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六章 唇槍舌劍

    在榮達大押幽靜的內堂,徐子陵在上他到長安後的第二課。昨天主要是聽榮達的主
持人陳甫說及平遙的風土人情,生活習慣,順帶學他的平遙口音。在語言上,徐子陵和
寇仲均是有天份的人,突厥話能很快上口,帶些鄉音的話自然難不倒他。
    圓桌上放滿「質錢帖子」、「錢票」、「賬簿」一類典當業的東西,看得徐子陵眼
花繚亂時,坐在桌子另一邊的陳甫道:「我們典當業可以四個字來形容,就是以財生財,
將財富放貸取利,憑高息賺錢,可以信用借貸,或以抵押放貸。抵押品由動產例如珍寶
玉石,至乎不動產如房舍地契,甚或人身作抵押。」
    徐子陵一呆道:「怎樣以人身作抵押?若沒有錢還,難道可將人賣掉嗎?」
    陳甫身材瘦削,生就一副馬臉,五十來歲的年紀,相當高的鬢角有些花白,態度友
善熱誠,聞言露出一絲曖昧的笑容,壓低聲音道:「欠債還錢,沒錢可以工作還債,若
抵押的是標緻的娘兒,更可賣入青樓。不過我們長安榮達絕不會幹這種事,但在鄉鎮偏
僻的地方,我不敢擔保言種事不會發生。在你情我願下,官府很難干涉。何況我們開當
鋪的,首先要打通官府的關節,一方保持低調,一方隻眼開隻眼閉,大家相安無事。」
    徐子陵聽得信心陡增,只是這以人作押一項,對香家己有莫大的吸引力,等若以後
可公然作人口買賣。皺眉道:「典當業究竟是怎樣開始的?」
    陳甫輕描淡寫的道:「典當業於南北朝時大行其道,源於佛寺的寺庫制度。」
    徐子陵愕然道:「怎會和佛寺有關?佛寺豈能幹斂財的勾當,不是與出家人的四大
皆空有違背?」
    陳甫微笑道:「出家人不用吃飯嗎?寺院通過各階層的佈施,積聚大量財富,為維
持眾多僧侶的生活,進行各類宗教活動,維修和擴建寺院,凡此無財不行,於是想到這
以財生財的法門,憑放貸取利。」
    頓了頓續道:「至於有否違背佛門的本意,就非我所能知。不過至少佛教經律中的
『無盡藏』有『生息不已,其利無盡』,『爾時六眾當種,種出息,或取或與,或生或
質』的記載,令僧侶可安心放貸得利供佛,法,僧三寶之用。」
    徐子陵聽得耳界大開,問道:「這樣一個賺錢的行業,競爭一定很大,司徒福榮憑
什麼能脫穎而出,成為全國最大典當業的老闆?」
    陳甫欣然道:「這方面誰都要佩服大老闆,他之所以能這麼成功,皆因推出『谷典』
和發行『錢票』兩門新的生意,谷典並不限於米糧,而是廣及其他糧貨,這特別受農村
鄉鎮的歡迎,試想可以糧貨換錢,雖然價格比直接買賣低一大截,但在方便和應急上卻
非其他貿易方式所能比擬。」
    「至於錢票,對經商者可說是一種恩賜,方法是由當鋪簽發換券,代替貨幣在市面
上流通,隨時兌現,我們則賺取『貼水』。」
    徐子陵明白過來,難怪說典當業最重商譽,所以香家或在財力上能超越司徒福榮,
卻因與青樓賭館畫上等號,又有販賣人口的背景,隨時會遭為政者掃蕩封閉,誰肯信他
們發行的「錢票」。
    愈清楚典當業,愈有把握令香家上鉤,皆因此乃香家可藉以施展「變天換日」大法
的千載一時良機。
    陳甫道:「好哩!現在輪到公子深入瞭解我們的經營和運作手法。」
    徐子陵心中苦笑,只好強迫自己振作精神,專心聆聽,為扮好司徒福榮努力。
    在皇宮的書齋內,一身龍袍的王世充看罷竇建德的密函,遞給坐在右下首的王玄應
讓他也過目,皺眉道:「竇建德為何要助我對付李世民?」
    寇仲尚未回答,王玄應邊看竇建德的信函,邊頭也不抬的冷笑道:「說不定前門拒
虎,後門進狼哩!」
    寇仲立即心頭火發,正要拂袖而起,坐在寇仲旁的王玄恕忙接口道:「現在夏王與
我們大鄭唇齒相依,洛陽若失陷,下一個……」
    王世充截斷他道:「洛陽怎會失陷?李世民一向善於後發制人,薛舉父子和宋金剛
就是這麼敗在他手上。我今趟就以彼之道還治其身,當他久攻不下退兵之時,就是他全
軍覆沒的一刻。」
    寇仲雖對王世充絕無好感,卻不得不承認這是應付李世民大軍的正確戰略,問題是
鄭軍能否堅守到那一刻。
    王世充目光閃閃的盯著寇仲,沒有立即說話,王玄應則把竇建德的書函毫不尊重隨
手扔在旁邊几上,臉含冷笑的瞧著對面位於王世充左首的寇仲。王玄恕無奈苦笑,默不
作聲,書齋內充滿一片難堪的氣氛。
    驀地王世充仰天長笑,道:「少帥如此著緊我大鄭的事,我非常感激,若李世民提
早一年來攻,我或會手忙腳亂,可是經過整年備戰,我有十足把握打這場仗。現在我洛
陽兵精糧足,只要能守到冬天大雪之時,哪到李世民堅持下去?」
    寇仲心中大訝,上次見王世充,至少表面上這老狐狸對自己禮遇甚隆,但今趟顯然
態度大改,究竟他有何所恃?又或是如他所言的有十足把握勝此一仗。
    寇仲生出無話可說的頹喪感覺,苦笑道:「聖上是否要對我下逐客令呢?」
    王玄恕一震望往乃父。
    王世充歎道:「少帥實在是我非常欣賞的一個人物,只可惜不能為我王世充所用,
更大的問題是少帥己成嶺南宋家的人,宋缺一向敵視外族出身的人,我和他是水火不容,
少帥請告訴我教我如何信任你?」
    寇仲道:「事有緩急輕重之分,假若聖上你有十足把握可獨力收拾李世民,小子當
然無話可說。但事實擺在眼前,所有曾信心十足自以為可收拾李世民的人,最後均被證
實是錯的,若我是聖上,當不會未開戰先絕自己的後路,我要說的話全說出哩!至於該
怎樣做,請聖上定奪。」
    王世充微笑道:「我們曾合作擊垮李密,今次自可聯手教李世民吃場大敗仗,少帥
勿要多疑,只是大家必須將心裡的話先說出來。」
    王玄應淡淡道:「擊退李世民,對少帥有怎麼好處?」
    寇仲真想照臉轟王玄應一拳,看他的青白小臉事後會變成甚麼樣子,此人不識大體,
只因兩趟被擒之辱,迄今仍對他懷恨在心,深吸一口氣後,沉聲道:「可否倒轉來說,
若李世民攻佔洛陽,對我寇仲有甚麼壞處,好嗎?」
    王世充露出不悅之色,冷哼道:「少帥請說出來高見。」
    寇仲目光從與王玄應的對視,移往王世充。道:「洛陽若失陷,那竇建德將被迫退
守河北,那時李世民只要隨便派他天策府任何一個大將,將可守得洛陽固若金湯。那時
李世民第一個要殺的人不是竇建德而是我寇仲。」
    王玄應曬道:「少帥有否高估自己在李世民心中重要性?竇建德手下雄師達四十萬
之眾,少帥軍只區區數萬人,且無堅城險地可守。」
    寇仲回敬他嘲弄的目光,微笑道:「這不是誰重要些的問題,而是戰略的問題。李
世民若攻下洛陽,李閥唐室聲勢大盛,一些望風駛舵之輩如高開道,羅藝之流,只好搶
著向唐室歸降,令竇建德腹背受敵,動彈不得,李世民非是蠢人,只會誘竇建德勞師遠
征的來攻,自己則從容佈置用兵南方,一旦把我剷除,再在巴蜀建立水師船隊。加上有
杜伏威的江淮軍作呼應,南方諸雄只餘任由宰割的份,那時竇建德唯一生路就是來攻洛,
遇上天下最擅守城的李世民,又有關中呼應,結果會是如何?似乎再不用小弟說出來吧!」
    王玄應給說得啞口無言,因為他說的全是實話,更是王玄應從沒想過的。
    王玄恕雙目射崇慕神色,不住點首。
    王世充兩眼精光大盛,不得不同意點頭,道:「少帥對整個時局看得非常透徹,不
過洛陽是不會失守的。」
    寇仲笑道:「聖上既指出要直話直說,那我亦不客氣,聖上憑甚麼這樣有把握?」
    王世充成竹在胸的道:「因為少帥千算萬算,仍算漏李閥內部的變數,若李世民能
一舉攻克洛陽,當然不會有任何問題,若久攻不下,其他大敵則蠢蠢欲動。李淵或會改
變主意,命李世民退兵,少帥明白我的意思嗎?」
    寇仲心中一震,忽然掌握到王世充如此有恃無恐的原因,皆因他暗裡得到突厥人的
支持,正因如此,才不把竇建德的援助放在眼內。當李世民圍攻洛陽之時,只要頡利助
梁師都之輩再犯太原,李世民在首尾難顧下,只好退兵回守關中。
    他與王世充互相緊盯半晌後,哈哈一笑,挨回椅背處歎道:「假如聖上真的作如是
想,正中突厥人的奸計。」
    王世充首次色變,不悅道:「突厥人和我有甚麼關係?我怎會中突厥人的計?」
    寇仲微笑道:「聖上和突厥人是甚麼關係,我當然不清楚。只希望不是透過趙德言
或大明尊教作橋樑搭出來的關係。頡利終有一天會聯同塞外諸族大舉來犯的,不過絕不
會是這幾個月內的事。我剛從塞外回來,對塞外的形勢或會比你們清楚些。」
    王玄恕忍不住道:「塞外目下是怎樣的一番情況?」
    寇仲道:「大可用一個亂字來形容,突利在畢玄的壓力下被迫和頡利修好,但雙方
均因奔狼原之役和渤海立國之事師勞兵累,在重整陣腳和與其他各族建立新的關係前,
絕不敢輕舉妄動。若我所料無誤,頡利表示支持你們大鄭,怕的只是你們不戰而降,讓
李世民不費一兵一卒的奪得黃河的控制權,那時唾手即可取得天下。對頡利來說,最理
想莫如李世民因攻打洛陽元氣大傷,那時突厥聯軍乘勢南侵,在李閥無力反擊下,先占
大原,站穩陣腳,然後逐步蠶食,完成席捲中原的美夢。」
    書齋內一陣如鉛墜的沉默。
    王世充年凝望寇仲,長長呼出一口氣道:「頡利對我沒有任何承諾。」
    他這句話說得軟弱無力,明顯是言不由衷,更令寇仲曉得自己猜個正著。
    王玄應沉聲道:「剛才少帥說由趙德言、大明尊教為我們搭路是怎麼意思?」
    寇仲聳肩道:「沒有甚麼意思,趙德言和榮鳳祥關係密切,而榮鳳祥本身是大明尊
教的人,你們又對他特別容忍,我這樣順著一猜,該屬合情合理吧!」
    王玄應為之語塞,言辭上的針鋒相對,他怎是寇仲的對手。
    王世充心不在焉的道:「我們不要在這些小事上爭,少帥有甚麼好的提議?」
    寇仲暗鬆一口氣,費這麼多唇舌,要爭取就是王世充這麼一句話。正容道:「我的
提議可用三句話總結,就是守為上,聯竇軍,固虎牢。」
    王世充沉吟道:「我以為少帥有甚麼意想不到的提議,這些……嘿!這些均為我們
擬定的策略。」
    寇仲心中暗罵,至少聯竇軍一項不是他的既定策略,道:「守為上一策說來容易,
實行起來卻有一定為難處。第二項的聯竇軍,聖上必須暫緩稱帝,事情才有得商量。」
    王玄應終於找到反擊機會,不悅道:「名不順言不順,現在舊隋廢君正式讓位父皇,
令我大鄭軍心大振,這干竇建德甚麼事?他歡喜大可由夏王變稱夏帝,這是稱號的問題,
否則父皇怎都像矮李淵一截似的。」
    王世充默言不語,似是同意,又像在思索稱帝的事。
    王世充以鄭王還是鄭帝的身份與竇建德對話,當然有很大的分別,若采後者,勢令
雙方很難有合作的共同基礎。
    王玄恕欲語無言。
    寇仲歎道:「這是大鄭的事,由你們決定。但任何一條戰線亦可失去,卻絕不能失
虎牢偃師這條東面最重要的戰線,那不但是竇建德來援之路,更是我少帥軍可把糧草裝
備源源不絕送來的生命死活線。我有一個大膽的提議,希望聖上信我是個守諾的人,絕
對信任我。」
    王世充一震道:「少帥想為我守虎牢嗎?」
    寇仲一字一字的緩緩道:「這當然最理想,卻是強聖上所難。我只希望能以楊公卿,
張鎮周,又或玄恕公子為正,我則當個手下跑腿的,那我敢說任李世民三頭六臂,亦不
能孤立洛陽,我們可十拿九穩的打一場大勝仗。」
    王玄應失聲道:這怎麼行?
    王世充伸手阻止王玄應說下去,道:「此事待我仔細想想。」
    不顧王玄應的眼色,向王玄恕道:「少帥在這裡的住宿事宜,由玄恕打點。明早我
們有個重要的軍事會議,少帥請準時出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