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7卷
第十一章 紙上談兵

    徐子陵進入川菜館,紀倩背著眾人在較僻處的一角等候他,菜館快要收鋪,再不接
待遲來的客人,只餘三張桌子仍有賓客,寧靜安詳。
    在紀倩對面坐下,紀倩美目向他飄過來,似回復一貫的生機,僕閃僕閃並饒有興趣
的打量他,待他開口說話。
    徐子陵苦笑道:「小姐請先恕過在下爽約之罪,皆因身有要事,當日須立即離開長
安,今日黃昏時分才回來。」
    紀倩一手托著巧俏的香腮,另一手懶洋洋的為他斟茶,漫不在乎的道:「是否又是
不可告人的事?」
    徐子陵洒然微笑道:「小姐猜個正著。」
    紀倩放下茶壺,「噗嗤」嬌笑,瞟著他道:「你倒坦白,今趟你有很大的改變,不
但聲音好聽得多,說話的神氣跟以前更活像兩個不同的人。噢!差點忘記告訴你,人家
記起陰小紀是誰哩!」
    徐子陵大喜道:「真的?」
    紀倩不悅道:「我紀倩是說謊的人嗎?不過若要我告訴你,卻有一個條件。」
    徐子陵早知她不會如此馴服,微笑道:「小弟洗耳恭聽。」
    紀倩一字一字的道:「你要告訴我為何你要對付池生春,然後由我決定是否參與。
假如你說的話令我不感興趣,我是不會透露陰小紀的任何事。」
    徐子陵欣然道:「這個要求很合理,有機會紀小姐可向侯希白詢問我是否可以信任
的人,他會給小姐一個確切的答案。」
    紀倩抿嘴淺笑道:「不用緊張,若我半點不信你,今晚就不會坐在這裡和你這冤家
說話,還會改找我在官府的朋友在明堂窩門口把你擒個正著,關進牢內去。那時我要知
道甚麼事,會親自拷問。」
    徐小陵給她說得啼笑皆非,知她仍是含恨在心,怪自己戳破她要學成非凡賭技的美
夢,聳肩道:「言歸正傳,我要對付的不是姓池的,而是姓香的,小姐開始感興趣了,
對吧?」
    紀倩坐直嬌軀,秀眸閃閃生輝,柔聲道:「先告訴我你究竟是寇仲還是徐子陵。我
曾多次問希白關於你們的事,希白只是笑而不語,卻承認你們和他有過命的交情。」
    徐子陵明白過來,紀倩是因上趟他提起侯希白,從而猜出他是誰,所以態度大改。
輕俯往前,迎上她期待的眼神,柔聲道:「我應否先說兩句江湖的場面話?例如甚麼行
不改名,坐不改姓,然後說出自己是徐子陵。」
    紀倩忍不住發出銀鈴般的動人笑聲,掩嘴瞪他一眼道:「不要逗人家笑好嗎?我現
在想嚴肅認真點嘛!」
    徐子陵心中暗歎一口氣,長安可以說是另一個戰場,只是這戰場實在比寇仲在慈澗
的戰場有趣得多。寇仲是否自尋煩惱?
    紀倩在他眼前輕揚玉手,吸引他的視線,道:「你在想甚麼東西?」
    徐子陵坦然道:「我在想寇仲,希望他到這一刻仍可活得好好的。」
    紀倩喜孜孜的瞧著他道:「你真的把人家視作朋友,不怕我害你嗎?」
    徐子陵正容道:「我從沒想過小姐會害我。」
    紀倩湊近他低聲道:「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幾晚人家都在明堂窩門外等你,因為知
道你一定會來。」
    徐子陵生出不妥當的感覺。
    紀倩笑道:「你扮徐子陵扮得真像。如果我不是曉得寇仲和徐子陵正在慈澗跟秦王
斗生斗死,定會給你騙得貼貼服服,現在嘛!嘻嘻!」
    徐子陵心叫不妙,紀倩靈活的跳起來往後避退,三張桌子共七名客人同時拔出兵器,
搶過來把他封死在角落處,這些人徐子陵並不認識,全是生臉孔,看樣子該是長安權貴
的公子哥兒,紀倩的仰慕者,在紀倩的徵集下湊雜成軍。
    紀倩在「大後方」得意洋洋嬌笑道:「你這騙子算老幾,竟敢來騙本姑娘,你若真
是徐子陵,就露兩手給我見識見識。」
    其中一個持劍的年輕公子大笑道:「即使是徐子陵又如何?就讓我們長安七公子令
他知道甚麼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長安豈是隨便任人撒野的地方?」
    刀光忽閃,兩劍分從兩個角度橫斬直劈他的頸項和臉頰,既狠且疾,頗有兩下。
    徐子陵心中暗歎,若給這甚麼他娘的長安七公子暴露他徐子陵的行藏,弄得李淵等
全曉得他身在長安,那就冤哉枉也。

                  ※               ※                 ※

    唐軍營寨前擺開一桌酒菜,只有兩個席位,李世民悠然自得的安坐靠著寨門的位子,
身後立著尉遲敬德、龐玉、秦叔寶、長孫無忌一眾心腹大將,在營寨火把光的照耀下,
隆而重之的恭候寇仲大駕。
    寇仲單人匹馬從慈澗城營方向馳來,直抵酒席前,輕輕鬆鬆的甩瞪下馬,任得趕來
為他牽馬的唐軍伺候馬兒。笑道:「世民兄果是信人,小弟初時還以為把酒言歡只是隨
口說說,現在才曉得是真的。」
    李世民長身而起,從容道:「我們終曾是知交,縱使要快生死於戰場上,在可能的
情況下好應該來個敘敘舊情。少帥請入座!」
    他身後諸將無不目光灼灼的盯著寇仲的一舉一動,眼神充滿敵意,叉隱含尊敬。
    寇仲來到另一邊的席位,大模大樣坐下,李世民親自為他斟滿一杯,然後坐下舉杯
道:「我大唐軍營內嚴禁喝酒,違令者斬,所以今晚的宴會,不得不在寨外舉行。酒是
附近村落張羅回來的米酒,充滿鄉土風昧。讓我先敬少帥一杯。」
    兩人舉杯對飲。李世民回頭向手下諸將道:「你們退回寨內,木王有幾句心腹話要
和少帥說。」
    諸將齊露愕然之色,又知李世民言出必行,軍令如山,無奈下退得一乾二淨,只剩
兩人在營案外隔桌對坐。
    寇仲計算酒席離案門足有二百步的距離,訝道:「世民兄不怕我突然發難?世民兄
武功雖高,可是若我肯以命換命,拚著硬涯世民兄一擊,說不定在世民兄的手下來救護
之前,重創世民兄。」
    李世民哈哈笑道:「若寇仲是這種人,我李世民根本不屑和你共桌談心,我李世民
絕對信任你,更相信不會看錯你。」
    寇仲苦笑道:「我確不會這樣無恥。唉!你老哥害得我恨慘,使我和王世充再添心
病。究竟我們還有甚麼好說的?」
    李世民又為他斟酒,微笑道:「以前我是力勸少帥而不果,今趟卻想痛陳利害。少
帥勿要笑我,因為大家始終曾做過兄弟好友。」
    寇仲舉杯道:「這一杯就是為我們以前的兄弟之情而喝的,飲過這一杯,以前的兄
弟情一筆勾消。若我寇仲命喪世民兄之手,做鬼亦不會怪世民兄,只會怪自己不自量力,
妄圖與世民兄為敵。」
    李世民喝一聲「好」,兩方再盡一杯。
    寇仲放下酒杯,油然道:「世民兄有甚麼利害須向小弟痛陳?我倒希望有點新意思,
若都是我早曉得的,我們就不用花時間,各自早點回去睡他娘的一覺。」
    李世民往前微傾,雙目閃閃生輝,凝視寇仲,微笑道:「我想和少帥來一場豪賭。」
    寇仲把掃視寨門情況的目光收回來,迎土李世民銳利似能洞穿任何秘密的眼神,大
感意料之外的訝道:「豪賭?我們賭甚麼?」
    李世民道:「賭的當然是洛陽,假若我李世民不能在半年內攻陷洛陽,我李世民從
此不問任何軍事政事,但我如能成功,閣下須放棄爭霸大業。我可任你解散少帥軍,又
或把少帥軍歸順於我,我李世民保證會善待寇仲的每一名手下。」
    寇仲虎目精芒乍閃,嘿然道:「半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世民兄不怕作繭自縛!」
    李世民笑道:「若我說的是一年之期,少帥是否還肯賭此一鋪?任何賭博,沒有風
險就沒有樂趣。」
    寇仲歎道:「世民兄的膽子比我還大,若換過小弟是你老兄,際此慈澗勝敗末分之
際,怎敢說此豪情壯語!」
    李世民仰望星空,徐徐道:「讓世民亦來一個假設,若洛陽的主事者是寇仲而非王
世充,我李世民絕不敢下重注作此豪賭。」
    寇仲一呆道:「你的痛陳利害果然與別不同。你不怕我說服王世充死守慈澗,由於
有洛陽作後援,說不定可堅持上一年半載。世民兄那時豈非要眼白白瞧著手上的籌碼輸
個一乾二淨。」
    兩人表面客氣友善,事實上卻是針鋒相對,各不退讓。
    李世民啞然笑道:「少帥會否對王世充過份高估?少帥表現愈出色,愈招王世充之
忌。鄭國政權內外交困,派系鬥爭和只重同宗將領更是不得人心。少帥可以有良好的願
望,可惜事實偏是冷酷無情。」
    寇仲微笑道:「王世充始終是曾帶過兵打過仗的人,在戰場上刀來箭往,豈容他有
余瑕玩弄骯髒手段。」
    李世民淡淡道:「那我就把王世充迫返洛陽,予他多點時間考慮自身的處境。不瞞
少帥,我已命懷州總管黃君漢和猛將張夜叉在河陽集結三萬大軍,只要成功渡過孟津,
將可剋日攻陷回洛。不用世民提醒少帥,同洛和洛口,乃供應糧食予洛陽兩大糧倉之一。
回洛失守,對慈澗這方面的軍糧供應,怕多少會有點影響吧!」
    寇仲立時處於下風,苦笑道:「幸好尚有洛口,一天虎牢仍在,洛口可源源不絕把
本身藏糧由洛水運往洛陽,以保洛陽糧食無缺,支援慈澗的鄭軍,更可向大河下游諸城
買糧。何況現在回洛已加強防守,世民兄是否言之過早?」
    李世民長笑道:「虎牢!哈!虎牢!」
    接著眸神深深注視寇仲,微笑道:「為了虎牢,世民另遣三軍,每軍萬人,一由行
軍總管史萬寶率領,自宜陽進軍伊厥。另一軍由劉德威指揮,自太行東圍河內。河內乃
現今鄭軍在大河以北唯一據點,此鎮失守,大河北岸盡入我手,憑我大唐水師的實力,
少帥是否仍有疑惑我們能置大河於控制之下呢?」
    頓了頓續道:「大河既任我縱橫,最後一軍由上谷公王君廓率兵,渡河枕軍洛口,
斷去洛陽最後一條糧道,洛口的糧草要運往洛陽,那時須問過我李世民才成。」
    寇仲回復冷靜,淡淡道:「想不到世民兄對紙上談兵興致極濃,小弟就奉陪到底。
世民兄對攻陷伊闕似乎成竹在胸,小弟卻是大惑難解。籌安、伊闕兩城,一據洛水之南,
一據伊水之西,兩城相隔不過一日馬程,唇齒相依。壽安有經驗老到的張鎮周坐鎮,只
要他發兵呼應,史萬寶憑甚麼本領攻陷伊闕?伊闕城外尚有龍門堡,況且若襄陽錢獨關
與朱粲聯軍北上,史萬寶將四面受敵,能否逃回來向世民兄問好請安,勢成疑問。」
    李世民笑而不答道:「這處請恕世民賣個關子,任由少帥自行想像如何?」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世民兄是否在暗示張鎮周向你歸降?」
    他絕非大驚小怪,因為若張鎮周投降一事屬實,不但對鄭軍士氣打擊無比估量,隨
之而來的後果更是不堪想像。首先是伊闕不保,且切斷與洛陽的聯繫。大唐軍那時會如
蝗蟲般蠶食洛陽南面所有城鎮,北面的大河則在唐軍手上,再失慈澗,洛陽將只餘東線
虎牢唯一的呼吸孔道透氣。
    李世民岔開道:「不知少帥是否懂下圍棋,對我來說,王世充和它的軍隊是一條大
龍,若正面對撼,我縱勝亦傷亡慘重。所以得採取圍堵和斬截的策略,堵死他每一個活
口,然後逐一收氣,到只剩下洛陽一隻眼,獨眼焉能造活?少帥請指教。」
    寇仲苦笑道:「小弟從未學過下圍棋,獨眼活不了,那麼一雙眼是否能活?另一個
活口就是虎牢,更是另一條活龍的來路。」
    李世民微笑道:「若世民沒有牽制竇建德或你少帥軍的方法,根本不敢東來,寧願
在關中坐看竇建德和王世充鬥個頭崩額裂。」
    寇仲一震道:「我的少帥軍?」
    李世民漫不經意的道:「杜伏威既已歸唐,李子通還有甚麼作為?降我大唐,還可
封侯拜將,風風光光。少帥軍雖朝氣勃勃,士氣昂揚,但仍是羽翼未成,自保或可有餘。
只要李子通作出北上攻長之態,少帥的彭梁軍將動彈不得,派不出一兵半卒往援虎牢。」
    寇仲整片頭皮發麻起來,至此才領教到李世民兵法如神,算無遺策。
    李世民好整以暇的油然道:「至於竇建德,一方面要留下部分兵力以壓制北面高開
道和羅藝的蠢蠢欲動,更要應付東面另一支義軍的挑戰,這支義軍由山東孟海公率領,
與徐圓朗齊名,竇建德想收拾他怕要費一番工夫。」
    寇仲就像一個賭得天昏地暗的賭徒,想下最後一注時,忽然發覺手上籌碼全輸掉。
最難過是明知李世民的戰略,他仍無法應付和改變。
    深吸一口氣,道:「假若世民兄輸掉慈澗此仗又如何?」
    李世民啞然失笑道:「我這一仗是無論如何不會輸的。由今晚開始,我軍將堅壘不
出,等待另四支軍隊分別攻陷回洛、洛口、河內、伊闕的好消息。若這還不夠,世民可
留下萬來人守寨,自己則率其他人沿大河南下親取北邱山南、洛陽東北的金塘城。那時
看王世充會否因慈澗而置洛陽不理,陪少師在這裡賞月觀星?」
    寇仲拍桌歎道:「好小子!你奶奶的熊!到現在我才明白甚麼是上兵伐謀,亦明白
為何薛舉父子和劉武周、宋金剛輸得這麼他娘的一塌糊塗。你老哥令我有力難施,你今
晚請我來喝酒,就是要這般令我難堪而下不得台,對嗎?」
    李世民肅容道:「恰恰相反,我請你來喝酒談心,因為我李世民們當你兄弟。你寇
仲是英雄的,就接受我的賭約。我李世民定下半年之期,就當是還你的人情債。」
    寇仲雙目精芒閃閃,凝視李世民而不語。
    李世民沉聲道:「不要對虎牢再寄任何希望,我已派李世績全權負責攻克虎牢,此
人無論在李密軍中,又或我大唐諸將裡,均是一等一的人才,我有十足信心他可輕取虎
牢。」
    寇仲搖頭歎道:「洛陽之戰,對我太不公平哩!」
    李世民道:「戰爭就是這樣,江湖有江湖的規矩,戰爭有戰爭的規矩,就是成則為
王,敗則為寇。少帥入鄉隨俗,如何竟出此言?」
    寇仲霍地立起,仰望星空,緩緩道:「我寇仲有我寇仲的規矩,秦王由此刻開始,
再不用眷念舊情,只該依你戰爭的規矩把我和我的少帥軍斬草除恨。若技不如人,我寇
仲死而無怨。」
    李世民歎道:「如此說少帥是不肯接受賭約,這是何苦來由?」
    寇伸大笑道:「因為我愈來愈感到有你老哥這樣一個對手,不負此生。」
    兩人最後一場談判,終告破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