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五章 暮鼓晨鐘

    齋肆大堂二十多張桌子全告客滿,徐子陵出手打賞夥計,又等待近兩刻鐘,被安排
在一角的方桌坐下,點好齋菜,杜伏威一人獨自來到,他脫掉高冠,弓腰哈背變成另一
個人似的,到徐子陵旁坐下,後者忙為他斟茶,還低喚一聲「乾爹」。
    杜伏威現出一個罕有的慈祥笑容,欣然壓低聲音道:「能聽得你這聲爹,我已老懷
大慰。唉!小仲仍堅持與虎謀皮,去助王世充守洛陽嗎!」
    徐子陵無奈一笑,改變話題問道:「乾爹你今趟到長安來是打個轉還是準備長住?」
    杜伏威再歎一口氣,有點茫然的道:「我不知道,問題出在我的所謂刎頸之交輔公
拓身上,他與那魔門妖道左遊仙佔著丹陽自把自為,更拒絕與我對話。李家父子上上下
下待我非常不錯,真想留在這裡享點清福便算,但又不忍眼睜睜瞧著老輔沉淪下去,千
辛萬苦始能與魔門割斷關係,現在卻重投其懷抱,確是愚不可及。」
    舉杯以茶當酒般一口喝盡。
    徐子陵再為他添茶,色香俱備的齋菜上台,徐子陵不由想起師妃暄,若能與她在這
齋肆一角共當上素,該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杜伏威機警地掃視堂內其他賓客,道:「子陵到長安來所為何事?」
    徐子陵沉聲道:「孩兒可否問乾爹你一個問題,在李世民和李建成兩者中,你希望
誰去繼承唐主之位。」
    杜伏威雙目精光乍閃,冷笑道:「我杜伏威自淮南起家,南征北討,從未吃過敗仗,
我的事業是從馬上得來的,你認為我會尊重那一種人?」
    徐子陵欣然道:「這就成哩!我今趟到長安是要對付池生春,因為他大有可能是巴
陵幫香貴的長子,香玉山的親兄。我們和香家不但有私仇,對他們販賣人口等為非作歹
的勾當更恨之入骨。」
    杜伏威皺眉道:「要對付他還不容易。以子陵現在的身手,有心算無心下,取他狗
命易如反掌。」
    徐子陵湊近點歎道:「問題是我們想從池生春身上把香貴迫出來,故不得不用上些
計謀手段。」
    接著解釋一番,對這位老爹他是絕對的信任,便連自己亦不太明白為何有這種心態。
    杜伏威聽得啞然失笑道:「子陵的計劃確是妙想天開,我實難以判斷會否行得通。
我聽過司徒福榮此小子,據聞是個輜銖必計的人,卻未聽過他好色。且猛虎不及地頭蟲,
他若為避禍到長安來,那敢同時開罪尹祖文和李元吉,除非他是嫌命長。」
    徐子陵心忖薑是老的辣,他倒沒有想得這麼周詳,應道:「假若是胡小仙自己看上
司徒福榮,情況會否不同?」
    杜伏威愕然道:「此事怎可能發生?」
    徐子陵把胡小仙的事和盤托出後,道:「現在司徒福榮欠的是一個靠山,這靠山要
硬得使池生春不敢以別的手段對付他,只能在賭桌上與他一爭短長。」
    杜伏威明白過來,沉吟片晌後道:「這事我要回去想想,怎樣可找到你?」
    徐子陵說出侯希白的多情窩,與杜伏威分手回家。侯希白正在書齋內興高采烈地畫
他的百美圖卷,見他回來欣然道:「今晚我們直接到上林苑找紀倩,無論她如何忙。知
是我找她定會分身見個面,子陵到時可直接問她。」
    徐子陵在一旁坐下,皺眉道:「陰顯鶴方面有什麼消息?」
    侯希白放下毛筆,退往他旁的椅子坐下搖頭道:「他該尚未到長安,沒人見過這樣
一號人物。」
    徐子陵心中一沉,順口問道:「你甚麼時侯起床的?」
    侯希白頹然道:「我根本不能入寐,惟有替你老兄出外奔走辦事,我向長安一個信
得過的幫會人物查探過池生春,得知此人確大有可能是香家的人,因為在李淵入關前沒
有人認識他,池生春是忽然冒起的,在李元吉支持下經營六福賭館,誰都不曉得他的出
身背景,只知他有雄厚的資金,先從六福的原主人把賭館巧取豪奪的拿到手,短短數年
間打響名堂,使六福成為能與明堂窩爭一日短長的另一所大賭館。」
    接著歎道:「不是我潑你冷水,我那位幫會朋友說池生春生性多疑,非常機警,比
任何人更深明便宜莫貪之理。若依你的計劃扮成司徒福榮,大鑼大鼓的來與他在賭桌上
較個高低並爭娶大仙胡佛的女兒,他不起疑才是怪事。香家幹盡壞事,會比一般人有更
高的戒心,小弟認為你這條計是行不通的。」
    徐子陵岔開話悠然道:「你似乎在長安很吃得開。」
    侯希白欣然道:「我在這裡的人面闊,上至皇宮,下至市井,我總有辦法。唉!我
在為你擔心啊!」
    徐子陵微笑道:「不瞞你老哥,我和寇仲是小扒手出身,遇上特別著緊錢袋,甚或
走路時用手按著錢袋的人,我們會採用聲東擊西之法,例如硬撞他一記,分他的心,另
一個則趁機施展空空妙手。無論他把錢袋如何密藏,一把小刀子即可探驪得珠,百發百
中,從不失手。」
    侯希白微一錯愕,劍眉輕蹙道:「這聲東擊西之法如何用在池生春身上?」
    徐子陵道:「還未想妥,不過希白兄的情報非常管用,使我更有把握。只要我們將
他生春的多疑,變成入手的破綻,或可成為引他入彀的道兒,因放著有人肯把偌大家財
送上門來的機會,他豈肯輕易錯過。」
    侯希白動容道:「給你這麼一說,事情似又非絕不可行,我們要好好想想。哈!到
上林苑灌兩杯黃湯如何?我在青樓總是靈感如泉的。」
    徐子陵笑道:「去的是你。我還要你設法把紀倩弄往明堂窩去,好讓她無意中碰上
我這長滿須冉的雍秦。」
    侯希白苦笑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你好像並不清楚紀倩直到今晚仍是長安最紅的
青樓名妓、明堂窩的首席方家客,兼且這位姐兒既愛使性子又愛亂發脾氣,好起來時可
對你千依百順,但隨時可把你轟出明堂窩,這種事曾在我身上發生過一趟。哈!現在長
安的男人均以曾被她轟過為榮,那至少表示能令她動氣。不過小弟卻只引以為恥。」
    徐子陵心中浮起紀倩明亮而變化多采的一對美眸,暗忖若非上一次到長安時她有事
求自己,恐怕會遭到同樣的對待,心中一動問道:「你知否她和池生春是怎樣的一種關
系?」
    侯希白道:「池生春怎敢碰紀倩,因為李元吉正是拜倒於紀倩裙下的不貳臣之一。」
    徐子陵訝道:「以李元吉的威勢權力,要得到紀倩不是易如反掌嗎?」
    侯希白道:「怎會如此簡單,紀倩的情況有點像尚秀芳,在長安是街知巷聞無人不
曉,即使李淵也絕不容許李元吉對紀倩強來,免得招來對李家有損的話柄。何況李元吉
尚要顧及本身形象和聲譽,加上李淵身邊近臣大多與紀倩有良好的關係,所以李元吉只
可像其他裙下之臣般去爭奪紀倩的苦心,其中的愛恨苦樂,該是非常動人的。」臉上現
出陶醉的神色。
    徐子陵忽想起一事,問道:「李元吉不是和風雅閣的青青夫人相好嗎?」
    侯希白曬道:「青青夫人只是李元吉眾多女人之一,李元吉一向風流,最愛四處拈
花惹草。」
    一拍徐子陵肩頭道:「好哩!要不要到上林苑碰碰運氣?」
    徐子陵搖頭道:「我到青樓能碰到的只會是壞運氣,更重要的是我不可主動去找紀
倩,只可讓她碰上我。幸好這並非急迫的事,今晚我要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明天才
去想這事。你知否原來經營押店是怎麼一門高深複雜的學問,為探求這門學問累得我筋
皮力竭,你最好乖乖在這裡繼續作你的百美圖,畫累了上床休息,別忘記你的石師心意
難測,昨晚你又沒好好睡過,聽我的話吧!」
    侯希白頹然道:「何用你來提醒我,現在只有寫畫和盤桓青樓可令我忘掉一切,這
或者是人與禽獸的分別吧!它們只懂為生存而奮鬥,我們卻懂寄情風月,忘掉對生存的
威脅,這叫逃避。」
    徐子陵深思道:「睡覺正是逃避的一種方式,所以禽獸亦有借睡覺逃避現實這與生
俱來的辦法。」
    侯希白興致盎然的道:「那麼人和禽獸最大的分別在那裡?」
    徐子陵凝想片刻,道:「我想最大的分別該是人會對自己本身的存在作出思索,例
如我們因何存在?存在本身有甚麼意義和目的?冥冥中是否有主宰?每一個人是否均像
扯線傀儡般任由命運擺佈?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生死之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侯希白聽得發起呆來。
    徐子陵想起愛談生死之道的伏難陀,若不是得他啟發,自己恐怕不會對這人生之謎
想得這麼透徹深入,使他更明白師妃暄為何會捨棄塵世,修行天道,那正是對自身存在
身體力行的探索。
    旋又想到石青璇,她是因截然不同的原因,對這殘酷的現實和人世間的恩怨看通看
透,故選擇避世隱居的生活方式。
    自己卻不幸捲入凡塵的大漩渦裡,難以抽身退脫。
    心中不由暗歎一聲。
    侯希白點頭道:「子陵這番話有如暮鼓晨鐘,發人深省,我現在只想醉個不省人事,
忘掉心中的痛苦。」
    徐子陵心中湧起去見石青璇的強烈衝動,忽然間感到自己比以前任何一刻更明白她。
可是眼前的侯希白是他另一個必須關心的人,道:「希白兄何不把心中的痛苦說出來,
那會好過點。」
    侯希白一對俊目紅起來,瞥徐子陵一眼後垂首苦笑道:「我是由石師一手培育成材,
若說對他沒有感情,就是騙你的。有時他真的對我很好。唉!我和他這盤賬該如何算?
我現在只想面對面和他把事情弄清楚。昨晚我獨自到青樓去,正是想他來找我,要殺要
剮悉隨他老人家的意思,總好過現在般如墮在迷霧中,沒有一件事是分明的。死並非那
麼可怕吧?」
    徐子陵終於清楚候希白對石之軒的真正心意,心中叫糟,因為石之軒再非以前性格
分裂的石之軒,在他認為有此需要的情況下,會毫不留情把這個「產品」處決清理。
    沉聲道:「你不是說過若依師門傳下來的規矩和他在你十八歲那年立下的咒誓,你
在二十八歲那年擋不過他的『花間十二支』,才會把你殺死?你現在該是二十七歲吧!
還有一年的時間。」
    侯希白頹然道:「二十八歲只是他訂下的限期。我隨時可要求提早舉行,我真想曉
得當變成被他殺死的冤魂後,石師會否傷心後悔。唉!花間派的規矩宗法是自小從心中
建立起來的,現在已成根深蒂固的思想,所以我不會讓子陵你插手此事,只會憑自己的
力量去渡過難關。」
    徐子陵皺眉道:「像你目下般全無鬥志,一會兒說束手任從處置,一會兒又說要力
爭過關,都是消極的表現,真使人擔心。」
    候希白回復瀟灑自然,笑道:「這叫心情矛盾,若能不死,誰願尚有大好光陰時一
命嗚呼?至少待我完成這唐宮百美圖才說,哈!」
    徐子陵道:「照我看你石師除非迫不得已,否則將不會親手幹掉你。」
    侯希白一呆道:「子陵此話有甚麼根據。」
    徐子陵沉吟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即使自以為鐵石心腸的石之軒,亦因害死
碧秀心,充滿痛苦矛盾的渡過十五年,否則這天下可能是另一番局面。現在從他所謂的
『噩夢』中甦醒過來,不但不敢去碰石青璇這死穴,亦該不願親手處決自己一手培育出
來的徒弟,所以我推測他會利用楊虛彥來對付你。」
    侯希白精神大振道:「這會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我怎也不會讓楊虛彥得逞的。」
    徐子陵見振起他的鬥志,心中大慰,道:「你石師只得兩個傳人,若死的是楊虛彥
而非你,他沒理由將自己唯一的傳人毀掉,否則花間和補天兩派將無以為繼。更可想像
的是你石師必會全力支持楊虛彥成為勝出者,若你再不振作,將會飲恨於楊虛彥的影子
劍下。」
    侯希白冷哼道:「我怎會那麼容易便宜楊虛彥?幸好得子陵點醒。哈!我現在可安
心睡覺哩!」
    自李世民取得柏壁大捷後,天下有足夠實力作其對手者,僅剩下以王世充、竇建德
和蕭銑為首的三大軍事集團。寇仲羽翼初成,暫且不論。宋閥僻處嶺南,割地稱霸綽有
餘裕,但若憑其本閥之力,兼且南人不耐北方苦寒,則有鞭長莫及之歎。
    宋金剛柏壁之敗,實是影響深遠,不但使劉武周聲勢由強轉弱,更令突厥在聯結好
塞外各族之前不敢輕舉妄動。沒有突厥人的支持,另一依附突厥的霸主梁師都只好按兵
不動,以隔岸觀火的態度坐看以洛陽為中心的爭霸決戰。
    三大軍事集團中,以蕭銑的形勢最不利,關鍵處在於杜伏威降唐,不但鎮著蕭銑,
令他動彈不得,亦使朱粲、李子通、沈法興之輩在迫不得已下袖手靜觀變局。
    林立宏則被夾在兩大勁敵蕭銑和宋閥之間,難有任何作為。
    在這逐漸明朗化的情勢下,天下頓成李閥、王世充和竇建德三方之爭,而寇仲的唯
一希望,就是把王世充和竇建德拉到一起,粉碎李世民不敗的神話。
    經過一夜全速趕路,寇仲於清晨時分抵達洛陽,守城的兵衛誰不認識他,立即飛報
王世充。
    來迎接的是寇仲對他頗有好感的王世充次子王玄恕,大家見面,自有一番高興。
    在親兵簇擁下,兩人並騎馳往皇宮。
    寇仲問道:「李世民方面有甚麼動靜?」
    王玄恕露出凝重神色,沉聲道:「據我們得來消息,李世民將於這幾天親率大軍出
關東來,我們已作好準備,務要對他迎頭痛擊。唉!果然不出少帥當年所料,李世民吸
取李密久攻洛陽不下的教訓,採取逐步肅清外圍據點,斷絕食道,再孤立我們的策略。」
    寇仲興致盎然地掃視繁榮如舊的洛陽風光,訝道:「李世民的大軍仍遠在關中,你
怎知他採取甚麼策略?」
    王玄想道:「因為柏壁之戰後,李家先後派出四名大將,在我們四周集結兵力。分
別是史萬寶進駐龍門,斷我們南援之路;劉德威屯兵太行,倘若東攻河內,我們北路勢
被封閉;王君廓則對洛口侖虎視眈眈,而另一將領黃君漢枕兵孟津,一旦渡過大河,回
洛侖勢將難保。」
    寇仲暗忖這確配稱為「上兵伐謀」,李世民不費一兵一卒,只憑兵馬調動,即構成
對王世充的龐大壓力。在這樣的形勢下,李世民若要勸降王世充旗下的將領,使他們離
叛歸附自是水到渠成。
    寇仲信心十足的道:「洛陽處於河流交匯之地,要真把洛陽孤立,談何容易。當年
我為要說服令尊,言辭當然誇大點。不用擔心,李世民即管放馬過來,只要我們能守穩
偃師、虎牢一線,李世民圍城時,竇建德大軍來援,定可把李世民殺個落花流水,能否
逃回關中亦成問題。」
    王玄恕露出尷尬神色,低聲道:「父皇不肯聽我勸告,違反與竇建德的協議,已於
昨天登上帝位。」
    寇仲色變道:「什麼?」
    人馬馳進皇宮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