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8卷)
第七章 不死夢醒

    徐子陵回到多情窩時,侯希白正挨著椅子熟睡,到徐子陵隔幾坐到他旁,才睜目道:
「是什麼時候哩?」
    徐子陵正感受著夕陽餘光所惹起對時問消逝的惆悵感覺和寧和心境,淡淡道:「已
是黃昏時份。我有一句話一直想對你說,卻一直忍著,伯傷你的心,今天終忍無可忍,
不吐不快。」
    侯希白苦笑道:「不用你告訴我,我自己知是什麼一回事,是否認為我永遠練不成
不死印法,因為我和石師根本是本質大異的兩個人。」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侯公子你確是善知人意。」
    侯希白不解道:「子陵你該不會是幸災樂禍的人,為何聽到又或證實噩耗,仍好像
什為欣興的樣子,小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徐子陵聳肩輕鬆的道:「希白兄眼下是否感到很緊張,整個人像一條扯緊的弓弦,
每一刻都活在緊張戒備中?」
    徐子陵忽又打個手勢阻止他說話。欣然道:「在答這個問題前,先告訴你一個好消
息。」
    侯希白精神大振道:「這世上尚可能有好消息嗎?快說出來洗一下我的晦氣。」
    徐子陵道:「小弟曉得另一幅展子虔的真跡在那裡。」
    侯希白劇震道:「確是天大的好消息,不要賣關子哩!快說出來。」
    徐子陵道;「只要你肯央宋二哥,他可帶你回嶺南看展子虔的《游春圖》。」
    侯希白動容道:「《游春圖》與《寒林清遠》同是展子虔的傳世代表作,令他成為
山水畫的鼻祖,想不到竟落到宋缺手上。不過似乎改向寇仲求一封介紹信穩妥點,宋二
哥不是和他老爹鬧得很不愉快嗎?」
    徐子陵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宋二爺極可能遇上他命中另一剋星,他見過商秀
旬的神情,你看到自然明白。
    侯希白一呆道:「競有此事?不過也難怪他,『相近』和『相異』在男女間均可做
成極大的吸引力,以宋二哥高門世閥培養出來的品味、氣質、風采,與商美人確是非常
匹配。」
    徐子陵有感而發道:「說真的,我和寇仲都配不上她,只有宋二哥能予她幸福的生
活,若我們願望成真,將是最理想的結局。」
    接著微笑道:「侯兄現下感覺如何?」
    侯希白一呆道:「原來於陵在設法開解我,不過我現在確是輕鬆平靜多啦!想起
《游春圖》,練得成不死印法與否只是小事,唉!怎樣也可得看到《寒林清遠圖》?」
    徐子陵肅容道:「我不是開解體,是提醒你,最好把不死印法忘記,否則你的精神
會受到嚴重損害,最後連李淵囑你畫的《百美圖》會難以交卷。」
    侯希白皺眉道:「沒這麼嚴重吧!」
    徐於陵問道:「你的美人扇上有否多添一位商美人呢?」
    侯希白一顫道:「你看得很準,我確是不敢動筆,沒有信心掌握她迷人的風采神韻,
難道真是苫研不死印法落得的後果?」
    徐子陵道:「你這叫捨長取短,若你能把寫畫的境界融入武道,另出樞機,不是勝
過去學令師損人利己的不死印法嗎?自創是唯一的出路,更是你的生路。」
    侯希白雙目精芒大盛,一拍扶手,奮然道:「對!當我寫畫之時,意在筆鋒,無人
無我,意到筆到,沒有絲毫窒礙,心中除畫內世界外別無他物。哈!幸好得子陵提醒。」
    徐子陵欣然道:「你終於從不死印法的噩夢醒過來,順道告訴你另一則消息《寒林
清遠圖》該落入李淵手上。」
    侯希白失聲道:「什麼?」
    徐子陵解釋後,微笑道:「你若想親睹《寒林清遠圖》,必須代宋二哥扮成申文江
入宮鑒畫,此事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必須下一番模仿的工夫。」
    此時寇仲翻牆而至,在侯希白另一邊坐下,訝道:「為何侯公子像變成另一個人的
樣子,充滿生機和鬥志,不再死氣沉沉的!」
    侯希白笑道:「全拜子陵所賜,提醒我以畫入武,不再向不死印法緣木求魚,浪費
精神時間。」
    徐子陵道:「有沒有好消息?」
    寇仲道:「是天大的好消息,我現在全盤計劃成竹在胸,保證可行。」
    先說出歐陽希夷一事,接著道:「事情要雙管齊下的進行,首先我們請夷者他親自
出馬,警告『大仙』胡佛,指出池生春極可能與巴陵幫和香貴有關係,要他設法找借口
拖延池生春的迫婚。」
    徐子陵道:「你這不是多此一舉?因胡佛早明告池生春,除非在聘禮中有《寒林清
遠圖》,他才肯答應婚事。」
    寇仲從容道:「我就伯胡佛在尹祖文和李元吉的壓力下,放棄此一堅持。而且不知
陵少有否想到另一可能性,假設尹祖文透過尹德妃請出李淵為池生春提親,《寒林清遠
圖》將再難成為障礙。」
    侯希白點頭道:「這個可能性非常大,李淵一來有愧於心,二來對尹德妃言聽計從,
且說不定尹德紀亦曉得《寒林清遠圖》正在李淵手上。」
    徐子陵皺眉道:「但在那種情況下,胡佛唯一拒絕的方法,是將夷老這張牌打出來,
向李淵揭破池生春的身份,那時我們的大計勢必泡湯。」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所以我說雙管齊下,首先不能讓夷老向胡佛透露太多關於池
生春的事,只說此人與魔門大有關係,剩是此點足可令胡佛對池生春敬而遠之。另一方
面,則由陵少設法說服胡小仙,不妨告訴她《寒林清遠圖》已落入李淵手上,好安她的
心。那時她只要扮成孝女的模樣,由她公告天下誰人能誅殺曹三及把《寒林清遠圖》取
回來送給她爹,她就委身下嫁,來一拍寶畫招親,將問題徹底解決。此事必會傳至街知
巷聞,李淵更不能為池生春出頭。」
    徐於陵道:「你這條所謂妙計雖匪夷所思,但確可解決池生春迫婚的問題,因為曹
三已變成子虛烏有的人物,神仙下凡亦不能把他再殺一趟。可是對我們的大計卻似乎有
害無益,至少以後胡小仙再不用聽我們的指揮。」
    寇仲笑道:「這恰是精采之處,徐於陵大俠於此時功成身退,改由司徒福榮和太行
雙傑上場,在什麼娘的地方碰上胡小仙,驚為天人下重金禮聘長安最有資格誅殺曹三奪
回寶畫的侯公子出馬......」
    侯希白截斷他道:「你弄得小弟糊塗起來,這是否節外生枝,平添麻煩呢?」
    寇仲指著自己的腦袋道:「這是因為我幻想力豐富,自然而然想出節外生枝的妙計
來。我的目的只是先破壞池生春合併明堂窩的奸計,而司徒福榮則因看上胡小仙,故由
低調變為高調,終正面和池生春較量,更把香家之主香貴引出來。」
    徐子陵點頭道:「你的提議不失為妙計,時間差不多哩!我們還要赴爾文煥的酒肉
約會,今晚肯定我們可狠贏一筆,明晚便很難說。」
    侯希白一呆道:「爾文煥?」
    寇仲解釋一番,侯希白失望道,「那今晚豈非沒我的份兒。」
    寇仲笑道:「公子放心,我們怎敢冷落你,今晚二更時份,我們在此會合,同赴尹
府尋找秘道入口,看看秘道通往皇宮那一個角落去,此事關係重大,不容有失。」
    徐子陵皺眉不悅道:「你又對李淵心懷不軌哩」
    寇仲舉掌立誓道:「皇天在上,若我寇仲有此心,教我永遠娶不到老婆。」
    徐於陵歉然道:「是我錯怪你。」
    侯希白坦然道:「我也該向你道歉,因為我和子陵想法相同。」
    寇仲笑道:「大家兄弟,有什麼是不可以說的。事實上我是一番好意,邀請兩位大
哥和我一起欣賞和享受生命。生命所為何來?就是動人的體驗。請想像一下大唐皇宮內
深夜是如何動人,矗立的殿閣樓台,宏偉的橫斷廣場,深幽的御園,就讓我們在這長安
最危險的地方,聽聽皇帝與愛妃的私語,別忘記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是住在宮內的,不入
虎穴,焉得虎語?」
    尚未說完,徐子陵和侯希白早捧腹大笑,虧寇仲尚可繼續慷慨陳詞,直至話畢。
    寇仲若無其事的道:「今晚的節目,兩位應再不反對吧!」忽然下起毛毛細雨。
    寇仲和徐子陵扮的太行雙傑與爾文煥在北苑碰頭,姚洛沒有出現,卻多出個喬公山
作陪客,四人在一間食館把酒言歡,席間爾喬兩人一唱一和,以老到的手法探聽有關司
徒福榮的事,順便便盤查兩人,寇仲和徐子陵一一應付,給爾文煥和喬公山勾畫出司徒
福榮有志賭場的一個初步印象。
    飯後喬公山提議到上林苑去,且誇言可請紀情來獻唱兩曲,寇仲卻不想浪費寶貴的
時間,直言手癢賭癮大起,爾文煥遂領他們往六福賭館。
    至此兩人更肯定李建成和李元吉為打擊李世民,仍是緊密合作,所以池生春的事,
才能有李建成的心腹從旁協助。至於李元吉或李建成是否曉得池生春和尹祖文乃魔門的
人,則難以證實。
    爾文煥還找來賭客,於六福的貴賓房組成賭局。幾個人賭個天昏地暗。結果不出所
料,寇仲和徐於陵在對方故意相讓下,大有斬獲,每人各贏近百兩通寶,已是一筆頗大
財富。
    離開六福後,爾文煥還想帶他們到青樓快活,被他們以必須回去保護司徒福榮為借
口推卻。
    分道揚鑣後,寇仲和徐子陵朝司徒府方向走去,毛毛細雨仍下個不休,給長安城籠
罩在迷霧裡。
    寇仲咽笑道:「爾文煥和喬公山都是非專業的騙子,熱情得過份。好哩!我現在去
見夷老,你是否陪我去?」
    徐於陵道:「你不是要我去找紀情嗎?我現在須往明堂窩留下暗記,約好她明天見
面的時間。」
    寇仲點頭道:「時間無多,我們分頭行事。記著今晚的精采節目,先到先等。」
    分手後,徐子陵變成長滿鬍鬚的弓辰春,掉頭往北苑的明堂窩,留下暗記,再賭兩
手後匆匆離開,沿街走不到十多步,心中忽現警兆,別首瞧去,不由心中叫苦。
    石之軒似緩實快的從後追上來,面帶微笑,淡然自若道:「子陵從慈澗匆匆趕回來,
究竟所為何事?」
    寇仲在杜伏威在長安的行府內見到歐陽希夷,這是杜伏威的安排,除幾個心腹外,
府內其它人均不知寇仲到此與歐陽希夷碰頭。
    在後院內堂,沒想過會見到寇仲的歐陽希夷大感意外。寒暄過後,杜伏威道:「我
留下希夷兄和小仲私下在這裡說話,我雖安排你們見面,卻不代表希夷兄要看我的情面,
一切由希夷兄自己決定。」說罷離開。
    歐陽希夷歎一口氣道:「小仲你實不應來見我,因為我已答應寧道奇,決定全力匡
助李世民統一天下,嚴格來說我們是敵而非友。」
    寇仲恭敬的道:「我明白夷老的立場,讓我先把須夷老幫忙的原因說出來,夷老再
決定應否助我。」
    接著毫不隱瞞把今趟到長安來的目的說出,然後道:「我們今趟要對付的是魔門的
人,對李家有利無害,而最大的得益者可能是李世民,李世民更清楚此事。」
    歐陽希夷露出震駭的神情,皺眉道:「竟連尹祖文父女亦是魔門滲入唐室的奸細,
此事非常嚴重,我必須和李淵說個清楚。」
    寇仲道:「萬勿如此,首先是我們沒有任何證據,其次是若李淵問夷老消息來自何
方,難道告你訴他是我寇仲說的嗎?若李淵認為夷老是為李世民詆毀尹德妃,事情會愈
弄愈糟。」
    歐陽希夷終被打動,沉聲道:「我可以在什麼地方幫你們忙?」
    寇仲欣然道:「聽到夷老這句話,我既感激又開心。」
    夷老可在兩方面助我,首先是警告『大仙』胡佛,暗示池生春與魔門有密切的關係,
告訴他消息是寧道奇處得來,那就不到胡佛不信服。」
    歐陽希夷為難道:「我可是個從不對朋友說謊的人。」
    寇仲道:「那索性不告訴他是從何處聽回來的。但說時著墨須恰到好處,若惹得胡
佛狀告李淵,我們的大計將告完蛋。」
    歐陽希夷道:「可否透露給他消息是從李世民而來,這並非全屬謊言,因李世民確
知此事,又令胡佛不敢轉告李淵。」
    寇仲喜道:「姜畢竟是老的辣,這一著確是妙絕。」
    歐陽希夷啞然失笑道:「不用扣我的馬屁,我自第一趟見到你和子陵便心中歡喜,
說服胡佛只是舉手之勞。另一須老夫幫忙的又是何事。」
    寇仲道:「此事要複雜多哩!夷老可知石之軒的事。」
    歐陽希夷立即眉頭深鎖,點頭道:「聽說他成功從邪帝舍利提取元精,不但功力盡
復,且尤勝從前,祝玉研更在他手底下慘死。」
    寇仲壓低聲音道:「石之軒刻下正在長安,進行他統一魔門兩派六道的大業,且成
功的機會極高。」
    歐陽希夷色變道:「你們和他交過手嗎?」
    寇仲道:「我沒和他碰過頭,子陵卻差點給他宰掉。」
    歐陽希夷沉聲道:「此事我當然不會坐視,要我怎樣幫忙。」
    寇仲把聲音再壓下少許,束音成線,送入歐陽希夷耳鼓內道:「我們曉得他藏身在
那裡,而石之軒卻不知道我們已掌握他的行藏。」
    歐陽希夷動容道:「他藏在那裡?」
    寇仲道:「夷老請恕我在這裡賣個關子,當時機來臨,我會請夷老通知李淵,把他
藏身之所重重圍困,只留一條退路,而我和於陵將會在那裡伏擊他。」
    歐陽希夷道:「應否把道奇兄請來呢?」
    寇仲道:「夜長夢多,此事必須在這幾天內進行,夷老可否多留一兩天呢?」
    歐陽希夷道:「這個沒有問題,你想我什麼時候和胡佛說話?」
    寇仲道:「愈快愈好。」
    歐陽希夷道:「那就今晚吧!我們最好不用通過伏威聯絡,做起事來可以靈活點,
我更不想他捲入此事寇仲知他怕杜伏威和自己接觸多了,說不定會反唐來助他寇仲。」
    商量好互通消息的方法後,寇仲心情舒暢的告辭而去。
    ------------------
  文學殿堂 赤雷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