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48卷)
第三章 天一玄功

    三更時份,寇仲借索鈞之助,攣越高達三十丈的城牆,偷入長安。由於大批軍隊外
調,故長安城防遠不及上趟來尋楊公賣庫時的嚴密,寇仲泅過護城河,觀准城兵挨更的
空檔子,無驚無險的抵達城內。他竊房越屋的朝多情窩趕去,竟發覺自己並不孤獨,瓦
面上不時有一身夜行衣的江湖人物掠過,又或伏在暗處,累得他須戴上面具,以免偶一
不慎給認出是名震天下的「少帥」寇仲,那就冤哉枉也。
    有幾起夜行人想把他截停,寇仲差點想停下來問個究竟,終怕節外生枝,擺脫對方
後來到多情窩。侯希白這個小窩人去屋空,寇仲經過這些日來奔波勞碌和連番血戰的折
騰,早疲不能興,更感到多天沒有洗澡的難受,豪興大麥,把澡房的浴桶搬到後進的天
並,從天階的井汲水,注滿大浴桶,把井中月擱在桶旁,脫過精光鑽到桶內享受冷水浴
的無限樂趣。
    徐子陵和侯希白這兩個小子滾到那裡去呢?若他們回來時看到自己在床上倒頭大睡,
會是怎樣一副表情?,想到這逵,寇仲大感得意,一時間忘掉戰場上的失意,輕鬆的哼
著揚州流行的小調。「又是這個曲子,少帥不怕悶的嗎?」寇仲大為懍然,徐子陵說的
不差,婠婠果然比以前厲害多了,自己對她芳駕光臨竟沒有半點誓覺。苦笑道:「婠大
姐似是對我洗澡特別有興趣,偏揀這時間來。」
    婠婠幽靈般從中進飄出,來到桶子旁,笑吟吟的道:「人家從沒隱瞞對少帥身體的
愛慕,不過今趟則是適逢其會。少帥不是要和李世民決戰於洛陽嗎?為何竟有間情尊誠
到長安來洗澡?」
    寇仲雙肘枕在桶旁,細審棺嬉秀美的玉容,訝道:「棺大姐比前更漂亮哩,是否天
魔大法的功效。我們好像總鬥你不過,令趟又準備怎樣害我們?」
    婠婠湊過來蜻蜓點水的輕吻他面頰,香軟的紅唇令寇仲魂為之銷,這才挪開少許,
在兩張臉只隔數寸的近距離下,吐氣如蘭的柔聲道:「人家怎捨得害你們呢、以前是師
命難違,現在則再無顱忌。今晚我本來是要找子陵的,遇上你更是意外驚喜。」
    寇仲仍在回味她香唇吻頰的動人感覺,矛盾的是明知她口蜜腹劍,偏是無法凝聚厭
惡她的情緒,甚至不願記起她以前的惡行,歎道:「唉!捨不得害我們?虧你說得出這
種謊話!只不過你要利用我們去對付石之軒,好讓你能坐上陰癸派派主之位,為令師完
成統一魔道,更至乎統一天下的夢想而已!我有說錯嗎?棺大姐請指教。」
    婠婠微垂蟯首,輕輕道:「你想聽真心話嗎?」寇仲心中一軟,頹然道:「我在聽
善。」
    婠婠深邃莫測的眼神往他凝視,回復她一貫篤靜冷漠的神態,語調像不波止水般的
平靜,道:「無論石之軒或我聖門任何一人,甚至頡利或李淵之輩,都在等待你和子陵
分道揚鑣的一天。因為事實證明當你兩人聯手合作,天下再沒人有能力同時殺死你們。
不論要對付你們的人如何人多勢眾,你們至不濟亦可落荒而逃。但令趟少帥你到長安來,
大有可能是你們最後一趟聚在一起,此後將各散東西,因你寇少帥總不能置洛陽和少帥
軍不顧。所以若要殺死石之軒,破他的不死印法,這或者是最後一個機會。少帥是聰明
人,當曉得石之軒對你的威脅,他是絕不容你和子陵同時活在世上的。」
    寇仲苦笑道:「你的話不無道理。可是殺石之軒談何容易,四大聖僧辦不到的事,
我們能辦得到嗎?」
    婠婠道:「這世上有什麼事是十拿十穩的,能有一半成功機會,甚至半絲希望,我
們亦不能不試。我練成天魔大法的事石之軒仍懵然不知,大概可給他一個驚喜。」
    寇仲懷疑的道:「不是又重施故技,學令師般來個什麼玉石俱焚,要我們陪石之軒
一起上路,你大姐則佔盡便宜,我和子陵則成為陪莽的傻瓜。」
    婠婠沉聲道:「當時究竟發生什麼事?石之軒憑什麼捱過祝師的玉石俱焚?」
    寇仲不願答她,更不想答她,推搪道:「此事你的情人比我清楚,因為他是當事人
之一,而我正忙著宰深未桓。」
    婠婠幽幽一歎道:「我會設法約石之軒談判,你們究竟來還是不來?」
    寇仲笑道:「我們只有一個殺石之軒的機會,給你這麼浪費掉,豈非可惜。」
    婠婠一對秀眸亮起來,盯著他柔聲道:「你好像已有全盤計劃,肯讓我參與嗎?信
任我好嗎?我真的不會害你們,否則讓我五雷轟頂而亡。」
    寇仲苦笑道:「老天爺恐怕很少使出五雷轟頂這類罕有招數來懲罰不守信諾的人,
婠兒你真懂立誓的竅妙。全盤計劃言之尚早,初稿倒有點譜兒。不過我要和子陵商量後
才能答覆你,明晚大家在這*吃頓家常便舨如何?我的廚藝比之小弟的井中八法亦差不
多少。嘿!我正在洗澡啊!」
    婠婠目光投到桶內水裡去,皺起巧俏的小鼻子,微笑道:「又髒又臭!我到房內睡
覺,洗乾淨再來和人家親熱吧!」不理寇仲抗議,逕自往臥室去了。
    徐子陵和侯希白臨天光前沒精打釆的回來,見到寇仲把侯希白「珍藏」的所有乾糧
糕餅美酒一類的東西全搬到廳心的大圓桌上,左手酒右手鉼,吃個不亦樂乎,均驚喜交
集,一時說不出話來。寇仲瞧著徐子陵驟見自己仍活著出現發自內心的喜悅神態,心中
一陣感動,先豎起一指按唇表示噤聲,再以拇指點向內進的方向,道:「侯公子的床上
有位睡美人在等他,我們要小心說話。哈!,侯公子碓是艷福齊天。」
    侯希白愕然道:「竟有此事?」徐子陵醒悟過來,低聲提點他道:「不要聽他胡謅,
是婠婠來哩!」
    侯希白取出美人扇,打開輕搖兩記,洒然道:「你兩兄弟先說些私己話,飛來艷福,
卻之不恭,待小弟上床去也。」說罷搖頭晃腦的往內進跨步。
    徐子陵在寇仲對面欣然坐下,寇仲收回望向侯希白背影的目光,笑道:「這小子愈
來愈有趣。這些年來我們雖遍地樹敵,亦著實交得一群肝膽相照的兄弟朋友。」徐子陵
忍不住問道:「你為何會在這裡的?」
    寇仲歎道:「洛陽完蛋哩!李小子真厲害,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他只請我喝一頓酒,
就嚇得王世充屁滾尿流的嚷著退返洛陽。他娘的,這種人對多他一刻就是受多一刻活罪,
所以索性到長安來和你喝酒,順道宰掉老石。」
    徐子陵皺眉道:「失掉洛陽等若失掉巴蜀,也等若失去予宋玉致的聘禮,你有什麼
打算?」
    寇仲苦笑道:「你該知我是死不肯認輪的傻瓜,馬死落地坎,幹掉石之軒後我立即
趕回彭梁,看有什麼辦法將李子通從我們的家鄉揚州趕跑,就算戰至一兵一卒,我寇仲
絕不會俯首認輸的。」
    徐子陵默然半晌,忽然石破天驚的道:「讓我助你奪取揚州吧!」
    寇仲劇震一下,雙目射出不能置信的神色,感動至眼睛通紅,好一會才堅決的搖頭
道:「有陵少這句話,我即使兵敗戰死,亦要含笑九泉之下。但我卻絕不會接受你的好
意,唉!坦白說,一直以來我的心確有些不舒服,以為你對師仙子比對我還要好,現在
才知道自己錯得多麼厲害。正因我們是兄弟,怎能陷你於不義,要你混這潭渾水。哈!
我寇仲豈是這麼易吃的,陵少放心去過你嘯傲山林的日子吧!」
    徐子陵歎一口氣,欲語無言。寇仲岔開話題這:「你和侯小子剛才到什麼地方胡混
整夜?」
    徐子陵苦笑道:「確是胡混,且是白忙整夜,搜遍尹府仍找不到小侯想要的東西。」
遂將《寒林清遠圖》的始未道出。
    寇仲百思不得其解,思忖道:「尹祖文竟去偷池生春的東西,此事太不合常理。哈!
難怪有滿城夜行人,原來是為萬兩黃金的懸紅四處尋找曹三,笑死人哩!天下竟有這麼
多傻瓜。」接著向內進大喝這:「侯公子完事了嗎?」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失去洛陽似對你沒什麼關係。」寇仲再盡一杯,搖頭頹然道:
「這叫苦中作樂,李世民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上兵伐謀,明知他如何打這場仗,你卻
只能眼白白瞧著他贏你,毫無辦法。」
    侯希白此時回到廳內,到桌子坐下,苦笑這:「婠美人兒要梳洗更衣。她連衣服都
帶來哩!似是準備和我們雙宿雙棲,兩位有什麼意見?」
    寇仲俯前壓低聲音道:「她上床前究竟有否將一對小腳洗乾淨呢?」
    侯希白莞爾道:「你根快會非常清楚。」寇仲望向雙眉緊蹙的徐子陵,訝道:「這
麼好笑的事,子陵為何吝嗇笑容。」
    徐子陵道:「因為我曉得一件你不知道的事,商場主刻下正在長安,假若她到這裡
來時碰上婠婠,你說會有什麼後果?」
    侯希白色變道:「我昨晚暗中知會她子陵在我家時,她說過今早會來見我們的。」
    寇仲駭然道:「這確是個大問題,我們竟與她的死敵同住一宅,她知道後肯理睬我
們才怪。」霍地立起,斷然道:「我去把婠婠趕走。」
    徐子陵道:「婠婠豈是這麼易對付的?不要胡來,由我和她說妥當點。」寇仲頹然
坐下,苦著臉道:「我們也實在說不過去,更無法向場主美人兒交待。就由子陵去說服
婠婠,她為對付石......嘿!該什麼都肯答應吧?」
    侯希白歎道:「不用吞吞吐吐,小弟明白是什麼一口事。」寇仲雙目射出銳利神色,
道:「我從慈澗趕來長安途上,被楊虛彥攔途截擊,這小子的影子劍法碓是精進了得,
欺我久戰力疲,幸好我看穿他愛惜自己的皇帝命,招招同歸於盡,迫得他知難而退。亦
可能他故意放我來長安對付令師,也是他的師尊,更可能是他讓令師親自殺我。無論那
一個可能性,你的石師再不當你是他的徒兒,希白有什麼打算?」
    侯希白茫然這:「我能怎麼辦?」
    徐子陵道:「假若楊虛彥在決戰中將你殺死,石之軒因而傅授不死印法予楊虛彥,
算否違背貴派的規矩?」
    侯希白搖頭道:「當然不算違祖師規法。」
    寇仲一震這:「我明白哩!前晚楊虛彥說身有要事,我還以為他找借口下台階,原
來確有其事,若他受傷,短期內將難與小侯你爭鋒。」
    侯希白抓頭道:「現在弄得我好糊塗哩!石師究竟是要親手處理我這不知算否是叛
徒的人,還是要我和楊虛彥分出勝負?」
    徐子陵歎道:「此為連你石師也弄不清楚的一筆糊塗帳,源於他的性格分裂,而他
因為性格的矛盾,故無法自行解決,所以寫下不死印法,希望你兩人來個了斷。不過他
現在性格已重歸於一,萬事只向實際大局著想,自然是捨你而取楊虛彥。」
    寇仲冷哼道:「小侯你須痛下決心,是坐以待斃還是為保命而掙扎奮鬥?」
    侯希白斷然道:「若只是應付楊虛彥,邪就好辦。可是若是可師親自出手,小弟......
唉!小弟......」
    寇仲哈哈笑這:「老石交由我和小陵處理,楊虛彥則是你老哥的,成了吧!」
    「還有奴家哩!」三人心中大懍,往內進方向瞧去,美麗如天仙下凡,詭異如幽靈
的婠婠赤足白衣立在入門處,秀眸異芒漣漣。直至她說話,三人始誓覺她芳駕光臨。寇
仲倒抽一口涼氣道:「婠大姐變得愈來愈厲害。」
    婠婠淡淡一笑,像足不著地的幽靈般飄掠而來,安然坐下,道:「若我和寇仲、徐
子陵聯手,仍不能收拾石之軒,天下將再沒有人能辦到。」
    侯希白苦笑道:「他始終是我師傅,不要說得那麼坦白可以嗎?」
    婠婠目光往他投去,油然道:「侯公子必須面對這殘忍的現實,你是石之軒的一個
錯誤,現在是他糾正錯誤的時刻。補天派訓練傳人的方式一向是汰弱留強,石之軒現今
擺明要全力栽培楊虛彥,如果你仍婆婆媽媽,還滿口什麼師徒情義,乾脆自盡了事,既
可免丟人現眼,更不會拖累朋友。」
    徐於陵不悅道:「你怎可以說這種話。」
    婠婠冷然道:「這不但是我聖門內部的鬥爭,且關係到天下將來的命運,等若正在
洛陽發生進行的爭霸之戰。在這條誰主天下的戰爭路上,父可殺子,子可弒父,朋友可
反目,兄弟會相殘。我只是實話貪說,侯公子必須從迷夢中警醒過來。一是遠走他方,
永遠躲起來,一是奮戰到底,第三條路就是成為屠場上的豬羊,等待被宰殺的命運。」
    侯希白的呼吸急促起來,好半晌頹然道:「我縱明知如此,可是真要我切實對付石
師,仍是難下決心。這樣吧!楊虛彥由我應付,至於石師,唉!我不聞不問算哩!小弟
生性如此,奈何?」
    婠婠淡淡道:「你根本不是楊虛彥的對手。」
    侯希白泛起不服氣的神色,卻沒有反駁。寇仲皺眉道:「你憑什麼作出這樣的判斷?」
    婠婠緩緩道:「石之軒的兩大絕活,就是自創的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而這兩種絕
學均賴石之軒融匯花間和補天兩道的『天一心法』,才能臻達登峰造極的境界。楊虛彥
得傳幻魔身法,當然亦得『天一心法』的真傳,那是集補大花間兩道的奇功,而侯公子
只得花間一派之長,高下立判,所以我的分析非是危言聳聽,而是有根有據。」頓了頓
續道:「侯公子和楊虛彥各得半截印卷,但因楊虛彥身負天一絕學,練起不死印是水到
渠成,而侯公子將是隔靴搔瘠。即使侯公子能得閱全卷,練至關鍵處亦動輒會走火人魔,
有害無益。」
    三人聞言同時色變。婠婠嬌軀一顫道:「難道楊虛彥的半截印卷竟給你們取到手上?」
侯希白指指腦袋,苦笑道:「全在這裡!」
    婠婠美目異彩閃現,不用她說出來三人均知她在打不死印卷的主意。侯希白慘笑道:
「左不成,右又不成,在下該如何自處?」
    徐子陵道:「天無絕人之路,只要希白兄決定抗爭到底,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寇仲冷笑道:「楊小子我早看他不順眼,就交由我把他幹掉。」
    婠婠歎道:「憑少帥的井中八法,或可擊敗楊虛彥,但若想殺死他,即使他背後沒
有李淵或石之軒撐腰,怕亦非易事。」
    寇仲待要反駁,扣門聲響。三人再次色變,心叫不妙。來的若是商秀殉上豈非糟糕
透頂。
    ------------------
  文學殿堂 赤雷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