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七章 與魔為盟

    寇仲和王玄恕並騎地出皇宮,踏上洛陽天街,心中豈無感慨。
    驕兵必敗。
    王世充目前的聲勢,正進入巔峰時期,主因是擊敗李密的瓦崗軍,雄霸中原核心戰
略位置的東都洛陽。其次是在東都小朝廷的鬥爭中勝出,趕跑獨孤閥,現在更迫得楊侗
禪讓帝位予他。外患內憂,一下子全解決掉。
    但他的稱帝在戰略上絕不聰明,因為這會令竇建德生出反感,推翻聯手的盟約。不
過卻是風氣潮流所趨,蓋因林士宏、劉武周、梁師都、李淵、蕭銑等各方霸主均先後稱
帝,他王世充若再高舉「楊隋」的旗幟,將難有號召力。剛擊敗瓦崗軍的王世充聲勢如
日中天,加上王玄應等人慫恿,心癢難熬下,遂走上這錯誤的一著。
    此時黃河以南,盡成他大鄭的領地,倘能擊退李唐東征的大軍,勢成獨霸中原之局,
難怪他給野心掩蓋理智,連一手促成他今天聲勢的自己亦不放在眼內。
    可是寇仲卻肯定若任由王世充與李世民決戰,最後敗的必然是王世充。
    致敗的原因是王世充本身性格的問題,此人表面的話雖說得好聽,事實卻是狡詐反
覆,心窄不能容人,致除王氏同宗外無心腹可言,這樣的一個人,何能成大業。在這樣
的性格支配下,他根本不可能以誠待人,更難令人甘願為他效死。遇上豁達大度,知人
善用的李世民,後果可想而知。否則如秦叔寶、程咬金之輩能爭相來投為他出力,鹿死
誰手,確未可知。
    未能對屬下諸將公平地論功行賞,莫說難望外人望風歸附,更會迫得手下投往敵對
的陣營,此正是王世充最大的失著。
    人馬馳上天津橋。
    王玄恕乾咳一聲,把寇仲從沉思中扯回眼前的現實來,道:「少帥在想甚麼?」
    寇仲苦笑道:「我在想是否白來一趟。」
    王玄恕大吃一驚道:「少帥萬勿這般想,父皇不是剛說他非常欣賞你嗎?」
    寇仲歎道:「我也很欣賞李世民,欣賞又如何?唉!不要再談這些洩氣的事,我可
否仍住在上趟的地方,那所房子相當不錯,我最愛它清靜。」
    心中最想問的是楊公卿的情況?但縱使是對他有好感的王玄恕,亦知不宜匆匆問出
口來,否則如傳回王世充耳內,他不懷疑兩人的關係才怪。
    王玄恕一口答應道:「這個沒有問題。」
    寇仲忙道:「我不需任何人侍候。是哩!我在這裡的諸位老戰友近況如何?」
    王玄恕欣然道:「楊老和張老兩位大將刻下均在洛陽,我安頓好少帥後,會使人通
知他們,他們定會很高興又可與少帥見面敘舊。」
    寇仲放下心事,暗忖只要見到楊公卿,將可完全掌握到王世充這方面的形勢,那時
再看看有甚麼方法可扭轉乾坤,讓王世充「慘勝」這決定天下命運的一場硬仗。
    徐子陵踏進多情窩的院子,首次對選擇多情窩作落腳的地方生出悔意,因為多情窩
已因侯希白成為名人沒有秘密可言。他正是因到多情窩,故先後被婠婠和石之軒發覺他
來長安,以後情況更是禍福難料。
    空氣中殘留女子清幽的香氣,徐子陵浮現起與沈落雁泛舟河道的迷人情景,暗歎一
口氣,扯掉面具,推門進入前廳。
    沈落雁動人的背影向著他,憑窗外望,柔聲道:「我的心很煩,想找個人解悶兒。」
    徐子陵曉得她誤以為自己是侯希白,緩緩舉步走到她身後五尺許處,淡淡道:「沈
軍師為甚麼事心煩呢?」
    沈落雁嬌軀劇顫,猛地轉過身來,不能置信地嬌呼道:「啊!子陵。」
    她清秀明麗如昔的玉容泛起毫不掩飾的驚喜。
    徐子陵入門前曾想過掉頭離開,可是終不忍心對這位已嫁作人婦的紅顏知己如此無
情。
    徐子陵歎道:「正是小弟。沈軍師是否因黎陽被破心煩,唉!我也很不好過。」
    沈落雁露出千言萬言,不知從何說起的神態,秀眸異采漣漣,動人至極點,似欲要
撲入徐子陵懷內,又像盡力在克制自己,忽然垂下螓首,輕輕道:「子陵猜錯哩!世績
於黎陽城破時成功突圍逃走,被俘的秀寧公主和李神通在寇仲的斡旋下為竇建德釋放,
你可以暫時安心。」
    「暫時安心」四字可圈可點,顯示這位善解人意的美女準確把握到徐子陵的心情。
    徐子陵聽得李秀寧安然無恙,登時如釋重負,皺眉道:「然則軍師為甚麼心煩?」
    沈落雁別轉香軀,目光重落在窗外後園的美景處,輕柔的道:「我早不當軍師哩!
為何仍要喚人家作軍師,是否連喚一聲落雁亦吝嗇呢?」
    徐子陵洒然笑道:「在我們心中,落雁永遠是那位美人兒軍師。」
    沈落雁背著他「噗嗤」嬌笑,道:「美人兒軍師,虧你們叫得出口,這稱號令我們
想起寇仲。我沒有看錯他,他或者是唯一能今李世民吃敗仗的人。」
    徐子陵苦笑道:「可是這絕不會在洛陽之戰發生,寇仲自己比任何人更清楚此點,
因為我們明白王世充是怎樣的一個人。」
    沈落雁不屑的道:「偏狹譎詐,多疑矯偽,難成大事。」
    徐子陵動容道:「沈軍師這八個字形容得非常貼切。」
    沈落雁再次轉過身來,回復一貫風流綽約的嬌姿美態,喜孜孜的道:「見到子陵,
所有煩惱都像不翼而飛,你真的能不管寇仲的事嗎?」
    徐子陵頹然道:「我不曉得。我現在最大的期望,就是寇仲能及時退出這場攻打東
都的大戰,否則洛陽失陷後,下一個將輪到他和他的少帥軍。」
    沈落雁雙目閃著智慧的光芒,道:「你這叫關心則亂,寇仲豈是這麼易被收拾的。
更正確點說,應是『天刀』宋缺豈是這麼容易應付的。一旦惹出宋缺,將沒有人能預料
局勢的發展。」
    徐子陵一呆道:「宋缺竟會親自領兵上戰場?」
    沈落雁沒好氣地橫他一眼,微嗔道:「子陵憑甚麼認為他不會,李世民始終有胡人
血統,宋缺絕不會讓這種人統一天下。要振興漢統,此乃千載一時的良機。李家顧忌寇
仲,對宋缺更是憚懼。」
    徐子陵訝道:「我只知宋家在南方有財有勢,卻不曉得在軍事上佔著如此舉足輕重
的地位。」
    沈落雁道:「若說寇仲是天生的卓越統帥,宋缺就是博通古今衰變,中土最高瞻遠
矚的軍事戰略大家。所以他能一直按兵不動,直至合他心意的寇仲興起,始表態支持。
宋缺配寇仲,一個精於作全局的佈置戰略,一個是沙場上無敵的統帥,你說李家對此有
何感想?」
    得沈落雁點醒,徐子陵開始從另一角度看寇仲的大業,更覺頭痛。無論誰勝誰敗,
對中土的影響均是天翻地覆,卷南蕩北,無人能獨善其身。
    沈落雁續道:「以宋缺之強大,竟能連蕭銑以壓制林士宏,正代表宋缺要保存實力,
靜待爭霸中原的時機。密公若能學他一兩成,當不會有堰師之敗,唉!」
    李密慘勝宇文化及後,不待恢復元氣,立即用兵對付王世充,正是致敗主因。
    沈落雁又道:「嶺南軍以俚僚為主,民風純樸,刻苦擅戰,視宋缺為天人,固雖只
十多萬之眾,卻是訓練精良,在宋閥的財勢支持下,加上寇仲這樣的人材,即使李世民
亦不敢輕易言勝,所以你不用為寇仲擔心。」
    徐子陵苦笑無言,沉吟片晌問道:「軍師仍未說出因何事心煩?」
    沈落雁嬌軀微顫,緩緩轉過身去,透窗瞧往蔚藍清澄的天空,歎道:「還不是因為
念在一點故主之情?」
    徐子陵心中一震,她竟為李密心煩,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楊公卿、張鎮周和寇仲在廳內圍桌坐下,這兩位王世充手下最著名的大將均有風塵
之色,可知奔波勞碌,因即將來臨的大戰難得休閒。
    張鎮周免去閒話,劈頭道:「少帥可知王世充與朱粲暗中結為盟友?」
    寇仲失聲叫道:「甚麼?」
    在爭霸諸雄中,聲譽之差者,莫過於「迦樓羅王」朱粲,他和女兒都是聲名狼藉的
人,朱粲更被傳為殺人食肉的魔王。近年來朱粲內則地方勢力抬頭,外則受壓於蕭銑和
杜伏威,找靠山是理所當然的事,問題是王世充因何要收容他,此舉勢必盡失人心。
    寇仲生出歷史重演的感覺,朱粲無論如何不濟,手下賊兵總有數萬人,他於王世充
等若「五刀霸」蓋蘇文之於「龍王」拜紫亭,可成為扭轉局勢的奇兵,難怪王世充如此
有恃無恐。
    由於寇仲處境有異,李世民是下定決心摧毀王世充,而他寇仲必須助王世充守穩洛
陽,擊退大唐的雄師,再不能像龍泉時般靈活應變,揮灑自如。
    楊公卿搖頭道:「我其不明白王世充因何一錯再錯,竟招攬這人人切齒痛恨的凶魔。」
    寇仲暗忖小弟明白,只是不宜說出口來。皆因張鎮周並非他的心腹人,不宜讓他曉
得太多秘密。
    從朱粲的作風觀之,他極可能是魔門出身的人,與和魔門有千絲萬縷密切關係的王
世充結盟,乃水到渠成的事。
    事實上王世充不信任外人的性格,亦是魔門中人的特性,同門也互相猜疑,何況對
待外人?
    張鎮周和楊公卿開口王世充,閉口王世充,毫不客氣,不但不視他為皇帝,更似不
當他是主子。
    張鎮周壓低聲音道:「少帥今趟來是否要助王世充應付李閥的大軍?」
    寇仲歎道:「可以這麼說,你老人家有甚麼打算?」
    張鎮周淡淡道:「有甚麼好打算的,只好做一天和尚撞一日鐘。」
    寇仲和楊公卿均聽出他言不由衷,因為以他的精明果敢,王世充又傷透他的心,絕
不甘願陪王世充一道送死。
    張鎮周又道:「在現今的情況下,少帥尚有甚麼回天之計?」
    寇仲生出警覺,心想若張鎮周暗中降唐,與李世民來個倒王世充的裡應外合,現在
就是刺探機密。搖頭苦笑道:「除非王世充肯把部份兵權交出來,否則我有甚麼辦法。」
    皺眉問道:「你們如何知道王世充與朱粲秘密結盟?」
    楊公卿道:「這消息最初是從朱粲內部傳出來的,指王世充收編朱粲的隊伍,並拜
朱粲為龍驤大將軍,王世充雖多次向我們否認此事,但『毒蛛』朱媚曾兩次到洛陽來見
王世充乃不爭之實,所以我們知王世充在睜眼說謊。」
    寇仲道:「那朱粲就再不能成為奇兵,頂多只能牽制李世民部份的軍隊。」
    張鎮周冷哼道:「只看李世民兵員的調動,可知他的策略是要封鎖洛陽對外所有交
通糧道,孤立洛陽。洛陽軍民達數十萬之眾,每天均消耗大量糧食,就算城內各糧倉全
部滿溢,最多只能擴得半年。所以在戰略土李世民是正確的。」
    楊公卿道:「現在就要看李世民是否有本事將洛陽圍個水洩不通,亦要看竇建德會
否揮軍來援,所以虎牢一線最具重要,不容有失。」
    張鎮周歎道:「大鄭的成敗,要看明天的會議王世充如何分配兵權,若他肯用我們
三人任何之一宇虎牢,李世民大有可能吃敗仗。」
    楊公卿冷笑道:「事到如今,若他仍執迷不悟,任用宗親,那就是他要自取滅亡。」
    寇仲聽得大動腦筋,至此方知明天的軍事會議如此重要,王世充能否留住異姓諸將
的心,還看明朝。
    楊公卿道:「我自起床後沒吃過東西,肚子餓得咕咕叫,不若到天津橋頭的董家酒
樓祭祭肚腸,順便為少帥洗塵。」
    張鎮周歉然道:「我還有點事辦,楊公代我向少帥多敬兩杯酒吧!」
    沈落雁背著徐子陵輕歎道:「到現在我仍不明白密公因何降唐,從起義軍領袖的身
份變成唐室的官吏,隨他入關的二萬瓦崗軍成為唐室的官軍,將曾為天下景仰討伐暴隋
的正義之師徹底變質,現在他終於後悔哩!」
    接著旋風般轉過身來,道:「我沈落雁該怎麼辦?」
    徐子陵明白過來,李密入關後並不得意,獲封幾個虛銜,事實上被投閒置散,反而
手下大將李世績受重用,怎能快樂得起來?
    柔聲道:「他可以怎麼辦?」
    沈落雁香唇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道:「他當然認為自己可東山再起。」
    頓了頓歎道:「王伯當雖名義上被封為左武衛大將,同是有職無權,故生出非份之
想,常對密公說李世績據黎陽,張善相守羅口,中原一帶忠於密公的舊部仍是人多勢眾,
際此唐鄭交戰之時,只要離開長安,出走山東,招集舊部,定可創出一番新局面,重振
瓦崗軍的聲威。唉!忠言逆耳,我離多番勸密公打消這念頭,總是說不動他。你教我怎
麼辦?」
    聽到王伯當之名,徐子陵心中湧起難言的滋味,不過素姐已逝,對王伯當侵犯素姐
的怨恨早雲散煙消。看到李密和王伯當兩個曾叱吒風雲的人,落至如此田地,那還有興
致與他們計較。
    問道:「在關內,他隨來的舊部有多少人願跟隨他的?」
    沈落雁苦笑道:「連我也不願隨他自取滅亡,你說有多少人願跟他?」
    徐子陵道:「你是否決定與他劃清界線?」
    沈落雁道:「如我真是那麼絕情的人,現在就不用煩惱。」
    接著嬌媚地白他一眼道:「現在心情好多啦,這些煩事不該對你說的。是哩!你到
長安來有何貴幹,不是對那個所謂寶藏內的廢銅爛鐵仍死心不息吧。李淵起出那不符實
的財寶後,任由那批發霉的兵器留在下面,現在誰都沒興趣談楊公寶庫,只當那是個笑
話鬧劇。」
    徐子陵道:「我到長安來是對付一個人,遲些待事情有些著落時,再奉上詳情好嗎?」
    他故意說得含糊,是不想節外生枝。
    沈落雁不以為忤的道:「能驚動我們徐公子,此人自非等閒之輩。差點忘記告訴你
一件事,你們的好朋友商秀珣場主這兩天會到長安來,尹德妃特別邀我作她的伴友,聽
說李建成對她很有意思。」
    徐子陵一震道:「甚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