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4
第十三章 

    徐子陵為之色變,不由想起沈落雁,她是否陪李世績同守黎陽,若她殉城戰死,寇仲豈
非多少要負點責任,自己該如何面對這殘酷的現實。
    一直以來,由寇仲一心爭霸天下開始,兜兜轉轉的,就像一個只存在幻想中夢境似的事
情,與真實的世界遙相遠隔。不過聽著李世民的話,忽然這兩個世界竟融合為一,變成活生
生的在眼前發生,再非遙遠的夢。寇仲的爭霸之路,使他與本是朋友兄弟至乎愛慕的人都變
成戰場上的死敵,只能以一方的滅亡來解決。
    李世民歎道:「秀寧公主在竇建德圍城前兩天抵達黎陽,駙馬則因事沒有隨行,唉!」
對李秀寧關愛之情,溢於言表。
    徐子陵沉聲問道:「世民兄有甚麼打算。」
    李世民雙目閃過濃烈的殺機,道:「援救黎陽已因王世充惡意的動員而不可行,我只好
拋開一切,全力進攻洛陽,終有一天我會和你的好兄弟在戰場上交鋒決勝,那是我李世民最
不願見的事,但捨此再無別的選擇。」
    徐子陵感覺到李世民只把寇仲視為能匹配他的對手,其他如竇建德、王世充之輩,仍未
被他放在眼內,暗歎一聲,道:「如若寇仲曉得秀寧公主在黎陽城內,他必盡力保護,不讓
任何人傷害她。」
    李世民苦笑道:「我絕對相信寇仲會這樣做,可是戰火無情,誰都不能預估會發生甚麼
事。子陵來得正巧,遲一天將碰不上我。」
    徐子陵心中一顫,曉得他明天將率領大軍出關,開赴洛陽,這將是中土爭霸戰最關鍵性
的大戰役,影響深遠。
    李世民正容道:「無論我與寇仲日後發生甚麼事,我仍是那麼尊重子陵,子陵有甚麼事
即管吩咐,只要我李世民力所能及,必為子陵辦妥。」
    徐子陵感到心亂如麻,比起在黎陽可能發生的慘劇,其他事忽然變得微不足道,但又隱
覺事實非是如此,可見自己對寇仲的關切。因為若李秀寧間接因寇仲而發生不幸,鑄成恨
事,對寇仲的打擊會是極殘酷劇烈。以他的性格,大有可能走上自毀之路。
    勉強杷各種情緒壓下,道出來意。
    李世民思索片刻,點頭道:「子陵對香家的懷疑,我大有同感,只是不知道池生春會是
香貴的長子。此事非同小可,若齊王明知池生春的真正身份仍然包庇他,有可能他並不如表
面的情況般那麼全力支持太子,而是另有打算。」
    徐子陵道:「魔門的影響力,要比我們原先猜想的遠為龐大,楊虛彥是石之軒的繼承
人,又在令尊旁布下董淑妮這厲害的棋子,石之軒則是魔門數百年來才智魔功最傑出的人
物,世民兄不可不防。」
    李世民露出無奈的表情,滿肚苦水的道:「楊虛彥這步棋害得最慘的人正是小弟,先是
千方百計令父皇對董淑妮生出興趣,然後慫恿父皇著我去向王世充提親,令兩位夫人以為迎
董淑妮回來與她們爭寵是我的鬼主意,現在父皇身邊全是為太子說話的人。你也親眼看到,
太子在楊文幹事件裡犯下大錯,最後不過是痛責幾句了事。父皇仍聽任唆使不派我而遣齊王
赴援太原,我怎能不心淡。若非師小姐對我期望殷切,說不定我會拋棄一切,與子陵做嘯山
林過些寫意日子了事。」
    徐子陵心中矛盾得要命,不知該如何勸他,若勸他振作,豈非鼓勵他去對付自己的兄弟
寇仲,只好改變話題道:「世民兄可有想過若攻下洛陽,長安城內會有更多難測的變數。」
    李世民雙目電芒一閃,深深凝視他片刻,道:「這正是我遲遲不能發軍東征洛陽的背後
原因,如非黎陽陷落在即,明天休想能起行。一個時辰前我才在父皇手上接過帥璽兵符,子
陵明白嗎!」
    徐子陵道:「是否有人怕世民兄攻陷洛陽後,會在關外自立為帝,另起爐灶?」
    李世民訝道:「子陵看得很透徹,這確是父皇和太子最擔心的事。」
    徐子陵回敬他銳利的目光,語調卻是漫不經意的,問道:「秦王會這樣做嗎?」
    李世民啞然失笑道:「想得要命,但卻知自己絕不會這樣做。我還是破題兒首趟向任何
人透露內心的感受,因為我真的完全信任你徐子陵,亦信任寇仲。因為你們從未向我李世民
說過半句謊言,答應過的事更沒有不作數的,若你們是忠心於我的追隨者,有如此表現是半
點不稀奇,因為大家利益與共。但你兩人從不須倚賴我李世民,你們的聲名是憑自己親手爭
取回來的。」
    徐子陵湧起發自心底的感動,這正是李世民的成功處和魅力所在,襟胸氣魄均非常人能
及。
    李世民苦笑道:「秀寧的事我不敢去想,只能委於天意。我接到侯希白帶來的口訊,立
即拋開一切來會子陵。我明天離開後,李靖會予你一切支持,能給我把香家在長安潛隱的勢
力連根拔掉,我會很感激子陵。」說罷長身而起,就那麼走了。
    黎陽城落入竇建德的手上,戰敗的唐兵投降者達八千人,只餘李秀寧和她的千餘親衛死
守位於城心的督都府。
    李世績成功突圍逃走,能隨他離開的親衛不過百人,敗得淒慘。
    是役竇建德方面亦損失慘重,傷亡戰士達三萬之眾,對他的實力有一定的影響。
    寇仲和劉黑闥抵都督府正門外,兩人對望一眼,前者露出苦澀的表情,劉黑闥拍拍他肩
頭低聲道:「趁竇爺仍未入城,趕快把事情解決,我支持你任何沃定。」
    寇仲感激地點頭,躍下千里夢,朝都督府正門走去,環繞著都督府的牆頭立即現出密密
麻麻的箭手,以他為瞄準的目標。
    寇仲解下井中月,拋給後方馬上的劉黑闥,這行動純是一種姿態,以他的武功,有武器
和沒有武器分別不大。
    他再踏前兩步,高舉雙手道:「秀寧公主,寇仲求見。」他含勁吐音,聲音直傳進圍牆
的府堂內去。
    唐兵知他該無惡意,但曉得他武功蓋世,不敢稍有鬆懈。
    這八百親兵皆是李世民親自從本系子弟兵中為李秀寧挑選的,忠心和武功兩方面都沒有
問題,隨時可為她獻上性命。
    李秀寧靜的聲音傳出來道:「寇仲你走吧!只要你不參與進攻我們,秀寧心中感激。」
    寇仲早猜到她有此反應,回話道:「那公主下令把我射殺吧!我怎也要和公主面對面說
幾句話。」言罷大步朝正門舉步。
    這正是寇仲聰明處,令守衛督府的死士在沒有李秀寧的命令下,不敢向他放箭。
    在兩方戰士眾目投注下,寇仲直抵督府門前,還拿起門環,輕扣一記。
    「篤!」
    「咿呀!」
    大門往內拉開少許,一名年輕將領低聲向寇仲道:「少帥請進來!」語氣出奇地敬重客
氣。
    寇仲閃入門內,只見守兵處處,人人一面堅決赴死的神態,氣氛沉重凝重。他拍拍那將
領肩頭,淡然自若道:「放心吧!公主定可安返關中。」
    那將領輕輕道:「末將李來復,追隨秦王時曾在洛陽見過少帥,後來又在飛馬牧場再遇
少帥。公主在大堂內,請隨末將來。」
    寇仲心道原來如此,他肯自作主張開門給自己,顯是多少曉得自己和李秀寧的關係,知
道他現在是李秀寧唯一的生機。唉!老天真愛作弄人,第一次與唐軍交鋒,竟碰上初戀情人
李秀寧。
    追上他低聲問道:「柴將軍在嗎!」
    李來復搖頭道:「駙馬爺沒有隨行,剛才我們嘗試突圍,卻不成功,只好退守這裡。」
    「駙馬爺」三字像根利針般刺進寇仲心裡,其他的話再聽不清楚。
    一身軍服、英氣凜然的李秀寧安坐對著廳門的太師椅上,左右後方是十多名一看便知是
高手的親隨。
    李秀寧怒道:「來復!你竟敢自作主張,是否要我把你先斬首哩!」
    李來復跪倒地上,語氣平靜的道:「末將願接受任何處置。」
    寇仲怕他拔劍自盡,忙按著他肩頭,道:「是我不好!」
    李秀寧目光落到他臉上,與他灼熱的目光一觸,立即別頭望往窗外的花園,低聲道:
「你們出去。」
    四周的親衛為之愕然,其中一人駭然道:「公主!他——」
    李秀寧淡淡道:「我要你們立即退下,這是命令。」
    寇仲攤手道:「我若要傷害公主,只要一句話就成,何須如此欺欺騙騙的下作。」
    親衛們無奈下只好退往後進。
    李秀寧道:「你也走!」
    寇仲一呆,指著自己鼻子疑惑的道:「我也要走。」
    李秀寧嬌嗔道:「不是說你,而是來復。」
    李來復如獲皇恩大赦,爬起來垂頭退往大門外。
    李秀寧歎道:「唉!寇仲,你來幹甚麼呢。從你拒絕王兄那天開始,該想到有今天一
日,問題是你殺我還是我殺你吧!」
    寇仲湧起無法抑制的愛憐,朝她走去,在她椅旁單膝跪地,細審她清減憔悴但清麗如昔
的秀美玉容,沆聲道:「公主請當機立斷,讓我立即護送你和手下親隨從西門離開,只要抵
達衛輝,即可返回關中。」
    李秀寧美眸射出複雜深刻的神色,迎上他的目光,道:「你們準備怎樣處置黎陽城的無
辜的平民。」
    寇仲拍胸保證道:「竇建德一向不是好殺的人,這方面聲譽良好,必會善待城民。」
    李秀寧垂首輕道:「李將軍和王叔是否死了?」
    寇仲坦然道:「李世績成功突圍逃去,至於你王叔,唉!他給……他給小弟生擒了!」
    李秀寧先露出喜色,旋又黯然,低聲道:「寇仲你還是殺死秀寧吧!」
    寇仲當然明白佳人心意,同時大感為難,因為李神通已給送往城外讓竇建德過目,要竇
建德把這麼有價值的戰利品交出來,自己也說不過去。換過他是竇建德,肯定不會交人。事
實上這樣放走李秀寧,他和劉黑闥均要面對莫測的後果。
    苦歎一口氣道:「秀寧可否給小弟少許時間,讓我去把令王叔要回來。」
    李秀寧嬌軀劇顫,脫口道:「寇仲啊!」
    寇仲挺立而起,忽然間充滿信心,不要說只是去求竇建德釋放李神通,就算是面對千軍
萬馬,他亦毫不猶豫為李秀寧拋頭顱灑熱血。
    李秀寧一對美眸淚花亂轉的瞧著他,仰著能令寇仲肝腸寸斷的玉容,悲切的道:「這是
何苦來由呢?」
    寇仲抓頭道:「怕只有老天爺才曉得吧!」忍不住探手輕輕拍打她臉龐兩下,觸手欲
酥,心中一陣酸楚,欲語無言。這是他自認識李秀寧以來,最親密和有情的接觸。
    轉身便去。
    李秀寧的聲音像風般從後吹來道:「你看過人家寫給你那封信嗎?」
    寇仲像被制著穴道般停定,尷尬而滿口苦澀滋味的頹然道:「我不敢拆開來看,只是以
防水油布包好隨身收藏,希望沒有浸壞吧!」
    李秀寧的情淚終忍不住奪眶而出,揮手道:」珍重!」
    ------------------
  掃瞄者:張寄雲、南茜、葛雷新  由ns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