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十章 兵法入刀

    寇仲朝主大堂正門走去,立知不妥,因為越過空地近半的距離,仍沒有榮府的人來
攔阻他,非常不合情理。
    唯一的解釋,就是榮鳳祥早猜到他今晚會摸上門來鬧事,於是在主大堂設下「鴻門
宴」,歡迎他大駕光臨。
    寇仲湧起段玉成改投大明尊教,包志復、石介和麻貴三人慘被害死的深切仇恨,心
中燃起高昂的鬥志和濃重的殺機,心中冷哼一聲,踏上主大堂的白玉長階。
    堂內燈火通明,不時傳出敬酒對飲的歡笑聲,倏又靜至落針可聞,顯是曉得他寇仲
現身。
    寇仲跨步進堂,六道銳利和充滿敵意的目光同時投在他身上。
    空廣的大堂,在對門另一端筵開一席。坐著形相各異的六個人,全是面向大門,六
人面前還擺著一副碗筷酒杯,只看此等格局,寇仲知自己所料無誤。
    一眼掃去,六人中有五個是他認識的,辟塵妖道化身的榮鳳祥居左,臉含冷笑,正
瞇起一對妖眼仔細打量他。
    另一邊是曾被他重創,洛陽幫的上任龍頭上官龍,他臉色不錯,該完全康復,雙目
射出深刻的仇恨,像一頭要擇人而噬的的凶獸。
    居中的兩人分別是「子午劍」左遊仙和「雲雨雙修」辟守玄,兩人均是魔門元老級
的人物。前者與輔公佑關係密切,後者以地位論,在陰癸派內僅次於祝玉妍。
    坐在榮鳳祥旁的人寇仲要好一會才記起他是誰,此人是王薄的手下,人稱「病書生」
的京兆寧,寇仲當年在洛陽曾與他有一面之緣,那時已感到他非是等閒之輩,想不到會
在今晚這種情況下相逢。
    不認識的人是個獨目中年大漢,壯實魁梧,下頷寬厚,頭頂微禿,有些賊眉賊眼,
帶著一股強悍狠辣的味道。尤令寇仲注意的是倚在他椅背的一把長約八尺的重關刀,使
人感到他是兵器從不離身,隨時要與人拚過你死我活。
    寇仲心中喚娘,這裡任何一人,單打獨鬥,他均有戰勝的把握,難道他們能比伏難
陀更難應付嗎?可是只要其中任何兩人聯手,他大有可能落敗受辱。
    對方既是專誠佈局對付他,當然是不講江湖規矩兼不擇手段,六人聯手可不是說笑
的,即使強如石之軒,恐亦只有拚命逃走一途。
    不由暗責自己托大,可以推想敵人還有暗處的伏兵,在沒現身堂內的榮姣姣指揮下,
把大堂重重圍困,不怕他突圍逃走。
    寇仲非是首次陷身絕地,把所有雜念全排出腦海之外,哈哈一笑,朝六人所坐桌子
走去,朗聲道:「有勞各位久候哩!」
    榮鳳祥微笑起立施禮道:「我們一邊喝酒談笑,一邊恭候少帥大駕,頗得其樂。少
帥請坐,讓榮某人為少帥引見幾位朋友。」
    左遊仙傲然一笑道:「少帥之名早如雷貫耳,貧道左遊仙見過少帥。」
    寇仲大馬關刀般在六人對面坐下,「病書生」京兆才起立俯身,為他斟酒,笑道:
「少帥確是膽色過人,甫抵洛陽即來赴會,京兆寧佩服。」
    寇仲盯著他掛在背上的鋼骨傘,故作驚訝道:「剛才外面下雨嗎?」
    獨目大漢哈哈笑道:「少帥談笑風生,果然見面勝似聞名,京老師這把傘子不是用
來擋雨,而是殺人的。」
    寇仲目光落到他身上,微笑道:「這位大哥是……」
    上官龍冷哼道:「少帥不是關西人,難怪不能從宗兄的關刀認出它的主人是誰。」
    寇仲仍想不出關西的高手中有誰是用關刀的,乾笑一聲道:「小弟最遠只去過長安,
至於長安以西是什麼樣子,請恕小弟孤陋寡聞。」
    「雲雨雙修」辟守玄道:「天下用關刀者,誰能過於宗羅喉,不用到過關西亦該聽
過吧!」
    寇仲心中一震,他當然聽過宗羅喉,此人為薛舉麾下的無敵大將,曾連敗唐軍,軍
功甚盛。後來薛舉父子被李世民大破於淺水原,奠定獨霸關內的局面,還以為宗羅喉已
被李世民順手宰掉,怎知現在竟坐在這裡,不用說是針對李世民報仇來了。
    哈哈一笑,舉杯道:「原來是宗兄,敬你一杯。」
    宗羅喉喝一聲「好」,舉杯和他對飲。
    榮鳳祥微笑道:「少帥今趟光臨敝舍,不是只喝兩杯水酒那麼簡單?」
    寇仲放下酒杯,點頭道:「說的對!這當是先禮後兵吧!小弟是算舊賬來的,你們
一起上還是逐個來,小弟無任歡迎。」
    又轉向辟守玄道:「祝後因施展玉石俱焚對付石之軒無功而亡,順便告訴辟老一聲。」
    辟守玄立時色變,欲語無言。
    榮鳳祥、上官龍和左遊仙同時露出震駭神色。
    只一句話,就試出他們與陰癸派聯成一氣,不願臣服於「邪王」石之軒,唯一不解
處是楊虛彥與榮鳳祥的密切關係。
    宗羅喉推桌而起道:「就讓宗某人先領教少帥的名震塞內外的井中八法吧!」
    房內佈置華麗,正中處拽放一張大床,在床旁幾台上的煙火映照下,一位美女正在
床上盤膝打坐,運氣行功。
    使徐子陵發呆的是此女為祝玉妍另一女弟子白清兒,婠婠的師妹,兼且她頭上插著
三支金針,勾起他對七針制神的聯想,頓然令他生出滿腦子的疑惑。
    白清兒因何會出現在這裡?照說香玉山該是靠向魔帥趙德言的一方,而陰癸派則與
趙德言因邪帝舍利勢成水火,白清兒怎都不該在池生春的寢室內練功。其次是她頭上插
著的金針,顯是出於七針制神同類源的手法,難道尹祖文到池生春的家為白清兒施針,
這是徐子陵一時間難以理解的。
    心中警兆忽視,事實上他聽不到絲毫足音,只是感覺有人接近,心中大凜,暗忖若
來的是池生春,他的武功肯定比香貴和香玉山高明多了。
    再不敢向內偷看,貼牆靜立,收斂精氣,從外呼吸轉為內呼吸。
    片刻後,一把男聲在房內響起道:「清兒的進展比我預期中的要更好,下趟可增添
至五外激穴,到能十針齊施時,奼女心法有望大功告成。」
    徐子陵聽得眉頭大皺,只聽奼女心法之名,便知是魔門異術,而練功的方法又如此
邪門霸道,絕不會是什麼好路數,似乎是頗有風險,白清兒為何要冒這個險。
    房內男子的聲音有些耳熟,似曾在某處聽過,但總想不起是誰?
    另一把女子的聲音道:「這個險是值得冒的,唯有練成奼女心法,才有十足把握殺
人於無影無形。今趟全賴我們陰癸派和滅清道兩門經典會一,始能還這失傳近百年的聖
門秘法一個完整的面目。」
    徐子陵認得是陰癸旅長老級人物聞采婷的聲音,心想滅清道豈非是給自己宰掉的
「天君」席應所屬的門派嗎?如此看來房內男子該是滅清道的重要人物,像尹祖文般精
於針刺頭頂要穴,大有可能尹祖文本身亦屬此一魔門派系。
    男子冷笑道:「或者我們該感激岳山,若不是他在成都擊殺席應,我們結為同盟的
事勢會被他阻止。識時務者為俊傑,現今天下的形勢,實是我聖門一統天下千載一時的
良機。若我聖門諸道仍是一盤散沙,勢將痛失良機。」
    聞采婷道:「許師兄說得對。」
    姓許男子道:「聞師妹在這裡好好為清兒護法,是我回六福的時候哩!」
    徐子陵聽得心中叫苦,若聞采婷守在房內,他今晚的偷畫大計豈非要泡湯。
    宗羅喉兩手提起關刀,擺開架勢。
    其他五人分別移往大庭四周,隱隱形成把即將動手兩人包圍在庭心的形勢,守大門
一關的是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一的「子午劍」左遊仙。
    寇仲心念電轉,明白過來,暗呼厲害。
    表面看對方似在講江湖規矩,只派一人下場,事實上卻是高明的戰術策略。試想當
宗羅喉與他激戰難休的當兒,虎視在旁的敵人則看準時機,以旁觀者清的優勢覷隙出手,
輪番施襲,他能應付多久?
    想通敵人的詭計,寇仲哈哈一笑道:「失陪啦!」
    眾敵聞之無不愕然時,井中月離背出鞘,化作長虹,往守在後方的左遊仙劈擊。
    宗羅喉首先怒喝一聲,雙足離地,凌空撲擊,關刀照寇仲背脊搠去,登時勁風呼嘯,
聲勢十足。只要左遊仙能把寇仲擋著,他有把握在數招內置寇仲於死地。
    「蓬」!
    「病書生」京兆寧的鐵骨傘張開,旋又合攏,從左側橫掃往寇仲;辟守玄、榮鳳祥
和上官龍分由不同方向向寇仲撲去,無不全力出手,務要阻止寇仲逸出大堂。
    寇仲一個動作,牽動和改變了原先的形勢。
    左遊仙冷哼一聲,掣出子午劍,劍鋒指向迅速往他迫近的寇仲,登時劍氣劇盛,子
午正氣隨劍發出,望寇仲照胸衝擊,連寇仲亦不敢懷疑他沒有足夠本領阻止他闖關出門。
    若寇仲到洛陽來只為鬧事逞強,他現在會施盡渾身解數,突圍離去,只恨他有更遠
大的目標,就是要助王世充擊退李世民,若這麼走為上著的溜掉,以後還不知要應付這
批一心置他於死地,又得王世充暗中同意他們行動的強敵多少防不勝防的滋擾。
    所以在拔出井中月的一刻,他狠下立威的決心,務要憑更高明的戰略,與敵周旋到
底,將敵人鎮懾。
    寇仲晉入井中月的境界,霎時那間計算出敵人的距離和下一刻的位置,倏地體內真
氣迅速轉換,在出乎敵人意料下,竟改進逼左遊仙為疾退,一個旋身,逸離勢將被諸敵
聯手圍擊的危險位置,一式擊奇,反迎向宗羅喉凌空砍至的關刀。
    眾敵無不色變,誰想得到他全力攻向左遊仙的當兒,竟能來此近乎不可能且神乎其
技的變式。
    怒喝冷哼聲中,敵人紛紛變招改向,往寇仲猛擊,均遲卻一線。
    宗羅喉則無暇變招相迎,只能眼睜睜瞧著寇仲的井中月循著虛空一道合乎天然的玄
妙線路,往自己關刀畫至。
    既像蓄意而為,又如無心插柳,其勢有一種玄之又玄,秘不可測的味兒。
    塞外之旅的刻苦修行,是寇仲刀法修為的非常重要階段,在生與死的威脅下,他的
井中八法徹底與兵法融為一體,成為曠古絕今,惟他寇仲獨有的刀法。
    「噹」!
    井中月斜砍在關刀鋒銳處,宗羅喉胸口如被大鐵錘硬撼一記,關刀則被難以抗禦的
螺旋勁帶得強將他往橫扯開,那種難受和有力難施的無奈感覺,實是生平首遇。
    「嘩」的噴出一口鮮血,踉蹌橫跌。
    宗羅喉本身肯定是高手,至不濟亦不會在一個照面被寇仲所重創,問題出在他不及
變招,本是氣勢十足的一招變成師老無功並摸錯敵人虛實的敗著。而寇仲則是計算精準,
蓄勢而為,故能一刀克敵。
    高手相爭,正是這一線之差。
    強如「天竺狂僧」伏難陀亦要因此飲恨於寇仲刀下,何況是不熟悉寇仲底蘊的宗羅
喉。
    寇仲大笑道:「這就叫天下第一的關刀好手?再看老子的兵詐。」
    說話時,身子往四方各晃一下,似要往某方逸去,最後偏仍是立定原地。
    這招變體的兵詐,是從伏難陀處學來的絕活,教人不知何所攻,更不知何所守。
    果然眾笨敵無不放緩一線,不敢魯莽攻來。
    此時左遊仙、榮鳳祥和上官龍均位於靠大門的一方,在寇仲的背後,距離較遠。
    京兆寧和辟守玄分在他左右兩側,其中以京兆寧最接近。
    寇仲身子再晃,似要撲擊右側的辟守玄。
    榮鳳祥眼力高明,大喝道:「京老師小心。」
    寇仲笑道:「遲哩!」
    竟往側疾衝,反手一刀往持傘最先攻至的京兆寧掃過去。
    他的策略是絕不容對方形成合圍群攻之局,只要戰略得宜,將可逐個擊破,否則必
死無疑。
    宗羅喉此時勉強立定,寇仲嘲諷之言傳入耳內,想到一世英名,盡喪於寇仲此刀之
下,又吐出另一口鮮血,無力再戰。
    雙方交戰間的玄奧精奇,形勢變化,實非旁人所能瞭解,此時若有人在一邊觀戰,
只會見到眾人位置不住變化,以快打快,沒有半分遲誤。
    京兆寧冷哼一聲,鋼傘陡張,旋轉著往寇仲的井中月迎去。
    寇仲心知他這類邪門奇兵。必有奇異的手法和招數,若只兩人決戰,他會興致盎然
的採取種種試敵測敵的手段,看對方能變出什麼把戲來。此時強敵環伺,再沒有這種閒
情,忽然一個側翻,來到亦兆寧頭頂。
    京兆寧不愧高手,立變招相迎,傘邊往寇仲下盤割去,凌厲非常。
    寇仲足尖點中傘邊,發出「噗」一聲悶響,同時往上騰升,哈哈笑道:「不攻來啦!」
    京兆寧渾體劇震,雖未至如宗羅喉般吐血受傷,亦氣血翻騰,難過至極點,寇仲以
螺旋方式輸出他體內合長生氣、和氏壁、邪帝舍利而成的真勁,實在非同之可。
    京兆寧雖乃一方高手,但比起寇仲這名震天下的人物,終仍有一段距離。
    左遊仙、上官龍、辟守玄和榮鳳祥四人心知不妙,怕寇仲破頂而出,紛紛躍起來追,
變成各自修行,再無合圍之勢。
    寇仲的所謂不攻,正是要如此耍弄敵人。
    一個翻騰,寇仲足尖點在橫樑處,人刀合一的朝手下敗將上官龍俯衝疾去。
    己方三名夥伴雖全在大堂半空,上官龍卻感自己變成孤零零的一個人,只能單憑己
力應付寇仲驚天動地的一擊。
    他以前已非是寇仲對手,現在寇仲功力大進,比前判若兩人,刀未至,凜冽的刀氣
早將他完全籠罩鎖緊,心膽俱寒下,上官龍的龍頭鐵杖改攻為守,除保命外再無他求。
    「鏘」!
    寇仲與上官龍錯身而過,後者像斷線風箏般橫拋開去,寇仲則借力橫移,趕上改往
下降的榮鳳祥,一刀抹去。
    榮鳳祥終非上官龍可比,長劍疾挑,「噹」的一聲正中井中月。
    寇仲長笑一聲,使出卸勁,帶得榮鳳祥往下墮跌,自己則借力再往上騰升。
    此時左遊仙和辟守玄一口真氣已盡,只能繼續降往地面,欲阻無力。
    上官龍「蓬」一聲掉在地上,龍頭杖脫手滾往一旁,發出嘈吵的磨擦聲,胸口血如
泉湧,不用細看均知他只餘幾口殘氣。
    眼看寇仲破頂而出,但他又哈哈一笑,足尖再點樑柱,改往尚未觸地的左遊仙凌空
撲去。
    他的勇悍和高明,是敵人在動手前夢想不及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