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44
第五章 兩全其美

    寇仲和徐子陵一唱一和,事實上仍是當年在揚州混時的那一套,來完硬的再來軟的,給
足對方下台階和挽回面子的機會。假設迫得對方「退此川步,即無死所」,無論你多麼有道
理,最後只餘式力解決一途。
    此時寇仲又扮回老朋友狀,湊近頡利低聲道:「大汗勿要見怪,聽說是你邀請秀芳大家
來龍泉的,現在要使龍泉變成廢墟的又是你。秀芳大家是只愛唱歌彈箏不愛戰爭的人,而我
又敬愛秀芳大家。哈!大汗也不希望秀芳大家傷心得要步老拜的後塵吧?」
    頡利露出為之氣結又略帶尷尬的神情,壓低聲音道:「我會親自向她解釋賠罪。」
    臨時射靶場所有活動暫時停止,眾將都在留心聆聽兩人的對答。
    寇仲道:「最好的賠罪是化干戈為玉帛,那明早小弟即可乘船回國,看看有甚麼事情可
做,例如不讓李小子得逞洛陽諸如此類。大汁總不能派兵去助王世充守洛陽吧?那就交由小
弟代勞好啦!」
    頡利失笑道:「少帥是個很好的說客,就看在秀芳大家份上,我頡利破例讓步,粟末人
除拆毀城牆外,須獻出戰馬五萬匹,牛、羊各十萬頭,黃金二萬兩,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
條件,是大祚榮須被扣押作人質,這是我最低的要求,再沒有退讓的可能。」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臉臉相覷,粟末人怎肯交出大祚榮,他們也不忍如此對待一個弱子。
    寇仲苦笑道:「大汗令我們好生為難,拜紫亭死後遺骸不保,要送來給大汗驗屍發落,
已令粟末人無比怨憤屈辱,所以希望能保存老拜的骨肉血脈。大祚榮是個不懂事的稚童,大
汗將他帶走只有象徵的意義,實質的作用不大。失去大批戰馬牛羊,立把粟末國庫掏空,十
年八載休想復元,還不計以後年年進貢,大汗可否給小弟少許面子,放過大祚榮。」
    頡利悶哼道:「你們中土有中土的規矩,我們大草原有大草原的規矩。從來只有入鄉隨
俗,沒有俗隨客改。不信可去請教你們的兄弟突利,去請教菩薩或古納台兄弟,又或阿保
甲、鐵弗由,問他們我頡利只帶走大祚榮一人,是過份還是寬容。哼!凡與我作對者,男的
一律殺掉,女的作奴隸,今趟是例外中的例外,否則我突厥族如何立威大草原。」
    趙德言奸笑道:「少帥勿要把假長安當作真長安,龍泉雖是粟末人的上京,事實上規模
連竟陵亦遠有不如,我們更非杜伏威的江淮軍可比,煩惱皆因強出頭,少帥不為自己著想,
也該為少帥軍或大小姐想想。」
    寇仲和徐子陵都聽得心頭火發,頡利固是不肯讓步,趙德言則是推波助瀾,語含威脅,
還硬把翟嬌牽涉在內。
    寇仲肅容道:「大汁如肯破格允容,我寇仲會非常感激。」
    墩欲谷皴眉道:「大汗對少帥早格外寬容,少帥何不回去與粟末人從長計議,天明前給
大汗一個回覆。」
    寇仲仰天長笑,豪情奮湧的道:「何用待至天明,我現在就可立即給大汁個肯定的答
案。」
    頡利雙目殺氣大盛,電芒爍爍,點頭道:「好!我頡利洗耳恭聆。」
    寇仲踏前三步,雙目掃過擺在空地另一邊的箭靶,從容從外衣內取出刺日弓,運勁張
開,弓弦「崩」一聲扯直時,喝道:「箭來!口說無憑,就以此箭決定龍泉城的命運。」
    他身後以頡利為首的一眾突厥將領,排在空地兩旁觀射的以百計的頡利親兵,遠近備戰
的突厥戰士,無不被他出人意表的行為吸引,猛瞪著他。
    頡利親手從隨從的箭袋抽出一支箭矢,送到寇仲伸後的左手處。
    寇仲毫不遲疑的取箭上弓,輕輕鬆鬆的把刺日弓拉成滿月。
    頡利等目觀這曾使無數突厥戰士飲恨的著名摺疊弓,心內都不知是何滋味。
    全場只徐子陵知道寇仲將以螺旋勁射出此箭,將箭靶炸個粉碎,既是立威,更要表明寧
為玉碎,不作瓦存的決心和立場。
    在萬眾期待下,弓弦爆響,弦上勁箭射出,以肉眼難以看得清楚的高速,閃電般橫過百
步的距離,正要命中箭靶紅心的當兒,忽然凝定半空,給一隻寬大厚重,似從虛無和另一世
界伸出來的手以拇食兩指捏著箭鋒。
    時間像忽然靜止。
    「蓬!」勁箭寸寸碎裂。
    寇仲和徐子陵訝目以對,突厥戰士則爆出震耳欲聾的喝釆。
    竟是天下三大宗師之一的「武尊」畢玄,不知從何處閃出!於勁箭命中目標前的剎那,
以令人難以相信的迅疾和準繩,捏著箭鋒。由於勁箭貫滿螺旋勁,兩勁交擊下,長箭化為烏
有。
    以寇仲和徐子陵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冷靜功夫,亦為之色變,既驚懍畢玄能驚天地泣
鬼神的莫測接箭手法,更想不到畢玄隨軍親臨,難怪突利要故意遲到,亦大增攻打龍泉聯軍
的變數。
    畢玄顯然沒想到不能盡數化去箭內的真勁,令長箭不能保存,微怔道:「少帥的內勁又
深進一重,可喜可賀。」
    寇仲大感不是滋味的將射日弓收起,施禮道:「不知武尊親臨,請恕無禮之罪。」
    「武尊」畢玄仍是那襲樸素的野麻外袍,但自有一股像「天刀」宋缺般不可一世、睥睨
天下的氣概,兩手收後,跨步朝寇仲一方龍行虎步的油然而行,神態間適然自在,冷峻深不
可測的眼神,天地間似再無可瞞過他之事物。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大感不妙。據說畢玄近數十年來從不參與突厥族的戰爭,
今天他老人家親臨,當然不會是在旁看看那麼簡單,而是針對他們的行動。何況他曾有過警
告,著他兩人滾回中土,所以肯定來意不善。
    有畢玄在,形勢登時生出對他們絕對不利的變化,對事情的未來發展,再沒有把握。
    五百步的距離,畢玄倏忽走過,似緩實快,本身充滿詭畢莫名的感覺。
    遠近所有戰士肅靜恭立,對他們來說,畢玄不但是精神的最高領袖,更是天神般被崇拜
的武學巨匠。
    只有呼嘯的夜風,火把的燃燒聲響點綴這突如其來的肅靜。
    畢玄在離寇仲十步許處停下,微笑道:「本人有個兩全其美的提議,可解決大汗和少帥
間的爭持。」
    寇仲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波動的情緒,正容道:「武尊請賜示!」
    畢玄淡然自若的道:「軍事是政治一種極端的形式,是流血的政治,一旦訴諸武力,最
後只能以存亡來解決。國與國間如此,人與人間亦是如此,故強者稱王。拜紫亭和伏難陀今
趟挑起爭端,欲取我族而代之,若沒有少帥為他們出頭,只有滅族的唯一結局。少帥既不願
見這情況出現,何不從大規模的攻防戰,改為兩人間的生死對決,若勝的是少帥一方,我們
可破例刪去以大祚榮作人質的條件,少帥意下如何?」
    寇仲和徐子陵立即心中喚娘,若畢玄親自出手,他們派那一個出去都是送死,深悉他武
功的跋鋒寒早作出修行一年始再戰畢玄的決定,可知跋鋒寒心知肚明現仍沒法贏得畢玄。
    到畢玄的武功境界,再無任何破錠弱點。
    頡利等亦為之愕然,與趙德言、墩欲谷等你眼望我眼。
    墩欲谷是畢玄親弟,較頡利更方便說話,乾咳一聲道:「這個與我們和突利可汗的協議
恐怕有衝突之處,武尊明察。」
    畢玄油然道:「任何協議均可隨形勢的改變修訂,像突利便沒想過少帥會站在粟末人的
一方,還以為揮軍東來,可助少帥出一口惡氣。」
    接著深不可測閃動著顧盼生威神采的眼神罩定寇仲和徐子陵,微笑道:「長話短說,本
人就以十招為限,只要跋鋒寒能過關不死,便如前議。大汗是否別有意見?」
    寇仲和徐子陵為之又驚又喜,心內矛盾得要命。
    頡利卻是眉頭大皴,露出思索神色。
    四週一片靜默,等待頡利的答覆,他始終是突厥之主,畢玄須得他同意始能代表金狼軍
決戰跋鋒寒。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曉得對方又驚又喜的背後原因。
    喜的是畢玄確提供一個解決談判僵局的辦法。兩人自問任那一個下場,肯定可硬捱畢玄
十招,最糟的情況只是受點內傷。由此推之,畢玄之所以有把握可在十招內擊斃跋鋒寒,是
基於錯誤的估計,以為跋鋒寒仍身負嚴重內傷,想不到世間有「換日大法」的療傷妙術,使
跋鋒寒脫胎換骨,不但內傷盡愈,在武功更再上層樓,非是早前差點給畢玄宰掉的跋鋒寒。
    驚的卻是跋鋒寒的硬朗作風,以兩人對他的熟悉,幾可肯定他會奮不顧身的務要於此十
招內昭雪前恥,那和捱過十招的情況是完全兩回事,必須著著均為進手招數,那時誰都不敢
肯定生死勝敗會否決定於十招之內。
    頡利顧慮的當然是突利,可推斷他和突利間當有不得傷害寇仲、徐子陵和跋鋒寒的協
議,若給畢玄擊殺跋鋒寒,他將難以向突利交待。
    果然頡利歎道:「武尊勿要見怪,我仍有為難之處,少帥可有更好的提議。」
    寇仲心中大罵頡利狡猾,一句話將責任全推到他身上,如若他答應,事後突利很難怪到
頡利頭上。
    他求助的望向徐子陵。
    徐子陵苦笑道:「我們其中之一可否代他應戰?」
    畢玄微笑道:「兩位終有一天有此機會,不過卻非這星光燦爛的動人黑夜。」仰首觀
天,雙目射出深刻的感情,油然道:「因為兩位與本人並沒有殺徒之恨。」
    寇仲道:「事關人命,且是我們好友之命,我們可否私下說兩句話?」
    頡利點頭答應,寇仲把徐子陵扯到一旁,以內功束裹聲音道:「這事真頭痛,怎辦才
好?」
    徐子陵頭痛的道:「若我們代老跋拒絕,恐怕他會氣得幹掉我們。」
    寇仲斷然道:「我明白哩!老畢既主動挑戰,我們根本沒有選擇,老跋也別無他選。」
    走回去昂然道:「我們決定接納武尊的恩寵,只有一個附加條件,就是大汗驗明拜紫亭
的正身後,我們可把他的遺體運回龍泉安葬。」
    頡利爽快的道:「兩位均是我頡利尊敬的人,這點面子我怎都要給你們,就這樣決定
吧!」
    吶喊聲再次轟然響起,傳遍鏡泊平原。
    宗湘花花容失色道:「這怎行?」
    她的反應代表龍泉將領的心聲,因為「武尊」畢玄乃大草原上無敵的代名詞,既以十招
之限,無人敢不相信他有此本事。換言之,大祚榮將難逃被突厥大軍俘走的淒慘命運。
    寇仲和徐子陵不禁大感頭痛,適才已答應畢玄,且把話說滿,偏沒想過龍泉諸將合乎情
理的反應。
    客素別搖頭道:「我們情願殉城死戰,四位為我們盡過的心力,我粟末族永遠不會忘
記,唉!頡利是從不肯放過反對他的人,你們的兄弟突利實是與虎謀皮。」
    跋鋒寒一對虎目亮起來,卻出奇地沒有說話。
    長風一陣一陣的拂卷立在城頭商議的各人,城外則是漫野的敵人和火把,氣氛沉重。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各位請聽在下一言,只要我的兄弟跋鋒寒肯答允以救回大祚榮
作最高目標,這將是最佳解救龍泉城的方法。」
    宗湘花愕然道:「可是畢玄曾和跋兄交手,對跋兄的武功路子理該摸通摸透,故有信心
在十招之內殺死跋兄,這一仗如何能打。事關重大,四位勿要怪我坦言。」
    客素別和十多名將領均點頭同意宗湘花的看法。
    跋鋒寒嘴角逸出一絲笑意,仍不說話,予人高深莫測的感覺。
    寇仲欣然笑道:「此正是最精采之處,只要老跋肯如陵少所言,必可成功過關,將事情
解決,待日後再與畢玄分出生死。因為跋鋒寒再非當日初戰畢玄的跋鋒寒,他亦將畢玄摸通
摸透。哈!你們定要繼續信任我,想想吧!以我寇仲的為人,會否推自己的兄弟出城去送
死?」
    跋鋒寒洒然笑道:「知我者莫若徐子陵寇仲,不過你們有否想到,若我只是抱著捱過十
招的心態出戰,可能真的只是去送死?」
    寇仲賠笑道:「當然不是這樣被動,而是該攻時攻,應守時守,憑你老哥的偷天劍,必
可給老畢一個驚喜。」
    徐於陵見客素別、宗湘花等仍是一臉狐疑之色,誠懇的道:「與其玉石俱焚,何不行險
一博?上一趟畢玄既殺不死鋒寒兄,令趟且有十招之限,怎會例外?」
    跋鋒寒哈哈笑道:「無論你們怎樣想,我和畢玄此戰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此正是寇仲和徐子陵最擔心的事,以跋鋒寒的性格,根本不會理十招的限制,所以必須
令他以助粟末解困為最終目標,才肯讓他出戰。
    宋師道看穿其中關鍵,向宗湘花等龍泉將領道:「龍泉十多萬人的性命,就在你們手
上,我信任少帥和子陵的判斷,你們若和我相反,將錯失關乎貴族日後能捲土重來的天大良
機。」
    宗湘花移到跋鋒寒身前,伸出纖長的玉手,神情嚴肅的道:「跋兄勿要見怪,我想知道
跋兄的狀況。」
    客素別等均點頭稱善,因為據傳聞跋鋒寒曾被畢玄重創,若他現在仍內傷未癒,此戰將
必敗無疑。
    跋鋒寒露出不悅神色,似要拒絕時,徐子陵歎道:「老哥你可否看在秀芳大家份上,破
例一次呢!」
    跋鋒寒微一錯愕,看看徐子陵,又瞧瞧寇仲,苦笑道:「你兩個確是迫人大甚,不過我
仍是心中歡喜。」說罷伸手與宗湘花相握。
    宗湘花嬌軀一震道:「這是沒有可能的,跋兄竟無絲毫內傷之象。」
    客素別移過來大訝道:「難道傳言有誤?」
    跋鋒寒放開宗湘花的手,歎道:「既有初一,自有十五。」改握上客素別遞來的手。
    客素別立即催發內氣,只覺跋鋒寒手硬如鐵箍,體內真氣深廣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測,
駭然道:「我明白哩!」
    他明白的非是跋鋒寒決戰畢玄而沒有負傷,而是為何寇仲和徐子陵均力主跋鋒寒出戰。
    跋鋒寒微笑道:「客相的內功想不到如此精純。」
    客素別收手退開。
    寇仲拍手道:「哈!事情就這麼決定。老跋請記著只是十招,若你繼續打下去,我們會
出手破壞你的好事。」
    跋鋒寒氣結道:「真是我的好兄弟。」
    ------------------
  掃瞄者:張寄雲、南茜、葛雷新  由ns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