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9卷)
第五章 笑裡藏刀

    徐子陵聞言如釋重負的暗鬆一口氣,裝出尷尬神色,口吃吃的道:「倩小姐剛才在
明堂窩嗎?」
    眾人先是愕然,接著紛紛醒悟過來,爆出震堂笑聲。
    任俊笑道:「我怎會介意?沒有人比我更明白什麼是賭癮。」
    池生春大訝道:「現在謎底揭曉,原來匡兄弟適才順道到大仙的寶號賭兩手,不過
卻另有兩個新的疑團,第一個疑團是匡兄弟怎會疏忽至看不到我們的倩小姐?」
    眾人均點頭認同,因為只要是男人,總不會放過看漂亮女性的機會,何況是紀倩這
種絕色美人兒。且看過一眼後,包保以後不會忘記。
    徐子陵心知肚明自己的心神全集中到王伯當身上,怕在人頭湧湧的賭場內盯不牢他,
但怎可說出來?只好苦笑道:「不知倩小姐當時在那裡呢?唉!我這人踏進賭場,可忘
掉父母。」
    胡佛啞然笑道:「我們最歡迎像匡兄弟這種貴客。」
    眾人禁不住蕪爾。薛萬徹更是懷疑盡去,宴會回復先前融洽的氣氛,宋師範和雷九
指交換一個會心微笑,心中同時想到的是無論寇仲和徐子陵扮作跟班或什麼其他的角色,
總能成為注意力的集中點。
    尹祖文笑道:「生春另一個疑團可以說哩!」
    池生春先朝胡小仙瞧一眼,始含笑道:「我們長安城的男兒漢,沒有人不想在倩小
姐心中留下印象,不過似乎直到此刻在這方面仍沒有人成功,大仙的寶號是城內人最擠
的地方,倩小姐在賭興起時也是六親不認……」
    說到這裡,又是哄堂大笑,打斷池生春的說話。
    紀倩則又嗔又好笑的橫池生春一眼,把在座男性的魂魄差點硬勾出來。
    池生春待笑聲漸斂,有風度的向紀倩致歉道:「匡兄弟和蔡兄弟把直言的風氣帶到
長安來,我只是跟風,倩小姐大人有大量勿要見怪。各位該明白我第二個疑惑吧!請教
倩小姐,匡兄弟為何能特別惹起你的注意,我們想向他偷師嘛!」
    徐子陵是紀倩外唯一曉得答案的人,因為紀倩留心出入明堂窩的人,意在「雍秦」,
而自己因身形與「雍秦」同出一人,所以能得她「青睞」。
    紀倩沒好氣的道:「當時人家是在明堂窩門口的一輛馬車上,不是在賭場裡,而匡
兄走得比其他人匆忙多哩,賭癮似比奴家還大,嘻!」
    眾人再次大笑,紀倩的話同時解開池生春的兩個疑團。
    尹祖文舉杯勸酒,氣氛熱烈,不知情者如溫彥博、沙成功,作夢都想不到與坐者關
系如此錯綜複雜,一場爾虞我詐的角力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胡小仙轉向紀倩道:「小倩可否助我贏溫大人一席酒菜?」
    紀倩正想告退,聞言皺起黛眉,目光迎上池生春等期待的目光,立即明白過來,嫣
然笑道:「我累啦!這是否足夠為小仙姐贏一席酒菜呢?」
    眾人對她的靈巧智慧,無不歎服。
    溫彥博洒然道:「倩小姐金口說出來的一句話,怎只值一席酒菜,我當然說過算
數。」
    尹祖文道:「我有一個提議,何不另找一晚我們原班人馬移師往大仙的明堂窩,既
可喝酒作樂,又可小賭怡情,匡兄弟亦不用因過賭癮再開小差咧。」
    池生春往紀倩瞧去,微笑道:「我是第一個贊成,不知倩小姐那晚有空呢?」
    寇仲等交換個眼色,曉得尹祖文和池生春一唱一和,說到底是要和他們建立更密切
的關係,目標是要把「司徒福榮」的典當錢莊業控制到手裡至乎吞掉。
    紀倩徐徐站起來,不置可否的道:「尹國岳定下日子後,知會人家一聲吧。」接著
告退離開。
    寇仲和徐子陵一身夜行衣,借夜色的掩護躍上尹府後院牆外街上老樹的枝葉茂密處,
侯希白早守候多時。
    侯希白低聲道:「尹祖文剛回來。」
    寇仲訝道:「你在這裡,怎看到他從前門回來。」
    侯希白歎道:「他剛進小樓去,唉!今晚的探宮大計看來要胎死腹中。」
    寇仲和徐子陵同感愕然,前者皺眉道:「他不是又在等老相好來幽會吧?」
    侯希白搖頭表示不知道。他顯然心情低落,正想向徐子陵交待打探李密向李淵請求
出關一事,徐子陵道,「我曉得啦!」扼要地向他說出偷聽到楊文干分別與王伯當及楊
虛彥的說話。
    寇仲在從上林苑驅車回司徒府途上已聽得詳細經過,目光四處搜索,看敵人例如聞
采婷會從那個方向來會尹祖文,心付這座小樓水到渠成地成為尹祖文與魔門同黨秘密會
面的地點,因為小樓被列為禁地,更位處一隅,來往方便,不虞被府內婢僕發覺。
    忽地虎軀一震,左右手分別抓著徐子陵和侯希白肩頭,低呼道:「小心!」
    兩人循他目光瞧去,無不倒抽一口涼氣,遠方一道人影逢屋過屋的奔來,自有一種
鬼魅般難測的迅快味道,疑幻疑真,竟是「邪王」石之軒而非聞采婷。
    三人自然而然的蹲低縮進老樹茂密處,不敢透半口氣,收斂一切能引發這魔門頂尖
高手警覺的因素。
    石之軒此時騰空而起,橫過十多丈的空間,掠上小樓瓦頂,以君臨天下的姿態睥睨
四顧,搜索遠近。
    三人嚇得不敢透過枝葉朝他張望,怕只是目光交接又或無形的注意力,會使他生出
感應,那就大事不好。他們此時反慶幸尹祖文早一步進入樓內,若尹祖文比石之軒遲來,
那石之軒會剛好在他們設法開啟秘道時撞破他們的好事,那可怕的後果他們想也不敢去
想。
    石之軒閃到地面,穿門入樓。
    寇仲探掌按往徐子陵背心,真氣源源輸入,徐子陵不敢說話,借寇仲之力與本身真
氣結合,進行遙距竊聽。
    尹祖文的聲音在小樓上層僅可耳聞的響起道:「石大哥!」
    石之軒沉聲道:「情況如何?」
    尹祖文道:「一切順利,陰癸派元老會和趙德言分別開出條件,只要大哥辦得到,
他們以後會唯大哥之命是從。」
    石之軒歎道:「他們的腦袋是用什麼造的,到這時刻大家已是自己人還要談條件,
說來聽聽。」
    尹祖文恭敬道:「陰癸派元老會的條件是大哥必須除去孽種,以示決心。」
    石之軒默然片刻,好一會道:「趙德言又有什麼說話?」
    尹祖文道:「趙德言說大哥必須殺死寇仲和徐子陵。」
    石之軒再次沉默起來。
    尹祖文道:「對付這兩個小子是勢在必行,否則若讓他們與宋缺那老頑固聯成一氣,
極可能令我們的大計功虧一簣。至於陰癸派的條件,祖文不敢為大哥拿主意。」
    石之軒沉聲道:「我自有主張,有沒有婠婠的消息?」
    尹祖文道:「她像忽然消失,陰癸派的人沒法找到她。」
    石之軒冷笑道:「任她脅生兩翼,仍難飛出我的指隙,李淵方面有什麼動靜?」
    尹祖文笑道:「大哥出手處決莎芳,令李淵睡不安寢,他已成立一個所謂什麼『誅
邪隊』,由麾下武功最高強的高手組成,包括尤楚紅和宇文傷在內,人數在五百之眾,
不住秘密演練圍攻的戰術。真好笑,現在我們怎捨得殺他?若我們想殺他,再多干倍萬
倍的高手保護他也沒有用。」
    聽到這裡,徐子陵心中一動。上趟他聽尹祖文和聞采婷的對答。心中早有模糊的意
念,卻沒法具體掌握,此刻清晰起來,浮現出白清兒在池生春寢室內頭插銀針的練功情
景。
    白清兒的奼女大法,肯定是用來對付李淵的,當時機到時,李淵再無利用價值,尹
祖文可憑他與李淵特別的關係,安排李淵遇上白清兒,再在與李淵歡好之時,施奼女法
殺李淵於蕩魄銷魂之際。此計非常毒辣,投李淵所好,不到他不中計被害。
    石之軒道:「辦得好,將來我聖門得天下後,祖文你應屆首功。祖文你給我向辟塵
和左遊仙這兩個小子發出最後通碟,若他們仍不肯臣服於我石之軒,我會清理門戶。而
他們更沒有向我提出條件的資格。明白嗎?」
    尹祖文道:「明白!虛彥方面石大哥打算如何處理?」
    石之軒淡淡道:「只要他乖乖的交出《御盡萬法心源智經》,一切好辦,否則順我
者昌,逆我者亡。還有沒有其他事?」
    尹祖文歎道:「生春的事想不到會橫生枝節,殺出個『短命』曹三來。」
    石之軒笑道:「那來什麼曹三,他是什麼東西,此必是有人借他之名把畫搶走,這
雅賊無論才智武功,均是一等一的人物。會否是希白幹的?」
    尹祖文道:「希白當時在上林苑醉生夢死,樂不思蜀。唉!究竟是誰幹的?」
    石之軒沒有答他。
    正聚精會神竊聽的徐子陵心中大訝,石之軒既想到侯希白,自然會想到可能是他代
侯希白出手,而侯希白則故意泡製不在場的證據,為何他不向尹祖文提出。心中不由湧
起難言的感覺。
    尹祖文又道:「司徒福榮這人很不簡單,手下幾個人都是一流的人材。更想不到是
司徒福榮對胡小仙似乎很有意思,我們還以為他只好龍陽之癖。」
    石之軒道:「司徒福榮會否有問題?」
    尹祖文道:「這方面我們非常小心,對整件事作過無孔不入的調查,不放過任何可
能的疑處,到現在仍沒有發現問題。我和生春打算先和他建立夥伴的關係,到摸清他的
底子後,會逐步把他的業務蠶食光淨。」
    石之軒笑道:「他自動送上門來,是倒足霉運。我要走哩!事事小心點!」
    石之軒和尹祖文先後離開,三人始輕鬆起來。
    寇仲問道:「聽到什麼秘密。」
    徐子陵把兩人對話迅快複述一遍,侯希白倒抽一口涼氣道:「那怎麼辦,石師定以
為偷畫的人是子陵,我們豈非要為李淵黑鍋嗎?」
    寇仲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遲些才擔心這些事。現在我們須先下判斷,
剛才石之軒會否已發現我們,只是裝作不知道。」
    徐子陵和侯希白均啞口無言,他們身處的老樹是極佳藏身處,加上黑夜的掩護,離
小樓有近二十丈的遠距離,高明如石之軒應很難看見他們。昨晚高手如李淵、字文傷之
輩,對他們的存在一無所覺,正是例證。可是石之軒非比常人,能否對三人生出感應實
是未知之數。
    寇仲向徐子陵道:「聽他的口氣,有否發現我們而詐作不知。」
    徐子陵苦笑道:「很難說,自他復原後,我感到很難看破他的心意。」
    寇仲正容道:「這是關乎我們生死的決定,不應由我一個人選擇,兩位大哥怎麼
說?」
    石之軒肯定曉得小樓下層有這一條秘道,若知道三人躲在老樹上,當然猜到三人要
通過秘道潛入唐宮,那時他只要設法驚動宮內守衛,可來個借刀殺人,一舉解決三個心
腹大患。以石之軒的才智武功,該是輕而易舉的事。
    現在的唐宮等若龍潭虎穴,組成的誅邪隊嚴陣以待,既防石之軒,更可迅速動員對
付任何入侵者。
    侯希白先左右張望,然後壓低聲音向徐於陵道:「子陵有感應嗎?」
    這句話問得合乎情理,若石之軒曉得他們藏在這裡,會先詐作離開,再折返來在暗
處監視他們的舉動。
    徐子陵苦笑道:「我感覺不到,可是我的感覺對你石師可能派不上用場。別忘記我
到你的多情窩時,也感覺不到他在暗裡窺伺。」
    寇仲分析道:「怎相同呢?那次他是有心算你無心,你一時疏忽情有可原,現在你
則全神留意。嘿!我對你有信心哩!」
    徐子陵道:「這麼說!你是要照計劃進行。」
    寇仲斷然道:「進入地道後我們立即把地道上閘,單憑石之軒之力,該沒法隔蓋把
地道開啟,我們今趟只是從另一端出口鑽上去看看環境,弄清楚出口的位置,然後立即
離開。石之軒當不曉得出口在那裡,我們縮短逗留的時間,石之軒想弄鬼也不成。唐宮
此際戒備森嚴,他老人家要逾牆入宮不是那麼容易吧?」
    侯希白聽得精神大振,搖頭晃腦道:「有道理!有道理!」
    寇仲欣然道:「又是二對一,陵少怎麼說?」
    徐子陵笑道:「總說不過你,就看看是否買大開大,來吧!」
    火熠光下,寇仲開始對地道的南壁進行勘察,從「假出口」開始逐寸逐寸往回探索。
    侯希白向站在身旁的徐子陵道:「石師會否因欲統一聖門,狠下心來對青璇下手?」
    徐子陵歎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恐怕你的石師仍未有肯定的答案。」
    正對地道壁又摸又敲出盡法寶的寇仲聞言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石師先幹掉陵
少,所以由今晚開始,陵少勿要單身到你的多情窩去。」
    又道:「小侯你反會安全得多,在收拾我們前,你石師絕不會收拾你,免致打草驚
蛇。咳!找到哩!這是幅活牆。他娘的!這設計真考心思!」
    兩人移近寇仲雙手按著的牆壁,徐子陵道:「是否有牆鎖?」
    寇仲笑道:「你當是魯大師設計的嗎?看我的!」
    兩手運勁一推,六尺見方的牆一邊往內傾入,另一邊反移過來,變成活門,露出裡
面並行的地道。
    三人相顧大喜,均有得來不易的欣悅。
    寇仲帶頭入內,地道往東繼續延伸,越過假出口的位置達千步,估計直抵外皇城心
髒位置,然後折往北方。
    三入再走數千步,出口終出現眼前,設計與小樓入口關蓋相同。
    寇仲小心翼翼的啟開,笑道:「我敢肯定出口在太極宮,最有可能是李淵寢室附
近。」
    侯希白歡喜的道:「何用費神去想,探頭出去看看哩。」
    寇仲向他豎起拇指讚道:「好主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