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十三章 欲離難去

    「停手!」
    敵我雙方愕然望去,王玄恕現身牆頭,斜掠而下,護在寇仲前,張開兩手正氣凜然
道:「大家是自己人,皇兄不可以動手。」
    王玄應狠狠盯著乃弟,沉聲道:「你來幹什麼?竟敢來管我的事,手指拗出不拗入,
想作反嗎?」
    王玄恕毫不退讓道:「我是奉父皇之命,到這裡接少帥入宮的。」
    王玄應眼珠在眼眶內左右亂轉,好半晌才揮手道:「我們走!」說罷悻悻然率眾去
了。
    榮姣姣無奈隨隊離開,臨走前瞥向寇仲的眼神充滿怨毒,寇仲則以微笑相送。
    王玄恕等乃兄走後,整個人像洩了氣的一陣抖顫,急喘道:「好險!」
    寇仲感激的摟上他肩頭,道:「你來得真及時,否則我將被迫大開殺戒。」
    王去恕驚魂甫定的道:「我曉得榮姣姣往找皇兄,心知不妙,所以立即飛馬趕來,
差些兒就趕不及。」
    寇仲一呆道:「不是你父皇派你來接我入宮嗎?」
    王玄恕苦笑道:「不這樣說,皇兄怎肯罷手離開,皇兄除父皇外,是不買任何人的
賬。」
    寇仲聽得眉頭大皺,王玄恕這麼一心向著自己,自己卻要去刺殺他的老爹。唉!這
究竟算什麼一回事?道:「你為我開罪皇兄,將來的日子恐怕很難過。」
    王玄恕堅決搖頭道:「我不怕!現在宮內只有我一個人明白少帥是真的想助我們擊
退李家的東征軍。」
    寇仲歎道:「你沒想過擊退李軍後我們可能成為敵人嗎?你爹正因這般想,故不肯
信任我。」
    王玄恕無奈道:「少帥是那種不肯臣服於任何人的英雄好漢,我們誰都明白。將來
的事將來再說,若我不是父皇的兒子,定會投效少帥。當年大破李密的經歷,玄恕從沒
有一刻忘記。」
    寇仲首次後悔答應楊公卿和張鎮周刺殺王世充。假設仍如原先計劃先助王世充擊退
李世民,然後再和王世充展開爭霸之戰,他的心會舒服得多。如果刺殺王世充,他怎樣
面對眼前這位尊敬他的王玄恕,想到這裡,他真的不敢想下去。
    王玄恕道:「早朝的時候快到哩!我們須立即趕入宮。」
    寇仲痛苦矛盾得差點想立即離開,但又曉得自己不會如此做,暗歎一口氣,隨王玄
恕去了。
    徐子陵報上雍秦之名,稍候片刻得紀倩接見。這長安最當紅的名妓有所別緻的院捨,
位於清明渠東岸的太平坊,院內林木扶疏、清幽典雅,顯出她超乎一般妓女的身份和氣
派。
    紀倩在內廳接見他,一副心灰意冷的表情,且是一夜沒睡的疲憊神態,教人看得心
痛,侍女侍茶後被她趕出廳外,兩人圍桌對坐,紀倩沒精打采的道:「你來幹什麼?我
這一世都學不懂你那種手法,我現在對你再沒有絲毫興趣。」
    徐子陵訝道:「既是如此,小姐為何肯賜見?」
    紀倩神色凝重起來,沉聲道:「因為我想弄清楚一件事,陰小紀這名字你是從何處
得回來的?為何竟偏找我來查問?不會只因大家姓名中都有個『紀』字那麼簡單吧!紀
倩只是我青樓的藝名,對嗎?」
    徐子陵坦然道:「我確沒有說謊,陰小紀是我一位叫陰顯鶴的朋友失散多年的妹子,
小姐對陰顯鶴這名字是否有印像?」
    紀倩不耐煩的道:「我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古怪的名字。快答我,長安有千千萬萬的
人,為何偏向我問陰小紀這個人。」
    徐子陵把心一橫,道:「因為小姐的職業和似是要學好賭技去對付某一個人。在下
再不隱瞞,陰小紀的失蹤,是與一個江湖幫會大有關係。楊廣在生時,這幫會是他的走
狗,專事誘拐婦女、經營賭場與青樓的勾當,小姐明白我的意思嗎?」
    紀倩的呼吸急促起來,怔怔瞧他片刻,卻說不出話來,顯示徐子陵說的話,在她芳
心中惹起極大的震盪迴響。
    徐子陵坦誠的道:「小姐有什麼心事,儘管說出來,只要我力所能及,定為小姐辦
到。」
    紀倩搖頭道:「我從不相信賭徒的話,你不是賭徒嗎?還是我見過最高明的賭徒呢。」
    徐子陵苦笑道:「你或者不會相信,我對賭博沒有半點興趣,學賭只因要對付這個
幫會的人,怎樣方能令小姐信任我?」
    他隱隱感到紀倩有關於陰小紀的消息,甚至認識她,所以希望能說服紀倩。
    紀倩冷笑道:「我怎知你是否那幫會派來試探我的人,你這人鬼鬼祟祟的,打開始
我就不信任你,討厭你。」
    徐子陵大感頭痛,皺眉道:「誰是小姐信任的人?」
    紀倩不悅道:「為何我要告訴你?這件事巧合得使人心寒!給我滾,以後我都不想
見到你。」
    徐子陵反大感興趣,微笑道:「小姐請勿隨便下逐客令,有事可仔細商量。小姐究
竟信任誰?例如李建成、李世民又或『多情公子』侯希白?」
    紀倩嬌軀微顫,好像首次認識他般對他重新打量,秀眉輕蹙道:「你認識他們嗎?」
    徐子陵道:「我只是隨便舉幾個例子,小姐若肯說出信任的人,而在下湊巧又認識
他們,可由他們證實我是個可讓你信任的人。」
    紀倩冷哼道:「你不是隨口亂說的,至少侯希白就不是隨口亂說,好吧!你給我去
找候希白來證實你的清白吧!其他話我不想聽下去。」
    寇仲與王玄恕並騎馳上天津橋,心底一片茫然。
    今趟到洛陽是來錯了?
    他本以為至不濟王世充也可像上次對付李密般因強敵當前採納他的意見。豈知實情
非是如此,他還捲入洛陽本身的政治鬥爭中,弄至現在陷於進退兩難之身。
    魔門要去之而後快的態度又是另一個煩惱,使他不能專於對付李世民壓境而來的大
軍,可是他已泥足深陷,身不由己。
    尚未現身的塞外大明尊教更是另一個隱憂,可令他在猝不及防下陷於殺身之險。
    假若現在立即回頭,馳離洛陽又如何?
    這想法對他生出極大的誘惑力,但又知這就等若放棄與李世民的鬥爭,對自己的聲
譽更有嚴重的打擊。
    宮門在望。
    守衛明顯加強,刁斗森嚴,充滿山雨欲來的緊張氣氛。
    王玄恕靠過來壓低聲音道:「待會如果父皇怪責少帥夜闖榮府的事,少帥請容讓一
二,我知父皇內心仍是倚重少帥的。」
    寇仲歎道:「倚重?」
    王玄恕正容道:「我不是砌詞來討少帥歡心,自少帥光臨,我們大鄭軍的土氣比前
好哩。所以父皇不理皇兄的反對,定要少帥來參與今早的誓師儀式。」
    寇仲一呆道:「不是軍事會議嗎?怎會忽然變成誓師儀式。」
    王玄恕尷尬道:「會議昨晚於新安失守的消息傳來後早開過哩!所以今早只是調兵
遣將,安排職責。」
    寇仲心想那豈非連楊公卿和張鎮周均被拒於王氏宗親的家族會議之外,這樣的態度,
異姓諸將不作反降唐才是怪事。
    他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到隨王玄恕進入皇城,始醒覺錯過拂袖而去的最後機會。
    他會行刺王世充嗎?
    徐子陵匆匆趕返多情窩,踏入廳門,興奮的心情立即冷卻,還直沉下去。
    石之軒背著他在一邊憑窗凝望院側的小園圃,似毫不知他回來。
    徐子陵頭皮發麻的立在門旁,沉聲道:「希白呢?」
    石之軒淡淡道:「我的徒兒很好,有勞子陵關心。」
    徐子陵聽不到房內任何聲息,心中湧起怒火,踏前數步,移到石之軒身後,冷然道:
「你是否處決了他?」
    石之軒緩緩轉過身來,雙目異芒閃閃,上下打量他道:「你倒很關心朋友,為何偏
不關心自己。」
    徐子陵暗中提聚功力,集中精神,使心靈重歸平靜,道:「前輩尚未回答我的問題,
希白是否已死?」
    石之軒仰天洒然一笑,負手朝他走來,直抵他左側,像研究他側面輪廓的線條般細
審他道:「我著你到巴蜀去見青璇,子陵因何不領我的情?」
    徐子陵默然不語。
    石之軒不滿的冷哼一聲,往前舉步,到兩人背對背相隔達五步的距離,石之軒悠然
立定,沉聲道:「這叫喜酒不飲飲罰酒。我石之軒縱橫天下,從來不會對要殺的人手軟,
不過念在青璇份上,再給你徐子陵最後一個機會,限你三天內離開長安,否則勿怪我心
狠無情。」
    徐子陵一字一字緩緩道:「希白在那裡?」
    石之軒聲音轉寒,亦是一字一字的緩緩道:「蠢材!」
    徐子陵一聲冷喝,旋身一拳擊出,向這魔門有史以來最出類拔萃的高手主動出擊,
因為他再沒有其他選擇,縱死亦要死得轟轟烈烈,明知不可為而為。
    只有這樣方不會在九泉下愧對他的摯友「多情公子」侯希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