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5
第十二章 其下攻城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舉凡在戰略上有重要意義的城市,均是城厚牆高,溝河護城,易守難攻,能以少勝多,
故以孫子的用兵如神,仍以攻城為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常把這幾句軍事名言掛在口邊的寇仲,對此更有全面深刻的體會。竟陵一戰,他是守城
者;今仗黎陽,則成為攻方。
    若有選擇,他會勸竇建德只圍不攻,但問題是李世  準備充足,城內儲糧足可捱上一年
半載,其次是如敵人援軍來救,  外夾擊下,他們將從主動淪為被動。
    經研究商討後,他們決定採取四面包圍,日夜不停輪番猛攻的戰略,以瓦解敵人的鬥志
體力。黎陽城外誘敵突襲之戰,他們殲滅敵軍達萬人之眾,大幅削弱守城正規軍的實力,剩
下之數不過二萬人,要穩守如此規模的城池,黎陽必須全軍出動。換句話說,竇軍可以休
息,唐軍則沒有這福氣運道,可見城外一戰的關鍵性。
    竇建德今趟攻打黎陽是志在必得,援軍不住從壽春和許城開來,到此刻總兵力超過十五
萬人,不停地加重對黎陽守軍的壓力。
    一切輜重供應更是準備充足,因為要攻破敵方的深溝高壘,只憑步騎兵和一般刀劍弓矢
是絕對沒有可能。所以必須在攻城器械、物資和組織方面準備妥當,尤其輪番日以繼夜的猛
攻,各方面的要求更是嚴苛。
    首先是建造可移動的望台「巢車」和「樓車」,俾能在高處窺望城內的情況,或發箭助
攻。
    了敵後必須攻敵,攻城戰的第一步是「越壕」,只有成功越過黎陽城的護城河,攻城的
器械和敢死隊才有機會接近城牆,展開攻城戰。竇建德和劉黑闥均是攻城的老手,戰事開始
立即截斷護城河的水源,採取「塞其水源,淺其閘口」之法,待其水淺後,再囊土運石,以
裝滿土石的車子直接推入壕中,讓這些俗稱為蝦蟆車強把深壕填平。
    「填壕」後是「接城」戰,「木驢」在這種情況下是必備之物。木驢為四輪大車,頂部
是尖斜形像屋脊似的巨木,不怕弓矢,亦不懼石擊,且蒙著藥製牛皮,不容易燃燒,其下可
隱藏近百戰士,在掩護攻城具有奇效。
    接近城牆,就是各式攻城工具派上用場的時刻,飛樓、撞車、登城車、釣堞車、火車、
高樓、雲梯和衝擊城門的巨型檑木,都以雷霆萬鈞之勢,攀城、撞牆、擊門,務要登上城
頭,並在城上站穩陣腳,再逐步擴大突破口,消耗敵人的意志和防禦力。
    寇仲和劉黑闥並騎在前線指揮這場慘烈的攻城戰,竇建德則留在離城較遠臨時搭起的指
揮台上,以火把、號角、戰鼓指揮全局的進攻退守。
    今趟和竟陵之戰不同處,是當年杜伏威採取「開其一角」的策略,留下生路讓城內軍民
逃走。今趟竇建德則是重重圍困,務要殲滅城內所有將士,令李世  和李神通不能逃往衛
輝,重整軍容。
    不過無論竇軍準備如何充足,資源總是有限,所以竇建德把攻城的主力集中攻打東門,
對其他三門的進攻規模則小得多,作用只有牽制敵人,防止敵人突圍逃走。
    在城內城外的火把光照耀下,承受了幾天幾夜從沒間斷狂攻的黎陽守軍,已是疲態畢
露。
    寇仲曾三度親自攻上城牆,斬敵過百之眾,最後仍給李神通、徐世  和敵方一眾高手拚
死迫回城外。剛才他回營休息兩個時辰,此時精神體力盡復,又再披甲上馬,等待城破的一
刻。
    他高踞千里夢馬背上,無名傲立左肩頭,虎目閃閃生輝,心神卻平靜如井中水月,掃視
敵我雙方你死我活的慘烈攻防戰。
    「轟!轟!轟!」
    檑木撞車一下接一下的衝擊城門,似在代表黎陽軍的力量正一分一分的被削減,攻城者
亦為此每一分的削弱敵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城外被敵人箭火燒著的木驢、樓車,部分已成灰燼,一些仍在熊熊燃燒,送出團團濃
煙,遮天蔽空。
    城內亦多處地方冒起火頭,煙屑橫空,都是拜以投石機發放的火球彈所賜,務使城內軍
民疲於奔命。
    箭矢和投石似飛蝗般於城內城外彼此交投,不住添加為這無情戰事犧牲的亡魂,仁慈和
憐憫在這  根本沒有容身之所。
    寇仲愈來愈感到戰爭像在下棋,而亦必須以這種冷酷的心情,才能以只求成果的心情,
指揮已方人馬的進退。
    攻城的竇軍就像大批不理自己生死的螞蟻,攀梯登牆的朝牆頭的敵人攻去,守城者則憑
高牆拚死抵擋敵人,將企圖攀城的敵人消滅在垛口或城牆下。
    近身的肉搏,顯示攻防戰進入高潮尾聲。
    這是今夜由竇軍發動第三波的攻勢,上兩趟竇軍給守城唐軍拋撒的石灰、糠枇、滾油、
石塊粉碎了破城的願望,今次顯是資源補給不繼,防守力大不如前,再無法和無暇先一步阻
止檑木車直接衝擊東城門。
    每趟攻城前,竇建德均向李世  、李神通招降,均被堅決拒絕。
    劉黑闥搖頭歎道:「李世  輸啦!」
    寇仲仰首往李世  帥旗豎立處瞧去,果然不再見到李世  和李神通的身形,點頭同意
道:「小心他們趁城破時突圍逃走。」
    劉黑闥回首一瞥在身後嚴陣以待的一千精騎,冷笑道:「豈有這般容易。」
    接著發生命令,餘下的百多輛梯車、撞車,兩隊手持巨盾弓箭位於騎兵隊兩旁,人數各
達五千的步兵師,在戰鼓聲中往東門方向推進。
    「轟隆」!
    堅固的東城門終不堪衝擊,頹然往門道內傾倒,揚起滿門塵屑木碎。
    攻城一方士氣大振,喊喝震天而起,把廝殺聲和兵器交擊的聲音完全掩蓋。
    劉黑闥色變喝道:「退後!」
    號角聲起,負責撞門的檑木車隊倉皇后撤,卻遲了一步。
    只有寇仲明白劉黑闥色變的原因,是為錯估破門的時間而致失誤,不用說是敵人暗中移
開堵塞以增強城門抗力的沙石鐵車,使城門被輕易撞破。要知如按原定計劃,城門破毀的一
刻,檑木車必須立即退走,工事兵則負責清理門道內的障礙物,再讓步兵殺進城內,最後才
是劉黑闥和他的騎兵隊長驅直入的衝擊戰,但此刻事實與預估出現不符,使竇軍一方雖是占
盡優勢,在時間仍要進退失據。
    果然城內鑼響,大隊敵騎從城道蜂擁而出,見人就殺,分成數股往四方八面突圍,負責
撞門清陣的工事兵哭喊震天的四散逃命,更添敵騎逃生的機會,東門外的戰場亂成一片,敵
我難分。
    劉黑闥當機立斷,狂喝道:「弟兄們!衝啊!」
    與寇仲衝前,不理狂擁出城的敵人,集中兵力,一千騎兵蹄音轟鳴,直往敞破的東門殺
奔而去。
    寇仲發出尖嘯,命令寶貝無名飛上天空,展開人馬如一之術,策騎愛駒千里夢,超前疾
闖。
    後方的竇建德連忙調軍圍截,阻止敵人突圍逃遁。
    兩側步兵在另兩名將領指揮下,像兩股怒潮般往東門壓去,戰況激烈。
    寇仲一馬當先,井中月左砍右劈,螺旋勁發,擋格者無不連人帶兵器給他砍得拋飛墮
跌,勇不可擋。在劉黑闥和精銳戰士的配合下,硬把衝出門道的敵人迫回城內去。
    也不知殺了多少人,忽然壓力大減,原來成功穿過門道,進入城內。只見城內哭喊震
耳,在火頭四起,濃煙火屑蔽空燭天,一片血缸有如修羅地獄的黎陽城內,軍民與老弱婦孺
四散奔逃,一片末日的慘厲氣氛,令人慘不忍睹。
    城頭城內,展開更激烈的近身肉搏戰。
    寇仲和劉黑闥的騎兵雄師,踏著黎陽城的東門大街,寸步不讓的向護城敵人衝擊深進,
後面的竇軍步兵潮水般湧進來,敵人大勢已去。
    殘酷的巷戰全面開展,寬厚的城牆完全失去防禦保護的作用。
    忽然一股近三百人的唐軍迎頭殺至,領軍者正是李淵之弟,在李閥中武功數一數二的李
神通。
    寇仲哈哈笑道:「為何不見世  兄?他不是嚇得躲起來吧?」
    千里夢載著他往前疾衝,井中月閃電劈出。
    李神通雙目血紅,手中長劍朝前疾挑,大喝道:「我就算死,亦要你寇仲陪我一起上
路。」
    「噹」!
    刀劍交擊,兩人同時劇震。
    眨眼間雙方人馬交鋒纏戰,李神通的手下被寇仲一方像潮水般吞噬,再不成隊形。
    李神通自知必死,展開劍法,神勇難當,瞬那間在馬上向寇仲攻出十多劍,劍劍均是同
歸於盡的招數,以寇仲之能,亦擋得頗為吃力。
    雖在千軍萬馬的廝殺中,寇仲的心神仍靜如井中月,心知肚明李神通在這幾天的守城激
戰中損耗甚巨,是  弩之末。
    忽然李神通身後親兵人仰馬翻,劉黑闥出現於李神通背後,長刀挾著勁厲嘯聲往他背項
掃去,若李神通中刀,肯定身首異處。
    寇仲健腕一翻,加重勁道,震得李神通長劍盪開,無法回劍後擋,李神通也是了得,忙
往馬頸旁伏下去,堪堪避過劉黑闥必殺的一刀。
    劉黑闥冷喝一聲,大刀倒轉以刀背在馬頭狠敲一記,戰馬悶聲不哼的四蹄軟跪失控,住
地側傾頹跌,使得李神通和馬一同滾往地上。
    就在他失去平衡墮地前的剎那,寇仲俯身探離馬背,井中月閃電挑出,正中他脅下要
穴。
    李神通應刀觸電般劇震,寇仲順手拿著他背心甲  ,從地上提起來,在馬背上坐直虎軀
大喝道:「李神通遭我活捉生擒,投降者生,反抗者死。」
    喝聲把所有喊殺聲硬壓下去,傳遍城東區整個戰場。
    劉黑闥來到寇仲旁,助威喝道:「放下兵器投降者不死。」
    兵器交擊聲逐漸減少,城內唐軍見主帥遭擒,鬥志全消,紛紛棄械投降。
    竇軍不斷狂湧入城,把黎陽城置於控制下。
    寇仲放下滿臉無奈屈辱、穴道受制的李神通,交由竇兵捆縛拘禁,心中豈無感慨,想他
李神通往昔如何八面威風,今天卻成階下之囚。
    在劉黑闥的指示下,入城的將領分率戰士深進城內,招降城內其他守軍。
    寇仲和劉黑闥在一批戰士簇擁下,並騎緩馳於東門大街,往黎陽城核心的都督府推進,
一隊一隊的騎兵步卒,從他們兩旁走過,為他們探路開道。
    劉黑闥興奮的道:「今趟能攻陷黎陽,全賴小仲巧施妙訐,殲滅敵人主力,狠挫敵方士
氣。下一個我們最希望攻陷的不是洛陽而是李家的要塞潼關,它不但是出入關中平原的通
道,長安東面的屏障,更控制著黃河的風陵渡,攻下潼關,李閥能逞威的日子將屈指可數,
看李淵能威風至何時?」
    寇仲歎道:「劉大哥不覺得我們今仗勝得很慘嗎?」
    劉黑闕愕然道:「小仲為何要往這方面想,自古以來,攻城戰傷亡難免,黎陽乃李閥關
外最重要的戰略據點。黎陽既下,衛輝難保。李閥現在唯一選擇,就只是攻打洛陽,我們則
是進可攻,退可守。」
    寇仲正要答話,一隊人馬馳至,領隊的小將報告道:「敵人殘餘退守督府,決意頑
抗。」
    劉黑闥大怒道:「不知好歹的傢伙,給我把都督府重重包圍,看他們能守到何時。」
    小將又道:「據抓來的降兵道,李淵的幼女秀寧公主應在都督府內。」
    寇仲失聲道:「甚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