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6
第二章 告別惡夢

    在大仙堂沒有其他人打擾的幽靜貴賓休息室裡,胡小仙與徐子陵在桌子對坐,前者
「噗哧」嬌笑,美目透出勝利的神色,神態悠閒的道:「你究竟是徐子陵還是寇仲?」
    徐子陵暗裡大吃一驚,旋又回復鎮定,因猜出對方並非真的要拆穿他的身份,只是
作為試探的性質,皺眉道:「你愛認為我是誰便是誰吧!」
    胡小仙搖頭笑道:「還要在本姑娘面前裝蒜,你可以騙過別人,卻休想騙我。無論
你扮弓辰春又或雍秦,我承認你確扮得維肖維妙,活像不同的兩個人,可是賭錢的風格
和方式卻把你出賣,令我曉得你不但是雍秦,更是弓辰春,又是那在朝廷上大顯威風的
甚麼叫莫為的傢伙,既然三者都是你,那亦是三個人都不是你。快快招認,你究竟是徐
子陵還是寇仲?回長安幹啥?不怕給人圍捕活捉嗎?」
    徐子陵心中叫苦,甫抵長安,便先後給□□和胡小仙拆穿身份,以後怎樣混下去?
歎道:「胡小姐是否有點托大?若我是徐子陵或寇仲,為隱瞞身份,只好硬著心腸把你
滅口,胡小姐不害怕嗎?」
    胡小仙花枝亂顫的嬌笑,搖頭道:「不怕!真的不怕!因為徐子陵和寇仲從來不是
心狠手辣的人,乖乖識相點吧!閣下是哪一位?」
    徐子陵頹然道:「我是徐子陵,小姐滿意嗎?幸好我來此只是打個轉,待會離城算
了。」
    胡小仙嬌鎮道:「奴家那麼可怕嗎,要走該待明早城門開才走!哼!一派胡言亂語,
當人家是第一天在江湖混。快給我脫掉面具,聽說徐子陵長得儒雅風流,是有名的俊俏
郎君。」
    徐子陵給她弄得啼笑皆非,幸好感到她沒有敵意,把心一橫,低頭扯下面具,露出
真臉目,微笑道:「小姐的評語用在侯希白身上是無比恰當,我徐子陵則名不符實,只
是粗人一個。」
    胡小仙凝望他的美目明亮起來,像聽不到他的話似的喜孜孜道:「徐子陵啊!做小
仙的情郎好嗎?幾天也好!」
    徐子陵為之瞠目結舌,這麼言詞大膽作風放浪的美人,連紀倩亦有所不及。苦笑道:
「胡小姐不要說笑哩!」
    胡小仙抿嘴嬌笑,神情得意,白他一眼道:「我想你仗義幫人家一個忙,奴家正苦
惱得緊呢!」
    徐子陵感到事情大有轉機,哪敢開罪她,順著她語氣道:「小姐有甚麼煩惱?」
    胡小仙露出愁容,輕歎道:「正是因找不到如意郎君,誰家姑娘不為此煩惱?嘻!
奴家是說笑,我真正的煩惱是有人自認為是我的如意郎君,而我則見到他就心中厭惡,
你可為我想辦法解決嗎?」
    徐子陵大訝道:「誰敢迫胡小姐做不情願的事?」
    胡小仙像個小女孩般豎起手指,逐個指頭的數道:「首先是那個自以為賭術比我更
好、最有資格作我爹快婿的混蛋;第二個是齊王李元吉,提親的人便是他;第三個人最
可惡,我還以為他對我們胡家特別照顧,誰知竟是適得其反,而除此之外,還有第四個
是我老爹,唉!他卻是迫於無奈,誰叫他看中長安這個地盤,夢想異日李家得天下,他
可以大力發展賭業。你給我說吧!我現在的情況是否四面楚歌,身不由己。」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那第三個迫小姐的人是否尹德妃之父尹祖文?」
    胡小仙愕然道:「你怎能一猜即中?」
    徐子陵明白過來,迫胡小仙下嫁者正是他今趟到長安來要對付的池生春,此更是香
家擴展賭業的一著奇兵。要知香家惡名遠播,為白道武林不容,如若李唐一統天下,必
會對香家的生意展開掃蕩,但若香家能通過婚姻合併大仙胡佛的賭業,可借屍還魂似的
名正言順於此情況下大展拳腳,以另一種形式名義繼續香家的事業。
    如此來看,尹祖文與香家應是暗中勾結,支持明堂窩是另有居心。
    徐子陵道:「我可以怎樣助你?」
    胡小仙喜道:「早知你是個見義勇為的俠士嘛!幫人家還不簡單?只要你將六福賭
館贏過來便成。」
    徐子陵失聲道:「甚麼?那怎麼可能?」
    胡小仙蹶扁嘴兒哂道:「有甚麼是不可能的。池生春犯了開賭場業的一個大忌,就
是本身嗜賭,常忍不住親自下場,賭得又大又狠,只不過因沒有人賭得過他,故至今尚
未出事。你徐大俠既精賭術,又不怕他使卑鄙手段,今趟他是遇上剋星哩!。」
    徐子陵皺眉逍:「你爹究竟是否己答應李元吉的提親?」
    胡小仙俏皮的道:「奴家反對嘛!爹當然要拖延時間,花點唇舌來說服我。唉!。
可惜時間無多,齊王下個月擺壽宴時,爹怎都要給齊王一個答覆,你若不救人家,小仙
只好自盡。」
    徐子陵大感頭痛,若他不是對池生春有更大的圖謀,幫胡小仙一個忙絕不成問題,
現在卻是節外生枝,又很難向胡小仙解釋清楚。
    只好道:「胡小姐信任我嗎?」
    胡小仙媚態畢露的瞟他一眼,嗲聲道:「你若是弓辰春,人家頂多信你一半,但你
是徐子陵徐大俠嘛!小仙當然信你。而且你若肯讓小仙今晚陪你、討好你,人家會對你
更死心塌地。徐子陵啊!小仙仰慕你嘛!」
    徐子陵嫩臉一紅,尷尬道:「請小姐勿要拿這類事開玩笑。你先告知我你和池生春
目下是怎樣的關係,例如你故意對他不瞅不睬,又或虛與委蛇?」
    胡小仙果然給他引往另一個話題,嫣然一笑柔聲道:「我在迷惑他。」
    徐子陵失聲道:「甚麼?」
    胡小仙花枝亂顫的笑道:「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我是大仙門這一代的繼承人,精
於騙術,哪有這麼容易給他池生春瞧破人家真正的心意。最妙是天無絕人之路,碰上你
這冤家,人家今後全聽你的話,好嗎?」
    徐子陵心神晉入井中月的境界,微笑道:「若你真肯全聽我的話,我可立誓助你擺
脫池生春的魔掌,但不是用你的計,而是我的計。」
    胡小仙大喜道:「是甚麼計?快說出來聽聽看。」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胡小姐似忘記是誰聽誰的話?」
    胡小仙「噗哧」媚笑道:「人家不知你對條件這般執著認真,呀!不問就不問。那
麼第一著棋子應如何下?」
    徐子陵淡淡道:「首先是你要保密,無論任何情況下均不可以洩漏我和你的關係予
第三者知道,否則胡小姐只好委身下嫁池生春。」
    胡小仙微笑道;「收到徐大俠警告啦!放心吧!我比你更著緊。」
    徐子陵發覺自己開始有些兒歡喜她,歡喜她的善解人意,機伶聰巧。
    徐子陵若無其事的道:「我要你去迷惑一個不解風情的男人,至於此人是誰,遲些
會教你曉得。」
    胡小仙裝出楚楚可憐的動人神態,盡顯大仙門的媚功妙法,鎮道:「奴家是否很蠢
呢?真的想不到你這計劃與小仙的終身大事有何關係?」
    徐子陵聳肩洒然道:「當然大有關係,因為他將是繼池生春後,另一個向你的大仙
老爹提親的人。」
    胡小仙動容道:「我真的開始愛慕你哩。」
    徐子陵雙目射出銳利的神色,從容道:「剛才你的仰慕全是弄虛作假,對嗎?」
    胡小仙幽幽一歎道:「徐子陵可知我大仙門的第一戒條就是戒動情,情緒會把理智
蒙蔽,謂之『烏雲蓋日』,賭術實在是一種高明的騙術,尤其心理戰術最為重要,只要
能令對方的靈智被蒙蔽,可百發百中。不論表面如何堅強的男人,總有可乘之隙,例如
因過度自信,以為天下的女子都要為他傾情,被他吸引,我可以利用他這弱點使他吃大
虧。」
    徐子陵皺眉道:「你的甚麼全聽我的話,最好不是假的。否則我不但不會助你,更
將把你視作敵人。」
    胡小仙橫他嬌媚的一眼,嗲聲道:「騙甚麼人都不敢騙你哩!人家向你施展媚術,
有假的成份,亦有真的成份,很想逢場作戲的和你纏綿一段日子,哪知你鐵石心腸,不
被勾引。人家有甚麼不好?」
    徐子陵啼笑皆非的道:「現在我們是在進行一個大騙局,目標是整座六福賭館,若
你想成功,只有四個字,就是『衷誠合作』,全聽我的指揮調度,否則一切拉倒。」
    胡小仙凝望他半晌,肅容道:「你既不是對我有興趣,這樣做對你有甚麼好處?」
    徐子陵淡淡道:「胡小姐太不明白我徐子陵的為人。」
    胡小仙輕搖螓首,輕輕道:「不!這或者是女人的直覺,自從九江首次相遇,我一
直感到你是那種極重情義的好人,現在更覺得可以毫無保留的信任你。但亦有些擔心,
怕你低估池生春的狡猾。」
    徐子陵見她兜兜轉轉,最後仍是旁敲側擊自己的計劃,啞然失笑道:「我給你三天
的時間想清楚,三天後再來找你。」
    說罷長身而起。
    胡小仙焦急的站起來嬌鎮道:「人家還未把事情弄清楚,能有甚麼可想的?」
    徐子陵豎起一隻手指,向她遙點兩下,微笑道:「胡小姐似乎又忘記誰該聽誰的話
哩!」
    胡小仙頹然坐下,手肘斜枕桌子托著香腮,秀眉緊蹙的幽幽道:「好吧!人家會乖
乖的聽話,但至少你該說出如何聯絡你的辦法嘛!」
    徐子陵道:「是我聯絡你,而不是你聯絡我。」
    胡小仙嫣然笑道:「好吧!。徐大俠還有甚麼吩咐?」
    
                      ※               ※                 ※

    寇仲牽馬呆立路上,目送李秀寧、李神通等遠去的騎影,百感交集。
    無名從星空俯衝而下,落在他肩頭,寇仲探手輕輕為它梳理羽毛,歎一口氣,踏蹬
下馬,朝洛陽的方向緩緩而行。
    他和李秀寧的事將來如何了局,此刻的他不敢去想,不願去想。
    臨別時李秀寧的眼神,可以把他的靈魂勾出來,使他肝腸寸斷。他己選取一條與她
對立的道路,他們的分歧會愈來愈大,洛陽之戰,更是與她最敬愛的兄長李世民公然對
抗。
    罷了!
    寇仲一聲叱喝,催馬加速,迅速消沒於無盡的深夜裡。
    
                      ※               ※                 ※

    徐子陵離開明堂窩,踏足街頭,深吸一口氣,將胡小仙誘人的倩影、可把任何男人
迷得暈頭轉向不辨東西的一顰一笑,驅出思域之外。胡小仙就像□□般,能將自己的美
麗利用至盡,教人不易抵擋。
    此時他變回長滿鬍髯的弓辰春,沿街漫步,經過仍在營業的榮達大押時,不由多看
兩眼,差點想進去找歐良材的親舅陳甫。迅又壓下這股衝動,心忖待與李靖聯絡上後再
去找他比較穩妥。只有當陳甫清楚他有李世民在背後大力支持,對方始會全無顧忌的與
他合作。在經歷過這麼多事後,他再不易輕信任何人。
    順步來到永安渠旁,這道接通城外北方渭河的大渠,在沿岸稀疏的點點燈火下,滔
滔往南流去,燦爛的星空下,碼頭區舟舶幢幢,兩岸街道行人疏落,不由想起與沈落雁
泛舟渠上的動人情景,又想起黎陽的情況,心中暗歎。
    倏地一艘小舟在上游駛來,徐子陵不經意的瞥上一眼,登時頭皮發麻,更心湧殺機,
又知絕不能動手,首先是敗多勝少,且會暴露身份。
    操舟者把小艇往他立處靠過來,柔聲道:「這麼巧!子陵請上艇說話如何?」
    竟是連魔門第一高手「陰後」祝玉妍也要在他手底喪命的蓋代魔君「邪王」石之軒。
    自己所有偽裝,全給他一眼看穿看破,該怎辦才好呢?此刻走又不是,不走更不是,
進退失據之餘,只好把心一橫,躍往艇尾面對他坐下。
    石之軒臉色如常,絲毫沒有受傷之像,神色雍容自若,眼中射出慈和神色,凝望著
他微笑道:「事實上我們並不是湊巧碰上,自你離開希白的居所,我一直躡在你身後,
真想不到子陵會到賭場去,是否受雷九指的影響?」
    徐子陵遍體生寒,不但因對石之軒的跟蹤沒有絲毫感應,更因他弄不清楚分不開眼
前這石之軒究竟是談笑殺人的邪魔,還是那個對碧秀心之死歉疚終生的多情種子。
    他徐子陵的靈覺就像給人廢去武功。
    這是最可怕的魔功,石之軒終於魔功大成,天下恐難有制得住他的人,連三大宗師
也不行。因為石之軒完全屬於他們那一級數,足可與任何之一分庭抗禮,甚且過之而無
不及。
    迎上他深邃莫測的眼睛,徐子陵淡淡道:「前輩是否剛抵長安,立心去找希白兄算
賬,現在則改為殺我。」
    石之軒啞然矢笑,神態瀟灑好看,搖頭道:「人道虎毒不食兒,希白等若我半個兒
子,他有時頑皮點,始終是情有可原,因為錯在我不能常在他身旁指點。不過這亦是我
訓練繼承人的方法,不但予他人身的自由,更希望他有獨立的思想,不會變成我石之軒
另一個版本,在這方面他的表現異常出色。」
    徐子陵心中喚娘,石之軒不但氣質有變化,手段也有變化,其辭鋒的銳利,比得上
他的不死印法。
    徐子陵苦笑道。「我情願前輩像以前般坦白,因為我弄不清楚你是真心讚賞希白兄,
還是說反話?」
    石之軒兩槳交叉打出,劃進永安渠反映兩岸燈光的水裡,光影破碎下,小舟從岸旁
滑出,順流而去。凝望徐子陵好半晌後,微笑道:「過去的十五年就像一個悠長的噩夢,
現在我終於成功醒轉過來。」
    接著目光投往渠水去,神色益轉柔和,旋露出痛苦的神色,頹然道:「我是自食其
果!哪有人這麼蠢竟會去害死自己最深愛的情人!這十五年就是我這蠢材應償還的代價。」
    徐子陵愕然瞧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究竟他是在裝神弄鬼,還是邪帝舍利內
的邪氣,在以毒攻毒下,反把石之軒改造變成「好人」。
    他真的不曉得該說甚麼才好,他再不明白石之軒,掌握不到他的內心世界。
    我的娘!
    這正是沒有絲毫破綻的「邪王」石之軒。
    石之軒將目光上移,注入無盡的星空去,一邊輕輕道:「子陵到幽林小谷去吧!讓
我的女兒有個幸福的歸宿,告訴青璇,這些年來我沒有去探望她,是因為我不敢見她,
缺乏那種勇氣。告訴她,我和她分屬兩個不同的世界,絕不可再有碰頭的機會,絕對不
可以,唉!」
    徐子陵心神劇震。
    妃暄說得不錯,石青璇仍是石之軒唯一的破綻,石之軒怕見石青璇,正因他知道自
己難以對她痛下殺手,更怕再招來另十五年的可怕噩夢,所以不肯多做一次蠢材。
    若讓石青璇與他相見,會有甚麼後果?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