地上,笑道:「我作夢沒想過會坐在太極殿
中心處分配扮賊作賊的工具,這份是你的,因為你是曹三,所以比我們多出一條腰掛的
十八把飛刀和撩牙面譜一個。」
    徐子陵對曹三的東西全沒興趣,拿起侯希白推往他膝前的勾索,訝道:「這是粗牛
筋織成的索子,勾抓則以精鋼打製,顯然非是臨時張羅回來的東西。你如擁有一套我不
會奇怪,但有三套之多,則出乎我意料之外。」
    侯希白笑道:「城隍就在近處仍不懂求得好簽嗎?這是我請魯大師的真正嫡傳雷爺
精心研製而成的,索長達十二丈,一般庸手送給他也用不上,我們只要在手法上下點功
夫,當可像長出一對翅膀般在宮城內高來高去,既方便作賊,更可在必要時溜之大吉。」
    徐子陵指著分作三堆大如棗核不知以何物製成的圓彈子,道:「這些是什麼鬼東
西?」
    侯希白道:「這並非一般下三檻的迷香彈,而是曹三著名的獨門防身法寶,既有迷
魂作用,又可生出大量濃霧,我從曹三身上得到,本留為紀念,想不到竟派上用場,每
人三顆。只要擲出此彈,特別室內封閉的地方,能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且讓人相信你
果是曹三。」
    徐子陵懷疑道:「這麼一粒小圓彈。能生出多少濃煙?曹三是否數顆一起用?」
    侯希白道:「本來共有十顆,我也像你般懷疑,試把一顆擲在地上,說出來你怕不
相信,濃煙差點把我活生生嗆死,我可不會像寇仲般誇大。」
    徐子陵沒好氣道:「看你的行頭,聽你的語氣,今晚似乎不是來看看便算。」
    侯希白從懷裡掏出卷軸,撥開其他東西攤平地面,以迷煙彈壓鎮四角,笑道:「這
是大唐宮城全圖,由小弟憑記憶在這幾天精製而成,一草一木均沒有遺漏,比劉政會所
藏的宮城圖更要詳盡,以你兩位老哥過目不忘的本領,多看幾遍當盡記心中,逃起來時
可像在家裡走動般熟悉方便。空白的地方則是我尚未到過的地方。」
    徐子陵皺眉道:「你尚未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喀嚓」!
    從龍台方向傳來的聲音吸引兩人注意,循聲瞧去,寇仲躊躇志滿的從被移開的龍座
旁站起來,向兩人打出大功告成的手勢。
    龍椅下的地道入口與尹府通來的地道入口設計相同,只是沒有閂鎖,不過少點功力
也無法開啟這入口,故除非像寇仲這有心人,否則休想察覺入口的存在。
    秘道筆直往北延展,三人沿此直抵後宮,始見出口。今趟他們小心得多,先整理行
頭,各把勾索掛在腰間,徐子陵更把曹三的飛刀和面譜藏好,寇仲把手掌按貼徐子陵背
心,讓後者能探聽地道外邊的動靜。
    徐子陵在兩人期待下沉吟道:「外面應是御花園一類地方,我聽到風吹葉動的響
聲。」
    寇仲喜道:「依小侯的唐宮詳圖,上面理該是分隔後宮的御園,右為李淵的寢宮,
左為群妃院落,張娘娘的凝碧閣就是其中一座獨立的庭院。」
    大唐宮城座落長安城南北中軸線的最北部,居高臨下,南面稱王。宮城分外皇城和
內皇宮兩大部份,以廣場橫斷分隔。皇宮再分為三,中為太極宮,西為李世民天策府所
在的掖廷官,東為李建成的太子東宮。
    太極宮的核心是太極殿,接著是兩儀、承慶、立政和神龍四殿,過此四殿往北是御
花園和皇帝妃嬪的起居庭院。後宮門是玄武門,設有宮衛所,是宮內御衛大本營,長期
駐有重兵,負責宮城的防務。故皇宮後院乃大唐宮最危險的地方,一個不好,動輒引來
以千計的精銳御衛圍剿。
    徐子陵道:「我對今晚夜探唐宮的真正目標仍有點含糊,一時有人說是探路,一時
又有人似真要大展拳腳。」
    寇仲笑道:「不是說好讓曹三大展威風嗎?陵少不用那樣瞧著我,我明白驚動李淵
那什麼娘的誅邪隊是絕對不智,且屬瘋狂。所以我們只須順手牽羊的拿走一件看得上眼
的寶貝,再以侯公子帶的貨真價實的燕子印記留下個燕子印。如還嫌不夠,陵少可用你
的字跡在牆上寫下『曹三到此一遊』等諸如此類的句子。」
    侯希白興奮道:「入寶山焉可空手回。就順手把《寒林清遠圖》拿走,勝過於等李
淵召我們宋二爺入宮。」
    徐子陵向寇仲打個眼色,著他說話。
    寇仲會意,拍拍侯希白肩頭道:「事有難易之分,今晚我們是取易捨難。只探李淵
的書齋,縱使寶畫真的放在那裡,你公子大爺看兩眼後須放回原處,然後一起回家睡
覺。」
    侯希白大感錯愕,失望的道:「是否又有什麼計劃瞞我?」
    寇仲道:「不要多心,全是為你好!就這麼決定。我們今晚是悄悄來,悄悄去,只
留下曹三的痕跡,請弄熄火折子。」
    地道回復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在寇仲的巧勁下,石蓋無聲無息的下陷橫移。
    寇仲低呼道:「這蓋子特別重。」
    繁星滿天的夜空,出現在三人頭頂上。
    徐子陵探頭一看,不由暗讚地道設計者的匠心獨運,原來出口設置於御花園核心處
大魚池中心一座假石山內,出口在其中一面平滑的斜坡處,四周有山石阻擋視線,出入
均不虞被發覺。
    三人鑽出去,把出口關閉,再套上頭罩。
    徐子陵低聲道:「御花園似乎沒有人,這可能是李淵為方便出入,故意不於此布設
巡衛。」
    寇仲深吸一口清涼的夜風,低笑道:「長安最好的游點該是大唐宮才對,我們是來
觀光的,來吧!」
    帶頭急竄,橫過七、八丈的水面,足尖一點池旁石欄,騰身斜掠,落在池旁一株大
樹橫枝上。
    徐子陵和侯希白如影附形,追掠而至。
    居高望遠,張婕妤的凝碧閣所在處仍是燈火通明,隱隱傳來絲竹管弦之聲。不論是
妃嬪聚居處或是李淵的後宮,都是一個又一個以迴廊圍成的庭院殿閣,各以高牆把連綿
的建築組群和中間的御花園分隔開來。此時除凝碧閣外,大部份建築物只透出暗淡的燈
火,廊道卻被十步一個的宮燈照得明如白晝,隔遠瞧去,宛如燈陣,蔚為奇觀。
    十多丈的後宮牆外西內苑所在處燈火輝煌,若想從那邊離開,只有硬闖一途。
    侯希白皺眉道:「如何可以潛越高牆?」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只要我們找得李淵溜到御花園來的慣常路線,可學李淵般來
去自如,李淵總不會每趟出巡都驚動整個後宮的御衛吧?來!」
    三人藉著夜色和樹木亭閣的掩護,迅速往花園東後宮的高牆掠去,到躍上另一株大
樹,後宮景況盡收眼底。
    後宮共有九座庭院,佈局方整,四角各有一座高過三十丈的望樓,上有守衛。照侯
希白手繪的唐宮詳圖,李淵的寢宮居中,書齋位於寢宮之西。宮內樹木婆婆,景色極美。
    看得見的有四組御衛軍每組二十人的在各迴廊巡邏,不過他們擔心的卻是佈於暗處
的崗哨。
    徐子陵以目光掃視遠近,道:「無論我們身法有多快,只要望樓的守衛沒有打瞌睡,
我們休想逾牆而入不驚動人。李淵會否另有出入門道?」
    寇仲以他建築土木學大師的姿態細視分隔後宮和滿園的高牆,除正式出入有人把守
的門道外,表面看全無異樣。
    侯希白指著後宮正西處道:「那裡的樹本特別密再過去就是李淵的御書房,李淵若
要出宮,可詐作到御書房辦事,然後從秘門講入御花園。我這猜測合情合理吧!」
    寇仲欣然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忽又色變,側耳聽道:「是什麼聲音?」
    徐子陵正把耳力集中收聽那方向的動靜,皺眉道:「該是犬隻走動的聲響。」
    寇仲歎道:「那我們可更肯定秘門設在那裡,李淵是不想手下曉得他行蹤,故書齋
只以惡犬守衛。我的娘,縱使能進去卻怎避得開狗大哥們靈銳的狗眼和狗鼻。」
    徐子陵笑道:「你好像忘記我們並不怕有限度的張揚,索性由你老哥出手,以迅雷
不及掩耳的手法,逢狗點狗,把各狗兒的穴道全體制住。」
    寇仲啞然失笑道:「兄弟又來耍我!」
    轉向侯希白道:「你石師教過你如何點狗兒的穴道嗎?可不許傷害它們。」
    侯希白苦笑道:「江湖上恐怕沒有人懂得這類奇門制狗法,不知曹三的迷魂彈能否
為我們達致同一的效果?」
    經過一輪推敲探索,果然天如人願,於分隔御花園和隔壁御書房的牆壁發現一道活
門。
    三人不敢弄出任何聲息,怕驚動隔鄰的惡犬,寇仲和徐子陵再次合作,以奇異的長
生氣對活門展開查察。
    此牆厚達半尺,若真是磚石砌成,恐怕兩名大漢推之仍難動分毫。
    寇仲指指牆腳,表示活門只能從下掀開,同時探手入懷,取出一顆迷香彈。
    徐子陵和侯希白在寇仲點頭示意下,蹲低試推活門下方。
    果然活門由下方往內移,露出寸許空隙,三人同時運功收斂毛孔,防止氣味散播,
否則狗兒狂吠起來他們將功虧一簣。
    牆內群犬發覺有異,齊往活門處奔來,說不定會以為是主子大駕歸來,至於是否如
此,他們當然永不知道。
    寇仲把手中迷香彈捏破微縫,迷香以煙霧狀逐少逸出,在他真勁控制下,有節制的
透過縫隙往隔壁噴去。
    不片刻另一邊傳來狗兒悶鳴和倒地的聲前,寇仲大喜,硬把迷香彈按進土內,笑道:
「大功告成。想不到這麼容易,幸好有樹蔭遮擋,否則教望樓的人看到狗躺滿一地會是
個大笑話。」
    靜心細聽,肯定狗兒全體中招,忙把活門從下推開,鑽將進去。
    李淵的御書房是一座別緻的建築物,四周林木環繞,以迴廊把它從別的樓房分隔,
分前中後三進,前進是個議事廳,四壁擺滿放宗卷文件的紅木櫃,中進是書齋,置有兩
組可休息看書的桌椅書幾,內進是李淵處理重要事務的龍桌,掛有字畫,飾以古董珍玩、
民間巧藝,佈置清雅,充盈書卷氣息。
    寇仲走到龍椅坐下,面對兩人歎道:「能到此一坐,不虛此行。」
    侯希白像沒聽到他說話般,兩眼放光的迅速掃視,然後一股勁兒的開始對任何可藏
放東西的櫃子進行搜畫行動。
    徐子陵忍不住笑的移到龍桌的另一邊,道:「若真給他找到《寒林清遠圖》,你負
責把他捉著,我負責把畫搶回來。」
    寇仲索性把雙腳架在書桌上,探手拿起放在桌面的空印,道:「就偷李淵這枚空印
如何?保證李淵暴跳如雷,把整座長安城翻轉搜捕曹三。」
    徐子陵搖頭笑道:「皇帝的玉璽怎會這麼隨便放在桌上,恐怕只是個普通的印章。」
    寇仲試圖細看印章上的刻文,片晌後立即放棄,搖頭道:「這比《長生訣》上的甲
骨文更難辨認,侯小子快來解讀。」
    侯希白嚷道:「我那有這種閒情,還不快來幫手,我會怨你們一世的。」
    寇仲正要笑他,驀地頭上瓦面傳來「叮叮噹噹」的異響,接著是金屬磨擦瓦面的嘈
吵聲音,最後是不知名的金屬物從瓦脊掉往地上,發出另一下驚心動魄的觸地響聲。
    在沉寂莊嚴的大唐後宮,如此響聲可傳遍遠近。
    三人你眼望我眼,頭皮發麻,一時間掌握不到發生什麼一回事。
    叱喝聲在御書房範圍外響起。
    三人大叫不好,就像忽然陷進一個噩夢去。
    他們最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