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十一章 變天大計

    徐子陵心叫完蛋時,許姓男子朝中進方向走去,聞采婷忽然低呼道:「許師兄請等
等。」追出連接中後進的天井去。
    徐子陵心叫天助我也,再朝寢室瞥一眼,白清兒仍閉目運功,對身外的事不聞不問。
    聞采婷陪那男子往中進方向走去,邊行邊說話,徐子陵無暇偷聽,穿窗而入,展開
搜索,片刻光景後肯定下面果然設有地庫,只是尚未能找到入口。
    心念電轉下,他的目光落到寢室南牆一組三個高逾人身的貼牆木櫃,正要過去查探,
足音與人聲來至門外。
    徐子陵知道自己因心神放在搜索入口上,致有如此疏忽,幸好身旁有屏風擋著一角,
以供主人方便之用,忙躲進去。
    一把陌生的男聲在屏風外響起道:「清兒小姐一切順利嗎?」
    聞采婷答道:「據你的許叔說,清兒的進展比他預期的更好,生春不用擔心。」
    竟是池生春回來了,沒有那許姓男子在,徐子陵頓感輕鬆,心忖縱給發現,該可輕
易硬闖離開。
    聞采婷又道:「還以為你至少三更才回來呢?」
    池生春道:「我剛收到幾個重要的消息,煩聞長老立即發送洛陽,讓他們作好準備。」
    徐子陵心中微懍,終肯定魔門果然聯手助王世充應付李閥的大軍,而池生春若真是
香貴的長子,那香家與魔門的「滅清道」必有密切關係。
    池生春續道:「今趟李閥是全力以赴,隨李世民東征洛陽有七位總管和二十五名將
領,兵力超過十萬。據說拖了這麼久,是因要在滑水和黃河設置水陸的轉運站,以保證
前線大軍的供給。不過黎陽的陷落,使李淵非常頭痛,在調度上很吃力。」
    聞采婷道:「李淵有甚麼方法應付?」
    池生春道:「聽說李淵正考慮派劉世讓率軍進駐土門,若竇建德有任何異動,就奔
襲夏軍的洺州,以牽制竇建德。」
    聞采婷冷笑道:「竇建德的河北軍戰鬥力強大,豈是區區一個劉世讓牽制得了。」
    池生春道:「那只是權宜之計,重要關鍵出自李建成自動請纓,要北上守蒲陂,鞏
固北方的戰線,擺明是防止突厥人南下。李淵已答應他的請求,還另派行軍總管段德操
進守延州,防備梁師都。這是我們事前所料不及的,對我們的計劃影響極大。」
    頓了頓續道:「李建成應是迫不得已,必須向李淵表明與突厥人劃清界線,更想向
唐室將領大臣證明他確有軍事才能。其他事稍後再和長老詳談,我現在要去應付王伯當。」
    徐子陵才明白池生春因何會回到寢室這裡與聞采婷說話,皆因王伯當正在前進的內
廳等他。不用說王伯當是想利用池生春與李元吉的關係,請他說動元吉支持李密藉故離
開長安的圖謀。
    櫃門拉開,然後是窸窸窣窣的換衣服聲音,這或者也是池生春到內室打個轉的借口,
就是須換一件衣服。
    聞采婷嬌笑道:「你的體格很好哩!」
    只要是正常男人,可曉得她贊語隱含挑逗意味。
    池生春顯然對她不感興趣,岔開道:「王伯當說李密想於此非常時刻,為唐室稍盡
綿力,說服他降鄭的舊將叛鄭歸唐,長老相信嗎?」
    聞采婷答道:「鬼才會信他。」
    池生春邊行邊道:「有沒有徐子陵的消息?」
    徐子陵聽他提起自己的大名,忙打醒精神留心聆聽。
    聞采婷把他送往門外道:「他和寇仲分手後失去影蹤,我們猜他是往巴蜀找石青璇。」
    聲音遠去。
    徐子陵暗呼此時不溜更待何時,閃出屏風穿窗去了。
    寇仲一口氣在凌空時和著地後眨眼的光景間氣勢如虹的向位列「邪道八大高手」的
「子午劍」左遊仙劈出毫無斧鑿之痕的十多刀,每一刀不但功力十足,且角度詭異刁鑽,
中間全無予敵反攻的破綻空隙,在榮鳳祥、辟守玄和京兆寧撲過來援手前,殺得左遊仙
左支右絀,節節後退。
    但寇仲心知肚明像左遊仙這種魔門元老級的高手,氣脈悠長,縱使沒有別人插手干
擾,要殺他亦非容易,立見好就收,閃電橫移,迎上血氣未復的京兆寧,一刀將他劈得
連人帶傘蹌踉跌退後,又改退為進,嵌入搶上來的辟守玄和榮鳳祥間,一個旋身,帶得
井中月旋飛一匝,先後擊中兩人長劍。
    他先巧妙地吸取了辟守玄部份真氣,再以卸勁將他帶開,到砍在榮鳳祥劍上時,全
力送勁,與他硬擠一記。
    「噹」!
    螺旋勁像海水決堤、山洪暴發的湧攻榮鳳祥,後者等若硬挨寇仲和辟守玄的聯手重
擊,那禁受得起,悶哼一聲,往後跌退。
    「嚓!嚓!嚓!」
    就在左遊仙子午劍攻來前,寇仲連續向辟守玄刺出充滿慘烈意味的三刀,以辟守玄
之能亦擋得異常吃力,忙往外避開。
    鏖戰至此,左遊仙、榮鳳祥一方不但對眼前的寇仲完全改觀,甚至生出恐懼之心。
由於打開始主動之勢就緊操在寇仲手上,他們不但不能形成合圍之勢,還給寇仲牽著鼻
子走,六人中一死一傷後,仍然落在下風。
    寇仲哈哈一笑,腳踏奇步,忽然移到左遊仙的左側,令位於左遊仙另一邊和仍往外
退開的榮鳳祥無法配合圍攻,井中月看似隨意的往左遊仙掃去。
    左遊仙的心志早被他剛才十多刀所奪,寇仲這一刀本身看似沒甚麼厲害,可是配上
他縮地成寸、玄之又玄的步法身法,偏能對他構成嚴重的威脅,竟不敢擋格,往後疾退。
    寇仲刀勢不改,一個旋身移往仍陣腳未穩的辟守玄,井中月照他頸項抹去,巧妙處
如若天成,精采處沒有任何言語可形容萬一。
    辟守玄那想得到寇仲攻打左遊仙的一刀變成由自己消受,那敢招架,往後飛退。
    忽然間,圍攻他的三名勁敵,全給他殺得四散逃開。
    外面此時傳來沸騰的人聲和火燒引起的辟辟啪啪的聲音,寇仲當然猜到是玲瓏嬌為
他在榮府內四處放火,榮鳳祥等則無不色變。
    寇仲怕玲瓏嬌會忍不住進來助他,倏收攻勢,橫刀而立笑道:「今仗到此為止,你
們若要殺我寇仲,本人隨時奉陪。」
    說罷拔身而起,撞破瓦頂,避過四萬八面近乎盲目射來的以百計勁箭,在空中來個
移形換氣,就那麼改變方向,揚長突圍逃之夭夭。
    徐子陵略為猶豫,始曲指在窗槁叩出他和沈落雁約定的暗號,際此近三更時份,李
世績在長安位於皇城西面只隔一條安化大街布政坊內的將軍府正是夜深人靜,明月斜照
的一刻。
    徐子陵本想待明天與沈落雁聯絡,卻怕時機失誤,只好依約定的方法來找沈落雁。
    「吱嘎」!
    窗門推開,露出沈落雁秀麗的玉容,她剛從床上起來,不施脂粉,釵橫鬢亂,另有
一種灑脫隨意的動人風情。
    沈落雁低聲道:「快進來!」
    甫進房內,沈落雁輕扯著他衣袖,在她閨房一角的椅子坐下,竟赧然嬌笑道:「我
現在的模樣是否很嚇人呢!」
    徐子陵不敢看她在單薄衣衫內美妙線條盡露的身體,有點尷尬的道:「請恕我冒昧
來訪,皆因剛聽到有關密公的消息。」
    接著將王伯當找池生春的事說出來,沈落雁聽得眉頭大皺,道:「密公怎會變得這
麼愚蠢!要說動他的舊部叛鄭降唐,單是魏征足夠有餘。他難道不曉得自己降唐一事早
令人失望透頂嗎?」
    又目光閃閃的打量徐子陵道:「你因何事往探池生春的府第?」
    徐子陵知瞞不過她,又不想說出來,只好苦笑道:「可否待遲些才說呢?現在當務
之急,是勸李密打消此意,安份守己留在長安,否則恐怕永世到不了潼關外去。」
    沈落雁淒然道:「要李淵放虎歸山,是密公的妄想。我是勸不動他的,便任他向李
淵提出,讓李淵拒絕他算哩。」
    徐子陵思索片刻,沉聲道:「假若李淵答應又如何?」
    沈落雁微一錯愕,道:「那就代表李淵有殺他之心。」
    今趟輪到徐子陵發起呆來,好一會才道:「我不明白!」
    沈落雁歎道:「道理很簡單,李淵絕不肯放密公回到他起家的根據地,那會令世績
處於進退兩難的局面。際此進攻洛陽的關鍵時刻,李淵絕不容許出現其他變數。所以李
淵若答應密公的請求,只是假意允准,然後再試探他,讓他露出馬腳,那殺他時天下將
沒有人敢數李淵的不是。」
    徐子陵恍然大悟,點頭道:「所以最上之策,仍是勸李密打消此意,一旦提出,將
收不回來。」
    沈落雁頹然搖頭,傷感的道:「沒有用的,我勸他不要降唐,他不肯聽;現在我勸
他不要叛唐,他亦不會聽的。」
    接著雙目射出奇異的采色,柔聲道:「落雁真的很感激子陵來通風報信。子陵再不
用理這件事,說到底密公還是你和寇仲的敵人。」
    徐子陵搖頭道:「看到他現在的落魄境況,我對他早恨意全消。我們是朋友嘛,軍
師須小心點,切勿因李密開罪李淵,致令世績兄陷於不利的處境。」
    沈落雁點頭道:「我曉得怎辦啦!真正需你擔心的人是寇仲。聽說王世充手下大將
李君羨和羅士信均已降唐,他們和世績曾為密公舊部,在魏征遊說下歸唐。寇仲識時務
的就該立刻離開王世充,轉往南方發展,否則難逃兵敗人亡之局。」
    徐子陵聽得心煩意亂,搖頭無語。
    沈落雁又道:「竇建德攻克黎陽後,宣佈遷都洺州,長安朝廷盛傳他會在短期內稱
帝,以對抗王世充稱帝之舉。洛陽現在唯一的希望是竇建德的救兵,但因王世充的妄自
尊大,使他和竇建德合作的基礎化為烏有。寇仲要利用世充和洛陽擊退李世民,正如緣
木求魚,沒有可能成功的。」
    徐子陵欲語無言。
    沈落雁淡淡道:「假若王世充降唐,你道寇仲會陷於怎麼樣的處境?」
    徐子陵一震道:「這不大可能吧?否則他就不敢稱帝。」
    沈落雁微聳香肩道:「在這變亂的年代,沒有甚麼事是不可能的。誰在事先能想得
到杜伏威肯歸降?否則現在將不是眼前這番局面。」
    徐子陵更是心煩意亂,道:「軍師好好休息,我想回去靜靜地想一下。」
    寇仲回到在洛陽棲身的宅院,楊公卿和張鎮周竟在等他回來,兩人均是神色凝重。
    坐好後,張鎮周先問道:「少帥到那裡去?」
    寇仲若無其事的道:「來到洛陽當然要去探望老朋友榮鳳祥,順手宰掉上官龍。究
竟有甚麼重要的事?累得兩位不去睡覺而在這裡陪我捱夜?」
    楊公卿一呆道:「宰掉上官龍?」
    寇仲笑道:「這些不過是節外生枝的小事,我還見到宗羅喉,給我一刀殺得棄甲曳
戈,恐怕再無顏留在洛陽混。是哩!你們究竟有什麼事?」
    張鎮周道:「黃昏時收到消息,李世民的先頭部隊抵達新安。」
    寇仲愕然道:「新安不是慈澗西面的城池嗎?該屬王世充的地方。為何張公卻說得
像唐軍可隨時進駐的樣子?」
    楊公卿苦笑道:「道理很簡單,因為負責守該城的正副大將羅立信和李君羨已率全
城軍民降唐,慈洞處於被正面衝擊的險境內。」
    慈澗之於洛陽西線,等若虎牢之於洛陽東線,要知洛陽北靠地勢險要的北邙山脈,
然後是黃河,山脈和大河成為北面天然的屏障。洛水是黃河支流,從東北流至,於洛陽
東分叉為洛、伊兩河,洛水流經洛陽後,轉往西行;伊水則往南流去。
    壽安和伊闕分別是洛陽南面洛水和伊水旁最重要的城池。
    李世民大軍東來,首當其衝的就是慈澗,此為攻打洛陽必取之地。倘能攻陷慈澗,
李世民的大軍將可兵分兩路,一路進駐北邙山,攻打黃河南岸的洛城,甚或東進攻打虎
牢。另一路則向壽安進軍,占壽安後再攻打伊闕,所以慈澗的存亡,在整場洛陽的攻防
戰中實處於關鍵性的位置,不容有失。
    張鎮周痛心的道:「新安城防甚嚴,加上有慈澗在東呼應,本該穩如泰山,李世民
即使有能力奪取新安,必須付出極大代價。現在李世民不費一兵半卒把新安收進口袋裡,
王世充要藉新安阻遏唐軍的如意算盤再打不響,令他對異姓將領更有戒心。」
    寇仲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張鎮周尚未有降唐之意,否則該代李世民高興,而非痛
心疾首。
    楊公卿道:「剛才我和鎮周仔細研究過,唯一能擊退李世民的方法只有一個。」
    寇仲大喜道:「我還想不到有擊敗李世民的方法,快說來聽聽。」
    楊公卿和張鎮周你眼望我眼,似是有口難言,又像指望由對方說出來。
    寇仲大感奇怪,旋即醒悟過來,劇震道:「你們不是想扳倒王世充吧?」
    張鎮周歎道:「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楊公卿苦笑道:「這是如今唯一可行的辦法。王世充任用同宗,盡失人心!若少帥
取而代之,可令軍心大振,誰不知道少帥是擊敗李密的最大功臣,更是李世民唯一畏懼
的人。」
    寇仲皺眉道:「問題是現在重要的軍權和城池的控制權均操在王世充的皇親國戚手
上,如王世充有什麼三長兩短,整個鄭國會亂成一團,潰不成軍,只會白便宜李世民。」
    張鎮周冷笑道:「無毒不丈夫。只要我們計劃周詳,行事狠、辣、快,一舉殺盡洛
陽城內王氏族人,再封鎖消息,然後假冒王世充親筆頒發的旨令,可把其他城池逐一接
收,將王姓將領逐個誅除,那時何愁大事不成。」
    寇仲因知魔門和突厥正全力支持王世充,曉得要扳到王世充此舉是似易實難。同時
更明白王世充因何如此顧忌自己,大概他也害怕眼前這類情況的發生。
    楊公卿道:「此事並非我和鎮周先想到的,適才禮部尚書裴仁基、左輔大將軍裴行
儼和尚書左丞宇文儒童曾聯袂來找我,向我提出此事,希望我能和少帥商量,請少帥出
手刺殺王世充。不過他們的目標是要讓被王世充廢掉的楊侗重登帝座,但卻觸發起我作
如此想法,再找鎮周商討後,我們均認為非是絕不可行。」
    寇仲頭痛起來,道:「讓我想想。」
    張鎮周搖頭道:「若要動手,必須於明天上朝時動手,否則若讓王世充領大兵往守
慈澗,我們將痛失良機。」
    寇仲把心一橫,斷然道:「好吧!你們立即準備,明早將是王世充的死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