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8卷)
第五章 誤中副車

    雷九指送兩人穿房越捨的往後園走去,這華宅佔地甚廣,房舍連綿,亭台樓閣,其
前主人當是非富則貴,結果因抵押變成司徒幅榮的物業,令人烯噓感歎。三人走在後園
的碎石路上,寇仲皺眉道:「這麼大的宅院沒有婢僕打掃,感覺挺怪異的。」
    雷九指道:「我們是故意如此,打掃的人由陳甫派來,干半個早上的活後離開,只
有膳房的人是長駐的,都是信得過的自己人。我們是來避難嘛!行藏古怪沒有人會起疑。」
    徐子陵道:「請武師的事進行如何?」雷九指道:「這兩天不時有人上門應聘,由
我故意刁難,沒有落實聘任何人,只著他們留下詳細資料,再交由陳甫去查證他們的身
分,這手法合情合理,否則怎知哪些人是與池主春有關?」
    寇仲笑道:「若真是池主春的人,定是魔門中人,怎會給你老哥這麼輕易識破身份?」
    雷九指得意道:「別忘記我和你們宋二哥是老江湖,不易被騙。且你的顧慮可反過
來說,每逢遇到身份不明朗者,極有河能是魔門的奸徒,我們正是要聘用這種人,哈!」
    三人抵達後院圍牆,牆外是分隔鄰舍的小巷,翻牆進來對寇仲和徐子陵來說自是輕
而易舉,因可先察看清楚周圍情況方開始行動,但翻牆離去則難度會大增,因不容易掌
握牆外的情況。徐子陵正傾聽牆後里巷的聲息,寇仲笑道:「我敢打賭正門和前門均有
某一勢力派來監視的人,其中且必有官府的人在,因蝠榮爺已惹起各方關注。」稍頓又
道:「假若我和陵少從後門大模廝樣的離開,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況?」
    徐子陵曬道:「我們的誅香大計回能就此壽終正寢,嗚呼哀哉。」
    寇仲搖頭道:「今趟和上趟的分別,是上一趟所有人均曉得我們會來長安尋寶:今
次則無人不以為我正在慈澗與李小子糾纏不清,所以被識破的機會微乎其微。況且我們
可為自己設計一個身份,來來往往方便些兒。」
    雷九指欣然道:「我們早為你們想過這問題,小仲就叫蔡元勇,小陵喚匡文通,都
是太行幫的高手,並稱「大行雙傑」。太行幫的大龍頭黃安一向和司徒福榮有過命的交
情,司徒福榮有難,他派兩個得力手下來保護司徒福榮,該是理所當然的事。」
    徐子陵不解道:「你這一著似有點不妥,香家線眼遍天下,只要派人查證,立知甚
麼『太行雙傑』仍在黃安身邊,沒有到長安來,我們豈非原形畢露。」
    雷九指哈哈笑道:「這正是精采之處,據探子回報,黃安的確派這兩個傢伙去保護
司徒福榮,不過並非到長安來。我本想遲些才和你們商量此事,現在見小仲想從後門走
出去亮相,所以順帶提出吧!」
    寇仲掃視自已的裝扮,道:「這兩個傢伙模樣如何?靠什麼兵器成名立萬?」
    雷九指得意道:「我辦事你們請放心,先隨我來吧!包保你們跨步出門時,有點江
湖見識的均曉得你們是雙傑而非雙龍,哈!」
    寇仲的井中月變成一把形狀奇特的鋸齒刀,徐子陵則配上長劍,髮飾和打扮均略有
改變,以配合「大行雙傑」蔡元勇和匡文通的表面外貌。
    跨出後門,徐子陵順手掩門的當兒,寇仲目光四掃,歎道:「通常都是這個樣子,
你一心想被人發覺時,偏是沒有人注意你。」
    徐子陵道:「沒人注意最好,最怕老爹等得不耐煩走了,去吧!」
    兩人並肩而行,寇仲笑道:「我們何時才能以本來的面貌和身份大模大樣的在長安
街道上漫步呢。」
    徐子陵淡淡道:「一是你肯歸降唐室,一是你成功收拾李世民,捨這兩者再沒有別
的可能性。」
    他們從長巷切坦裡坊內較寬敞的橫街,往左走可離開裡坊進入大街。忽然左右吆喝
聲起,兩端各有十多名大漢往他們迫來,人人神色不善,擺明是衝著他們而來。兩人愕
然對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照道理若有人識穿他們的真正身份,來的該是李淵的親衛
高手,而非這二十來個似是本地幫派的人,至少遠近屋頂都伏滿弓箭手,阻止他們高來
高去的突圍逃遁。若非曉得他們是名震天下的徐子陵和寇仲,則更沒有道理。難道只是
從司徒福榮的長安寓所離開,便開罪這些人?
    轉眼間,前後去路均被這批人截得水洩不通,殺氣騰騰,附近路人四散躲開。前面
大漢群中一人排眾而出,戰指喝道:「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卻闖進來,多行
不義必自斃,你兩個給我納命來。」
    徐子陵定神一看,說話者不就是關中劍派的肖修明,他上趟加人興昌隆冒充莫為,
與他有過一段交往。肖修明的大師兄段志玄,就是天策府核心將領之一,極受李世民重
用。這次不知算否大水沖倒龍王廟,自家人打自家人。
    寇仲改變嗓音答道:「這位仁兄不知是否認錯人,我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這
麼截著去路喊打喊殺算是什麼行徑?」
    另一人在後方喝道:「你當然不認識我們,否則給個天讓你做膽也不敢到長安來撒
野,我們早收到風你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會來送死。識相的就放下兵器,免去我們一
番工夫。」
    徐子陵不用回頭去看,立即認出是肖修明的師弟謝家榮,肖、謝兩人都是興昌隆的
人,與興昌隆大老闆卜萬年之子卜廷同屬關中劍派。
    寇伸大叫頭痛,耐著性子道:「束手就擒沒有問題,不過至少要給我們一個明白,
我們究竟在什麼地方開罪各位兄台?」
    肖修明露出不恥神色,罵道:「好!我就依江湖規矩向你兩個小賊交待。若你們還
記得修武城陸顏的女兒陸芝兒,你們對她幹過什麼好事,再不用我肖修明多費唇舌吧?」
    後方的謝家榮怒叱道:「騙財騙色,累得人家小姐含恨自盡,蔡元勇、匡文通,你
兩個還算是人嗎?實是豬狗不如的禽獸。」
    肖修明接著道:「幸好我們曉得你們會到長安來見那個吸血鬼,所以在這裡日夜等
候,再不放下兵器,我們就把你亂刀分屍。」
    兩人明白過來,心忖雷九指真是好本事,誰人不扮,偏扮兩個騙財騙色的淫賊,眼
前的事動手不是,不動手更不是,溜只溜得一時,真不知如何收場。
    肖修明見兩人毫無反應,怒道:「動手!」兩人心中暗歎,交換眼色,決意拔足開
溜,唯一的願望是不會因此洩漏更多底細,再無他求。
    「且慢!」肖修明循聲望去,立時眉頭大皺,呆在當場。寇仲和徐子陵則心叫大事
不好。因為來者是李建成長林重的心腹手下爾文煥,他身邊尚有另一穿軍官武服的高瘦
漢子,身後跟著十多名城衛,若給他識破身份,他們只有硬闖城門一途,對付池生眷的
大計當然泡湯,陳甫等人亦將被牽連,後果嚴重至極。
    爾文煥兩手負後,好整以暇的直往肖修明一夥人迫過來,面帶奸笑道:「肖兄好像
不知皇上嚴禁私鬥的樣子,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在街上持械橫行,是否自恃有大師兄段志
玄在秦王府摩下任事,所以知法犯法。」
    肖修明臉色微變,先著眾人收起兵器,才應道:「爾將軍可知這兩個是什麼人?」
    爾文煥打出手勢,命隨身的十多名城衛留在外圍,自己則與那高瘦武將筆直走過來,
肖修明那組關中劍派的兄弟只好往兩旁讓開,任由兩人穿過,來到肖修明左右。寇仲和
徐子陵稍放下心來,因曉得爾文煥尚未看破他們的喬裝。爾文煥目光轉往打量徐子陵和
寇仲,似乎沒有什麼惡意,還掛著笑容點頭招呼,話卻是向肖修明說的,道:「他們是
什麼人,肖兄請指教。」
    肖修明道:「此兩人在太行山一帶橫行無忌,作惡多端,曾騙無辜女子財色,害得
人家姑娘服毒自盡。」
    那身材高瘦長著一副馬臉和八字眉的武將腿著一對細眼喝道:「既是如此,肖修明
你為何不向我城守所報告,這麼自行處理就是私鬥,是否視我城守所如無物,不放我姚
洛在眼內?」
    爾文煥哈哈笑道:「原來真的是名震太行山的蔡兄和匡兄。」接著肅然道:「蔡兄
和匡兄對肖兒的指責有何意見?」
    只要不是傻瓜,就如爾文煥正在為兩人開脫,寇仲和徐子陵雖千不願萬不願接受爾
文煥的「好意」,惟恨別無選擇。寇仲乾咳一聲,有氣無力的道:「嘿!我們太行雙傑
怎會幹這種有違天理的事,肖修明他擺明為達某種目的含血噴人,爾大人和姚大人請為
我兩兄弟主持公道。」
    爾文煥向兩人打個請你放心的眼色,又微微領首,冷然道:「無論官府或江湖,講
的無非一個理字。肖兄對蔡兄和匡兄的指賣非常嚴重,不知有什麼人證、物證?」
    肖修明為之愕然,啞口無語。姚洛大發官威道:「既沒有真憑實據,硬派他人罪名,
漠視我大唐王法,肖修明你好大膽。人來,給我將這些強徒全帶回城守所去。」
    寇仲和徐子陵你眼望我眼,心想這還了得!坑害了肖修明這些主持正義的人,他們
於心何安?幸好眾城衛吆喝行動之際,爾文煥忽又化作好人,道:「照我看只是一場誤
會,只要肖兄答應以後再不來騷擾蔡兄和匡兄,大家可和氣收場。」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大訝,旋即想到這可能是李建成向手下傳達的命令,於此非常時
期不要惹秦王府的人,所以如此易與,並向該是直屬李淵一系的城守所將領姚洛說項。
    眾人目光全集中到肖修明身上,看他如何反應。肖修明臉色陣紅陣白,顯是心中氣
憤難平,偏又毫無辦法,好半晌頹然認輸道:「今趟是我們魯莽,以後再不曾冒犯兩位。」
    爾文煥佔盡上風,長笑道:「肖兄果然是明白人。」
    肖修明悻悻然向己方人馬喝道:「我們走!」關中劍派一眾人等離開後,爾文煥欣
然道:「久聞大名,難得兩位遠道前來長安,就讓小弟稍盡地主之誼,請兩位賞臉吃一
頓便飯如何?」兩人怎能拒絕,雖不能應杜伏威之約,但看爾文煥這熱情模樣,如他必
有企圖,實為「意外之喜」,慌忙以同樣熱情答應。這次的長安之行,形勢變得更錯綜
複雜。
    酒過三巡,在這俯瞰躍馬橋,長安最著名食肆幅聚樓三樓靠東的桌子,四人把酒言
歡,氣氛融洽。一番客氣話後,姚洛轉入正題道:「我們對蔡兄和匡兄到長安一事,早
有風聞,所以早特別留意入城的人,看有否兩位兄台在內,豈知直至兩位給關中劍派的
人截著,我們才醒覺兩位大駕早在城內,兩位真有辦法。」他說得客氣,實是盤問寇、
徐兩人。
    寇仲先哈哈一笑,以爭取應付質問的時間,訝道:「我們今趟來長安的事本是刻意
保密,怎麼卻像長安無人不知的樣子?」
    爾文煥笑道:「凡與司徒大老闆有關的事,現均變成無人不關心的事。宋缺如此橫
蠻霸道,公然迫害大老闆,江湖上沒有人看得過眼。幸好大老闆選擇正確的到長安來,
我爾文煥敢拍胸保證,長安是宋缺唯一不敢來撒野的地方。」
    徐子陵回答先前姚洛的問題,壓低聲音道:「實不相瞞,幅榮爺是不希望我們見光
的,所以我們是藏身柴車潛入城中,希望兩位大人包涵見諒。」
    爾文煥爽快的道:「這個沒有問題,姚大人還會為兩位補辦入城的手續。來!喝一
杯!以後大家就是兄弟。」四人轟然對飲。
    寇仲裝作好奇的往樓上其它賓客張望,其中部分人更是他認識的,李密、王伯當和
晃公錯分坐其中兩桌,這三人應是檔聚樓的常客。
    徐子陵知機的道:「那不是瓦崗軍的密公嗎?」KUO校對整理.
    爾文煥露出不屑神色,淡淡道:「瓦崗雖在,瓦崗軍卻早雲散煙消。」又笑道:
「聽說司徒大老闆對人疑心極重,罕肯信人,是否真有此事?」
    寇仲知他摸底來了,志在探清楚太行雙傑有多少利用價值,點頭道:「大老闆為人
確非常謹慎,唯一信任的人就是我們的安爺黃安,每趟到各地巡視業務,安爺均派我們
隨行護駕。不瞞兩位,我們屢為幅榮爺出生入死,所以幅榮爺今趟有雖,首先想到的是
我們兩兄弟。」爾文煥目露喜色,看來他心中想的心是慶幸沒出錯手幫錯人。
    姚洛道:「聽說大老闆要在本地禮聘護院武師,兩位武功高強,何須另聘人手,不
怕給別有居心的人混進去嗎?」
    寇仲道:「我們今天才到,剛見過幅榮爺,聽他老人家說是怕我們因事不能趕來,
現在當然再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徐子陵怕他把話說滿,道:「不過若能聘幾個可靠的人,負責巡院任務,可減輕我
們的負擔,我們來長安,能有點餘暇四處觀光會是美事。」
    姚洛笑道:「爾大人是長安通,更是青樓賭館常客,有他帶路,包保兩位不虛此行。」
    爾文煥拍胸道:「可包在小弟身上,不要再大人前大人後哩!以後大家兄弟相稱,
玩起來痛快些嘛。」
    寇仲心中一動奸笑道:「我們兩個沒有什麼嗜好,頂多是閒來賭兩手,可惜現在有
重責在身,只好戒絕這一心頭嗜好。」
    爾文煥立即雙目放光,壓低聲音故作神秘的道:「賭兩手誰會知道,只要由我爾文
煥安排,包保絕不會有半絲風聲傳人司徒大老闆其內去,這等小事包在我身上,保證兩
位大過賭癮。」徐子陵暗讚寇仲,一句話試出爾文煥極可能與油主春有「關係」。現在
擺明爾文煥要不擇手段的去控制他們,包括籠絡、利誘、威逼至乎布天仙局。只有通過
他們這對「太行雙傑」,香家才可以得到有關司徒檔榮的精確情報。
    姚洛正容道:「不知如何與兩位竟是一見如故,這或者是一種緣份,蔡兄、匡兄勿
怪小弟交淺言深。」
    徐子陵點頭道:「我們對兩位大人非常投緣,至乎有點受寵若驚,請姚大人多加賜
教。」
    今次輪到寇仲暗讚,徐子陵這招叫欲擒先縱,一句「受寵若驚」暗指自己是老江湖,
對姚洛紓尊降貴的來巴結兩人,並不是沒有戒心。爾文煥正要說話,一名城衛登樓筆直
朝他們一桌走來,立時吸引三樓全層座客的目光,移往寇仲等人所處的一桌去。
    ------------------
  文學殿堂 赤雷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